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們用PS4遊戲換到廖小子的書法,還有浴火演唱會的主視覺:火燒島

我們是海洋大賞有史以來最重的樂團!」去年贏得評審青睞,拿到海洋音樂祭海洋大賞、把最高榮譽的海洋大賞旗扛回家的台南樂團「火燒島」,近日已經開始如火如荼準備創團七年大型專場《浴火》宣傳,不但效法滅火器、濁水溪公社試著挑出拉近距離的樂迷稱呼,讓大家投票自己要叫做「燒貨」還是「島灰」,並受蔡振南的南歌人生、寶島少年兄等電台節目專訪,還直接在台南散步尋美食的好去處正興街舉辦街頭演出,首次有在地金屬樂團在此開唱,大力宣傳這次精心準備的專場。

八月四日,這場結合金屬樂、當代偶劇與日本暗黑舞踏(後述),藉由跨界合作從過去的創作《若是有一蕊號作正義的花》、《妖魔鬼島大作戰》中串聯成劇情將整場活動打造成「重金屬環境劇場」將在台南文創園區,突破傳統規範,為觀眾帶來很大聲、很猛烈的視聽衝擊!

海祭之後、浴火之前,在此跟火燒島小聊 8/4 專場演出以及背後的小故事,各位燒貨、島灰們,還不趕緊跟上!

TNBT 2017 火燒島_1
火燒島成立於 2011 年,以閩南語創作重金屬樂,由主唱呂鴻志、鼓手王浦樺、吉他手蘇信維、吉他手呂玠寬與貝斯手洪士庭組成。

火燒島獲得海祭大賞後,你們自己感覺有什麼不同嗎?

王浦樺:因為我們在南部,當天早上四點就要起床開車北上,但又因為抽到最後一團中間等的時間蠻久,怕等到累中間都不敢亂走動或喝酒,樂團休息室在後台的沙灘,陽光又大想躺著睡覺都很難,只好跑去附近的停車場可以遮蔽陽光的地方,直接躺在警察車旁水泥地地上睡覺,晚上比賽時精神狀況才好很多,那次之後表演前都盡量不要讓自己太累,但如果碰到音樂祭有想看的團還是會忍不住跑去看,但至少前一小時就會回到舞台休息準備表演。

洪士庭:得獎很開心。

呂玠寬:沒有。

蘇信維:沒有。繼續做音樂。

呂鴻志:沒有。除了多了一筆錢可以拍 MV,爽。

五月參戰馬尼拉 Pulp Summer Slam 後有什麼心得?

王浦樺:第一天馬尼拉前夜祭表演,舞台上沒有電風扇,加上溫度高舞台上面又是鐵皮屋,像在微波爐悶烤一樣,人生第一次表演到脫水,下台全身發抖頭暈一直嘔吐,狂喝水喝了大概七罐有,回到台灣後器材清單上馬上新增一台工業電扇,因為我真的超怕熱,可以熱到邊吐邊打給你看。

洪士庭:菲律賓真得很熱,能去 Pulp Summer Slam 演出跟看這麼多大團真的很爽,也親身體會到了另一種金屬場景。

呂玠寬:舞台場地好大,藝人高規格待遇,樂迷也很熱情。

蘇信維:國外的風氣真好。

呂鴻志:我們整團英文超破!所有訪談跟演出的 talking 簡直地獄,所以我乾脆教菲律賓的樂迷說台語,超讚的。

Pulp Summer Slam 前日台灣之夜演出,火燒島主唱 Louie 與觀眾互動熱絡,深受愛戴。
Pulp Summer Slam 前日台灣之夜演出,火燒島主唱 Louie 與觀眾互動熱絡,深受愛戴。

跟《雪峰村上的惡人廟》合作是什麼開始的?

火燒島:有一天突然一通電話打來說想請我們寫一首熱血的主題曲,他們團長就突然想來首重金屬主題曲(完)。

所以結合偶劇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

呂鴻志:是,也就是跟「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的合作接觸到了偶戲,覺得這個東西太屌了,跟重金屬結合一定會超屌!但我們也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樂團就是了;像鐵娘子(Iron Maiden)就有很知名的吉祥物「Eddie」會在舞台上走來走去,大家就很嗨(但嚴格上來說我不確定這算不算偶戲),我們是想更深入的去融合火燒島音樂與「操偶」這個技巧。
我們買不起專屬飛機,但在「偶」這方面要幹掉Iron Maiden我想是沒問題的。

蘇信維:我們的音樂和演出肢體動作再加上偶戲想必一定很有張力。

「偶戲在歐陸漫長的發展史中,便有著悠久的「死亡」傳統,用以召喚亡靈、探索生命的本質,以及用以衝撞既有觀念、針砭時弊的功能,達成意義上的結合。」——火燒島

新單曲〈追風135〉與交工樂隊的〈風神125〉一定有著關係吧?

