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們的美好事物是⋯:房東的貓

嘻哈餘火未盡,唱著民謠調子的「房東的貓」卻異軍突起,像一陣清風,吹進台北盆地裡。

房東的貓的音樂蹤跡,不像貓一樣安靜無聲,腳印遍及微博、網易雲等平台,在街聲上一曲〈美好事物〉,截至目前已來到近 20 萬次播放,新曲〈柔軟〉、〈如常〉,也在排行榜上窩著許久未離開。

20180419 專訪 房東的貓

說起房東的貓的經歷,有點像參加海祭時的蘇打綠,本打算當做畢業前的成果演出,都恰巧轉變成另一個事業起點。

那場作為起點的告別演出,地點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旁的小酒吧。他們翻唱了許多自己喜歡的作品,再加入幾首尚未成熟的創作。當時組合尚未命名,酒吧老闆嚷嚷著要他們趕緊想個名字,才能夠做演出公告,招人來看。

某天主唱紅鼻子小黑湊巧看見對街的屋頂上有一隻貓走過,心想乾脆叫「房頂的貓」好了,後來仔細思考,或許「房東的貓」更好,聽起來順耳、好記。

當天在酒吧演出的影像被老闆記錄下來,上傳網路。怎料一支翻唱宋冬野的〈斑馬,斑馬〉影片在微博上瘋傳,一夕之間認識這兩位姑娘的人多了二、三十萬,原本打算唱完這場演出就散了的樂隊,沒想到繼續唱了下去,到了幾個城市做巡迴,也在三月底唱到了台北。

在台北的兩場演出,早在開賣當天票就已完售,說起這件事,他們仍舊不敢置信。「我們真的驚呆了!」只想過票或許能慢慢賣,卻沒想過是在短時間之內被搶購,連場地方 Legacy 在接洽初期也是稍有顧慮。

房東的貓第三個團員

我想在此提一位重要的角色,正是房東的貓的經紀人—— 䊹橙。

個性開朗,甚至有點人來瘋的特質,在訪問期間簡直都成了兩位女孩的代言人,不停的替他們補充回答。只要見過他一次,你很難忘記他那沙啞的嗓音,對於台灣偶像劇、YouTuber 等敏銳的觀察力,還有小心謹慎的處事態度。

䊹橙與紅鼻子小黑和少年佩三人是大學同學,在房東的貓開始受矚目之際,一行人把原本的工作辭了,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紅鼻子小黑是長沙人,找到電視後製的工作,少年佩找到在上海互聯網的職位。䊹橙陪著他們把原本找到的工作辭了,全力投入在演出與募資的事物上。

房東的貓

募資的成功是幸運女神的第一道光。當時的目標是 400 張專輯(大約人民幣 2 萬多元),要是達到了,就把工作辭掉,全力投入。誰料到最後來到人民幣 20 萬元,驚喜之餘,把這個成績當定心丸吃了,率性辭掉工作,成為全職音樂人。

募資成功之後,借下來面對是自己與自己的考驗。以前的作品多用手機簡易錄製,因此實際進到錄音室時,兩人坦承其實很不習慣。主唱紅鼻子小黑覺得自己聲音聽得太乾淨,好幾次都無法唱到平常的水準。而另一個不習慣,就是學會與專業的製作人進行更多合作。

第一張專輯找了製作人王彤 ,他們跟我介紹,有著一張娃娃臉的王彤,其實是玩後搖音樂的。還有一次還帶著他們一同在凌晨的跨海大橋上兜風,開著車放著大聲的音樂,也是特別有趣的一段記憶。

問起在討論編曲時有沒有什麼意外?他們說〈往往〉這首歌,第一版的編曲出來,曲風儼然成了仙劍奇俠傳的遊戲配樂,語畢,三人笑成一團。

與梁曉雪合唱的〈短嘆〉是專輯裡錄得最久的一首,緊張的紅鼻子小黑根本沒料想能夠完成這首合唱。她說:「我們那時候根本不出名,還是硬著頭皮發了合作邀請給他(梁曉雪),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

團內的創作分配,曲大部分都是少年佩寫,詞有兩人的創作,也有網友投稿的作品。房東的貓有一個專屬的投稿信箱,可以讓任何想詞創作者投遞自己的作品,再由他們譜曲,執行方式如同唱片公司向各地詞曲創作好手收購作品一般。

房東的貓

每個目標都已經設定好了

梁曉雪之後,下一位想合作的對象,是第一場演出前有在後台碰到面的陳珊妮。八O年到九O年初期成長的人,青春的記憶裡多少有幾首陳珊妮、幾首蘇打綠、幾首陳綺貞。幸運女神的第二道光,照亮兩場演出的 Legacy 台前台後。

第一場演出嘉賓請到許久不見的雷光夏,當天也是她第一次擔任嘉賓。同場來看演出的音樂人還有謝震廷、許含光、黃玠、洪安妮,陣容之大讓人意外,三人語氣中帶著滿滿感動與感激。

房東的貓

房東的貓與我分享來台北這幾天的收穫。除了到夜市走一走,也上了馬叔叔的吉他教室節目(事實就是採訪後的下一個行程),少年佩透露自己一直是馬叔叔的小粉絲,能有機會見到本人,臉上表情難隱欣喜之情。

除此之外,他們也安排了錄音行程,一問之下才發現這次擔任房東的貓新專輯製作人,是安妮朵拉的吉他手阿樊。來台短短幾天,一刻也不得閒,䊹橙說,都難得來一趟了,一定要把想完成的事完成才行。

䊹橙與我分享他對社群的一點小見解,比起串流平台,他更喜歡影音平台:「如果你看到一個視頻有 500 萬次的觀賞次數,你就很難不感興趣了吧。」他認為 YouTube 影片的效應,是最易見的。影片的流量與觀看數字,能夠提起人們的好奇心,也是最好的宣傳。

訪問最後,不免問起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䊹橙搶在兩人作答前再次開口說:「其實我們下半年的行程都已經安排好了,新專輯應該會在年中發行,再來也是到新加波、香港演出吧!」紅鼻子小黑與少年佩無須多言,最好的代言人已經回答完畢。

語畢䊹橙笑了笑,提醒他們下一個採訪要遲到了。

關於我們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吹: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播放清單嗎?

少年佩:我最近真的,真的都在聽陳珊妮的歌。

房東的貓

紅鼻子小黑:我就是雷光夏老師,陳綺貞,落日飛車等⋯⋯。

房東的貓

吹:這次最想來台灣體驗什麼?

A:騎摩托車!!!武漢有許多地方禁摩(沒辦法騎摩托車),所以來到台北就很想試試看,不知道我的國際駕照在這裡有沒有用。還有想去淡江中學,因為《不能說的秘密》在哪邊拍的。

吹:平常除了音樂外的興趣?

紅鼻子小黑:我最近在看《大佛普拉斯》,我最喜歡的導演是拍布達佩斯大飯店的那位,魏斯安德森。
少年佩:我很喜歡科幻類的電影,最近很愛《銀翼殺手》。


作者

Yiru

Yiru

好好聽音樂,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