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只是給我聽,舞蹈不是只給我跳而已——專訪Share Your Love派對主辦人小穎、視覺設計Ico

編輯/採訪:陳涵

2013 年開始,由舞者蔡易穎(小穎)舉辦的派對活動 Share Your Love(以下簡稱 SYL),可說是街舞圈與爵士樂團現場聯演的先鋒。90 年代初期開始跳舞,長期投入 house 舞蹈教學、推廣的他,深受東京與紐約 underground dance 文化影響。晚近,他也進一步將研究領域拓展至歐洲的 club jazz 音樂與舞蹈,帶著跳舞的朋友投入更多元的世界音樂/爵士樂之中。

在 2014 年,第二次的 SYL 活動,經由舞者朋友介紹,小穎與鼓手黃子瑜(Fish)首次於 Legacy 搭檔。彼時,多受 hip-hop 文化影響的街舞圈之中,更傾向以 DJ、hip-hop/r&b 藝人為主:無論是 90 年代的經典活動 Summer High、00 年的 Dance Union、近幾年強調回歸 hip-hop 原始面貌的 Beat Square。它更接近於 Gilles Peterson 為首、圍繞著爵士樂愛好者和舞者建立起的 UK jazz/acid jazz 場景。

今年 SYL 於睽違三年後,再次前進華山 Legacy,老搭檔 Fish 特別邀請近年在香港合作的兩支樂隊:曲風跨界的 Root;以及爵士底蘊的 Carpio Brothers 搭檔爵士女聲任書欣。此外,派對 DJ 則邀請常年蒐藏 rare groove 的 Andy K(from Diggin’ Movement);臺日友好的赤綠主理人,黑樂愛好者 DJ Riu(Milk Dipper);以及專攻 UK jazz dance 的舞者、DJ,Izm(Jazzy SportStax Groove)。作為音樂人與舞者的連結,SYL 也是大家認識潛力新星的重要管道:許多朋友同筆者,便是於 2015、16 的 SYL 活動,初次聽見當初尚未一炮而紅的 9m88。

右:Share Your Love派對主辦人 小穎 / 左 :視覺設計 Ico

 

 

 

 

 

 

 

 

 

小穎這先一步的嘗試,帶給無論街舞或音樂圈許多啟發。這天,我們找了小穎和活動的視覺呈現設計者 Ico,從他這幾年的心境開始,逐步聊回 Share Your Love 的核心與理想,以下:

陳涵、小穎、Ico

 

 

 

 

 

 

 

 

 

這幾年常常環島,無論教課或者旅行、衝浪,自己的心境?

Yin(以下簡寫為 Y):環島很多地方都一直去,但還是想去。

Ico(以下簡寫為 I):還是懷念某些食物?

Y:途中會去找一些沒去過的地方,曾經去的地方,印象很棒的還是會再去;去吃懷念的食物;這次去花蓮、臺東,跳過墾丁,屏東、高雄、臺南、嘉義、雲林、臺中,然後跳過桃園、中壢,回來。

Han(意下簡寫為 H):學生沒找你(教課)嗎?

Y:也不是,就是環島的時候,不會想要一直教課。覺得課排夠就不要再接。我這次第一週都沒有教課,就玩而已。東部以前就兩間會教:慈濟、東華。

I:但東部是環島的精華?

Y :也不一定噎!我以前一直覺得臺灣只有東部的環境,狀態文化我最喜歡。可是我去了好多好多次以後,開始發現西部有些其他地方,我也很喜歡、很酷。幾乎都是比較鄉下一點的地方。

H:那你去東部都住哪邊?

Y:我都睡很便宜的旅館,因為我無所謂,是一個人。或是去找可以洗澡的地方,洗完澡之後睡車上。我一定要開車,因為要衝浪,載衝浪板。

H:西部呢?

Y:喜歡雲、嘉、南那一帶,整個城市鄉鎮的氣氛。

I:那一帶東西好好吃,我自己也喜歡去臺南。

Y:臺南太有名了,也會先排除。雲、嘉那帶的氣氛真的很棒,跟臺北很不一樣……臺北就很吵啊,人很多、車很多。

H:感覺這幾年環島頻率多了不少?

