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公里外的金屬島:馬尼拉 PULP SUMMER SLAM 2018

始於 2001 的菲律賓音樂節 PULP SUMMER SLAM 是由 PULP Magazine 雜誌所策劃、PULP Live World 製作的大型音樂祭,第 18 屆於 2018 年 5/5 圓滿落幕。應典選音樂之邀,吹音樂也隨著血肉果汁機火燒島暴君這三組來自台灣的當代金屬樂團,踏上東南亞最長壽的音樂節征途。

有趣的事實是,菲律賓為基督信仰大國,至少有 92% 人口是基督徒,多數人信奉羅馬天主教,街頭教堂林立,何況還有「強人」之稱的杜特蒂,嚴厲鐵腕整治政局與治安,言行不時讓全世界都嚇到吃手手⋯⋯相比之下,歷年邀請反動、反基督又充滿異教色彩的 PULP SUMMER SLAM,從 「極端金屬」、「黑金」、「金屬核」等,粗話狂飆,一組比一組黑、一組比一組兇,相當微妙。

the slam_cover02

SEE YOU AT THE SLAM.

PULP SUMMER SLAM 不但是東南亞最長壽的音樂節,更是從門票美金一元的在地獨立樂團演出活動,到現在成為馳名國際、東南亞深具代表性的重金屬音樂節。「The Slam」歷屆皆以一句不同的 Slogan 作為主題,今年是「Of Good and Evil」,選團以搖滾和金屬等重型音樂為主,名單廣納本地獨立樂團到享譽國際的重量級大團,陣容也一年比一年讓人期待。

製作公司 PULP Live World 刁鑽前瞻的選團品味、馳名於國際的節目製作口碑(樂團之外還服務流行歌手、韓系團體,如 EXO、Super Junior,堪稱菲律賓最知名的演唱會製作團隊),配上菲律賓比索 777 元的票價(約 21鎂,折合台幣 450 左右),入場還能兌換啤酒一杯、本屆活動海報、當期 PULP 雜誌與服飾品牌 TRIBAL 聯名的骷髏領巾一條。

來自各地的金屬樂迷趨之若鶩,每年至少有三萬人參加這場盛會,台灣金屬樂迷也不陌生,因為能捕獲一線大團,除了往日本、歐美跑,性價比最好的就是 PULP SUMMER SLAM了。

slam 2018

對這音樂節的第一印象,是 2015 年媒體報導閃靈於此演出時,團長 Doris 因當地攝氏四十度高溫,演出時熱暈險些中暑,以及菲國歌迷向正參與立委選舉的主唱 Freddy 林昶佐高喊「凍蒜」的新聞;那也是台灣樂團在 The Slam 首次留名。

二度有台灣樂團造訪,當地媒體資源豐富的 PULP Live World 沒有怠慢,讓於台灣場景默默奮鬥的金屬青年,首度於菲律賓感受到明星般禮遇,他們安排了多家電子媒體、紙媒,甚至有電台直播訪問,行程安排也與國際大團無異,登上生涯中最巨大的舞台進行演出。

抵達馬尼拉
抵達馬尼拉!

the slam_05_血肉果汁機受訪

5/4 下午電台受訪,用烏克麗麗組了一支金屬團。
5/4 下午電台受訪,用烏克麗麗組了一支金屬團。
5/4 下午電台受訪
5/4 下午電台受訪,空中直播說要「BOMB THE SHOW!」有點狂啊。

抵達尼諾伊·艾奎諾國際機場最讓遠征團驚訝的是全數配備制式長槍的航警,連指揮過馬路的航警都背著霰彈槍,隨行團務說,馬尼拉當地治安還是不安全,尤其一副觀光客臉的我們,夜間還是結伴,避免在街上逗留。旅途上我們見到的保全人手一把短槍,甚至有交通警察配備左輪,還將槍身客製化成電鍍藍。

