ゲシュタルト乙女:我們很認真在做屬於台灣的日本音樂

懷抱著一種跟網友見面的心情,我在台北 Legacy 裡外四處張望。今天是浮雲(椎名林檎、星野源的御用吉他手)的樂團「ペトロールズ」繼大港開唱後第二次來台灣演出,期待已久的 live 當然是重點,但是今天,我還有另一項重要任務。

終於,在控台附近發現了眼熟的身影,相認之前,特地上臉書再度搜尋了一次對方的照片,嗯,應該沒錯,於是慢慢靠近,搭訕:「你好,請問你是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的吉他手嗎?」Kaiaki 看起來有點驚訝,但立刻點頭回應:「啊,是我沒錯!你是吹音樂的……」「對對對,你好你好。」微尷尬的寒暄,是網友初見面的定番情節。

老實說,認識 Kaiaki 不過是這兩三天的事,一開始是為了聯繫採訪,後來反而聊起日系音樂,欲罷不能。他主動介紹站在一旁的主唱 Mikan,Mikan 本人比想像中嬌小,靦腆地輕聲打了招呼,外型和氣質真的很像一般印象中的日本女孩,我忽然想起,自己當初誤會他們是日本樂團長達一年多,不是沒有道理啊!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團員(左起):吉他手Momo、鼓手Cho、主唱Mikan、貝斯手Croc。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團員(左起):吉他手 Kaiaki、鼓手 Cho、主唱 Mikan、貝斯手 Croc。

格式塔少女的相遇故事

2016 年 1 月成立的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 Gestalt Girl,是個完全用日文創作的台灣樂團,不只團名很難念(誤),兩張迷你專輯《Time travel》、《生まれ変わったら》也都由日本環球音樂代理在日本發行。

「我們組團後第一場表演在 Revolver,當天演出結束後,環球的經紀人就來找我們恰談。」Kaiaki 認為,在自己能把握的情況下把每個細節掌握好,是很重要的事:「既然有這個機會,就想嘗試把喜歡的國家當做起點。我們很認真在做屬於台灣的日本音樂,覺得很充實。」

Kaiaki 和 Cho 是舊識,從學生時期就有合作的經驗;後來 Kaiaki 在社團擔任 bass 老師,認識了 Mikan,當時兩人並不熟,反而是多年後在椎名林檎演唱會相遇而開始聯繫。以三人為中心組成的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前期由 Yu 擔任 bass 手,直到去年 10 月 Yu 因生涯規劃決定離團後,才又找了 Croc,成為目前的編制。

主唱 Mikan 是日文的 みかん、橘子的意思。但本人表示,並不是因為喜歡吃橘子、而是因為喜歡《我們這一家》的橘子。「比起橘子,我更喜歡吃草莓。」(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主唱 Mikan 是日文的 みかん、橘子的意思。但本人表示,並不是因為喜歡吃橘子、而是因為喜歡《我們這一家》的橘子。「比起橘子,我更喜歡吃草莓。」(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Croc同時也是薄荷綠工廠的貝斯手,台南新營人,獅子座,興趣是探索美食。(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Croc 同時也是薄荷綠工廠的貝斯手,台南新營人,獅子座,興趣是探索美食。(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同樣是獅子座的鼓手Cho,正職是果汁店長工,喜歡看電影、幫(自己養的8隻)狗狗洗澡。(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同樣是獅子座的鼓手 Cho,正職是果汁店長工,喜歡看電影、幫(自己養的 8 隻)狗狗洗澡。(Photo by Jeanie Photography)

「Gestalt」指的是心理學中的格式塔學派,較廣為人知的講法是「完形心理學」,亦是現代認知心理學的基礎,簡言之,其貫徹的概念是「整體不等於部分的總和」。樂團剛組成時,Mikan 覺得三位創團成員的狀態很像完形心理學:來自完全不同的生活環境、彼此喜歡的音樂有些差異,雖然各自擁有自己的風格,但合在一起又能創造出嶄新的風貌。