Y:差不多啦,一年一、兩次而已。有時後會突然跑,可是很快回來,比如說臺東,兩、三天就回來。其實我覺得,每次環島都太常遇到臺北人,要嘛是臺北的人也去旅行,要嘛是新的或舊的朋友,搬過去。而且,越來越發現,不是年紀大的才會搬離開,我已經開始認識到一些真的很年輕就搬離開臺北,然後就到那邊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蠻酷的。

邊環島邊教課的小穎

聊起東京、紐約和其他地方的音樂與跳舞環境

H:東京你上次去也是最近?有去 party 嗎?

Y:去年五月,去了八天。有去 Terry(註:紐約舞者 Terry Wright,現定居東京)團隊辦的 Speakeasy。那場請 DJ Spinna、DJ Koco,剛好在我去的時間裡。可是說實在,那場 Spinna 有點亂放,哈哈。

H:咦,你之前在紐約有聽過他嗎?

Y:有,只是覺得這一場 Spinna 太 free 的是:他也許本有準備自己的東西,可能是因為他看 Koco 先放,所有都放唱片,7 吋,他就覺得:「哇,很酷很酷」。他就突然換了想法,就跟 Koco 借,從他的唱片挑了一些他想放的。可能是因為太即興了,所以就覺得比較沒有這麼……對。

H:我記得朋友之前在紐約現場看 Koco,也是讓那邊的資深 DJ 覺得很驚豔。

(近年倍受注目,DJ Koco 於 2019 年 Redbull 3Style World Finals 官方會後派對「Bastid’s BBQ」的演出,同場尚有臺灣 hip-hop 傳奇 DJ Chicano、美國 DJ Jazzy Jeff……等人)

Y:Koco 對他們來說是年輕的裡面,他們覺得蠻誇張(厲害)的。我有跟他聊過 DJ Muro,Koco 跟我說他們(輩分)還是差太多了。

I:Muro 在日本的 DJ 應該是地位最頂的,跟 DJ Krush、DJ Ta-shi,大家都很尊敬他們。

Y:我覺得東京的日本文化,讓他們的人民比較像是白天跟晚上,是完全兩種人,卸掉工作身份會變成另外一個人。雖然有時候會覺得,好像是兩種狀態,比起歐美好像沒這麼自然、這麼 real。可是有一點蠻佩服是,他們在這麼嚴謹的文化裡面,還是有很多人努力地想要在另外一個狀態解放、想要得到什麼。很努力去追求自己很喜歡的東西、很投入,而且他們也沒有要得到什麼。例如一個上班族,他的另個身份是音樂人、是 DJ、是手工達人……不是說臺灣沒有,但臺灣的狀態比較難發展成這樣子。

H:你都去大場的活動嗎?沒有去小型的?

Y:以陣容來講 Terry 那場算是大的,但也有去一些小的酒吧、比較 underground、local DJ,比較像是好朋友們的聚會。有很多有開店的老闆,他們自己都很喜歡音樂、藝術這些文化。所以就算自己開店,他們也都希望可以來做些什麼東西,我覺得這樣蠻棒的。

H:紐約呢?

Y:紐約當然也有啦。但如果在紐約生活、待久一點,會覺得這些東西好像沒什麼,每天都是這樣子。(笑)那這種東西對我們亞洲、東方人來講,就比較特別。

H:像是夏天,每天公園都有趴踢……

(紐約夏日日常,影片中為前幾年《午夜饒舌電台》的製片兼主角,Bobbito Garcia)

Y:其實日本的環境也在變,去年認識 Japan Rock Steady Crew 的朋友年紀跟我一樣,就有聊到自己 2000 年前後去日本,覺得日本氣氛改變蠻多的。他們也會覺得雖然現在風格、文化很多元,但是自由度沒有以前好。也(和臺灣)一樣的狀況,不同時代,人的個性跟想法不太一樣,會影響到各種文化的狀態。後來他搬去荷蘭了,因為想換個環境,不是不喜歡(東京),就剛好有其他的工作機會。

H:提到歐洲突然想到,你也有去啊!

Y:去兩次,然後有去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我去到法國的 party 算是舞蹈圈辦的,沒有比賽,純粹 party 跟表演。蠻酷的,跟想像不一樣,不管放的是什麼 style 的音樂,他們就一直跳,跟紐約比較接近。好比說:這個時段放 house 音樂,你會看到不管跳 poppin’、lockin’ 還是 b-boy 或是 hip-hop 舞者,他們還是照跳 house,而且都跳得不錯,他們對於音樂風格或舞蹈文化,接受度很廣,不會有什麼隔閡存在。

(小穎曾於 2013、14,連續兩年代表臺灣參加在法國舉辦的年度盛會 Juste Debout

H:你不覺得 house 好像對他們是流行音樂?像是 french house。

Y:雖然 house 在世界上主流音樂佔比少一點,但應該是underground的第一名。而且在南非,house 是流行音樂,是主流所有人都在聽,蠻屌的!