後來才知,每名菲律賓公民均可以經註冊後擁有一把手槍及一把霰彈槍,但因申請與監管制度薄弱,槍枝氾濫為治安問題的核心。但當地人反倒覺得安全,也認為杜特蒂總統勤政愛民,是嫉惡如仇、勇於打擊治安問題的先鋒,以至於在當地的支持度才會高達 94%。他們說,我們的認知,基本上來自於西方世界的抹黑,與真實情況相異。

你的好鄰居,阿杜關心您。
街上隨處可見你的好鄰居:阿杜關心您。

習慣台灣生活的我們,沒在生活中見過這麼多的槍械,回國時,火燒島主唱呂鴻志還跟好幾名拿衝鋒槍的航警合影留念。

馬尼拉重金早餐會

等在機場氣門外的是 34 度高溫,即使是在空曠的地方,仍能感到擁簇在毛細孔上的熱氣,像擠在趴竿區等著演出開始,菲律賓的空氣用一種若有似無的形狀黏貼在表皮上。

當我知道落地氣溫34度的時候。
當我知道落地氣溫34度的時候。

一夥人搭上接駁車,前往奎松市的 B-Hotel,菲律賓的基礎建設尚未成形,太快的都會發展凸顯了交通問題,鮮少高架、分流,所有的主線支線幹道相互干擾,機場到飯店 16 公里居然開了近 2 小時,但菲律賓人早司空見慣,這三天塞車塞出來的心得倒是讓我帶回台灣,和緩了對台北交通水準的高標準與不滿。

B-Hotel 由主辦單位包下,提供參演音樂人與製作團隊,雖然附設的健身房與游泳池都可以使用,但行程緊湊沒有人得以享受,倒是不少樂團人抽空自費預約飯店提供的「馬殺雞」身體按摩,品質受火燒島「隨團整骨師」吉他手呂玠寬認可,對於即將在 48 小時面對兩場演出的樂團人來說,效益非凡。

首日晚間,由創辦人 Vernon Go 的韓式主題餐廳「Little Gangnam」為我們接風,那裏有著多年來參戰 PULP SUMMER SLAM 音樂人到此一遊的紀錄、簽名,還有一大部分「PULP 家族」的宣傳與介紹,例如最新一期的實體 PULP Magzine,樓梯間的數位看板上放的是即將登場的音樂節宣傳影片,金屬音樂與文化符碼,在這間有「可愛巴士」、「粉色系」、「櫻花造景」、「卡通角色」的親子式餐廳也沒有顯得太過突兀。

餐廳_簽名牆
餐廳內的簽名牆。
餐廳_雜誌
店內可取閱 PULP 雜誌。
the slam_04_第一晚用餐
金屬與可愛不突兀,但太中二是會有點恥(?)。

踏上具有雙 snake pit(「蛇坑」舞台前 VIP 區)、可容納兩組樂隊快速換場的大舞台前,讓他們更興奮的是能跟自己心目中的神團、啟蒙的音樂人們,聚在飯店大廳一起吃早餐,跟 Nervecell 大漢們排隊烤土司、在電梯口不期而遇 Behemoth 的 Nergal,或在一樓的酒吧遇到失眠的 Crystal Lake 巡演鼓手田浦楽,或在早晨意外看到 Jinjer 女主唱、身材與歌喉都過激的 Tatiana Shmaylyuk,穿著比基尼獨自游泳。

回想起來這趟旅程被照料得很好,吃飯、休息、交通,都沒有太多值得挑惕的地方,倒是辛苦了演出的音樂人,因為他們 5/4 台灣之夜一結束,只能返回飯店稍作休息,就得出發至會場彩排(表訂時間是凌晨 3 點至 5 點)。

只是後來 PULP SUMMER SLAM 將彩排時間修改至早上,卻沒有即時傳達給台灣團隊,讓三點出發的暴君多在奎松市晃了一圈,但也意外見到硬體工作人員直接在舞台下搭起吊床睡覺的景象,挺 chill 的。

