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成軍九年首發專輯就入圍金曲 南瓜妮將巡迴生活剪成新MV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幼獸兒〉

去年五月,南瓜妮歌迷俱樂部發行了成軍九年以來的首張專輯《他我 Alter Ego》,並以此輯入圍第 30 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他我》所收錄的十首歌曲,分別來自主唱柯家洋對身邊十位朋友的描述,但這些故事,同時也是他對自己的投射。

今年五月,南瓜妮將 2018 在杭州、廈門、福州、廣州、成都展開的【他我 Alter Ego Tour】巡迴紀錄剪輯成〈幼獸兒〉MV,並選擇在 520 當天發布。「每一份感情都有它最美的時光,最好的模樣。」團員們表示,發片後曾被問及專輯中都沒有情歌嗎?其實對創作者來說,專輯中的每一首都是情歌,每個故事最終都在描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互動,那些深印在腦海中的畫面與模樣,都是無法被取代珍貴記憶。

Tizzy Bac〈失速人生〉

這首歌是貝斯手哲毓為《知人》專輯錄製的最後一首歌,因此當惠婷在填詞時,也不自覺將心情投射在哲毓身上,如果昨日已無法回頭,不如就朝著未知的遠方,豪不猶豫地全速前進!MV 邀請八十八顆芭樂籽主唱阿強客串演出,而主唱惠婷、鼓手前源也以一身黑裝墨鏡,化身逃亡天涯的浪子展開公路狂奔。

導演陳容寬表示,和團員們聊過後,希望這支 MV 能夠不同於前幾支比較悲傷緬懷的情緒:「Tizzy Bac 的樣貌或許有一點變,但是靈魂永遠不變,我們希望能在這最後一首歌,化悲傷為力量,再度展開笑容大步的往前。劇情安排讓團員看似剛搶完銀行準備飛車逃亡,但其實只是要趕車前往下一場的演出,而故事最後車上神秘第三人先行下車離去,兩位團員決定繼續勇敢向前行,沒想到第三人只是下車買便當卻慘遭丟包,詼諧的黑色幽默不僅暗喻 Tizzy Bac 已準備好站穩腳步朝著下一個二十年再出發,也沖淡不少累積已久的哀傷情緒。

MC HotDog 熱狗〈嘻哈沒有派對 Hip Hop No Party〉

早在兩年多前,熱狗就曾在粉專公開分享草東沒有派對的〈大風吹〉,並強力推薦給樂迷網友。這次的新歌翻玩團名歌名,〈嘻哈沒有派對〉明嘲暗諷所有的人都使用同一種 Flow,套入的內容也是千篇一律,即便是再新的風格也陷入了俗套裡。

不只是押韻,在〈嘻哈沒有派對〉裡熱狗大玩諧音、玩流行符號拆解,大展文字功力。「Trap」的英文原意就是陷阱,熱狗妙用這當紅潮流裡外辯證,反指如今榮景絕非盛世太平,大家都還在現實裡掙扎。再用這首歌告訴大家,陷阱音樂一樣可以言之有物,展現不一樣的力量和態度。

I Mean Us〈EYƎ〉

「〈EYヨ〉是關於感覺、知覺的一首歌,描述第一眼看見世界、看見跟自己很像的人的那種衝擊感。」Mandark 表示,此曲的 demo 早在 2016 年便完成,卻一直放到進錄音室前才編好,加入了弦樂和鋼琴,讓音樂情緒起伏更有張力。

其實早在去年就決定拍攝這支 MV,然而途中經過諸多原因一度放棄,讓團員們遺憾了好一陣子,後來終於重啟拍攝。〈EYƎ〉的音樂已十分「北歐」,導演 KAI-HAN CHENG 更將蘭嶼拍的壯闊,大山大海、憂鬱異國臉孔,若沒看到感謝名單還真讓人以為他們去外國取景呢!長達 6 分鐘的 MV 畫面絕美,結尾那道曙光乍洩給了孤寂與絕望存在的理由,人因所愛而不再渺小。

余佩真 Jen Jen〈阿波羅十一號 Apollo 11〉

此曲是余佩真替自己主演的短片《阿波羅十一號》所寫的片尾曲,她表示在創作這首歌時邊寫邊唱邊哭,後來才發現自己是因為對劇中的女主角感同身受:「我想我捨不得,捨不得某些人還在受苦。安慰人的方式我還在學習,所以我想要寫這樣的歌和專輯,安靜、不打擾,也懂得分寸的陪伴和安慰。」

第一次聽此曲的 demo,製作人陳君豪發現歌曲的脈絡沒有明顯主歌、副歌,覺得很像太空船往宇宙的某一端直線飛去的感覺,便決定向搖滾傳奇 David Bowie 致敬,加入經典名曲 Space Oddity 的節奏元素和氛圍,並邀請擅長這種 indie rock、indie Pop 曲風的吉他手劉哲麟(大偉)參與編曲。來自於真真詞曲創作的啟發,陳君豪在歌曲中添加了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的一段具歷史性意義的原聲音檔,引領聽者往前的意象更加鮮明,創造出的想像空間好比宇宙浩瀚無垠。

MV 由陳霈芙執導,以「夜遊」、「奇幻」等關鍵字展開腳本,用童趣的方式帶出用勇敢的眼光看待未知,並清描淡寫出深刻的主軸「陪伴」。

柯智棠 Kowen〈陽光燦爛 And the Sun Shines〉深夜頂樓版

為了要重現最接近 demo 的 live 感和空間感,柯智棠與建騏老師、錄音團隊,將錄音室搬上頂樓的戶外空間,用最簡單的收音器材和一把吉他,在台北的夜裡,伴著蚊蟲鳴叫聲,柯智棠彈唱了幾次後,最終 one take 完成了現在的版本。如果仔細聆聽,可以聽見當時深夜裡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還有吹著微風的頂樓……,也許不完美,卻擁有獨一無二的美麗樣貌。

「其實這樣一刀不剪的 live recording session,可以在歌手狀況很好的時候,幾個 take 就完成。」製作人陳建騏表示,柯智棠在試唱時已經很進入情境,配合著街上間歇的車聲,細微的人聲,非常應景完美,不料在正式錄音時,對面辦公大樓停電,啟動了備用發電機,持續的低頻讓錄音團隊等了一兩個小時。由於不能一等再等,決定幫對面大樓聯繫台電,最後終於在凌晨 2 點左右完成錄音錄影。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