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學習年代 我們也學習改變:HiJack

五年前,HiJack 推出首張專輯《YOU》,以一個個故事來隱喻現代人際間溝通的各種面向與問題;五年後,隨著對音樂的想法愈發成熟,新作品容納了更多感性與自由,三月底發行的第二張專輯《Apprentice》,以學徒「拜師學藝,虛心受教,渴望出師」的意象隱喻個體在群體中扮演的角色,反向探討人生的目的與過程。

HiJack 01

一直以來,HiJack 的歌都不是走淺顯易懂的路線,而是在歌詞的字裡行間傳遞許多值得深思的問題,試圖引導聽者探索自己與他人、與環境、與社會之間的互動關係。新專輯《Apprentice》也是如此,然而在「創作概念」背後,這張作品最值得被討論的是音樂的面向,跟以前的歌相比,那些複雜的音符樂句與外放的衝勁,逐漸變得內斂成熟,編曲跳脫對型式、樂句的執著,並著重音色設計,首度嘗試加入鍵盤、合成器與電子鼓等新元素,使聲音頻率的層次更為提升。

就讓我們來跟團員們聊聊這些年的轉變,以及新作品的音樂風貌吧!

HiJack 成軍於 2008 年,當時陳佑的另一個團 Lucky Pie 鼓手入伍,樂團暫停活動,於是他便興起組新團的想法,找了高中學弟蔡明諺和同樣認識已久的李東祐(前鼓手)組成 HiJack,後來貝斯手小藍加入,正式確立了樂團編制。

「我對蔡明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臉超臭,看起來很可怕。」小藍邊說邊笑,以聖則在旁邊補刀:「我第一次來應徵的時候也覺得他很可怕,跟我聊天還一邊喝酒,感覺氣勢很強。」相較之下,陳佑給人的感覺比較溫和理性。

2014 年發行首張專輯《YOU》後,李東祐因為想要認真經營自己所開的復合式藝文空間--樂悠悠之口而決定離團,鼓手換成板神,然而合作一段時間後,板神也因音樂理念不合而離開。於是,HiJack 便上網徵鼓手,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現任鼓手以聖。

以聖以前有個團叫 Brain Roller,活動不多,只在地社表演一次,後來貝斯手去當兵,這個樂團便不了了之,而他自己也沒有再組新團。隔了兩年,他發現自己還是想玩團,同時剛好看見 HiJack 的徵人訊息,便主動前來應徵。

「當時板神已經編好(專輯中的)三首歌,所有編曲都很完整、連 demo 都錄好了也不太能改,所以我就要抓板神編的東西,覺得相當辛苦!」以聖回想起自己剛加入 HiJack 前期,為了在新舊編曲之間找到平衡而做了許多努力:「壓力最大的應該是〈理解之前〉,我連拍子是什麼都搞不懂,還特別去請教鼓老師。」

〈理解之前〉是一首描述人們不斷追求完美,但追到的完美不一定是真的,進而陷入自我懷疑的歌曲。從此曲便能明顯地感受到,新專輯《Apprentice》與 HiJack 以往作品的不同之處。「像是中間有段很長的間奏,以前蔡明諺會彈比較碎的 riff,但這次我們決定順著歌曲的情緒延伸,不刻意加新東西進去。」小藍表示,這首歌原本有個名字叫做「玫瑰之夜」:「因為前奏編了個超炸的貝斯,很有驚悚感(笑)!」

主打曲目之一的〈患〉,也是首能感覺到音樂新風貌的歌曲,前奏的鼓和鋼琴令人耳目一新。「以前專輯第一首歌會用 intro,這張就沒有,覺得用〈患〉作為一個開始非常適合。」蔡明諺表示:「有時候忽然想到一段旋律,我會用手機 app 裡的小鍵盤記錄下來,如果覺得應該要是吉他的聲音,就會再找時間用吉他錄下來。但這首歌的前奏一彈進去,腦中浮現出鋼琴,便決定就是它了!」

旋律的設計也很有意思,一開始就打算營造出很多音在轉的感覺。「練團時哼哼唱唱都很順,但真正要填詞時很困擾,因為音節太多、不知道怎麼塞字,寫很多東西進去反而會不知道到底在唱什麼,所以就聚焦在四個字的排列組合,有種繞口令的感覺。」

