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必須不斷地定義流行音樂」陳珊妮交出了今晚金曲獎的最佳引言

陳珊妮今日擔任韓國樂團 hyukoh 演出的引言人。她的眼神依舊犀利,全身白的像一位天使,講出了今晚最令人振奮的話。陳珊妮說疑惑我們在網路時代,是甚麼時候開始忘記改變:「我做獨立音樂也做主流唱片,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資深的局外人,但這個角色給我很清晰獨特的視野。金曲獎今天邀請我來說說流行音樂如何走向未來,我想說的是『我們必須不斷地走向未來』,我想說的是『我們必須不斷地定義流行音樂。』」

表演四「聲光」介紹人/陳珊妮 (1)

網路社群時代的針貶,是她在今年金曲獎的遺珠專輯《戰神卡爾迪亞》的主題,引言中她還引述了自己《I Love You, John》的專輯文案——一位朋友老母親愛上皇后合唱團的故事。無處不緊扣自己的創作,也帶給人希望。隨後 hyukoh 上台演出〈萬里〉,搭配姚仲涵的炫目燈管。可謂今晚典禮最迷人的橋段。

以下為陳珊妮引言全文:

前一陣子我看到一個很熱血的新聞,關於偏鄉國小的單車環島旅行,記者訪問其中一個同學的感想時,他說我想要做一些以後沒有機會做的事,我心裡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以後會沒有機會呢?」

我曾經認識一個吉他手,他在大學畢業前夕跟我說,我的搖滾生涯結束了。我心裡想:「為什麼大學畢業就不能玩搖滾樂了呢?」

但我聽過另一種故事,我朋友玩音樂,他老母親某一天在電台聽到皇后合唱團的音樂,打電話跟他說,你知道皇后合唱團是誰嗎?他們的音樂很好聽欸。他不知道當時主唱 Freddie Mercury 已經過世一陣子了,從此他的母親瘋狂的迷上皇后合唱團。在她人生的最後幾年,他們開始聊音樂,皇后合唱團的音樂帶給她母親的晚年很大的快樂。

我做獨立音樂也做主流唱片,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資深的局外人,但這個角色給我很清晰獨特的視野。金曲獎今天邀請我來說說流行音樂如何走向未來,我想說的是「我們必須不斷地走向未來」,我想說的是「我們必須不斷的定義流行音樂。」

我記得在我剛出道的年代,男生長髮、刺青、玩搖滾,嘻哈饒舌、穿洞⋯⋯就連女性音樂從業人員都是少數,但我們把時間拉回這個時代,我現在講了一分二十秒的話放在網路上觀看都顯得冗長時,Andy Warhol 成名的十五分鐘變成十五秒,你們發現連時間感都回不去了。

當網路社群跟電商平台,正在改變一整個世代的行為模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不能被改變了呢?這個答案將會帶著流行音樂走向更有趣的未來。去年底我一個人飛到首爾看了一場很特別的演唱會,那只是他們連續十二場中型四面台的其中一場,這個樂團不遵循韓國流行音樂的成功法則,他們以獨特的音樂形式與當代美學,以獨立廠牌的獨立樂團之姿,將次文化翻轉成主流,帶領韓國流行音樂抵達另一個不一樣的未來,他們是 hyukoh。

表演四「聲光」/HYUKOH (3)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