呂鴻志: 當然有,我非常喜歡這首歌,每聽必哭、甚至想過這首有沒有辦法改編成重金屬版的來翻唱致敬(有改管的那種感覺),但後來火燒島藉由第一次替人寫主題曲的機會就來乾脆來致敬,不過內容上並沒有太多關連就是了。

「浴火」是新科金曲專輯設計師小子幫你寫的字?關於這個刺青的故事?

呂鴻志:2017 年底的最後幾天,我做了一個很清楚的夢,夢到宅神監督庵野秀明(新世紀福音戰士、勇往直前等動畫作品監督)來我家,我請他簽名在我手上、說要刺下來。 結果他不屑地對我說刺名字很愚蠢,然後緩緩地告訴了我一個古老的日本故事,他說是他父親那輩的故事,內容我完全沒有印象,只記得這個故事就叫「浴火」(我醒來有馬上 google 但根本沒這個東西),之後我就決定要把這兩個字刺在身上了,因為這個夢實在太宅、太帥了,接著我就告訴小子這件事,請他幫我寫一幅字,他答應了。
後來我用一片 PS4 的遊戲(地球防衛軍5)跟他換了這幅字,後來他也只開起來玩一次,太忙了。

呂鴻志手臂上的浴火刺青,出自設計師小子之手。
呂鴻志手臂上的浴火刺青,出自設計師小子之手。

那「浴火」怎麼又變成演唱會的名稱?

呂鴻志:在演唱會會議裡小子說既然是火燒島七週年,就不能只有第二張專輯結尾的感覺而已,而是要有「火燒島的一切都會在這場爆發」的感覺。但我們想了很久想不到好名字,這時候小子吐了一口菸說:「不然就叫浴火啊,說不定你夢到的其實是指這場演唱會。」

我就覺得「好像不錯耶!跟團員討論看看!」然後小子就:「呵呵。」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呵呵」別有深意。

之後的某次會議裡,小子對我說:「欸,你不覺得把演唱會主視覺刺在手上很中二嗎?」我:「⋯⋯ 幹,你當初明明跟我說會寫兩幅不同的字給我的啊!」
 小子:「呵呵。」

結果浴火巡演海報就直接是這幅字了!
結果浴火巡演海報就直接是這幅字了!

如何開始這一場以演唱會結合偶劇、舞踏的企劃?

洪士庭:前一、二年就有開始討論要辦大型專場了,到今年剛好有團員準備入伍了,所以想說不如趁入伍前幹一票大的

呂玠寬:我們是在 2018 年一月開始計畫的。

蘇信維:火燒島成軍七年發了二張專輯一張單曲,是不是要來自己搞大一點的?

呂鴻志:一開始是團員阿寬跟阿浦要入伍、剛好火燒島又成軍滿七年,所以想辦一場專場。後來就一連串的超展開跨界設計,雖然結合劇場和重金屬這是我腦海中一直夢想的,但沒想到機緣來了、真的開始執行,也發現這件事真的很困難。如果你們想要知道多困難,也許可以直接給我個一萬字專欄之類的說明(開玩笑的)。

到底什麼是「重金屬環境劇場」?

呂鴻志: 嚴格上來說我們不傾向稱呼這場演唱會為一場音樂劇,《浴火》的本質還是一場演場會,所以這是「重金屬音樂演出結合環境劇場設計」,簡稱為重金屬環境劇場(當然如果我們辦得夠屌的話這就變成了一個新的正式名詞也說不定,哈)!

其實應該讓我們劇場導演何應權來一起回答比較精準,但我們自己的想法是,以浴火這場演唱會來說,不只是舞台上是表演者,這個場景裡的所有行動者,包含人與物,都是角色之一,也就是說「表演」這件事不會只有在舞台上發生,而是可能在觀眾的身邊發生、可能在演員、舞者與觀眾之間發生、可能在火燒島與演員、舞者之間發生——甚至在演唱會結束後這場演出都還持續在觀眾間進行、發酵,但這要如何設計,請容我們賣個關子

火燒島正積極排練中
火燒島近期密集排練中

所以,環境劇場就是一個隨處、隨時都可以發展出結合當地環境本質的戲劇,這也是為什麼這場演唱會特別的地方,樂團常講每個觀眾都是主角(包括我們自己),但這次透過這種劇場設計的形式,主客也許會不斷的變換,觀眾在某些演出橋段會真的成為主角(或是主角之一)。
簡單講,這就是我們理想中讓大家一起參與火燒島專輯故事、體驗我們音樂故事世界觀的可行實踐方式之一。
請進入我們的腦洞之中吧!

