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不是「有」就一定好,會好看是有個比例調配的 ─ 專訪現場VJ Krish&小夏

MG_9319_1
金音獎進入倒數,延續之前「最佳樂手獎」與「最佳演出獎」特定兩個獎項的探討,邀請現場經驗豐富的PA劉詩偉錄音師小戴、Zen 分享音樂人實戰教學,本篇將透過現場VJ 的觀點來探討,如何利用其他媒介來精進你的 Show、讓表演加分?我們邀請四年來擔任大團誕生現場VJ 也身兼樂團的 Krish 與小夏來分享。

Q:Krish 本身也有入圍過金音獎,並在現場觀禮,可否分享對於現場演出獎的感想?

Krish:因為金音獎本身也是典禮,典禮就是秀,秀就會有流程,但「最佳演出獎」情況是要讓五個表演樂團去 Present 再來評審,對樂團來說壓力很大,上台表演的樂團抗壓性要很高,要配合典禮流程的情況下去評比。這種齊頭式的規範,讓我覺得他們在平常的場合演出是更好看的。

且在討論現場演出時,針對最佳現場演出的標準是甚麼?要納入什麼因素?就只有純音樂嗎?現場是感官可以決定很多事情的情況,有燈光、影像、舞台都是感官範疇要去決定的,一個好的秀,事前準備可能就要三個月,我們在看典禮的時候,考量到流程,同樣的舞台一直換團,我覺得當天的情況只能以樂手狀態好壞來評斷,就我看來只是誰越少出包、誰贏面越大。

Q:金音獎「最佳樂手獎」的評選來源為「錄音作品」您對於該獎項的看法又是如何?

Krish:通常既定的狀況是:一個歌手唱不好時,聽眾可能連編曲都不想聽了。但玩樂團的都知道,樂手在編曲時都是嘔心瀝血,這個獎項對樂手來講是好的,可透過獎項把樂手拉到一個高度,讓大家了解他們在做的事,而不會被其他因素給埋沒。

但是我覺得評選上不能讓「技術」去駕馭這個獎項,技術只是輔助要去呈現的情緒。我前提是這首作品為什麼需要你?」你身為樂手幫了這首作品什麼?」因為你不會是全部,一首歌還有其他樂手,一定是你 lead 這首作品到達一個情況,利用你寫的樂句或音色,讓大家聽得到你編的東西,我覺得這是評審去評選樂手獎項的第一個標準。

▼ 去年的金音獎最佳樂手,由許郁英、林生祥、「閃靈樂團」吉它手劉生彙共同摘下。

Q:這四年來每個月都當在大團誕生擔任 VJ 一職,說明你們看到的一些演出現象。

小夏:這四年來大團誕生演出的獨立樂團非常多,且現在樂團在舞台上執行的技術與能力都差不多,差別就是真誠

Krish:真的!「真誠」是一個 keyword 。我還記得大團誕生第一年拍過一個流行樂團,他們擺明就是要做流行音樂,且做出味道,不會有不上不下的態度,所以我不會因為他們不是獨立樂團就討厭這個團。還有,現在年輕的樂團,想喜歡去講「鄉愁」這件事,高鐵都有了要鄉愁什麼?離鄉背井到台北打拼要很久嗎?你假日還是可以回家看爸媽,反倒有點「強說愁」了。音樂是好玩的,你當然可以去想像一個畫面,但當你要講很真實的事情,卻是幻想出來的,難免讓人覺得有點假假的。

小夏:關於「鄉愁」我想補充,如果只看內容本身其實不會有問題,但當你站在舞台上就不能說服我,舞台上的演出者看起來比我年紀還小,你們有經歷過稻田變大樓嗎?還有為何用台語創作就一定要唱鄉愁,隨性樂團也是唱台語歌,但他們的創作就很生活化。

Q:你們認知的台灣音樂創作者,演出上的優缺?

