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除了夢想,還要知足:Supper Moment

香港樂隊 Supper Moment 曾來台演出多次,可八月這趟別具意義——唱粵語的他們,帶著首張國語專輯,來華語樂壇展開新冒險。意識到華語市場對他們仍不熟悉,他們説:「這張專輯只是個起始,日後 Supper Moment 所有歌曲,粵、國語版本都會同步發行,希望能讓更多人聽見我們的音樂。」

如果你問年輕人,為什麼聽 Supper Moment ?他們或許會回答,因為有夢想、有希望。特別在 14 年〈無盡〉一曲推出後,他們彷彿完美代言那句「做人如果沒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分別」。名台詞來自〈少林足球〉,訪談中,這支熱血的樂隊也表示,最愛周星馳的喜劇,不僅會一再重溫,還會互背對白。

成軍十三年,從台下零星兩名觀眾,唱到紅館連三場完售, Supper Moment 就像星爺電影裡每個築夢的小人物:認真奮鬥,卻不失詼諧幽默。但走過有淚有笑的這些年,關於夢想,他們有了一番新的體悟⋯⋯

Supper Moment 成員,由左自右:主唱 Sunny、鼓手阿達、吉他手阿雞、貝斯手 CK。

從午餐到晚餐

Supper Moment 翻成中文,是晚餐時刻,在主唱 Sunny 尚未加入之前,吉他手阿雞、貝斯手 CK 和鼓手阿達就已一起組團,團名是 Lunch Box。講到這,Sunny 一臉假嚴肅:「這樣你就明白,我們為什麼叫 Supper Moment 了。」在他語畢笑場後,阿達加入唱雙簧:「所以囉,是一個很膚淺的進化。」

Sunny 加入 Supper Moment 時才 18 歲,是全團年紀最小的,問起年齡差,他們又啟動玩笑雷達,說他和最長的團員差了 18 歲。實際上,是差了 8 歲,但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其他人虧 Sunny 長得太老成,他連忙為自己辯駁:「不不不,是他們保養得好,不是我的問題。」

細翻歌詞本,詞曲一律掛上 Supper Moment。CK 説,往往創作都是 Sunny 先丟出概念,大家互相激盪,像〈幸福之歌〉,是阿雞和 Sunny 談了以後,覺得歌曲應該要有個結論,於是啟發出新的音樂段落。成果不特別歸功於誰, Sunny 説:「應該就是這樣子吧,樂隊,生活就是互相啟發跟影響。」

重溫新人時光

首張國語專輯《無盡》,收入了成團這些年,最具代表性的十首作品,除了重錄國語版人聲,部分樂器也做了翻新。阿雞說,這次重做了所有歌曲的混音和母帶,畢竟有些歌已經有五到六年的時間,重新混音,可以用現在的器材,讓歌曲呈現出新樣貌,對他們來說也像聽新歌。

儘管已發行七張粵語大碟,國語專輯還是頭一次,Supper Moment 重溫新人的生澀,直呼新鮮。除了面對新樂迷層,必須使用不擅長的國語進行宣傳活動,讓他們十分緊張,但四人一致認同,公司同事應是最緊張的,怕他們一不小心口誤,吐了髒話。

籌備專輯之初,最難的是挑歌。想起過去,曾有台灣歌迷看完現場表示,情緒會被音樂帶動,但要是能聽得懂就更好了。考量到未來在華語市場的表演,他們決定以「演出」的角度來收歌。阿達表示:「做 Live 時,選曲會考慮到氣氛、表演的起伏,如果我們有個表演,只能玩十首歌,就會是這個選擇。」

據說,不少樂迷從他們 09 年來台第一場春吶追隨至今,聽聞國語專輯面世,甚至比團員還興奮。比較特別的是,國語版的歌詞,幾乎直翻粵語,保留歌曲原意。他們説,大部分的人都會寫新歌詞,但公司為了讓華語樂迷認識原汁原味的 Supper Moment,雙方討論許久,最後決定以原版為基礎,只為了配唱的流暢度,更動一些字詞。

