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有吳青峰、謝震廷、張震嶽、Easy Shen的專輯:路嘉欣談《落落大方》

說到小路路嘉欣,大家對她的印象可能是位跨足電影、電視劇與舞台劇的女演員,但其實回溯到 2002 年,她曾以歌手身分出道,發行首張專輯《你不懂》。

睽違 17 年再度發片,專輯《落落大方》收錄了與青峰共同創作的〈蝕日〉、從震廷手中邀來的愛歌〈凡腦〉、來自多年好友 Easy Shen 的〈眨眼〉,以及由艾怡良、韋禮安分別譜曲的〈滿州里〉和〈以詩之名〉等 10 首歌曲,其中超過半數的歌詞是路嘉欣親自創作,一直以來都有在寫詞的她,累積了不少作品,也因此有了想要發表的想法,促成這張專輯的誕生。

《落落大方》專輯封面

愛的裕康與前鄰居阿嶽

《落落大方》可說是被知名作詞人鄔裕康「養」出來的。亦師亦友的鄔裕康曾規定小路每週都要交歌詞當作業:「有時是老師訂題目,有時是我自由發揮。老師會用很客觀的方式,告訴我每一份詞的優缺點,好的時候不吝稱讚,不夠好的話就改,總之沒有要輕易放過我啦!一定要改到好為止。我都叫他愛的裕康。」

專輯名稱也是出自鄔裕康的想法,「我實在喜歡這四個字,不覺得落落大方是一種令人嚮往的質地嗎?人生本來就充滿了偏差,輸贏也是真實存在,受了傷、筋疲力盡沒關係,只要還懂得放棄就好。」落落大方是小路現在的人生觀,也完全符合她在做這張專輯時的想法:「沒有一定要像什麼,沒有一定不要怎樣,每首歌的形成都是自然而然的,唯一的要求只是對自己負責,真心喜歡的,就拿出去。」

專輯的英文名稱是「One Two FREE Fall」,始於製作人羅宇軒(金毛)開的諧音玩笑。「在準備之後,自由墜落。但是這個墜落並不是跌落,而是很踏實的立足在當下。」小路笑著說:「剛好跟專輯概念不謀而合!當我們遇到任何事情時,可以先數 one two 並深吸一口氣來讓自己放鬆,讓思緒得到 free 的自由舒緩,再 fall 回現實中來面對每一件事。有 fall 的狀態也就表示有 gravity 重力的存在,最後終會有個腳踏實地的結果。」

有趣的是,專輯同名歌曲〈落落大方〉的英文卻是「Free Fall」。此曲由鄔裕康填詞、張震嶽譜曲,向認識 20 年的「前鄰居」張震嶽邀歌時,小路非常緊張,但後來阿嶽不只提供了三首 demo 讓她選,還稱讚她的唱功進步很多。

路嘉欣與張震嶽。

前室友青峰

「我不要完美 / 完美是種自我欺騙 / 我不要勵志 / 勵志只是百憂解 / 我不要歸類 / 歸類是做作的行為」厭世歌詞其實是另類勵志歌曲,〈蝕日〉是小路與青峰認識多年卻難得合作的歌曲。

有著超過 15 年的交情,小路與青峰當初因為愛唱 KTV 而認識,由於嗜好相同、又喜歡貓,加上曾經是同居三年多的室友,讓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莫逆之交。〈蝕日〉是青峰真正第一次與別人合寫一首歌,他也激發了小路的作曲潛能,讓小路完成了自己生平首次寫曲成就。

「人們習慣用包裝好的正面去討好世界,包括我自己;也習慣告訴別人『我很好請不要擔心』,但事實上並沒有『很好』。所以我才想到要變好之前,要先面對自己的不好。」日蝕是被動等待被黑暗吞噬,蝕日則是主動凝視自己內心的黑暗。〈蝕日〉的音樂極具太空感,無論是在編曲或樂器錄音上都相當飽滿,小路投入的歌聲也將此曲唱進每個人心中。

前團員 Easy

專輯最後一首〈眨眼〉來自於小路的前團員 Easy Shen。「9 年前,和很照顧我的長輩張培仁(Landy)聊天,他建議我可以組團試試看,用更沒有目的、更自由的方式接觸音樂。後來透過 1976 主唱阿凱的介紹,認識了 Easy,Easy 也沒多說什麼,我們就組團了!」2009 年兩人組成電氣流行雙人樂團 LUPE,曾在海邊的卡夫卡、The Wall、河岸留言、Legacy 等 live house 演唱。「我以前常常在這些地方看 live,所以可以來表演,某種程度也是一種美夢成真。Easy 與其說是團員,更像是幫我圓夢的人,因為他一個人幾乎要負責所有的樂器,偶爾會找鼓手,我就是負責選歌、唱歌還有講垃圾話。

練團很順利,而且最後都會去南機場夜市吃東西,很開心的一年!後來因為開始了我的舞台劇人生而中斷,但這個團讓我交到一位非常好的朋友,某種程度上 Easy 就像是我的定心丸,從以前到現在,我總是很多擔憂,想東想西,但是他會用一種 Easy 式幽默告訴我別擔心,我也就信了。對了,一定要說,我實在熱愛他的品味和音樂!」

〈眨眼〉對小路而言既像結束,也像開始,又像是一眨眼的瞬間。「Easy 的作品有種他特殊的氣質,一種出世的犀利,熱得像冰,冷得像火。第一次整張專輯聽下來,聽到〈眨眼〉我就哭了,很美,就像歌詞寫的,你怎麼會懂什麼此刻。」

