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嬉皮饒舌明星歌廳秀(2):希望最靈光乍洩的時刻是未來

採訪、文字:女神殿

金音獎的精神是自由與原創,不同領域的創作與觀點往往也是音樂創作者汲取靈感的來源。金音十年,我們邀請跨領域的創作者擔任訪者,以他們的觀點擴充音樂類型想像的空間,並在互動式訪談裡,體現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在對談裡相互啟發的一瞬。

現在時間是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星期天下午兩點半,女神殿(以下簡稱「女」)邀請到涵養使人驚蟄的地下嘻哈天團黃嬉皮,三位成員——紅粉鍊人(以下簡稱「粉」)、忐忑集(以下簡稱「忐」)、益生菌(以下簡稱「益」)今天全體到齊,特地從台中北上,只為了接受本次專訪。我們重回黃嬉皮經典演出之一的 PAR Store 開幕派對現場,開始吧!

Q10. Rapper 生涯目前最爽最靈光乍洩的片刻?

益:無時無刻,隨時都有靈感,當下隨時有資訊進來。

女:其實我是想問你們感到自己是 Jimi Hendrix 的時刻。

忐:最 fly 的時刻。

粉:旗鼓祭那天超棒,身穿絲絨,一直咬到自己的狗毛。現場彈 MIDI,那天我們三個現場呈現 rock star 狀態。之前剛看完《鳥人》,一直想試試看立體舞台的概念(粉鍊開始模擬攝影機鏡頭位,碎唸「立體舞台!立體舞台!」),第一次實驗這個說法,下去繞著觀眾走。看到幾個年輕人整個瘋掉,他們回家就會有些哲學思辨。

忐:我覺得最 fly 的是 pose,跟 Freddie Mercury 學的,只要在台上做這個動作(忐忑集把全身的向量用拳頭往上打),就會感受到榮耀。

益:希望最靈光乍洩的時刻,是未來。

Q11. 如果早出道二十年,沒有臉書、IG、YouTube、LINE 貼圖、StreetVoice……等平台,會怎麼宣傳自己?考慮過發行實體專輯嗎?在意粉專讚次或 IG 追蹤人數嗎?

忐:我們真的會坐在卡車後面,繞行台灣,接下來如果有巡迴的話應該也會。我們幾乎完全沒在宣傳自己,歌做出來,就丟出去。

女:IG、粉專都是誰在 maintain?

粉:想到就做,我今天就亂丟了三篇。

益:最近 YouTube 訂閱人數剛突破千人。

忐:益生菌短期夢想是去夜店表演。

攝影大哥:搞不好 Final 可以喔。

益:如果早出道二十年,大支現在應該跟我們稱兄道弟。

Q12. 如何看待金音獎得獎及補助名單?創作走向會受獎項或主流肯定與否影響嗎?

粉:我們有可能得獎嗎!?(三人開始面面相覷,口吐白沫)

女:假設你們拿到金音獎補助,會怎麼用?

益:發揮最大值。

忐:我會拿去拍電影。

女:假設「北品教、中黃嬉、南榕幫」的北品教和南榕幫都拿獎了。

粉:當然是恭喜他們,他們本來就該拿。

忐:我們這輩子應該不會拿到任何獎項。

粉:諾貝爾和平獎是要得的吧!

Q13. 今年爛泥發芽舉辦的 420 快閃活動,黃嬉皮從西門性病防治所(昆明防治中心)出發,路人跟在後面遶境,是否感受到某種正能量?

益:那蠻爽的。

女:那時候我趁影展空檔,從新光影城走下去性病防治所,跟著你們繞,覺得蠻有正能量的。

益:在台北這個 trap 有突破重圍的感覺。

粉:我們那時候在跟人臉對幹,台北的 face。

忐:感覺像在學校走廊,一群人亂吵,經過導師辦公室或高年級區那種感覺。如果被看到,他們也阻止不了我。

粉:假如我真的在學校,我還是會做這種事。

女:Popo 出來管就像教官出來管一樣。粉鍊當時在西門町肯德基前面跟警察在聊什麼?

粉:警察說這裡不要唱歌,我說我們快唱完了。每個人影響世界的方式不一樣。

忐:現在是法理情的世界,我們完全相反。

女:西門町算是包容多元文化的地方,假設要你們去東區或信義區遶境,一樣也沒問題吧?

粉:可以啊~沒有問題。

女:二零一七年困難生活節的活動,也有警察來檢舉的情況發生?

粉:警察最後叫我們到廟旁邊唱歌。

忐:表演的時候我們心中是無法無天的,警察管得動我們的話就得動用一切。把我的 mic 拔掉又不能把我嘴巴摀起來。

粉:我們還有喉嚨。

Q14.「曬衣鏈」這項搶眼的嘻哈飾品,是黃嬉皮還是湯捷發明的?聊聊和湯捷合作的《強力曬衣鏈》。

忐:曬衣鏈當然是黃嬉皮發明的啊!

