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坂本龍一開場 《idol》演唱會是林宥嘉至今最具野心的作品

《idol》演唱會開場放起了坂本龍一的〈solari〉,那是坂本教授模仿大自然的不安定之歌,映著巨型 LED 屏幕上一張張灰白的椅子與一道道階梯,有機物和無機物的配合,像極了歌手與唱片工業之間的關係。

一段段冷調念白,闡釋著 IDOL 的意義:D 是懷疑(doubt)、O 是英雄(hero)⋯⋯螢幕裡外的觀眾同樣騷動卻也安靜。騷動是因為演唱會要開始了,安靜則是因為這回林宥嘉端出來的視聽野心,正試圖推寬華語流行音樂演唱會的舒適圈(畢竟這是一場會拿坂本龍一開場的演唱會呀)。

林宥嘉曾翻唱王菲的〈開到荼蘼〉,那首歌如流行實況的寓言,咒術般唱著「一個一個偶像都不外如此 沈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從 2018 年底進化至今的《idol》演唱會便以多重角度反省「偶像」一詞,其中最令觀眾感動的,當是林宥嘉吐露心境的自傳故事。

10 月 6 日高雄巨蛋場,高高站在 IDOL 四字中間,他肩背吉他彈唱〈一點點〉;編曲沈鬱,似乎想把原版最後一點點的甜蜜都取盡,接續的〈請說〉、〈飄〉亦如是,幾乎往 90 年代 Dream Pop 甚至瞪鞋的高壓走。本該放肆的〈讓世界毀滅〉放任鼓機嚎叫,《idol》演唱會光是第一段就表現了要震懾樂壇的野心。

若非隱形 LED 螢幕(stealth LED screen)創造的立體奇觀,以及四方 LED bar、雷射線的閃爍,大概有不少聽眾會被這樣的磅礴改編嚇到吧?他在台上的第一句話就自承今晚的節奏會很怪,嚴肅說話到一半突然搞笑,音樂也會長期處在高級、有氣質、無與倫比且神聖的狀態。

神聖的氣氛所言不假。〈自然醒〉搭配早期 MTV 怪誕雜訊的風格影像,並接續一段極長的燈暗期,全場只留下模模糊糊的環境音。換裝完畢的他重返舞台,對著話筒演唱〈唐人街〉,這時我才意識到環境音的現場在餐館裡。〈想念〉把舞台切成兩半,藍色那邊是他,紅色那邊是蘇珮卿與豎琴,台上的歌者似乎越來越往心裡走去。

從奇觀展示到掏心掏肺,〈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作為演唱會的第一個斷代點。他一邊唱,螢幕上一邊投出網路酸言:「林宥嘉這個小短腿」、「他的嘴怪怪的 老是厥著說話 感覺有點做作」⋯⋯與吉他手背靠背,他姿態冷豔面對,接著倚在椅子上唱起〈拾荒〉。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這首歌可以這麼沈溺,上首歌的留言訊息灌入成海,幾乎要淹沒脆弱的他。

作為「偶像」的寂寞表露無遺,〈拾荒〉後他自承情緒覆水難收,便覺得自己特別帥。從〈再別康橋〉、〈想自由〉到〈傻子〉與〈走鋼索的人〉,他以高中畢業、出社會工作、談戀愛到選秀比賽後當歌手,描述自己的成長心境:「我的老家在屏東縣的潮州鎮,小時候我爸叫我去學鋼琴,我不喜歡,從小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事情,唯一會被大人稱讚的就是『喔你很會唱歌』。」

因為歌唱是自己唯一會的事,於是他更害怕比賽,害怕「跟其他的人比起來,如果我是微不足道的呢?那這輩子還能做什麼?所以『告別、迷惘、愛、比賽』就是我一路以來的心境。」說著說著,他躺下唱起〈飛〉,呼喚著風與藍天,只見螢幕上的林宥嘉從作繭自縛到長出翅膀,像是在與自己和解。唱到最後一句前,他特別說了一句:「希望我們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英雄。」

《idol》演唱會有野心也有貼心,〈眼色〉展示椎名林檎般的火力編曲;隨後的〈船〉要大家開手機燈、現場唱〈成全〉則表現音樂企圖之外,他仍舊願意服務歌迷的貼心。

翻唱 PETROLZ 的〈新預感〉接〈思凡〉,以及〈紀念品〉、〈誘〉的電音橋段,頗有 YMO 混合近年 Neo City-Pop 的東洋味。本來搖滾的〈感同身受〉直接走 EDM 大趴的躁動感,同樣耳目一新。

慢歌組曲,坐到場中央的他,不忘介紹以一人伴奏一首的方式介紹樂手:〈浪費〉有 Eric(徐研培)穩健的演繹;〈心酸〉被 Jack(柯遵毓)的貝斯編地銷魂;〈兜圈〉聽韓立康彈奏,螢幕上大量七和弦的吉他譜讓人知道,這首歌或許不難唱,但恐怕很難彈。

注定要大合唱的〈說謊〉搭配不同時期的演唱會錄像,與自己跨時空對話,更顯現林宥嘉現在的成熟、創作意念的強大。對於《idol》投入之用力,他幾乎把這次演唱會視為一份藝術作品。過程中的堅決,不只有找當年一起完成 THE GREAT YOGA 演唱會的夥伴,連附贈的旗幟被工廠嫌做工麻煩,仍堅持要量產;他浪漫解釋,因為那旗幟的銀色材質揮起來會成為一面鏡子,因為在我們的生命中最需要應援的往往是自己。

〈天真有邪〉與〈少女〉後加開現場點歌,只見吉他手韓立康從控台又衝回台上。〈神秘嘉賓〉、〈殘酷月光〉樂團皆完美接招,沒想到最後一位觀眾點了《我們與惡的距離》主題曲〈別讓我走遠〉,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現場抓歌,樂團默契極好地將音樂穩穩奏起,一分鐘的副歌盪氣迴腸;想起前一晚金鐘典禮,那戲劇才屢獲大獎,而這一刻,主題曲的歌者即使已唱了三個半小時,仍神采飛揚、容光煥發。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