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音九年為何轉型?一個獨立音樂獎的金鎖記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即將在本週六(10/27)舉辦,除了既有典禮本身,今年還增加了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 系列活動,把視野格局往亞洲抬,邀請來自中、港、日、韓、泰及台灣的優秀創作人,共計超過 50 組演出單位參與;而在獎項方面,今年也首次嘗試將評審團改為「主席制」,取消往年由文化部邀請評審的方法,改由本屆主席陳珊妮組成評審團。

從喊出轉型,到實際做出轉型,你可以看見今年金音獎正在嘗試突破,然而在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 的演出、講座資訊剛公布時,仍出現「金音學金曲辦音樂節」的說法。過去八屆招致「金曲二軍」的形象,儼然成了金音的緊箍咒,更弔詭的是,在獨立音樂生機蓬勃的當下,金音獎卻諷刺地被自身預設的獨立受眾邊緣或淡忘,諸如:傷心欲絕、農村武裝青年、東京中央線,在今年或忘記報名,或放棄報名,皆是案例。

評審團主席陳珊妮與文化部長鄭麗君共同出席第九屆金音獎入圍名單公布記者會。
評審團主席陳珊妮與文化部長鄭麗君共同出席第九屆金音獎入圍名單公布記者會。(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為何在先天規則上具有「曲風分獎、創作比例門檻、台灣身份限制」等,與金曲不同的賽規,卻依舊讓金音獎走入面目模糊的困境?為何金音獎辦到第九屆,卻失去預設受眾的注意?今年的各種轉型又可否為金音獎帶來一些契機?故事要先從另一個「短命」的音樂獎開始說起。

回顧歷史,從 AMP 說起

事實上,回溯金音創作獎的設計本意與歷史,「主席制」並非近期才提出的新想法。

「金音獎設立之初的最大目標,便是讓台灣獨立音樂成為亞洲 indie 創作音樂的一個匯聚點。」StreetVoice 新媒體發展部的副總經理陸君萍,曾參與首屆金音籌備會議,她表示,許多的構想在政府接手主辦後經過折衝,誰也不會知道是在科層體制的那個關卡被改變。想當然耳,在官辦的結構下,金音獎的包袱(最明顯的:獎名一定要有個『金』字)勢必會讓它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態。

「主席制」評審團正是夭折的構想之一。政府主辦,讓金音獎在執行層面受到許多限制,當初參與提案的部分音樂產業工作者便組成「音樂環境推動者聯盟」,在金音獎誕生的兩年後(2012),舉辦了兩屆「音樂推動者大獎 AMP Awards」,將當時無法在金音獎實施的主席制、入圍提名制、特殊類型獎項(如:先鋒獎、經典專輯獎等)、晚宴式頒獎典禮等想法一一落實。

因為是民間主辦,充滿理想性的 AMP Awards,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只辦了兩屆便落幕,然而它評選音樂的方法,卻是金音獎原初有望展現的樣貌。亦參與了 AMP Awards 評審工作的陸君萍說:「在公布入圍名單之前,我們對於這個時代、這一屆所要做的決定就有一個論述,因此名單的細部是不需要解釋的,大家也不會去討論為什麼誰誰誰沒有入圍,而是聚焦在當屆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上。」

論述主體無論是人權、多民族議題、從北高流行音樂中心看城市改變……等都可以,評審團是在業界彼此連動性強的推動者、推舉的獎項與社會動態有更密切的連結,想像的受眾才會清楚、更有感。當年第一屆 AMP Awards,便由盧凱彤拿下年度突破獎、那我懂你意思了拿下最具潛力獎、以莉高露奪得最佳專輯獎。

盧凱彤在第一屆 AMP Awards 入圍年度歌曲、年度專輯、最具潛力與年度突破四項幾項,並拿下年度突破獎。
當年甫來台發展,發行首張國語專輯《掀起》的盧凱彤,在第一屆 AMP Awards 入圍年度歌曲、年度專輯、最具潛力與年度突破四項幾項,最後獲得年度突破獎。(照片來源:AMP Awards

