老王樂隊專場邀劉若英當嘉賓 合唱〈後來〉與〈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11 月 8 日星期五,位於 Legacy 台北的老王樂隊新專輯《吾日三省吾身》巡迴首站可謂他們成軍至今,規格最為完整的一場演出。無論編曲、燈光、影像或者嘉賓劉若英的安排,都充滿巧思。專場以嚴肅的「反省」為題旨,卻不失掉招牌的幽默感,畢竟主唱立長是會用深情的歌聲唱著「室友躺在床上 像個植物人一樣」的人呀。

入場前蓋上「好好反省」的紅色手章,完售的 Legacy 擠滿了青年。場館內,神秘的男聲窸窣念著數字一到十二,好似在提醒躁動的觀眾,時間一直在走,一直在走。那聲音來自奇幻的開場錄像,數分鐘的畫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無非是團員們赤腳跑在柏油路上;而大提琴手佳瑩的回眸,又讓那亡命的畫面有了孤注一擲的瀟灑。

率先上台的恰好是佳瑩,在屏息的空氣裡拉起了第一聲樂音。與右側的一盞檯燈相輝映,弦聲越發嘈切之際,團員也就好戰鬥位置,一鼓作氣演完專輯上半部的重點曲目〈迎面而來〉與〈垂釣〉。立長放膽的演唱與提琴、電吉他交會的長篇演奏,讓現場逐漸蒸騰起來,然而慢熱的觀眾直到〈那些失眠的夜與難以忘懷的事〉最後的跟唱都顯得冷靜,遲至〈安九〉才算暖開身與嗓。

那 VJ 以木偶擺拍出一般大學生的成長歷程,每個定格都能代入我們的青春。值得一提的是政治大學「安九」福利社的老闆天殘,這次也到場欣賞演出。

貝斯手潔民主奏,立長木吉他伴奏,銜接至〈曾經的女人啊 你在哪裡 你在哪裡〉算是完整了上半場。演出中不時會讓場燈熄滅,讓立長在黑暗中以「FM 87.7 壞鄰居廣播電台」的 DJ 身分和觀眾說話。只見舞台右側,微亮的檯燈下擺了一台老收音機,像是發聲器,他藉此分享了寫下〈那些失眠的夜與難以忘懷的事〉的那一晚,自己突然驚醒,想到沒有實習也沒有未來的打算,迷迷茫茫;也分享了新專輯的概念是以一天為主題,從早反省到晚,又從晚反省到另一個天亮。

在表演〈規律的生活〉前,立長提到,年輕人出社會後往往沒那麼多時間可以顧自己喜歡的事情,這首歌願大家都能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找到千變萬化的可能。有意思的是,〈規律的生活〉是整張專輯裡在節奏上最不「規律」的歌,從主歌的三拍,到副歌變成三拍接五拍,末段演奏的節拍變化更是沒有定法;此外,這首歌擺在專輯最後,還能銜接到專輯 intro〈不知反省〉的和弦進行,暗喻著「規律生活到最後,還是不知反省」。

立長回想,他們第一次做插電表演是在台大音樂節,演出完覺得好累,卻遇到很多人對還名不見經傳的他們表示欣賞,讓他深刻體會到「做音樂最開心的就是被人所理解」。下半場開始,老王將編制還原成草創期的不插電模樣,吉他手偉碩拾起了木吉他,和立長一起坐上了高腳椅表演〈再等一下就天亮了〉,以及未收錄到專輯裡的〈枯萎的玫瑰〉,像是回到最初玩音樂的單純狀態。

《吾日三省吾身》巡迴除了專輯,理所當然會表演 EP 成名作。在〈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前,立長特別提到這首歌要獻給去考高普考的前貝斯手,雖然她最後沒有考成,卻也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我們想跟她說,你走了以後我們過得很好,也希望你在你的領域過得很好!」隨著歌曲進行,螢幕上出現了電玩般的人物,在成堆的考題裡奔跑,甚至撞上「落榜」得重頭再來。

專場的高潮之一當是〈他們在鐵皮屋頂上奔跑〉,立長再度化身 DJ 說起創作故事。與眾人想像皆不同,這首歌的靈感竟來自於一起「社會事件」:當時團員們在木柵的住處突然多了鄰居,巡演期間接到電話才得知他們是通緝犯,不僅瞞著房東偷住還吸食強力膠,甚至會偷東西。後來他們被警察發現時,便跳到了鐵皮屋頂上想逃跑。

在現場,他們特別請來團員的四方好友,身穿西裝組成「憤怒的上班族合唱團」,在副歌雄渾地合唱「顫抖的心和炙熱的腳」,效果果然驚人。接續同樣壯烈的〈補習班的門口高掛我的黑白照片〉曲畢,立長拿出歌詞本開始朗誦感謝名單;由佳瑩伴奏「感恩的心」,從燈光到造型,專輯製作到現場周邊販售,他唸出了至少五十個名字,當中亦有不少樂團人包括熱寫生、十三月終了、打倒三明治的團員,演出指導甚至是旺福的姚小民!

台北專場最後劇情特別「離奇」,演奏〈不知反省〉後他們沒頭沒腦地唱起了〈後來〉,一頭霧水的觀眾還沒意識到發生甚麼事情,嘉賓劉若英竟突擊上台,跟著合唱!

一經說明才知道,前陣子劉若英在上海簡單生活節翻唱了〈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團員索性詢問她願不願意來擔任嘉賓。劉若英在台上分享,當初翻唱時以為寫歌的人是老人,見了面後便十分意外立長這麼年輕,下午彩排時更感覺到青春的氣息。初登場的她先自嘲老劉,讓立長連忙圓場說「不老不老,都還年輕」,爾後又虧這位年輕人,哪有人感謝名單念那麼長,這樣之後去小巨蛋該怎麼辦?

演唱會最後便以老王樂隊加劉若英版的〈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作結,該曲影像擷取了全場的影像素材,明確指出他們創作的靈魂之源,就濃縮在這首歌裡,影響力也早已跨出了同輩人。老王樂隊接下來將帶著專輯行到高雄、台中,繼續他們的反省之旅,12 月 27 日更有最後的台北加場。專場最後,立長仍不改幽默地催票:「大家想看的話可以再來看一次,如果你覺得這次好看的話。」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