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衝突就是我們的和諧:紅樂團

April Red 在去年底,繳出了一張用五年時光淬鍊的大碟《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發片之後,他們沒有什麼大動作,反而像是呼應這個名稱似的,讓音樂緩緩地擴散、暈開,直到今年四月,他們即將回到主場台北,舉行一場融合視覺與聽覺,充滿感官饗宴的專場演出。

20180301 專訪 April Red 紅

連日寒流席捲,外頭陰雨綿綿,April red 兩位成員:主唱少詩、DJ Code 特別從林口前來受訪。走進會議室,兩人脫下厚重的大衣,少詩身穿一襲黑色雪紡紗連身裙,輕飄飄的,像她說話的方式,和唱歌的聲音。

異材質的銀色緞面內裡,突顯出的花朵圖騰,像舞台上的她,樂響如風,她沉醉得張開雙臂,隨之舞動,以花朵盛開的姿態。

一旁的 Code 穿著純白的毛衣,相對俐落,可仔細一看,那白衣上頭壓印著凹凸的方形圖案,整齊如電子音樂規律精準的節奏,更像是手指鼓上的按鍵。

黑與白、女與男、視覺與音樂、感性與理性,兩人像是互補的鏡子,流竄在電子聲響裡的,是優雅靜謐的古典詩意,衝突就是他們的和諧。

紅樂團

圖像思考的音樂

少詩熱愛藝術、音樂,小學參加過合唱團,包辦教室的佈告欄、海報設計;國中學起聲樂,後續一路讀到服裝設計系。「我覺得我們的音樂可以用視覺的想像去呈現。」在少詩眼裡,紅色充滿無限的想像空間,可以很溫暖、浪漫,同時又極端、衝突。於是把團名取作「紅樂團」,後來因為受邀參加海外音樂祭,撞名美國金屬樂團「RED」,便在前面加了個 April。四月,那是她出生的月份。

少詩

從小學習藝術的經驗,使得少詩的感官特別敏銳,聽進耳裡的樂響,色彩斑斕而富有溫度。音樂創作的想像,也全由視覺延伸而來,像在創作〈渴望〉時,她想像一個人如同海浪般,充滿強大的力量,而且沒有束縛。後來編曲也加了海浪聲,轉化最初的發想。

她說,「任何一個創作其實都是共通的,音樂曲風也可以延伸到視覺上。比如說電子音樂有 minimal,它是極簡、實驗的感覺。視覺上,我就會很直接想到簡單的線條、圓形或幾何圖形。」

「詩」這項命題,也命中注定般,鑲進了她的名字。空靈飄渺的聲線、充滿畫面的歌詞,到音樂氛圍的鋪陳,April red 的作品饒富東方特有的詩意,從〈雪花〉到〈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更兩度用了徐志摩的詩作入歌。

電音才是心之所向

若說少詩是團內感性的代表,Code 就是天秤的另一端。那些經過縝密安排,精緻俐落的電子節拍,必須花費大量時間、心力編輯調整。專輯收錄的〈橄欖樹〉,就是他的一枝獨秀,有別於 EP 版本著重演唱的感覺,他重新取樣人聲、打散原來的編曲,用不一樣的邏輯做出新的旋律線。

Code 出身音樂世家,外曾祖父是大學的音樂教授,每天輪流教一位孫子拉小提琴,古典音樂的洗禮,持續到國小二年級,在他小小年紀印上了刻痕。到了 16 歲,舅舅找他組團,把他帶去學打鼓,開啟他寬廣的聆聽視野,從流行聽到搖滾,最後在電子音樂找到心之所向。

「那時候電子音樂、DJ 開始風行,我就很好奇,為什麼 DJ 播的音樂都不會斷掉?然後就開始去模仿,買 CD 回家用卡帶機接,憑著聽到的印象來接歌。」自製 mixtape 的過程中,他玩出了興趣,退伍後,買了器材埋頭深耕,走上 DJ 之路。期間,他曾進錄音室工作,當了 8 年錄音師,也是在那裡,他第一次聽到少詩的聲音。

DJcode

April red 的隱藏版團員:蔡政勳

當年,Code 在錄音室聽到少詩唱的廣告 demo,他感覺這個聲音清新脫俗,高音空靈,中音又很溫暖,便邀她在自己的創作專輯《江水》獻聲,兩人初次合作的〈雪花〉,後來也收錄在樂團首張同名 EP。

促使 April red 成軍的關鍵人物,是原本毛遂自薦要當鍵盤手的好友:蔡政勳。「那時候我們就拿〈雪花〉去給他聽,聽一聽他就說:『你們可以組團啊。』就慫恿我們。」沒想到,後來團組好了,第一個團員卻因為孩子剛出生而缺席。

因緣際會下,來自比利時的胡月(Pierre Hujoel)曾一度頂替鍵盤手一職,後來為了讓作品的自由度、機動性更高,樂團再度回歸兩人編制,也不再侷限於東方元素,而眼界放到全世界。在新專輯裡,他們嘗試尋找世界各個角落的傳統樂器,最後找到北海道、俄羅斯、以色列、法國的樂手合作。蔡政勳也終於實現他當鍵盤手的承諾,演奏了〈雲煙〉(鋼琴版)、〈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困難重重合作路

April red 成軍以來,足跡遍及英國、美國、加拿大、俄羅斯、荷蘭、中國,走訪世界各國,開闊了他們的生活經驗與視野,也刺激他們創作。中國巡迴到了重慶,他們把城市快速開發的衝突寫成了〈紅色城市〉;在 Glastonbury 的經驗,更靈感湧現,當場寫下了〈Dreamland〉。

這樣的經驗也促使他們廣邀各地樂手合作,然而這個決定,卻讓製作過程變成一條漫漫長路……。

一開始聯絡以色列的音樂人,從 Facebook 到電子郵件,全遭對方以讀不回,讓他們一度想找別人合作,但是 Code 仍不肯妥協,加對方臉書好友後,主動傳了音檔過去,終於有了回覆。

和俄羅斯樂手接洽的過程,同樣困難重重,各種聯絡方式毫無下文,直到 Code 發現俄羅斯有他們慣用的社群軟體,下載了 app 使用,才終於取得聯繫。「我們對自己的音樂滿有自信的,想說音樂丟過去,他們應該會 ok,但問題是你有沒有真正聯絡到他。」

Code 的堅持,讓這張專輯能克服重重的困難。少詩說,「〈你的世界渲染了我〉有一部分是在寫他(Code),因為他在音樂這塊領域上,非常堅持,也很努力,我覺得有感染到我。」

其實到了最後,是 April red 用自己的音樂,渲染了世界各個角落的樂手們。

攝影/Yuming

 

April Red 紅 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紅白電子派對

日期:2018.4.13 (五)
時間:20:00 入場 20:30 開演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 1 號 華山中五館)
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2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