女:可是為什麽《強力曬衣鏈》MV 放在湯捷(品格教育) Youtube 那邊?

粉:那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放在湯捷那應該會比較有效應。湯捷的人物設定是市長型的,可以把口號弄到最俗,最士農工商。曬衣鏈要打的話可以這樣打。

忐:因為你 represent「粉鍊」這個概念,不需要特別用一首歌來說明。

粉:這首歌很棒,沒有 misrepresent。而且這首歌出來,大家對黃嬉皮的認識沒有比較少,甚至有可能比較多。

Q15. Leo 王有和 9m88 的〈陪妳過假日〉、榕幫有和芮芮的〈甜蜜城市〉,這些女聲客串的甜美對唱,市場反應頗為熱烈,黃嬉皮也發想過類似的浪漫情歌嗎?

女:我自己是最喜歡這題啦,有沒有被刺激到?

粉:我也最喜歡這題。浪漫的台語是「攏般」,羅馬拼音是「Long Ban」,長久被禁止的一種情感,所以我做的東西當然都是浪漫的。

益:想找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合作,Hello Nico 我超愛。澳洲求學期間整個被 drip 到,感召到。

女:如果要做一首真的很甜美的歌,想像在拍 MV 的時候,你們可以跟她對唱,「OOO,你是我的女神~」這樣。

(三人開始在沙發上腸枯思竭,欲言又止,吐了又吞,吞了又吐。)

粉:……田馥甄,真的要。

忐:發現我們對女性認識之貧乏……

益:我們 Youtube 觀眾來源,百分之百是男性,蠻奇妙的。

(三人繼續絞盡腦汁。採訪結束後,忐忑集口中呢喃著 Erykah Badu 的名字,隨即自嘆「我不行我不行。」)

Q16. PAR Store 二零一八年底開幕派對嘉賓,榕幫/黃嬉皮,著實令人驚豔的組合,和友團榕幫是當時搭上線的嗎?

益:我們和榕幫在網路上長期以來是互粉的狀態。榕幫「甜蜜城市」巡迴台中場,邀我們共演。

忐:那時候對他們印象非常良好,會幫我們訂便當訂飲料。他們很正經又正向,很有榕幫的草根性,我們是邪魔歪道。

女:優質。

益:相處柔順。

女:被台灣獨立音樂圈傳奇人物洪申豪邀約,甚至出黑膠的感覺如何?

粉:出黑膠的時候(榕幫〈B.Y.G.〉/黃嬉皮〈69〉),詹士賢(榕幫)幫我們錄音。

益:三段 verse 三個不同時間錄的。

忐:我們三個彼此不知道唱什麼,三個人的曲都自己做的,個別錄好才發現前後不一,這張黑膠真的是機緣,瑰寶。出黑膠的感覺真的很爽,天天拿來刷。

益:里程碑,第一個實體,搞不好也是最後一個實體。

忐:洪申豪的部分,聽說他是透過榕幫跟我們接洽的,真的要好好跟他聊一聊為什麼想找我們。

粉:高中的時候,質感美眉都很喜歡透明雜誌。洪申豪超有氣質的 ♥♥♥

忐:洪申豪真的是銳眼,我們和榕幫是正反兩面,兩首歌打起來,天地,乾坤。

益:先〈B.Y.G.〉再〈69〉,這是個順序。

Q17. 黃嬉皮招牌年度大作「YUP」系列,從第一首公開作品〈YUP15〉、益生菌於南澳跨海完成的〈YUP16〉,到廣納各路好手共襄盛舉的〈YUP17〉,現場一口氣聽完,淋漓過癮。遲遲未見〈YUP18〉下文?

益:〈YUP15〉是紀錄當下,〈YUP16〉超迅速就寫完,〈YUP17〉也是,感覺對了就把它做出來。

忐:應該不會叫〈YUP18〉了吧,應該會是……〈YUP0001〉,從元年開始,我們歌名都是最後才討論的。

粉:跟 Nirvana 蠻像的,呵呵呵。

Q18. 沒列在訪綱的隱藏題來哩!因為粉鍊去當兵,周穆最近常代班,例如海或瘋市集,粉鍊覺得周穆詮釋的版本如何?

忐:Very respect。

益:唱得比原版還好。

粉:周穆是一個最底層最後面的旁觀者,又是最 grind 的學徒。她很用力想要 cover 我,還來問我歌詞的意境,整個重新解釋過一次,才發現從來沒有這樣解釋過。

忐:周穆有一個獨特的切入點,會殺到我措手不及。

粉:我跟周穆說,我們做的東西,一個是黏土,一個是陶瓷花瓶,級別上的差異。周穆問:「為什麼是陶瓷花瓶,我以為是因為我易碎。」

忐:周穆比我們「現實」多了,我們之間最大的差異。

攝影:陳藝堂
場地:PAR Records & Store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