CK 提及,專輯一曲〈靈感床〉特別適合這次語言變換的主題。這首歌在講,創作不該被市場綁住,同理,音樂也不該被語言綁住,很開心能透過國語版歌曲,讓更多人聽見他們。而〈無盡〉是國語專輯裡唯一的粵語歌曲,保留原版,是希望告訴華語樂迷,他們來自香港,如果聽眾從這張專輯喜歡上他們,歡迎再找廣東版來聽。

來台灣練國語

採訪過程,能感覺 Sunny 的國語能力大幅精進。原先,因行程安排,本想請配唱製作人阿哲(李汪哲)飛去香港錄音,但考慮到若來台北,Sunny 就能泡在全國語的生活裡,有助於學習。

他們特別空出兩個禮拜飛來。每晚完成錄音,Sunny 就到街道上晃晃,想想歌詞,跟便利商店的店員聊天、練國語。「唱的第一天,還沒有很熟練發音的方法,繼續唱到第四、五天時,回去聽第一天的聲音,製作人就説,哇,我們重新來過吧,現在好很多!」Sunny 說,以前唱國語,會太著重口腔部分,但製作人阿哲、Lily(吳逸玲)告訴他,台灣人不會太強調咬字,這給了他新的思維,也讓他更有信心面對錄音。

來到台灣,少不了大啖美食。同事帶他們去吃了名店常青水餃,Sunny 很喜歡。阿雞則最愛滷味、滷蛋,聽到「蛋」,阿達立刻説,便利超商的溫泉蛋非常好吃!而貝斯手 CK 對炸雞的愛溢於言表,聽說相較之下,台灣的肉嫩又多汁。

小伙子變成大丈夫

前陣子,Supper Moment 釋出國語版〈大丈夫〉的 MV,由一支近九分鐘的完整版影像剪輯而成。早在寫歌之際,他們就想把歌曲延伸成微電影,所以找來新銳導演麥曦茵編導,若曾看過《志明與春嬌》 ,應對她不陌生。

收到歌曲後,麥曦茵只花了一天的時間,就給出初步文案,想法與 Supper Moment 一拍即合。〈大丈夫〉影像文案寫下:「我們都渴望有一個大人,教會我們如何做一個大人」,阿達說,麥曦茵用父子關係去推動故事,在長版 MV 裡,能見到許多精準的對白,短短一句話就很有力量。

與過往那首〈小伙子〉相比,能在〈大丈夫〉裡看見 Supper Moment 的階段性成長。〈小伙子〉在緬懷,目光在過去;〈大丈夫〉懂得放下,承認事情就是過去了,想看見自己走向更好的未來。日文中,大丈夫(dai jou bu)是「沒關係」, Supper Moment 説,當你要做一個大丈夫,就是要學會和自己說沒關係、我能承擔。

當初,Sunny 去電影院看了《比海還深》,結束去洗手間,就想到頭兩句歌詞:

沒人能改變 昨天的你會更好
沒人能預言 後天的你會更糟——〈大丈夫〉

每個人都會有像主角一樣的階段,沒辦法完成他人的期待,好像越活越糊塗。他很喜歡導演給了一個開放式的結尾,這個懸念,讓觀者有機會自我帶入反思。

他們組了一支業餘籃球隊

幾年前,Supper Moment 常被問到,歌曲總漫溢夢想與希望,是不是想提供正能量、或是正面訊息給樂迷?「我們大多時候不會在歌曲裡做確實的結論,或是給一個答案。大家都在找答案,我們也是,寫歌其實就是開一個題,給一個希望。」

人生之所以有趣,恰恰是因為沒有正確解答,而創作也是。平常在討論編曲、演唱會製作時,對於大家拋出的種種想法,他們不會輕易評判對錯,試著擁抱各種可能,也難怪團員感情如此融洽。