回過頭來看,當時是什麼啟發 Share Your Love?

Y:從我 20 年前第一次去日本,再來連續去了好幾次紐約,後來去了其他國家。在國外看到,很多音樂性的東西,不管是各個領域都有結合。例如 party 裡有 DJ、樂手、歌手大家一起,影響我覺得:這些東西本來就該在一起。這是我覺得非常合理的狀態,所以自己辦活動的初期,有能力的話應該把這些元素結合。因為想讓大家也可以感受到我體會到的,很近的感受到現場的歌手、現場的樂手。

Y:一開始 SYL 是小型 party,辦在華視旁邊關掉的小酒吧,1967。以前美花(from 好好聽星球501)在那邊做很多音樂性的活動,也有辦過講座。辦小型的時候是只有找 DJ,辦完第一次,大概過兩、三個月而已,就第一次辦 Legacy 辦大型的,找黃子瑜,所有舞者都是個人 solo 秀,舞者在台下跳。

Y:第一場在Legacy 原本還沒有想到要這樣辦,朋友就說:「你的活動可以辦在 Legacy,我有認識 Legacy 馬哥……」他就很積極促成,帶我認識 Legacy 總經理馬哥、聊天什麼的,所以很快就有這樣的聯繫。第二個,是因為跟黃子瑜聊天,那時候他都會跟我說在 Sappho 或是哪裡表演,他突然蹦出一起合作的想法。最開始認識黃子瑜其實是因為 Subway 舞團

I:他跟團員釣妹是當兵的同梯。

Y:他第一次跟舞者合作其實是跟 Subway,因為這樣才開始認識黃子瑜。

I:黃子瑜也蠻喜歡看人跳舞的。

Y:他很喜歡很有 groove 的音樂,雖然玩爵士,但也喜歡很多後來的、有 groove 的東西。

黃子瑜 @ SYL 派對

H:所以,然後就找了 Ico 設計 Logo,你們的概念是什麼呢?

I:是我跟小穎討論的結果。紙飛機跟愛心……對我來說,紙飛機像是情書,傳遞「love」。我想要把「share」這個動詞變成實體的東西。有點像小學生在傳紙條,用紙飛機丟東西給別人,從這個形象開始做變化。

歷年SYL主視覺

以前有 Summer HighDance Union,後來有 DJ Chicano Beat Square,若不把比賽性的活動算在內,這幾年我們也是多了蠻多中小型派對活動。SYL 如何定位?

H:你以前也有上 Summer High 的舞台嗎?

Y:有,快結束的倒數幾屆才去。他們應該從 1997 年到 2006,最後一次已經不叫 Summer High,但也是同樣單位辦的。連續快 10 年,每年夏天集結全臺灣的舞者的活動;Dance Union 在 Luxy(現 Omni),那個時候是另一位前輩在那邊工作,跟 Merry Monarc 舞蹈工作室合作,他們的活動其實也有請過歌手,但比較少。SYL 六年前開始時的定位,那時候希望是比較有規模,在舞蹈圈唯一把歌手、樂團、DJ、舞者們聚在一起的活動。

但到現在,有很多人也在做,其實做得比我們還成功。常常覺得自己的活動雖然這麼久,但無法這麼有名是因為,第一,SYL 幾乎是我自己一個人在做,我個性就這樣(按:比較低調),沒有辦法把它的格局擴充得很大;第二,比起別的活動,例如 Leo37 跟囂張的 That’s My SHHH,他們有更多更好的資源、力量更大。我去過幾次,發現他們至少一半的群眾其實不是跳舞的、是聽音樂的人,我們舞蹈圈的人口實在少蠻多的。

H:不過,在你的活動我跳舞其實很自在。我在其他活動跳舞多少還是有些彆扭,無法完全回到一個舞者的身份在裡面。

I:對啊,我覺得一直都是蠻奇怪的。不跳舞的都去不跳舞的活動,跳舞的都去跳舞的。但我覺得其實……這些東西應該要在一起。

Y:(說到這個,) SYL 有一年,請了 9m88 演出、Shans(紐約早期 house 舞者、DJ,現定居香港)放歌那次。Terry 也在,那次他跟 Shans 看到整個 SYL 的狀態,覺得超酷的――在這樣這麼棒的一個場地裡面、這麼多人,所有人都在跳舞,他們覺得很酷!