「火燒島!我愛你!」真心搏感情

這次 BRAVO TAIWAN 團隊與在地活動策展團隊 NUMINOUS 共同舉辦的「台灣之夜」,在 PULP SUMMER SLAM 前夜於馬卡蒂(Makati)的次文化演出廣場 b-side 舉行,這地方還蠻像台中第二市場這類公有市場空間,但僅平面一層,內有些許商店街,有如美食廣場的露天中庭,更像有天窗的釣蝦場。

b-side 舉辦的演出囊括樂團、電子派對,甚至饒舌 Battle 大賽;但也因為成立一段時間,滿佈牆面的塗鴉一再被覆蓋(大部分都畫得不錯,廁所的風格更街頭),不少商家也已經撤櫃。

the slam_10_台灣之夜場地
採光很好的台灣之夜場地,因為⋯⋯
透天釣蝦場
沒有任何遮蔽物啊!
有尿騷味的圖
廁所,另一邊就不拍了。一張有尿騷味的圖。

舞台前有兩、三只前晚被遺留下,讓太陽曬得燙手的啤酒罐,還不時飄來啤酒臭與尿騷味,倒是有一種回到熟悉次文化場景的歸屬感,這些味道也許是這個地方正燦爛地活著的最好證明吧。

午後 1 點左右,樂團在迎面直擊的陽光下彩排,炙熱的空氣與舞台燈讓體感溫度飆破 40 大關,工業電扇不能停,台上汗流浹背,台下也揮汗如雨,舞台前隨團技師兼音控、PA 的小熊(Billy Drummed)腳步也沒停過,協助舞台上確認軌道、器材、收音,上台下台,忙進忙出,但見多了大風大浪總是能多一分從容,他只挽起長袖襯衫,依舊帶著招牌的帽子與墨鏡,長髮梳理整齊,帥度不減,是彩排現場最有 Rock Star 樣子的人了,除了血肉多數團員短髮外,其他人應該恨不得脫光剩下內褲。

只有小熊能穿這樣工作,敬業。
只有小熊能穿這樣工作,請收下我的膝蓋。
the slam_09_大君彩排
這是血肉大君,如果你沒看過,現在讓你看看。
the slam_10_血肉彩排很熱
血肉彩排。血肉很熱。

到了晚上 b-side 已設置好本地的團 T、樂團周邊攤位,場地裡外都聚集了人,舞台側面直接是 BBQ 燒烤攤位,週五下班的人潮出現,三組台灣樂團搭配五組實力堅強的本地樂團,由全副武裝、身著和式服裝的暴君開場,新作品《HAGAKURE》英文歌詞讓歌迷聽來親切,口語流暢的饒亞哲,也獻上來自台灣的問候和祝福;菲律賓樂迷對罕見的琵琶興致濃厚,當瑜子的前奏或伴奏出現,台下總是出現陣陣驚呼。

台灣團壓軸出場的血肉果汁機有些緊張,演出經驗豐富的他們在幾次默契相視後漸入佳境,入夜後的氣溫讓 GIGO 神降阻礙歸零,音樂與能量在異地毫無保留,預言著 PULP SUMMER SLAM 正式開始。

the slam_11_晚上開始佈置攤位
晚上開始佈置攤位。

the slam_12_暴君表演

the slam_13_暴君表演

the slam_17_血肉表演

the slam_16_血肉表演

特別一提舞台魅力迷人的火燒島,呂鴻志與觀眾互動的熱絡,在台上賣力喊叫到「When I say “Hué-sio-tó", You say “Guá ài-lí”!(當我說火燒島,你說我愛你)」台下的樂迷也十分捧場,能在異鄉受到如此熱情的回應還是讓人滿足,也讓人驕傲。

在〈超級機歪人大戰〉時出現的小插曲讓我印象深刻:因為猛烈的情緒與溫度,呂鴻志將飲用瓶裝水向台前潑灑營造氣氛,第一時間其實讓一位在第一排趴竿的樂迷感到不悅,台上賣力演唱的呂鴻志應該有發現,趁著副歌下台走向人群,在護城河中與那位觀眾和他的朋友們一起沐浴在高漲的情緒中。

最後他們在演出結束時還一起自拍。就算是不熟悉的地域,火燒島仍舊用誠意感動觀眾,遭報以熱烈掌聲,Pick、鼓棒都被要的一件不剩。

the slam_14_火燒島表演

the slam_15_火燒島表演

表演日降雨機率 60%: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

5/5 這天終於來臨,一早彩排完畢,台灣「金屬健兒」終於要登上阿莫蘭托(Amoranto)體育場的大舞台了!