關於鼓的編曲,以聖也很有想法:「副歌的編法蠻特別的,我用一些 tom 去疊節奏,通常不太會這樣編,我自己很喜歡。」

〈趨同〉則是將以前那種比較滿、比較衝、比較直接 HiJack,和現在這種更加注重氛圍、讓歌曲往大方向發展的 HiJack 融合在一起。

從止痛藥的英文「painkiller」衍伸,〈Painkillia〉歌名是蔡明諺自創的單字,描述一個可以止痛的地方。

創作之初,原本想將開頭的清冷平淡延續到最後,但在編曲過程中,音樂的形狀慢慢改變了,層層堆疊,漸漸推進,在磅礡的情緒中 fade out 收尾,給人一種意猶未盡的糾結感。

HiJack 在此曲做了個特別的嘗試!前半段以 Pad(取樣打擊板)代替爵士鼓,主唱旋律也加了效果,詭異的氛圍彷彿身處迷離的遠方。真鼓炸出來後,主旋律回到眼前,有種必須面對現實、卻又忍不住掙扎的感覺。整首歌就像飄浮在真實與虛幻之間,誘使人們思考,止痛之地到底存不存在呢?

〈LVK〉是 HiJack 少數正面勵志的歌,據團員描述,這首歌有種昇華的感覺,原本歌名打算直接叫做「昇華」,但覺得實在太遜了,最後決定以其中一位專輯製作人廖文凱的名字縮寫當作歌名(另一位製作人則是之前就跟 HiJack 合作過的鄭平)。

「他對我們來說是大師,而我們就是學徒。這首歌的歌名跟創作概念比較沒有關係,反而是跟創作過程有關。」由於蔡明諺把節奏吉他拿掉,改彈合成器,因此小藍的貝斯便以刷弦取代 riff,補原本吉他和弦的頻率。「我平常不太會這樣編,感覺好像沒有彈什麼,但整個編曲完成後聲響效果很酷!」她也一再強調,非常喜歡製作人所設定的 tone。

製作人廖文凱(小凱)是陳佑的高中學長,兩人認識已久,HiJack 之前的作品他也曾給過一些建議,但從未像這張專輯從頭到尾參與製作。

「小凱對於音色的敏感度是非常細膩的,而且可以很明確、很精準地做出來,讓我們原本粗糙的 demo 一下躍升了好幾個 level。」這張專輯在很多地方錄,包括 112F、三十而立、白金等錄音室,為什麼會轉戰這麼多地方?蔡明諺解釋:「他會從器材來選擇,例如這首歌很適合用某間錄音室的某支麥克風、那首歌適合用什麼吉他配什麼音箱,就會去有這些器材的地方錄。」

尋找母帶後製工作室也費了一番功夫。小凱先找了兩間覺得適合 HiJack 的工作室,但由於不確定哪間會是最佳選擇,便決定先試試水溫,將一首〈Apprentice〉分別寄過去,等 mastering 回來後進行比對,最後選了 Leon Zervos,再將整張專輯送過去。「其實兩間都不錯,但風格差很多,ma 回來後小凱有給一些音樂人朋友盲聽,加上自己的判斷而做出選擇。」

其中一位音樂人朋友是前陣子在幫體熊專科做新專輯的杉特。「後來杉特也選了這間。」陳佑笑著說:「他還特別請我把跟 Leon Zervos 溝通的歷史郵件,轉寄給他做參考。」

HiJack @ 2019 大港開唱
HiJack @ 2019 大港開唱

4/19 在台北 Revolver,HiJack 揭開發片巡演序幕。隨著新專輯的發行,他們接下來也將於 5/26 在高雄百樂門與 KoOk 共演,並於 6/23 在台北 The Wall 帶來 One-man show 專場演出。團員們表示,這次的專場打算找朋友支援,以超過四人的中大編制呈現歌曲,也預計邀請嘉賓,打造一場盛大派對,希望樂迷朋友們都能到現場一起同樂。

Apprentice

因為是學習年代
HiJack
ApprenticeRELEASE TOUR

5/26(日)高雄百樂門 w/ KoOk
6/23(日)台北 The 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