H:對啊,他們都定居亞洲,不管是香港或東京……就算日本,要像這樣有這種氛圍其實也很難得。

Y:所以,其實蠻多外國朋友是很喜歡臺灣的一些氣氛跟狀態,他們覺得是蠻好的。

H:嗯,所以其實這樣來講,跟 That’s My SHHH 也不太一樣。

SYL活動現場

與演出者們的淵源

Y:但真的會蠻羨慕他們有這麼多資源。

H:不會啦,像 9m88 也是因為你我們才會認識。

Y:Baba 其實第一次認識,是在爵士原力,看了兩次,都有他演出。再來過了兩、三年,因為要辦 SYL,希望找歌手來唱歌,不是只有樂手。我在網路上找資料的時候,忽然看到 Baba 演出的影片,自己一個人在爵士吧,跟爵士樂手們合作。那個時候看到,就覺得跟我當初在爵士原力看到的 Baba 聽起來完全不一樣了!整個氣氛、唱歌的功力跟能量……就自己跟 Baba 聯絡,說:「我想找你來演出。」他也蠻高興的。那個時候跟他一起合作的樂手們,都是他自己找的,他的朋友。

Y:所以其實 Baba 離開爵士原力後,可以更發揮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次找他們合作,覺得狀態蠻不錯,而且觀眾來的回饋也都蠻好的,所以隔年也找他們。之後,他就去紐約了。其實有機會的話,也希望我的活動裡能夠再出現一些有潛力的音樂人,能有個舞台讓大家知道。因為我覺得跳舞圈的能量是很大的,而且我相信只要能夠讓跳舞圈喜歡,絕對有未來發展更好的潛力。

(首次於 Share Your Love 合作的 9m88 與舞者們)

H:因為我們(舞者)對節奏的反應是最直接的啊!這次黃子瑜帶這兩團,大家其實就不熟悉,可以稍微介紹嗎?

Y:黃子瑜去香港工作後,在音樂圈認識一些很投緣的朋友,是這樣組成的。吉他手是他很久以前就認識了(Teriver),黃子瑜有陣子很喜歡到世界各地找傑出的人 jam,Teriver 是他去紐約認識的。他是香港人但長年待在紐約,在紐約也有一個團,都是像 Beyonce 這些大演唱會的樂手。

另一團,Carpio Brothers,也是黃在香港認識的,以兩兄弟為主。第一次是跟 Ico 一起聽到,就在黃子瑜的婚禮,他找這個團來。我們覺得超厲害的。

I:那場比較唱 R&b、Acid jazz。

Y:這團是做更多 groove 性質的音樂;那 Root 就做比較爵士的。這次 Root 會是獨立演出;Carpio Brothers 會跟舞者一起合作。

(先聽聽,預習一下現場聆聽這兩團的感覺吧!)

H:DJ 呢?

Y:像 Andy K(from Diggin’ Movement)一開始是在好好聽星球活動認識的,就喜歡他的風格。

I:喜歡 Andy K 的選歌。

Y:本來有找 Diggin’ Movement 另一位 DJ Wright,但他好像真的太忙……除了喜歡風格之外,接觸之後也很喜歡 Andy K 的個性,很溫和、交換起想法也很好聊,所以一直以來也找他們演出非常多次。

H:那 DJ Riu?

Y:第一次認識 DJ Riu 不是因為聽他放歌,是因為他跟我朋友交往。知道他在臺灣工作、開餐廳,後來才知道他原來是 DJ,聽到他自己發的 mixtape 覺得:「好屌喔,好厲害!」無論是選曲、接歌的橋段、flow 都很棒,就對這個 DJ 有興趣。

I:他也是什麼風格都可以放。

Y:Izm 是跳舞認識的,一開始沒聽過他放歌。是之前田拓請他來,去年、前年放比賽的活動。我那個時候聽到他放比賽的時候,覺得他好不一樣,他的選曲我都沒聽過,卻很好聽、很特別。他的風格就是爵士跟 house,是比較fusion 體系的 UK、modern jazz。因為他本身也是很有名的 UK jazz dancer,(Izm 所屬的)Stax Groove 是日本第二代的 UK jazz 舞者,但跟第一代的都很好,再往下年紀就差很多。