入圍名單我無感

往年金音獎的大眾討論度總是低落,即使有討論,也多半是具有爭議性的負面新聞代表,例如:2014 年,大象體操以〈身體〉入圍最佳爵士單曲獎、2015 年.王榆鈞與時間樂隊在現場演出時音場發生異狀、在經歷三屆從缺後取消的節奏藍調類型獎,變成定位更不明的最佳風格類型獎……等等。

入圍名單公布後的效應有限是最大的問題,導致原因與過去評審團的組成雜亂,缺乏統一的核心價值有關。 

歷屆金音獎由文化部負責邀請評審,往往充滿不確定性,若當屆組成貼近獨立樂圈生態,交出來的入圍名單或許會很漂亮,可倘若組成品味衝突,名單恐怕會調性匹變、與前屆無法連貫。逐年辦下來,獎項建構不出核心精神與性格,討論過程彼此折衷的評審團,也難以集體負責的意志交代說法,說服你入圍、獲獎的理由(譬如:大象體操為何有資格入圍爵士單曲獎?)。

曾擔任數屆金音評審的陳玠安感嘆道:「每年評完、開檢討會、修改賽制,到後來就變得越來越自我矛盾。金音獎雖然一直在改變,但很難成長。」行裡行外的人看不出獎項的核心品味,並感到認同,漸漸地,連原本想貼近的獨立音樂群眾也食之無味,只待名單公佈時瞄一下,遺珠懶得數,不合意的入圍懶得罵。

如今在不少人心中,金音獎已是比金曲獎次等的音樂獎項,在無法明確區分兩者差異的情況下,更顯見的危機是多數人更想拿媒體效益更強的金曲獎(平平是『最佳樂團獎』,當然要拿金曲獎的阿);加上近年金曲名單可見草東、茄子蛋等獨立之聲,金音獎只怕會更沒有空間。

欲擺脫金曲二軍之名,今年的「主席制」是一重點嘗試:由主席的意志邀集評審團,較能展現明確的聆聽觀點;同時主席的名望,也能引來社會關注。歐洲影展總邀請名演員、名導演擔任評審團主席便有此意。當一部電影拿到坎城金棕櫚獎,你未必會認為它是最好的電影,但總會有興趣去看它、討論它。

不過獎項畢竟只是一部分,只有入圍者獲邀出席的典禮,討論度當然也會打折。「過去幾屆頒獎典禮可說是沒什麼爆點,從主持人、頒獎人到典禮設計都十分無趣。」陸君萍提到另一個關鍵:「如果能將典禮打造成一年一度的重大盛會,不管有沒有發片或入圍,廣邀音樂人盛裝參加,讓金音頒獎典禮在一個媒體熱鬧的情況中被對待,出席者可以靠打扮、靠態度得到關注。相信不只音樂人,觀眾也會對此更有興趣。」

擴大音樂活動

今年金音典禮不只邀請入圍者,也廣邀各方曾參與金音的業界人士參加,而在為期一週,新增辦的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也請到今年屢登各大音樂節的當紅樂團、金音獎入圍者、優質新秀演出。提前熱鬧,並明確畫出金音的視野版圖。

同時為了提高典禮的可看性,本屆金音獎特別邀請知名 YouTuber 異鄉人和華視主播莊雨潔擔任典禮主持人,期待激發出更多不同以往的火花——莊雨潔不只是主播,也是 The Tic Tac 樂團主唱/鼓手;異鄉人則曾與 9m88、唐貓等音樂人合作單曲。兩人與 indie 音樂圈關係密切,又具有圈外的群眾吸引力,有機會能將金音知名度向外擴展。

(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除此之外,金音獎也首度將「現場演出獎入圍者」拉出典禮,安排在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 演出。此舉不僅能解決入圍者適不適合在大型典禮演出,影響評分的問題,也讓典禮流程更加彈性,有空間邀請其他音樂人來表演、頒獎,以節目編排說出完整的故事。

上述皆是讓金音獎產生獨特性的重要改變,讓它不再只是一夜的典禮。樂評人陳玠安認為,金音獎的屬性本來就比金曲獎更適合辦音樂節活動:「金音獎以曲風分類,跟以華語為主、流行取向的金曲獎有很大的不同,而像音樂節這種,應該要有更多元更創作取向的演出,以金曲獎的調性來說其實不太適合。」

