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混蛋:醫學生與音樂人之間,距離其實是零

撰文:凍梨

理想混蛋來自台北。主唱雞丁、吉他阿哲和建廷是醫院的預備役,將分別成為醫師與藥師;算上「病人擔當」的鼓手可沛,四人組成了這支剛步入獨立音樂圈一年的新人樂團,用不插電民謠凸顯最原始的情感表現。

2018 年 3 月 21 日他們把第一首作品〈行星〉上傳至街聲,到現在,播放次數已經超過了 80 萬。

組樂團,大概是童年創傷的昇華

乍看理想混蛋的名字,以為是什麼都不在乎的龐克團,不過正如街聲用戶的評論所說:主唱雞丁的聲音像是融化的牛奶糖,這是一支偏民謠的獨立搖滾樂團。

有點矛盾的團名來自一場演出。雞丁和吉他阿哲、建廷都是北醫大的學生,未來將成為醫師和藥師。2017 年成立沒多久就面臨資格考試,樂團不得不暫停一段時間。他們在朋友打工的琴行舉辦了一場「心房洄游 Heartward」小專場,和 150 多個同學朋友共同見證他們這段時間的收穫。

表演的當下還沒有團名,翻唱魏如萱〈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時,幾個人衝台下喊「混蛋們」,觀眾笑得很開心。「他們可能都是 M 型人格」,「嘴賤」的可沛這樣解釋。

因為這個表演,樂團正式成立,團名乾脆用「混蛋」,紀念表演和大家對他們的影響。人不完美,都有好壞兩面,他們和大家一樣是自然平凡的人,於是團名前又多了「理想」兩個字。

左起:鼓手可沛、吉他阿哲、主唱雞丁、吉他建廷。
左起:鼓手可沛、吉他手阿哲、主唱雞丁、吉他手建廷。

雞丁就讀於醫學系,阿哲和建廷則是藥學系。雖然看似年紀輕輕就肩負起了民眾健康的大任,但大一、大二時還是逃了不少課,在吉他社彈琴唱歌搞創作。阿哲的高中同學可沛經常來逛,四個人就順勢一起玩。

阿哲和建廷中學看彈吉他的學長帥氣,也參加了吉他社。因為爸媽愛唱歌,雞丁家裡自帶卡拉 OK 機,他也喜歡唱。可沛跟著家里人去教會,從小唱詩歌,後來爸爸問他學不學打擊樂,他點點頭就學了起來,打擊樂讓他一直發洩,以至於沒有叛逆期。那時候他們常聽五月天、張懸,也聽 Tank 和古典曲子。

阿哲被當作是團內顏值擔當。
阿哲被當作是團內顏值擔當。
建廷有段時間當兵,放假就回台北練團。
建廷有段時間當兵,放假就回台北練團。

雞丁第一次上台演出是在小學一年級。進校第一天,雞丁在自我介紹後唱了首歌,被同學說好難聽,雞丁從此決心變成唱歌好聽的人。上大學後自己錄影片上傳到 YouTube、參加吉他社,遇到另外三人後,才有了玩樂團的想法。

不同的人要有一樣的目標和想法才能做樂團,中學起就擔任樂團鼓手的可沛深知當中的艱難。他看過許多樂團從成立到解散的過程,才在北醫大找到三個臭味相投的人。

組建理想混蛋,「大概是童年創傷的昇華。」雞丁自嘲。

大學期間,四個人一起跑了很多台北學校的音樂比賽。政大金旋獎、台北大北韻獎、台科大金旋獎、北醫金旋獎…… 輾轉在不同舞台間,理想混蛋爭取表達自我的機會,練習現場演出與臨場反應,也結識了同樣在街聲上活躍的陳侑彤、南西肯恩等音樂人。

失戀,是創作的開始

2016 年夏天,雞丁失戀了。

雞丁單戀一個男生很久,本以為對方也有好感,表白後卻被拒絕了。當下雞丁覺得對方是恆星,自己是繞著他轉的行星。阿哲見雞丁悲傷,勸他不如把心情寫成歌,於是就有了街聲播放量超過 80 萬的〈行星〉。

我獨自盤旋在看得見你的軌道
仰望著你一圈再一圈的圍繞
我不能靠近卻也不願遠離
習慣在你影子裡游戲我的孤寂

你成為了定律我放棄了時間
轉過了一天過了一季過一年
你一如往常發著光而我就這樣
安靜地被遺忘

雞丁曾經花了一周時間複習《哈利波特》,然後寫了一首〈我要用黑魔法把你變成一條魚〉。
雞丁曾經花了一周時間複習《哈利波特》,然後寫了一首〈我要用黑魔法把你變成一條魚〉。

雞丁用〈行星〉治癒自己,也安慰他人。很多人在網易雲分享心情,聽了很多遍歌,還是沒找到屬於自己的星軌,見了很多次銀河,還是只愛那一顆星星,再也找不到更亮的一顆。

「那個人聽過嗎?」
「聽過!還翻唱了!」另外三個人搶答。

雞丁不好意思,電話那端四個人笑作一團。雞丁以〈行星〉為自己的這段故事作結,卻成為了理想混蛋的開始,在街聲等音樂平台上獲得意外大量關注,理想混蛋因此被記得。

孤單的〈行星〉之後,理想混蛋上傳了第二首作品〈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愛你〉,甜而不膩,正符合年輕人談戀愛的溫度。

「這首歌是……熱戀。」雞丁的現任男朋友是牙醫,因為運動導致腰椎受傷,每天要做復建,工作也會不舒服,對他來說是很大的低潮。雞丁寫下這首歌告訴他,會一直陪著他。出發點很單純,「不管好壞都要陪伴他一起度過。」