阿莫蘭托體育場只有一個舞台,PU 跑道外皮翻起相當 Metal,為容納萬人規模與 mosh pit 等可能的暴動,一日音樂節沒有太多陳設,飲食、周邊商品區陳設都離舞台較遠,也沒有太複雜的規劃,外場控台到舞台中間架滿電扇。午後太陽被雲層擋住,氣溫比昨日稍低,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降雨機率高達六成,但往年都會是大晴天,不必擔心。

「可能會下雨?」聽到這句話,已經曬了二天、大家紅通通的臉上反而映出了久違的笑容。

舞台
舞台,中間有非常多電風扇。
大會周邊與策展區
大會周邊與品牌策展區。
滑板與品牌合作策展
滑板彩繪展示與品牌合作策展區。
大家都想被銬一下
大家都想被女警銬一下。
飲料與食物區攤位少
觀眾的飲料與食物區攤位。這張的重點其實是:「太好了!有雲!」

後台藝人準備區的帳篷內有冷氣、飲食俱全,中午安排現場烹飪的餐飲,提供製作團隊、工作人員,菜色選擇多樣,口味較為清爽,供應到活動結束。

演出正式開始前,舞台上還有紅白對抗般的爵士鼓對尬決賽炒熱氣氛;樂迷們則是早早上就抵達會場開始排隊,舞台側邊的 VIP 區也開始進行樂迷見面會,讓登台樂團與粉絲們近距離互動。就連演出結束後,主辦單位都還有安排媒體進行演出後訪問,一定要將好不容易請來的樂團們「能撈就撈」用個徹底

the slam_18_見面會

the slam_19_血肉見面

在介紹樂團來歷的影片播畢後,演出正式開始,血肉果汁機的開場讓人印象深刻,本來沈甸甸的氛圍帶起了喧鬧,許多人開始討論著醒目的豬頭面具,更隨著他們不熟悉的「宮廟金屬」節奏點頭,買到紀念 T 恤的樂迷紛紛湧進台前,更有不少 VIP 已經早早「入蛇坑」,近距離觀察來自中台灣的粗殘台客面具下是賣什麼藥。

由 PULP Magazine 編輯親自介紹這三組來自台灣的金屬樂團
由 PULP Magazine 編輯親自介紹這三組來自台灣的金屬樂團。
the slam_27_血肉看不到後面
阿霖:「後面的捧油~」(設計對白)

the slam_26_血肉歌單

好,小熊,穿著外套。
好。小熊,穿著外套。

接棒的火燒島不遑多讓,大舞台與延伸區域可是讓第一天穿著「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患者 T 恤的呂鴻志大滿足,廢話沒多說,飛奔滿場衝之外,更直接拿起麥克風架伸到趴竿區「釣魚」,聲音與演出都很不可思議地把偌大的場地填滿,甚至因為造型或其他原因,一直聽到台下男女一直叫喚著「Hyde!Hyde!(日本樂團 L’Arc~en~Ciel 主唱)Ka-Wa-Yi~」,害我忍笑了一陣子。

AD/HD
AD/HD!(Highway To Hey Look a Squirrel!
跑出去,海釣。
Hyde 桑,去海釣囉。
上台喝水500cc,喝水。下台喝水500cc,喝水。
上台喝水500cc,喝水。下台喝水500cc,喝水。

不到四點,會場幾近全滿,最後登台的暴君承接起前兩團帶起來的熱度,更因為自備耳內監聽系統出盡風頭,不只主唱可以到處跑,吉他手與貝斯手都可以走去延伸台一圈來個分列式,舞臺左右經過之處都受到熱烈歡迎,著重旋律性的「黑民謠」,史詩般的歌曲與直覺的狀聲虛詞,台下迴響熱烈,就算語言不通一樣跟著哼唱,獲得滿堂彩。