小夏:如果說以獨立樂團來說,優點是可以很自由地呈現自己的特質與內容,缺點就是不一定會去想到表演的整體性,當一個表演者去到 Live house,他的表現不是只有樂團本身,還有音響、燈光、視覺及舞台。有很多樂團進入到演出場地時,會把自己當「消費者」,沒有事前先想好演出概念,也沒有與其他工作人員溝通所有的環節,可能人來了導線插上就演了,也沒想過音響、燈光,下台之後還抱怨工作人員。如果你真的在乎,即便是一個不是很重要的演出,你也要有個想法試著去做好這場表演。

Krish:我覺得技術都在水準上,問題在創作本身,舉例目前飽和度很高的後搖團,我時常覺得吉他彈的音階是不好聽的,但用後搖去包裝,我就好像被逼得不得不去接受後搖是這個樣子。總之,在現場演出時,還是你創作中的訴求拿捏的是否精準。

影像擅用得宜,絕對能增加觀眾的感官刺激。 (雙人電子團體-理化兄弟)

Q:你們覺得影像在演出時的重要程度?

Krish:VJ 本身就是一個錦上添花的工作,用不對就是畫蛇添足,不管你透過任何方式要去展現你音樂的態度,它出現只能是加分不能是扣分。比如說舞台動作、服裝都是附加的加分,但音樂本身水準不夠就加不到分,盡量不要讓這些事超過做音樂的比重

Q:如果想要加強演出視覺,大概的工作流程?

小夏:不要想每個東西都要做,要想一個總體概念與主軸,可能是意義或是視覺設計上的,假設: 可以設定一個意義是復古,視覺上設定黑白,當有概念後再互相討論。如果你要完全丟給 VJ  不受限,讓他自由發揮也不一定好,最好要有互動,因為音樂還是創作者本身的概念,所以一定要能貼近到音樂本身。

Krish:我討論的是一個大環境,我覺得多數客戶來找我們之前,都不知道要做什麼,不知道自己要表達的、包括連預算也不知道,可是我們把持的情況是, 聽得懂你的音樂要說什麼,我們才去做什麼。從我們的角度出發,你的音樂先來,我們聽過,有個導演或製作人來討論要做的事情,我們才能一起把秀用好。

Q:在大多獨立創作人無大成本的演出中,怎麼找出低成本又能增加演出可看性的方式?

小夏:有個完全不用成本的做法,做好這件事真的差很多,就是「流程」。你要安排完整的歌序,講話要擺在哪個位置,甚至連講話內容都設定好,很多樂團做最不好的事情就是「講話」,一個設定好的流程就可以幫助你的演出好看很多。這件事不用花錢,可是很多人不會想這件事或是根本不 Care。

如果你的風格就是不要講話,你就要在音樂上加強,設定好 intro、接歌的橋段,只要有安排觀眾一定感覺的到。

回到視覺呈現上,不要想著預算不足卻要很大的影像內容,低預算的方式就是,你可以挑選幾首重點歌曲製作影像,或是從專輯的設計或文宣去發展成一個主視覺,做出符合這場演出需要的質感,做一個整體的整合就好了。

D2A3398-1024x682
不一定要花大筆預算製作,找出重要元素貫穿演出主題,也會有效果。(圖為青春大衛發片場)

Krish:如果說低成本,要落在 VJ 或燈光來幫你 support,那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讓你看起來很澎派,最後像流水席一樣,滿桌的菜色,你卻不記得哪個好吃。

這問題要回歸現實,你要低成本,就代表你目前的收入是少的,不如就這點去分析,要怎麼靠表演讓收入變多,你應該去想個好的企宣來跟你的樂迷有多點的互動。找到你跟樂迷的說話方式,就像盧廣仲他的樂迷都知道要叫他小隊長,那是演出者跟群眾之間的默契,前提是你的音樂要真誠可以吸引人,即便你沒有燈光、沒有影像的效果,觀眾還是會覺得演出好看,你要鍛鍊自己在這行業的經驗值,知道群眾喜歡什麼樣的方式去聽你的演出。

至於從業的角度來看,我會寧願有些現場不要有 VJ,因為有時影像已經干擾到聽音樂的過程,不是有就是一定好,會好看是有個比例調配的。最後還有一個重點你要把一場三十分鐘的演出,想成是一個秀而不是六首歌。

Q:列舉五團心目中現場演出好看的團。

小夏:那我懂你意思了、傷心欲絕、斑斑、血肉果汁機、勞動服務。

Krish:2011年當時陣容的 The Tic Tac,八十八顆芭樂籽、先知瑪莉、脫拉庫、Tizzy Bac。


作者

TingFei

TingFei

深陷獨立音樂圈,喜歡音樂,更喜歡與人接觸,相信音樂始終來自於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