聽眾被歌裡的溫柔感動,期待能過上這樣的生活,期許自己也能變成同樣溫柔的人。

愛情之外,理想混蛋也唱心中的過去。

「在每天都散步的公園,某天偶然看見了一隻獨角仙。牠緩緩地、努力地從柏油路面爬向一片小小的草地。原本我想幫助牠移動,以免被腳踏車或其他人碾碎,卻被牠的堅持拒絕了。一支角對我晃呀晃,好像告訴我牠自己知道要去哪裡,而且牠自己會走到的。於是我就在旁邊守候著牠,直到牠安全地爬進草叢裡。也許在現在這個世界裡,這樣一個公園已經是牠們最好的樂園,而諷刺的是,遠方工業區的煙囪還冒著煙,城市的擴張依然持續著,剝奪著生物們的生存空間。牠眼裡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呢?也許我們都期待一個綠色的夏天。」

雞丁是宜蘭人,宜蘭過去有很多綠地,現在卻大不如從前。「如果我是獨角仙,一定想回到小時候那樣,到處都是樹和森林。」

小時候過得簡單,世界上就只分好人和壞人,好人會被獎勵,壞人會被懲罰,但長大後,是非對錯其實沒有那麼絕對。就好像生物失去自己的空間,說不上是對是錯。面對這樣的世界,唯一的方法,似乎就是「四個人保持純真」。

團中的創作主力除了雞丁,另一位就是鼓手可沛。風格上,雞丁溫柔,可沛俏皮,如同安靜的男生轉身跳起街舞。他用灑脫的態度寫了一首〈早安鈴聲〉,那樣的律動感讓人想端著早餐在廚房轉圈圈。可沛說,如果鬧鐘沒辦法叫醒你,那就放個音樂繼續睡吧,團員忍不住吐槽:所以他練團常遲到原來就是這樣。

可沛開啟了自己的音樂計劃,在街聲搜索「盧可沛 Look」就可以聽到超想讓人跳舞的歌曲。
可沛開啟了自己的音樂計劃,在街聲搜索「盧可沛 Look」就可以聽到超想讓人跳舞的歌曲。

追尋理想的混蛋們

雞丁喜歡唱歌,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救死扶傷,想當歌手也想當醫生。

「兩個都想,那我就兩個都做。」
「是啦,對雞丁來說很輕鬆。」另外三人忍不住說。
「沒有沒有!」

阿哲和建廷已經成為職業藥師,曾經阿哲在為病人抓藥時,忽然聽見有人說「誒,你不是吉他手?」嚇了他一跳。雞丁現在則是醫院的見習醫師,在各個科室輪值。

雞丁第一次搶救人,是一位生病很久的爺爺。老人沒有呼吸心跳,所有醫護人員衝進去做心肺復蘇,病床高,醫護們跪到病床上,壓他的胸口。雞丁一邊壓,汗水一邊滴到他的胸口。當時雞丁沒有其他念頭,不在乎他是誰、來自哪裡、生了什麼病,當下只想用盡全身力氣讓他回來。

06

後來雞丁受醫院實習經歷的影響,寫了一首歌叫〈絕地花園〉,在 2018 年冬天巡迴最終場時公佈。「受疾病困擾的人很多,生活中也有很多挫折的人,用這首歌鼓勵他們。」

理想混蛋在 2018 年終總結時說過去一年輝煌燦爛:

他們發布第一首歌〈行星〉,獲得喜歡,獲得很大迴響;

北醫大藝術季邀請理想混蛋,他們在學校中庭表演,很多人看到,恍然大悟:他們就是吉他社的那幾個人哦!原來他們組了樂團。那是他們第一次用理想混蛋四個字的演出;

舉辦了台北、台中、高雄三站「冬夜旖蝶」巡迴,觀眾們都很熱情,〈夏夜煙火〉這首歌時,大家還自發打開手機閃光燈,製造星海;

參加大暖祭、簡單生活的演出和各種校園音樂節,之前從沒想過,還能見到自己的偶像,把後台變成粉絲見面會……

07

08

每一步都很簡單,但每一步都是進步。「賺錢不是初衷。我們不是為了有人看而表演,更像是有東西要和大家分享所以辦表演,有一個舞台把故事告訴他人。」簡單生活在台北四四南村的演出,是理想混蛋第一次在戶外演出。唱起歌後,很多陌生人駐足停下,四個人格外滿足。

與兼顧病人的另外三人不同,可沛目前是資訊工程的研究生,但已經決定畢業後做職業音樂人。之前爸媽覺得他玩音樂不影響生活就 OK,後來他想把這個當職業,爸媽開始擔心他無法靠音樂生活。「那我就把這件事做好,然後好好生活,我也沒想活得特別物質、很享受,但想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做音樂,表演。」可沛認真地說:「當然現在最主要的計劃是畢業。」

2018 年,理想混蛋還自費發行了第一張 EP,收錄三首大家最初認識他們的作品。CD 由燒錄機燒製,雞丁畫好設計找工廠,包裝、簽名、寄送。

09

台灣人習慣在便利店寄件取件,雞丁抱著一大箱 EP,在便利店的機器上一直輸入信息,一弄就是一個半小時​​,連店員都要看看他到底在做什麼。

EP 名為《Prologue》,意思是一本書的序。如果把理想混蛋的音樂生涯比作書,這張就是書的開始。理想混蛋的書可能寫十頁,也可能寫一百頁、一千頁,不知道好結局還是壞結局,他們想和樂迷一起寫下去,一直到寫不下去為止。

※理想混蛋 Bestards 首張創作專輯 – 募資計畫: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22651

 

圖片來源:理想混蛋 / 校對:馬外外

(本文轉載自街聲大事,文字經 Blow 吹音樂編輯部調整,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