演出的最後,饒亞哲直接跳下護城河,與第一排觀眾近距互動,沿路走回後台一直被歌迷攔阻合影,過足搖滾巨星的癮頭。

the slam_23_暴君出巡

the slam_24_琵琶
奇妙的事:只要一有琵琶聲,台下瞬間都會認真聽,跟著律動。
the slam_28_開始撞
暴君的 Hardcore Dance,應該要來台灣交流一下舞步。
the slam_16_小戴走出去拍照
搖滾巨星小戴!
搖滾巨星饒亞哲,這已經是最後走到人比較少的地方才讓我拍到。
搖滾巨星饒亞哲!(這已經是最後走到人比較少的地方我才拍得到)

「讓場景能永生」就是別忘了當迷弟的感受

台灣團演出大功告成,終於放下心中大石頭,大家終於能夠可以盡興享受接下來的節目。

明明是巨大、縱深百米的的戶外場地,又是爆猛尖銳、機槍般掃射的侵略性音樂,但聲音依舊讓人滿意,過足癮的大音量但沒有不適感,頻率的掌握可能比許多台灣室內場館更悅耳;14 個小時在會場走跳,雙耳沒有陷入「金屬疲乏」,可見硬體、器材、技術、經驗環環相扣,毫不馬乎。

來自舊金山的 Death Angel ,創團時全為美籍菲律賓後裔所組成,至今已多次參戰,儘管並非今年最受注目的首席大團,上台受到的熱烈歡迎、呼聲一點也不客氣,他們的演出也給予樂迷最大的誠意。主唱 Mark Osegueda 歌曲間的談話並不客套,聽得出來都是到朋友家作客的興奮與喜悅。

坐擁百萬粉絲、本屆頭牌的波蘭黑死巨獸 Behemoth,在這樣的大舞台讓戲劇張力完全發揮,光是看這一段就值回票價;現場驚人的 Cradle of Filth 實在暴力,主唱 Dani Filth 麥克風高舉過頭發聲共鳴超不科學,中二吸血鬼妝十年一日,讓這次參戰的火燒島、暴君團員想起自己高中回憶,演出歌單也差點讓他們感動淚崩,畢竟唱了時隔多年的經典,甚至是認識 Cradle of Filth 的第一首歌⋯⋯剛剛在台上壓迫眾生的金屬音樂人,此時此刻都是腦粉身份,不時地「哇!太誇張啦!太強了啦!」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Behemoth 真的要有稍具規模的舞台,才襯得起他想表達的意境。
Behemoth 真的要有稍具規模的舞台,才襯得起他想表達的意境。
Dani Filth 聲帶長在額頭上。
Dani Filth 聲帶長在額頭上!
At the Gates
At the Gates 演出的時候,舞台兩側站好多人。

Crown The Empire、Jinjer 與 Attila、Crystal Lake 等這些正處於活躍期的中流砥柱與新生代,潮潮狠狠的音色與帥勁節奏風靡全場,Jinjer 的女主唱就不再多做贅述⋯⋯。「哥德堡之聲」的其中一員、旋死先驅 At The Gates 上台時,舞台側邊站滿了這次表演的音樂人、製作團隊,我還見到田浦楽跟著 At the Gates 鼓手 Adrian Erlandsson 打出一模一樣的動作,想必是見到偶像了。

前台演出精彩,後台就像一場巨型的好朋友派對:血肉與 Crystal Lake 的 Ryo Kinoshita 聊著剛剛的演出,還分享了自己的 CD,最近要去日本錄音的行程;或是暴君吉他手 Jon 跟 Cradle of Filth 的吉他手聊器材與配置;或是像個迷弟一樣找後台所有完妝的表演者拍照⋯⋯見到這些場景能與自己並肩比鄰實在幸福,是舞台之下最具體滿足,也見證到這一代代人,橫跨著世界所持續傳承下來、所謂的「場景」在哪裡。

血肉與ryo
血肉 Boyz 與 Crystal Lake 主唱 Ryo 共同演出心得:好熱。
暴君的 Jon 與 Cradle of Filth 的 Richard Shaw、Marek Šmerda
暴君的 Jon 與 Cradle of Filth 的 Richard Shaw、Marek Šmerda;有人還想戰手勢嗎?

