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從一場音樂比賽知道什麼?

Vans Musicians Wanted 的台灣區決賽於後台咖啡,台上是來自台中的 4FUTURES 未來肆。

8 月 10 日,經過一個下午評選,四分衛的吉他手兼團長虎神、P!SCO 主唱 CatLun 謬論及創作歌手卜星慧,三人站在後台 Backstage Café 的舞台上,宣布得主為鐵擊——一組來自台南的樂團,臉書粉專上寫著曲風涵蓋 Rock、Funk、City pop 及 Disco。

接著幾秒的掌聲,鐵擊成員走上台前,主唱大鈞似乎有些受寵若驚:「因為我們很少得獎,今天算是這幾年來第一次。所以謝謝大家讓我們在死之前能得一次獎。我們出國次數也很少,可以去香港看一下。」

半小時前,鐵擊只是 Vans Musicians Wanted 決選的樂團/組合之一。接下來,他們將代表台灣,前往香港參加亞洲總決賽。最終冠軍隊伍將獲得 MTV Asia 製作的專屬 MV,並聯合直播平台 Boiler Room,創作將會觸及更多受眾。

鐵擊將代表台灣參加 Vans Musicians Wanted 亞洲總決賽。

因此,台灣首次舉辦這場比賽就超過百組報名,當中不乏小有知名度的參賽者,但依然得遵循遊戲規則:網路人氣與評審各自篩選出前 3 名進入決賽。而他們恰巧來自北、中、南、東部,風格包含搖滾、金屬及嘻哈。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腳上都穿著 Vans 鞋款。

27 歲的 4FUTURES 未來肆主唱宇正說:「我很喜歡 Vans,從高中就開始穿,每款鞋都穿過了吧?」他們是今天最先上場的隊伍,風格偏向流行搖滾,常在台中的 Live House 演出,曾發行過一張同名 EP,首張專輯預計年底完成。「我們沒有比過賽,也想試試看自己的能耐。」

Vans 作為原創極限運動與推動創意表達的品牌,音樂為核心元素之一,致力於推廣音樂人,並提供曝光機會。那麼,一個品牌所贊助的音樂賽事,原有的風格、形象,是否會影響評審的評判?

Vans Musicians Wanted 評審:CatLun 謬論、虎神、卜星慧。

「我覺得評審心中都有一把尺,不同風格的作品都會用一樣的標準來評斷,假如這些參賽者,陷入平手的狀態,喜好就有可能作為取捨的考量。」卜星慧本身也是從歌唱比賽出道,她在賽前於休息室,接受訪時說道。「這次收到很多 Rap 的作品,是不是因為活動由 Vans 所辦的緣故?」

報名作品不少是嘻哈類型,例如台灣藝術大學的 Rooftop Mob,他們是唯一進入決賽的「非樂團」,同樣腳穿 Vans,打扮的造型明顯跟其它 6 組有差異。但是,若要選出「最佳視覺造型」,應該非火燒島莫屬,他們是曲風最重的一組,主唱呂鴻志在演出前,戲稱自己像是動漫《遊戲王》裡的扮裝,他說:「其實我們今天是要來表演脫口秀。」

下半場,緊接著演出的 Players in Pajama 與 The GateS,各自是男女主唱,但同樣擁有 80 年代的重搖滾元素。Players in Pajama 甚至寫了一首歌曲〈河〉向張雨生致敬——這位傳奇歌手,當年也是從比賽發跡,因此獲得製作人的發掘。

Rooftop Mob 是唯一進入決賽的嘻哈組合。
火燒島是全台語創作的重金屬樂團。
Players in Pajama 的主要成員來自於台東。
The GateS 玩 80 年代的重搖滾,技術成熟。

樂團比賽曾是成名的重要途徑,一切可追溯到 1986 年開辦的 Yamaha 全國熱門音樂大賽,當年培育出張雨生、趙傳、東方快車⋯⋯等,強調現場技術的比拼,口味偏重偏硬。

但,從 2000 年開始,隨著獨立音樂創作風氣的盛行,海洋音樂祭的「海洋獨立音樂大賞」成為指標,Tizzy Bac、蘇打綠、安溥及八十八顆芭樂籽都曾在站上這個舞台。然而,社群媒體時代,似乎人人都可以成名,不再倚靠現場演出,音樂比賽的意義還存在嗎?

以現場的感染力著稱的 P!SCO,重視台下樂迷的互動,是各大音樂祭的常客,主唱 CatLun 謬論身為這次評審,她認為 demo 的品質是初選重點,決賽就要靠現場魅力,「這個平台就是讓所有人一起見證,你是一個可以很厲害的傢伙,可以打趴網路快速竄紅的人。因為在網路會紅,主要是有一個很棒的哽,或是很大的點,但是這些不一定是隨時上台就可以表現。我覺得比賽的機制就蠻公平。」

台下是期待獲選的參賽者。

最後一組上場的是,這次比賽的贏家鐵擊。他們從 2013 年成團至今,不斷在各大音樂節、賽事之中打滾。最新的單曲〈Sign〉,風格跟過去相較,越來越流行輕快。

為什麼是他們?「因為他們整體的渲染度比較好,音樂較廣一點。我們會想到說,畢竟要代表台灣出國比賽,這種型態的樂團能夠讓更多人喜歡。整團在台上都很開心,沒有說某個人特別誇張,有些團可能某幾個人特別有表現,但是變成整體表現沒有那麼好,」虎神在賽後表示,三位評審的看法都十分接近。「我們終究不是 Yamaha 熱音賽那種,刻意選技術面比較好的。」

「以前我們哪有這個機會?我們就傻傻的,可能就只能參加 Yamaha 熱音賽,比賽得獎的就哪幾款,現在已經不盡然了,」虎神說,音樂比賽越來越多元,現場的情緒最重要,哪怕是舞台上的一個眼神,許多團也開始著重自己的造型,這是件好事。

「你就好好扮演自己,時間到了應該就會被看到,」他說。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