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鍾情!那些剛萌芽的個性女聲擄獲你的原因

在今年金曲獎入圍名單記者會上,各家媒體紛紛詢問女歌手組的評選標準,綜觀評審主席陳珊妮的點評,不難發現,「女歌手介入掌控作品的程度」是重要評判之一。而葛大為也曾說,「創作歌手唯有誠實寫下自己的感受,才會被留下」,製作《心裡學》時,他拿一樣的話,鼓勵迷惘的歌后徐佳瑩,只需傾聽自己真正的聲音。

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甚麼都重要。 —吳爾芙《一間自己的房間》

作品因能傳遞自我而可貴,接下來要提到的創作女聲們,才剛萌芽,但她們的作品都反映出最鮮明的個性,因為夠誠實,歌也跟著立體。你可以把首首歌看做她們最私密的房間,她們正在裡頭毫無束縛做自己。

20190531 專訪 四個個性女聲_750x390

千面女郎:余佩真

演員出身的余佩真,曾出演通靈少女前身《神算》,演技精湛,一舉獲得台北電影節新人獎。演而優則唱,先前組過樂團「木良真真」,替不少參與過的戲劇寫片尾曲,樂團解散後,歷經潛伏,今年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真真》,由陳君豪、韓立康操刀製作,首波主打〈昏你〉找來亂彈阿翔合唱,魅惑「台」感使人驚艷。

余佩真慣於透過過多變的聲音,引你情緒一同起伏。可高可低、可輕可重,如〈我用錯了方式說我愛你〉末尾,她以清亮的高音吶喊時,你好像能看見她墜落的絕望,可一晃眼,她又化成小妖精,氣音喘息漫溢濕氣,特別在〈內褲的顏色〉一曲,你會發現,不僅在肢體表情,於聲音的詮釋,她仍是戲精。她甚至能用深深情感,唱出「誰管他芭樂蕃茄蘿蔔糕還是洋蔥 只要你留 我知道那只為我」這樣看似有點不正經的詞,而你卻不覺違和。

《真真》是余佩真演員、音樂人身份最完美的融合。她把表演訓練那套方式帶進音樂中,用強大的創作脈絡,完整你聽見的冰山一角;她也把歌的樣子解構了,不依循制式主副歌套路,情感到哪,詞曲也應運而生,初聽不如一般流行樂工整,卻又情難自禁地,藉她的歌觀她眼中畫面。

再給你九秒鐘的時間 讓你向我認錯
當我數一的時候 挖出你真心給我
二摘下雙眼當我左右手的溜溜球
三四五六 割下雙唇我要一次吻夠
七 八 九 —〈濫情歌手〉

余佩真交出了一張打破限制的流行樂,引發你聽覺之外的諸多感受,引知名樂評馬世芳的一句話作結:「我願意大力地推薦給每一雙認真聆聽的耳朵。」

非典型嘻哈少女:陳嫺靜

先前 Blow 推出陳嫺靜的專訪,才驚覺,她的影響力已飛出邊界之外。來自政大黑音,目前還是青春大二生,顏社一票人是她的最愛,受到蛋堡影響,高中時首次嘗試饒舌創作。一首〈輕輕〉被 stu sis 點名矚目新人,對藍腳鰹鳥的愛竟化作歌,足見這女孩怪得多討喜。

陳嫺靜最大的特色,絕對是與眾不同的聲線,如她唱「呼我聽覺大麻」,中性嗓音又自帶天然 ABC 腔,使她在政大黑音〈Sheep〉或〈正字標記〉Cypher 裡就十分突出。據說她從高中時就很愛唱歌,也習慣錄下自己的聲音,根據音檔,去修正她的呈現。有時你分不清她究竟在說還是在唱,但一切行雲流水,如萬物歸位。

從夏宇、李維菁攝取文學養分,自然也學著用「冷暴力」在流暢的 flow 裡擺刺點。陳嫺靜對歌的詮釋,不慍不火,總在一股慵懶中,冷不防射出箭矢,直指問題核心,如〈問題先生〉唱道:

不同的台詞 不同的材質 不同的形式 相同的情事
不是有問題
只是想問問題
重點是有人聽
我是個懂交際的搜尋引擎
排除對錯只給對 味的意見 —〈問題先生〉

嫺靜的迷人在反差。舞台上,嘻哈歌手的酷帥勁沒少,她把平常沒說出口的困惑化成歌,輕抨擊那些詭異的人際關係法則;但切換到日常,她就是個大家養在可愛動物區的小動物,喜歡 BTS,擅長發懶發呆。