金屬的夢不該做。你要做的是把這個夢賣出去

其實名單上的外國樂團不少都曾來過台灣演出,甚至馬尼拉結束後就要飛台灣開專場的也大有人在;但台灣金屬與重型音樂式微,不如電子、嘻哈、民謠、搖滾樂來得討喜,屬小眾中的小眾,專場可能號召 500 人都有困難,像剛剛提到的 Behemoth,很難想像 2015 來台只能在杰克音樂舉辦。

台灣自閃靈那代的金屬音樂人就開始往國際另覓出路,至今狀況仍不見好轉。在看著曾當過 The Voice 評審的主唱 Adam “Nergal" Darski 拿著魂棺串場時,此刻反倒讓我感嘆起台灣的產業與環境現況。

創辦人 Vernon Go 先生受訪時提到,他會在菲律賓做這一切的起點,是因為十歲時跟著母親看了 KISS 的演唱會,然後開始玩樂器、彈吉他、組了自己的樂團。九零年代末期菲律賓還有唱片行時,還是音樂專欄作家,PULP 雜誌就是他後來投入金錢與時間,成立能夠推廣音樂文化、場景,又接軌世界的刊物。

PULP 創辦人 Vernon Go
PULP 創辦人 Vernon Go

他提到,菲律賓與世界其他地方的音樂市場無異,金屬樂並沒有特別熱門或特別多人喜歡,依舊是流行音樂吃香,他會持續到現在只是因為他喜歡這樣的音樂,很難忘懷如此有能量的音樂帶給自己的感動與能量。

18 年前開始舉辦 PULP SUMMER SLAM 就是更進一步讓在地樂團有地方表演,讓場景被養成,他也很務實地認為,若要推廣音樂,就不該只是把焦點放在音樂上,他時常鼓勵音樂人要用更完整的方式去看自己的作品:包括形象、造型、設計、品味:「音樂的確是個夢想,但你不該只是有個金屬夢;你要把夢想給賣出去。

Vernon 也說,在台灣做音樂算是幸運的,公部門有支持藝術家發展,菲律賓若有 10% 他就非常感動了,應該要好好利用這樣的資源;此外世界越來越扁平,視野不只是內需,尤其是這樣的音樂,若能往美國或歐洲去,也千萬不要放過這樣的機會,甚至主動去嘗試、投資。

訪問的最後,Vernon 坦言,今年 PULP SUMMER SLAM 失去了三個最大的贊助商,包括三年的啤酒贊助商、百事與披薩贊助商,少了一大筆錢。雖說本屆預期依舊能有近三萬人參加,但其實也有逐年緩緩下降的趨勢。大環境與現實因素讓他在過程中感到氣餒,又有著家庭壓力,整個活動的企劃製作棄置過程中讓他的意念產生動搖,「是不是再也沒有人會喜歡金屬音樂了呢?」從神情中能看出他有些難過。

「但我聽了你們的三個團:血肉果汁機、暴君跟火燒島。他們的音樂聽起來都好棒,他們的表現、形象營造也很認真,能作為我們本地的獨立樂團學習的榜樣;這讓我發現⋯⋯還是有人愛這樣的音樂的,我也還是喜歡金屬音樂的啊!所以,我應該還是會堅持下去的。

「至少要撐到 20 年吧!」他說。

 

the slam_cover01

 

攝影:葉豐堯、吹音樂 / 李鑫
Credit:PULP SUMMER SLAM / PULP LIVE WORLD
特別感謝:文化部影視暨流行產業局、典選音樂、包谷哥、李三毛、小熊(Billy Drummed)、小紅(洪榮廷)、Jesse哥(ICON Promotions)、葉豐堯、PULP、Vernon Go、血肉果汁機、暴君、火燒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