不過,四人的確都是樂天派,不容易鑽牛角尖。CK 説,不開心時,會第一時間想起音樂,彈琴發洩、或就著情緒寫歌,其他三人也頻頻認同。

「但現在可能有第二個排解方法了,就是做運動!」
「對,我們現在除了做樂隊外,還有業餘籃球隊!」

夥同調音師、技術人員、音樂人好友等,他們組了一支球隊叫「樹懶」,完美意象化他們在場上的模樣。我問,是很常被搶先一步嗎?四人很有默契地答:「當然啊!我們是做音樂的嘛~」

他們說,樂迷常來觀賽,假打氣之名,行取笑之實。「結果情緒沒排解掉,變得更加不開心,我們都找錯了方法。」阿達的吐槽引大家哄堂大笑。

飛向世界

年初,四子飛到西班牙拍攝代言廣告;為了十月即將推出的精選輯,更首度前往紐約錄音。

做精選輯最簡單的做法,是把歌選好,重新 master 即可。但他們偏給自己下戰帖,要重編重錄。

阿達說,過往做了七張專輯,一直有個疑惑:為什麼做來做去,聽起來都跟喜歡的唱片不一樣?他們向美國的混音師和母帶工程師請教,才發現最重要的是空間:「房間如何設計,會影響到聲音,好的空間能錄到好聲音,後期也會更好處理。」

除了設備好的調音台、豐富的器材,現在還要考量到空間的聲學設計,能符合條件的錄音室掐指可數,和混音工程師談了後,對方說,不如你們就來我錄音室吧。

於是,他們特意飛到美國待了三個多禮拜。精選輯大部分採取同步錄音,阿雞特別說,每個樂器的聲音聽起來都更廣了,而 Sunny 也説,因為錄音錄得好,後期不用加太多的 program 或樂器去飽滿成品,四個人的樂器就已經很足夠。

八月中,他們再次出征,飛往 Summer Sonic。過往的經驗,讓他們對日本人的工作態度印象深刻。日本人注重禮貌,下午五點的表演,會要求所有單位正午集合,圍圈自我介紹,同時,年輕的樂隊要跟年長的樂隊打招呼,對外國團也要同等禮遇。以嚴謹見長,日本人的工作程序很有系統,彩排過的東西,演出時還原度很高,每個細節都顧得很好,除錯很快速。

「Summer Sonic 是一個國際性的音樂祭,我們都非常期待,也終於可以看到我們心愛的樂隊, Red Hot Chili Peppers、Bring Me the Horizon⋯⋯」受訪時還未演出,講到偶像,他們興奮得像孩子一樣。

除了夢想,還要知足

事業有成,隨著年歲增長,人生也步入成家階段,曾以「夢想」激勵無數香港樂迷的他們,開始思考,有什麼事比追夢來得更重要?腦袋裡浮出的是幸福。不只一次說出,在每次演出過後,回到家裡,就覺得幸福萬分。於是他們寫下〈幸福之歌〉:

從無求到渴求
直到渴求整個宇宙
來到最後卻只想得救——〈幸福之歌〉

Sunny 認為,人生有夢是很快樂的事,但別忘了,我們還有朋友、有家人、有心愛的事物:「13 年,在寫《世界變了樣》這張專輯時,我面對一樣的狀況,不停困在房間裡寫歌,這一年其實很空白,沒有體驗什麼事情。後來,我發現必須要用開朗的心情,去面對創作的困窘,沒有成果也沒關係,就等有好的靈感再繼續。有夢想很好,但如果讓夢想捆綁了生活,就本末倒置了。」

三十而立近不惑之年,Supper Moment 依舊在為所愛奮鬥,可歲月教會他們,平衡才最重要。〈無盡〉和〈幸福之歌〉其實就像天秤的兩端,阿達説,後者就是他們對前者的回應:「人是應該有夢想,但不應該只有夢想,〈幸福之歌〉就是在提醒我們,應該學會知足。」

Supper Moment《無盡》專輯簽唱會
時間:8 月 31 日(六)下午 2 點
地點:台北西門町/紅樓前廣場
*憑無盡專輯封面簽名,並可換取簽唱會專屬海報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