曾屢次建議金音獎轉型的 1976 主唱阿凱也表示,在和國際接軌這點上,「金音獎沒有語言限制,(比金曲獎)相對是更有機會的。」

草東沒有派對、落日飛車、大象體操在 2018 年陸續展開世界巡迴,出國參加音樂節的樂團也越來越多。台灣音樂人本來與亞洲周邊國家就有不少交集,獨立聽眾也都有在 update 國際音樂,今年金音獎邀請的 LMF、P.K.14、張基河與臉孔們、STAMP 等亞洲音樂人,對獨立聽眾來說並不是「爆冷」的名單:「我們沒有文化限制,所以金音獎應該可以辦得更自由才對。」

(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最後,來談談「標案」

許多願景光說不練的原因,常常與資金、規定有關。金音獎今年之所以能有上述這些突破,最大的原因正是由於文化部的標案規則改變了。

與「財團法人化」的金馬獎不同,金音和金曲獎歷年來都是政府標案,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招標,得標廠商執行。

由於今年金音獎標規改變,預算與「臺灣樂團潮」結合,從去年的新台幣 1590 萬元增加到 3160 萬元;以往得標廠商只須籌辦頒獎典禮,這次還必須增辦音樂系列活動。去年金音獎由新視紀整合行銷承辦,今年則轉交廠牌屬性與獨立音樂圈更貼近的相知國際接手,長期關注金音獎者不難體會,從視覺改變、音樂節、典禮的演出名單,到頒獎嘉賓的屬性,皆在樂迷間引發較熱烈的反應。

問題是,一年一度的標案若不是由同一個廠商承辦,常常會出現活動內容差異甚大的問題,雖然今年的調整看似往好的方向前進,但未來的變化完全無法預期。若今年辦得有聲有色,接下來的問題將是如何延續籌辦經驗,不枉費今年金音的轉型力道?

針對獎項,陳玠安建議在主席制穩定後,設立一定比例的「常態評審」,由他們擔任監製的角色,協助主席與該屆評審團,了解金音的歷史與前幾屆的評選經驗。阿凱則認為,音樂節活動及連結亞洲的規模可以繼續放大,獎項與典禮的規模縮小無妨:「如果能將金音獎『平台化』,讓各地的創作人、promoter 都可以參與,人人有獎,獎項名目天馬行空也無妨,典禮參考金球獎做法以晚宴方式舉辦,一定會很有趣!」

當然,建議歸建議,在標案結構下,最終還是要端看政府追逐產業思維的腳步有多快,下一屆又是誰來承包。

陸君萍直言,當初在第一屆金音獎開辦前,許多提案被送進文化部後就變得不一樣了:「跟對外的窗口或最高的部長都沒有關係,而是在中間我們不知道的環節,有些創新的想法是會被改掉的。」並非政府官員墨守成規,不知變通,而是在官僚體系的運作下,本來就難以追逐隨時在變化的業界生態:「但其實上面的人有意識到民間的需求和風向,今年就像是政府花了較多時間,慢慢追上業界瞬息萬變的思維,回頭將那些走太前面的 idea 一個個拉回來做。」

大象體操 @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大象體操 @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照片來源:金音創作獎

第九屆,巨大變革的金音獎,就像是在經歷一段重生過程,一切都還很分裂、很混亂,但模糊不清的前方似乎還有微光在閃爍著。

2019 年,適逢金音獎十周年里程碑,絕對會是最關鍵的一年。這個獎項可以走到哪裡?未來有多少可能性?都是值得期待與關注的。也許今年辦完,大家對金音獎的觀感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至少,很多事情不是停滯不前的。我們期待大家對金音獎還能有所期待。

第九屆金音創作獎 頒獎典禮

日期:10/27(六)
時間:19:00
地址:台大綜合體育館 3 樓主場館(台灣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 1 號)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

10/19-10/21|SPERO高雄(海音鯨魚型表演空間 O3 號)
10/24-10/26|三創 Clapper Studio
10/28|華山 1914 文創園區・台大綜合體育館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