隨著 MV 〈組合.[KOK+]機器人〉曝光的鋅造型能否多做介紹?有什麼樣的設計理念?

呂鴻志:我們這次演唱會的美術統籌小子想在這場結合劇場與重金屬的演唱會裡,嘗試讓我們在造型上帶有點 cyberpunk 的感覺,於是請來非常厲害的造型師林修瑋來操刀設計。當她詢問我們每個人在造型上有什麼想法時,每個人的想法只有「要帥」以及「不要太熱」,然後我提出說我想要變賽博格、越誇張越好。

大概修瑋也感受到了我們極度中二的暴戾之氣吧,所以就為我們設計了一套帶有重金屬元素、cyberpunk 元素,然後主軸是中二的酷炫造型。(修瑋說這是與小子討論以服裝帶出國家機器的結果)
會這樣說的原因是,我想不僅火燒島啦,小子、修瑋應該也都有中二病。
這樣算有解釋到設計理念嗎?

定裝宣傳照nologo (1)

大家如何接觸到「舞踏」?

呂鴻志:當初要拍這支 MV 的時候剛好遇到劇場導演何應權,他就開手機給我看舞踏的影片,說看到我們這首歌的企劃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可以用這個去呈現。我一看就說:「幹!這個超屌的!」

洪士庭:呂鴻志用手機開影片給我們看說:「幹!這個超屌的!」

「舞踏的舞者通常全身赤裸並塗滿白粉,表演中常包含吶喊、扭曲、匍匐、蟹足等元素,都與重金屬搖滾的美學十分相近,進而透過舞者死屍般的死亡美學與當代偶戲做出扣連。」——火燒島

「舞踏」為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和大野一雄於二次大戰後所創,力求破壞西方對於表演、動作、和肢體的傳統美學觀點,追求肉體之上的心靈解放和自由;影片為大野一雄親自表演之珍貴畫面。

由《妖魔鬼島大作戰》串聯《若是有一蕊號作正義的花》是什麼樣的故事?

火燒島:一個充滿愛、勇氣與希望的冒險故事,是虛構的,但會很真實。但如果我們通通講完了誰還要來看演唱會呢?當然是到現場各位就會知道啦!

為何挑選台南文創園區舉辦?

蘇信維:因為我們台南團!

王浦樺:從以前到現在幾乎都在台北、台中、高雄表演居多,想說最後一場了應該要回到自己的家鄉辦。

呂玠寬:台南子弟回歸家鄉。

呂鴻志:而且離台南火車站跟客運站很近。

大家有做什麼集訓準備?

火燒島:練團馬拉松,操到爆掉。下一步打算去瀑布下修煉。

現在的生活、局勢對於火燒島的音樂創作,有感覺到窒礙嗎?

呂鴻志:有,我論文寫不完。順帶一提我論文是想研究金屬製造業技術學習與升級,但這跟金屬音樂無關,我目前可能還比較關切金屬製造業的未來。

王浦樺:近期其實還有蠻多生活時事可以當作素材寫的,但現在覺得金屬音樂跟以前相比的話,真的是風氣下降蠻多,感覺沒有以前那麼活絡。

洪士庭:還行,路是要自己開的。

蘇信維:沒有。繼續做好音樂。希望可以越來越好。

火燒島樂團的終極目標是?

呂鴻志:幹掉企圖征服世界的人。


王浦樺:征服世界!!!!(編按:跟樓上相刣的意思?)

洪士庭:讓更多各式各樣的人聽到火燒島的音樂,聽到火燒島想要表達的東西。

蘇信維:德國瓦肯、世界巡迴。

 

35882623_2255240621158242_2551667481034883072_n

2018〈浴火〉火燒島燃燒七年.首次大型演唱會

日期:2018.08.04(六)
時間:18:00
地點:台南文創園區(台南市東區北門路二段16號)
售票連結:https://between.kktix.cc/events/ashes-rgw481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