日文漢字「乙女」則是指「少女」,意味著擁有各種可能性,邁向未來的方向豐富多樣,正如同樂團充滿實驗性及多端融合的歌曲。也許是三女一男的組合,加上音樂所散發的氛圍,這個團名非常巧妙地融合了她們所呈現的視聽印象,讓初次認識她們的樂迷,能夠很快與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的世界觀產生共鳴。

4/28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 高雄草舍。(Photography by Tim Wu)
4/28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 高雄草舍。(Photo by Tim Wu Photography

日文創作的迂迴浪漫

大學即將畢業的 Mikan 表示,自己 17 歲時因為受了 Spitz 的影響而開始寫歌:「原本只是單純害羞,不想讓朋友看懂自己寫的歌詞內容,日文的世界不像華語有較直接的情感表達,通常會使用較多比喻及轉彎的方式呈現。而這樣的表達方式也和我的個性很接近。」對她而言,創作是選擇與選擇之間的重疊,組合回憶片段,將心理狀態實體化的過程。

在樂團編曲上,團員們會先集思廣益,決定一個畫面,或最近想傳達的人事物與心情,然後由 Kaiaki 主導音樂的部分,Mikan 填詞,demo 出來後再一起討論如何修改。所有作品都是在 Kaiaki 家裡宅錄完成,Mikan 無奈地笑著說,錄音時通常都很餓,但 vocal 只能在半夜開錄,所以收工的深夜只能吃便利超商……。(對台南人而言,選擇便利商店的食物大概是下下下策,可能撐到快餓死了才會勉強充飢吧!)

其實不只音樂,身為攝影師的 Kaiaki 更一手扛起兩張 EP 的照片拍攝。

「大家都有夢想,但總是在一個我們不留意的情況下漸漸忘記。如果能夠時光旅行去找尋自己的初衷,那會是一件很浪漫的事。」2016 年 11 月發行的《Time travel》,封面看似天上的星河,其實是一張藏著夢想的藏寶圖,是現實中每個人都能夠抵達的地方。

正是下面這支歌曲短版試聽,讓我以為她們是日團、還誤會很久(怪誰)。

今年三月發行的《生まれ変わったら》(中譯:如果重生的話),封面則使用了比較強烈的視覺,女孩拉著衣服走進海裡,並不是怕碰到水,而是想起了自己原本的面貌。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Kaiaki 描述自己對於此作品的解讀:「並不是只有一種方法可以重生,這一切都是有捷徑的,但只有自己知道,有的時候,只有來到空曠的草原才能狩獵自己藏匿已久的心。」

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目前釋出的唯一一支 MV,便是收錄在此輯中的〈三色堇〉。由浪打影像 Lambda Film 製作,透過一些看似平淡簡單的生活片段,描述人與人的相處、距離以及思念。

三色菫是 Mikan 最喜歡的花,她將花語「沉思、快樂、請思念我」的意象放入歌裡,渴望傳達為了維持人際關係所產生的困惑與茫然:「在這個世界裡,輕易表達對他人的意見或許不一定是對的,因為沒有非常正確的答案,只能在環境中繼續相處下去。即使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問題,有時還是得接受各種情緒。對我們來說,一段良好的關係是必須維持的,其中包括很多體貼他人而做的事情,不只是朋友、情人或家人,連陌生人都必須遵循這種生活方式。」

《生まれ変わったら》上架後不久,便在日本區 Spotify 的「Viral Top 50」內獲得第七名,並於 4 月中旬入圍日本電台 J-WAVE 內的節目投票「TOKIO HOT 100」(4 月第 3 回放送)。作家青木由香也給予這張作品極高的讚賞,她表示,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擁有讓日本人著迷的魅力:「她們在日本一定會比在台灣更紅。」

接下來,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將於 6 月 24 日前往香港參加 NEON LIT MUSIC LAUNCH PARTY,團員們也表示,未來預計展開日本巡演。也許她們在台灣的知名度還不高,但從北中南三場巡迴以及近期幾場演出的現場反應看來,ゲシュタルト 乙女的音樂正如微風般輕柔地吹進聽眾的心中,緩緩醞釀著令人沉醉的的悸動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