怪奇節奏朗讀家:周穆

年初,Blow 一則〈好聲音值得被聽見!2019獨立音樂新秀大推薦〉裡,實驗性饒舌女歌手周穆被紐約媽媽 Mia 點名,大家的偶像洪申豪更盛讚「歌詞寫得真的太好太好。」

聽周穆的饒舌,不是你想像中的嘻哈,如她自封「節奏朗讀家」,這定位更為貼切。以一首取樣自糯米糰的〈濫情歌〉打響知名度,原曲裡「忘記你多不容易」被扭曲,在此更像腦裡不可控的迴響,濫情是為供你汲取,將我忘記當你痊癒。周穆聲調平穩冷靜,説著她的認命,如同她自述已不再悲傷,但當我們讀出她被愛的渴望,才發現她痛得多內斂。

我願是雨季
在你安睡的時候 低低地歌唱
唱一首媽媽曾教給我最 最柔軟的歌
只要你又記得怎麼笑 記得黑夜之後將會迎來太陽
照亮萬物和星辰月亮 我將被蒸發
不過那都已不再重要 —〈濫情歌〉

〈濫情歌〉是她的溫柔,〈夜行〉〈NO BOYS ARE GODS 閃神〉則可躍入周穆的奇異宇宙。詭譎編曲,咬著她自成一格的 flow,聲音冷靜而張狂,聽者乘著飛入她心流。她特別會說難纏的心靈狀態,抽絲剝繭自己,再悠悠地吐出,你我共同的問題。

有一瞬間那些閃電指向你
千分之一秒天空忽然照亮你
這麼多條路卻沒一條通往你
這樣塗黑所有不可被阻止的你
可曾想過或許我也是謎底 —〈夜行〉

周穆的詞值得你細細玩味,如上述第一句「有一瞬間那些閃電指向你」引自林婉瑜,你會發現周穆慣於在創作中援引詩作、劇本,聽者能從她的文本,超連結到他人的創作,追溯編織的源頭,這也成了聽歌的趣味之一。

大批饒舌歌手中,周穆絕對是辨識度極高的存在,她用著實驗的形式,說著你我心頭難解的呢喃細語。形式之冷僻,呼應她迷人的獨特氣場;詞之細膩,不免使人猜想,她大概善於自我省思。要做出風格必先了解自己,我想周穆對自己該是什麼模樣,看得很清。

南藝大 OOHYO:黃宇韶

去年,被小樹老師欽點「最強年度新人」,黃宇韶的志不大,卻不小心走太遠。憑著畢業製作《Small Deer》,一不小心入圍第九屆金音獎「最佳創作歌手獎」、「最佳新人獎」,作品帶著他去了沒想過的地方。

想要去到
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想要去到
通往未知(無懼)的方向 —〈7 of 9〉

《Small Deer》曲風多元,黃宇韶找來科班同學們一同製作,聆聽的感受是清風拂過,是一點點憂傷,混入軟綿綿的輕柔。〈Intro:illusion〉的開頭與結尾,長笛與古典器樂點綴出童話感,然而中段卻包裹了你我熟悉的流行節奏,從一開頭就能感受這張專輯的截然不同,歌曲〈7 of 9〉〈3 AM〉〈微不足道〉以流行樂為基,配上輕快節奏,少女的慵懶,在爵士旋律流瀉中開展,整張專輯漫溢都會感,也難怪學姐 Mandark 在撰文推薦時,給了她「南藝大 OOHYO」的稱號。

如果你曾看過黃宇韶的專訪,會知道她多麽害羞。不善社交的她,努力踏出舒適圈宣傳,不為自己,僅是不希望同學們的才華沈沒於他的寡言。獲得那麼多的幫助與肯定,卻仍覺得自己微小地無以回報,此時回頭看〈微不足道〉,更像是則預言:

不論是 在過去或現在 現在和未來
我還是一樣不明白
就算是 在人群中徘徊 我這樣的平凡
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微不足道〉

聽完整張專輯後,你會發現黃宇韶把自己看得太渺小。那個為了一則發文刪刪打打一小時的女孩,心有多細多溫柔,創作的能量就多大。或許能從聲音中感受她的青澀,但以學生身份製作的《Small Deer》,可貴之處正式那份真摯、不世故。不知黃宇韶何時會出下張作品,但想念她的,不妨聽聽今年三月,她與台南好朋友榕幫合作的〈別離 Farewell〉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