UK jazz 以及舞蹈

Y:日本 UK jazz推廣跟傳承蠻好的,但也算小眾。

H:前陣子有個影片在講 club jazz……

Y:Gilles Peterson 嘛!他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以前年輕的時候跟 jazz dancer 們的關係都很深的……IDJ(I Dance Jazz)、Brothers In Jazz 他們。其實英國還有個 DJ 叫 Snowboy,他有出一本專書討論英國 club jazz 跟 dancer 的狀態跟文化,裡面提到很多 1980-90,英國的 underground jazz 場景。

Y:日本人是跟英國人學起 UK jazz 的場景,最早應該是因為 Brothers In Jazz 來到日本演出。日本從 ‘60s 一直到現在,邀請國外知名的音樂人、DJ、舞者、歌手。很早開始邀請 UK jazz 掛的人,跟歐美圈有很多交際,就是有很多這樣的人,讓日本的場景可以發展起來。日本第一代的 UK jazz 舞者團體 Sound Cream Steppers,他們的前身叫做 Megamax 裡面最資深的就是安室前夫 Sam(from TRF),其實在日本街舞圈也是很大的前輩。

H:這次找了很多不一樣風格的女生舞者,要一起邀請到他們湊在一起其實還蠻難得的。

Y:是,不過,我覺得也不是說湊起來,因為他們不是一起表演。其實這次舞者表演部份,一開始我就想做一群女生,都是不一樣的個人、做不一樣的個人秀。

H:他們有要一起排舞嗎?

Y:沒有沒有,他們都是一個一個的個人。想要讓大家看到好幾個女生,都是個人的秀。也是想好久,就想說要有不同的 style,最後才有這個名單。所以在 house的部分,想說因為另一邊都女生,那這邊就都男生好了。

音樂與舞蹈之於小穎

H:如果不跳舞你現在會在幹麻?

Y:我太小就開始跳了,無法想像現在不跳舞會在幹嘛。無法說音樂跟舞蹈改變我什麼,因為我從 15 歲到現在,成長的過程一直都有音樂跟舞蹈……不是說改變,應該是說他影響我什麼。我覺得不一樣的歌曲,音樂給我不一樣的情緒,不一樣的「共鳴」。喜歡這樣共鳴的狀態,內心的情緒會在有共鳴的狀態被帶出來,是一種發洩吧,聽了想跳舞、開心、嚴肅、難過……等等,都會被拉出來。有時候一些聽不懂的歌,編曲都還是會影響情緒,你還是會感受到,就算沒有歌詞。

舞蹈部分,我的成長跟學習過程很多是舞蹈、音樂給我的啟發。所以反而比較像是因為這兩個事情帶我認識世界,比如說舞蹈認識了種族、文化、風格,世界各地的樣貌、生活發展……等等。音樂不只是給我聽而已,舞蹈不是只給我跳而已,他們還帶給我生活、人生,對這個世界,很多樣的學習。

Share Your Love 派對實況

【 2019 Share Your Love 分享愛 6 週年 Live at Legacy

演出日期:7/21
演出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網路購票:https://lihi1.cc/gtLP9
👇🏼演出名單👇🏼

🔹Host:
P Wang aka 屁王

🔹Dancers:
Yin aka 小穎 / Bruce aka 小宏 / Yao aka 學耀 / Daniel aka 光頭 / Ethan aka 小山 / Mr.Cow aka 阿牛 / Kila aka 小界 / Una aka 歡歡 / Dimple aka 小慧 / Ares aka 力瑋 / Jill aka 小姬 / HeiMei aka 黑妹

🔹DJ’s:
Andy K aka 高嘉朗 ( Taipei Taiwan / Diggin Movement )
Riu aka Tatsuya ( Tokyo Japan / Milk Dipper )
Izm aka Izumi ( Tokyo Japan / Stax Groove / Jazzy Sport )

🔹Live Band:
R.O.O.T
Carpio Brothers Quartet


作者

Legacy

Legacy

Legacy傳 音樂展演空間以多元的節目規劃、演唱會級的專業器材、跨領域的專業團隊,成功塑造音樂產業起點與生活空間結合的典範,成為音樂唱作人必訪的指標型舞台。並以聲音、視覺和文字傳承現場演出的熱情與力量,持續製造新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