與震廷的首次合作

與前鄰居、前室友、前團員不同,謝震廷與路嘉欣並非舊識,某種程度上算是偶像與樂迷的關係。這段邀歌故事起源於一個春酒場合,小路見到仰慕已久的震廷,灌了杯酒壓下緊張的情緒,然後主動前去搭訕,促成這次合作的契機。「〈凡腦〉原本震廷是要留下來自己唱,但後來還是決定讓給我。」小路也直白地稱讚:「他的 demo 唱得有夠好聽啊!詞曲很直覺,不拐彎抹角,像是對著風雨雲海歌唱,對別人唱,對自己唱,一聽就聽進心裡。」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震廷作品的小路表示,自己在錄音過程學到很多:「因為這是震廷自己很心愛的作品,所以他已經有一個非常清楚的畫面,他也很直接地與我溝通他想像的畫面。一開始壓力很大,可是過了大概半小時,我突然覺得好棒好有安全感喔!因為你明白幫你配唱的人完全知道自己在幹嘛,並且,他沒有要放過任何事。所以,我就決定把自己全然的交給他,相信他的選擇。」

配唱時最困難的是被要求極度收斂情感,一般進錄音室製作人都會希望歌手盡量放鬆去玩、去試、去感受,「可是震廷要的是收斂,『冰山狀態』,這真的非常困難,需要極度的理性控制,但內在仍有感性支撐。成品出來後,我自己非常喜愛,非常感謝他帶我認識一個新的自己。」讓人更有想像空間的表現方式,留白讓聽者填上自己的心情,確實韻味十足。

路嘉欣與謝震廷。

現在進行式:歌手、演員、創作者

從《轉角遇到愛》演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從林黛玉演到祝英台,路嘉欣不僅身兼歌手與演員,還出過書《帶你回家的小路》,這次《落落大方》專輯中更收錄了多首她自己寫的歌詞。才華洋溢的小路,在這些身分的轉換之中,分別感受到了什麼?

「以前覺得當歌手可以盡情展現自己,演員則是要成為一張白紙,讓角色來為自己上色。可是現在越來越覺得兩件事情是相通的。表演者像是一個載體,藉此傳遞訊息給觀眾,並且開放思想互相交流的空間,所以無論是唱歌或演戲,我都會有些許留白的空間給觀眾,悲傷時不急著哭,憤怒時不急著吼,就像個『人』就好。不管生活和工作,絕大部分時間我都偏向於『一起』而不是「領導」。有沒有社會責任?我其實沒有想這麼多,但是對自己的演出負責,不濫觴,是絕對有的。

影像演出跟劇場演出對我來說最大的不同是『時間感』。影像多是跳拍,時間上是斷斷續續的;劇場過癮在時間是濃縮並且連貫的。很多人覺得演舞台劇好像很困難,當然有很多技術性的事,包含聲音、投射、肢體,都是需要學習的,但在情感方面,我反而覺得劇場是比較容易投入的。因為自己演舞台劇之後,也看了很多的劇場演出,發現原來細緻和真摯在舞台上是這麼明顯,只要專注而誠實,有些人站在台上什麼都不做也是全對。並不是像自己原本想像的,劇場演出就是要放大以及誇張。」

舞台劇中的路嘉欣。

覺得演出和創作有什麼不同?哪個部分最困難?「最大的不同在於,創作是孤獨的,要接收很多訊息,整理內化為自己的東西,再由內出發傳達出去。心情是立體的,而文字是平面的,必須等文字再進到另外一個人的心裡,他才會再次變得立體。這也是創作很有趣的地方,發表之後,你原始的創作會不斷被感受,就像是一種二創。表演基本上就比較像二創。

困難的地方是相通的,要放下自己去『要』的欲望,願意看見除了自己以外更多的他人。能夠超越慾望,才不會被自我欠缺分分秒秒的提醒,怕不被認同、怕輸、怕不夠好。」小路最後也以自己正在演出的舞台劇《梁祝的繼承者們》為例:「自恨的梁山伯永遠畫不下他的第一筆,被面前白紙的白刺痛了,被自由勇敢的祝英台刺痛了,反覆唱著:為什麼我的世界只有白紙?這是現代梁祝的悲劇。」

音樂中的路嘉欣。

《落落大方》將於 10/18 數位發行,路嘉欣也將在 10/25 實體發行的當天於台北 Legacy 舉辦《蝕日》演唱會。這是一場以舞台劇定幕概念貫徹整場的演唱會,與聲光藝術家姚仲涵合作,試圖創造出獨特的光影聲響效果。

從歌單、影像、燈光到用莎士比亞十四行詩串起整場表演的概念,都是小路和演唱會導演(兼室友)趙逸嵐、專輯製作人金毛一起討論出來的。「其實並不會在台上真的演起戲,對我來說,live 還是 live,音樂當然還是主體,只是想將近十年來我在舞台劇上學習到的思維運用在這上面。」

原本只是想在開場前,用噪音和閃爍的燈光讓入場的觀眾產生一些心理活動,於是找了姚仲涵的作品影片當作 reference,沒想到,竟然能透過朋友牽線邀請到姚仲涵本人,小路直呼根本是美夢成真:「這件事讓我體會到,當你真心想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幫你。」

「演唱會我就希望它好看、好聽,沒有預設企圖,想交給來的人自己感受。比較緊張的是以前從來沒有連唱 18 首歌過,但還好最近同時也在演出音樂劇,每天跑跳唱三個半小時,體力應該還在一個水平之上。」期望自己、樂手們以及每位參與演唱會的創作者都能找到好玩的部分,小路相信,只要所有人都樂在其中,表演就不會差:「這也是我做這張專輯從頭到尾最在意的事,有愛,事情就會成立。」

路嘉欣《蝕日 Eclipse》演唱會

日期:2019 年 10 月 25 日
時間:20:00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售票連結:https://ex.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22293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