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欲絕與導演克拉克聊《遜到簡直像個藝術品》專場

2017 年 8 月《還是偶爾想要偉大》專輯發行,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偉大的傷心欲絕讓 The Wall 滿到炸掉了。2019 年 11 月 9 日他們即將帶著新專輯《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站上 Legacy Taipei 舞台,並邀請長期合作的幕後夥伴克拉克擔任演唱會導演,試圖提升 live 的技術水平與完整度。

能辦到這些事一點都不遜吧?讓人相當納悶,他們對偉大、對於遜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左起)傷心欲絕主唱許正泰、吉他手劉暐、《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演唱會導演克拉克。

傷心欲絕的歌又短又多,光是表演一個 set 歌單就要排到將近 20 首,而且不同時期的作品色彩差很多,如何將新歌舊歌好好串在一起?這個問題困難到團員們都不想面對。「所以有段時間我的工作是幫他們排歌單,」從幕前轉幕後已多年的克拉克,平常大多從事音控/燈光師等工作,他在兩年前《還是偶爾想要偉大》專場控燈,自此開始跟團員們越來越熟。

今年年初,克拉克與傷心欲絕開始比較正式合作,在現場演出方面,從演出節奏的掌控到編曲微調,他成為樂團的音樂顧問,參與程度不亞於六位團員。「有些歌表演不能唱,是因為在情緒、技術或氣勢上可能做不到錄音時想像的樣子。當然,傷心欲絕的音樂是很野性的,但還是要整理,整理過後他們比較能做出自己想要的音樂狀態。」

傷心欲絕式標題《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令人玩味,當初是怎麼取的?「我們不是個很成熟的樂團,只有年齡成熟而已,一直以來很多問題都沒有解決,就覺得,怎麼過了這麼久自己還是這麼遜?」許正泰無奈地笑了笑,自嘲意味十足:「但還是希望自己的遜有點價值吧,希望被看到,這麼努力在表達『遜』這個概念,但一直都是沒有被看到的狀態,這樣一來它就變得更遜了,所以就……好吧其實沒什麼概念,它就是一句話。」

克拉克補充:「他們的音樂本來就很有這種性格,就覺得『啊我好墮落』,但是好像又蠻喜歡這樣的(笑)。我倒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又帥又舒服!」

既墮落又上進,「矛盾」時不時存在於傷心欲絕的細胞裡,從表演狀態便能看出端倪。隨行的工作人員越來越多,從職業道德角度來看,編制升級代表對自己的作品及演出負責,但另一方面也算是走在商業化之路上?「還記得劉暐好幾年前曾說過一句話,『搖滾樂就是一種娛樂』,所以不用把自己想的太理想性,基本上玩搖滾樂就是想辦法當一個更好的小丑。」許正泰為自己解套,一樣自嘲又無奈,但似乎少了懷疑、多了點些自我肯定。

劉暐則認為自己的心態未曾改變:「我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是個 punk rocker,不要去在意編制、舞台之類的。這兩年來我們加入了陳宇(技師),一開始會覺得為什麼需要?但後來發現他讓我在台上時更有安全感;然後又加了忌何(PA),大家也都說音場有變好。後來越加越多人,我都覺得蠻好的。我一直是被動在接受這件事,後來也覺得如果要正常運作的話,這樣做是對的。」

於是,思考如何在矛盾中找到平衡點,反而是身為樂團第七人的克拉克目前最希望達成的目標:「我自己理想的狀態是,想要回歸那個單純的東西。如何把那個年代很野很爽的感覺拉出來,但技術、音場和演出狀態都能有所提升?如果想讓歌詞的意思都表達出來,演唱會可能會看起來很精緻、就沒辦法這麼粗野,怎麼讓這兩件事同時成立?是我自己最想要在傷心欲絕上完成的事情。」

燈光和投影,這些對表演者來說具有加分作用的視覺效果,用在傷心欲絕身上反倒變成衝突。「影像會讓人分心,團員們在台上的表演狀態還是比較重要,幸好他們也寫了不少琅琅上口的歌詞,感人的地方觀眾都會跟著唱,大家都知道那個深度在哪裡。」

「但如果 90 分鐘都要看著這六個不怎麼好看的人……。」這句話毋庸置疑是許正泰說的。

「不會啊,我反而比較擔心你們能不能好好唱到 90 分鐘。」克拉克一邊笑著吐槽,一邊認真建議:「你們要練體力啦!演到後面不要恍神呆掉之類的。許正泰本來身體就不太好,練團有時候到一半都會沒辦法站著唱,這其實很讓人擔心,但既然要做這件事情就要去調整,想辦法讓自己身體狀況好一點。」

如何維持住演出狀態、如何讓大家感覺到新歌舊歌的轉換?克拉克認為,傷心欲絕近兩張專輯對於音樂性有著蠻大的企圖,「像是拍子、頓點之類的細節,他們早期寫的歌不太在意這些事情。不在意有不在意的美感,但現在這樣的編曲對我來說是在挑戰,想要突破自我、做很豐富的音樂。在歌詞上你會發現他們要寫的東西始終必須找一些路來走,而那個東西也是我在演唱會上想要抓住的、很有野心的部分。」

新專輯《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發行在即,我問許正泰,玩音樂對你來說是想要表達自己、還是想要傳達一些事情?「都沒有,老實說這就只是在做一件事。當然會希望樂迷接收到一些什麼,但每個人能從這裡面帶走什麼東西我無法決定。

這兩年我的歌進展很慢,因為我想要試出一個真的很有趣的東西,於是在過程中歌就一直被丟出來、做一做又擱著……,每次都是要到錄音前才會把歌整理起來、確定下來。做這張專輯,我完全被掏空了,寫完最後一首歌就虛脫,但最後聽到成果覺得真的很不錯!」從許正泰口中聽到稱讚自己的話還真不習慣,然而他接著說:「但搞不好到了下個禮拜,我又會變得不敢聽這張專輯……。」

《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有一半的歌是劉暐寫的,他說,這是傷心欲絕做過最細心的專輯。「我們以前很多東西都得過且過,這次比較斤斤計較。我寫歌是,我講自己多慘多慘多慘,但最後還是可以笑得出來,所以其實沒有這麼慘,我爽在其中,最後覺得這只是個鬧劇而已。其實我覺得我是還蠻正面的一個人。」

成軍超過十年的傷心欲絕,做為一個「老團」有所謂包袱嗎?許正泰認為:「這個團很古老、很老舊,好像有什麼東西是不能放棄的,但仔細想想,那只是我們以前做事的習慣,也沒有為我們帶來什麼好處。」

那會羨慕竄紅很快的新團嗎?「不是羨慕,是忌妒。但我們面對的問題不一樣。玩了這麼久,我覺得我們還蠻愉快、蠻充實的,雖然浪費了很多時間,但現在來看也不全然是浪費時間。」用充滿絕望氣息的口吻說著積極樂觀的話,這就是大家所著迷的「傷心欲絕式浪漫」吧。

『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發片專場

日期:2019年11月9日(六)
時間:19:00 入場/20:00 開演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 1 號 華山創意園區 中五館)
售票網址:https://ex.indievox.com/republic/event-post/22281

 

攝影:Yuming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