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you & me & something new:VOOID

20180206 專訪 VOOID

離開組建十年的樂隊,洪申豪再次領軍,和三位年輕的樂手於 2016 年底成軍的新樂團 VOOID,繼續延續著獨立製作與 DIY 精神。除了龐克和搖滾樂,也加入了爵士、Hip Hop⋯⋯等不同的音樂元素,展開了密集的新旅程,2017 年發行了首張同名專輯《VOOID》。

這次十分開心能與 VOOID 聊聊,為什麼忙於 solo career 的洪申豪又組團了?這些年輕的新面孔到底從哪裡來?甚至聊到彼此年齡差產生的代溝,或是「空虛號」背後深藏的故事⋯⋯;一共四十個問題,有問必答!

直式封面_測試

HOM SHEN HAO BAND

嗨!大家好,介紹一下自己吧?

洪申豪(以下簡稱洪):35 歲,不抽煙不太喝酒。已婚。
連震堂(以下簡稱連):目前 24 歲,戒菸中,偶爾品酒小酌(三天一次吧),個性比較直接吧!所以藏不太住情緒,有穩定伴侶。
盧之軒(以下簡稱盧):21 歲。
吳峻宇(以下簡稱吳):我 21。單身。

樂手都不是過往我們熟悉的面孔,團長是否有特別考量?

洪: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考量,當時徵團員的先決條件只是要可以專心在這個團、想要以音樂為生活重心的人。樂團的音樂是集體創作的形式,若有團員被外務影響,在創作和練習時可能會被其他的事情分心,那到最後可能耽誤到的不只是自己還會是其他人的時間和創作的節奏感。所以決定組成 Vooid 後,像之前 Honey Baby Orchestra 那樣有以別的團為主的朋友我就沒有作考慮。

團員們有玩別的團的經驗嗎?

連:第一個團叫「莫名其妙的一天」,自己還蠻喜歡的,可是沒有太正式的錄音作品(已不可考),大概是大三、大四開始玩創作團,在這之前都在學校社團擔任一定要有 solo 才表演的吉他手,哈哈。
盧:love_1,一、二年。
吳:還有在 love_1 彈貝斯。大概二年多吧!

solo 是因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又組起樂隊了?

洪:我現在還是有在演出和創作 solo 形式的作品,會組 Vooid 是因為真的還是很想玩樂團。畢竟在我的生活經驗中,和人一起做音樂還是最好玩的。

這次成員是靠徵選集成?

洪:團員是一開始我在臉書上徵的。對我而言一開始當然是完全的陌生人,但經過這一年多在音樂上的共事,大家就成為朋友了。我覺得樂團裡的成員要有一定程度的生活上的默契和友誼做音樂才會有意思,不然就很像是找樂手來照譜彈。

連:我在徵選這個樂團之前,我不知道誰是洪申豪⋯⋯只知道是朋友們口中的透明雜誌(伴隨著少女尖叫)這個樂團的主唱,然後只看過一次透明雜誌的現場(樓下聯誼),基本上是一種未知的情況下前往面試的,當時後的感覺還記憶猶新,因為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能選上,或是旁邊這個眼鏡仔(吳峻宇)是不是之後就要跟他一起玩團,哈哈。在這邊也感謝我的朋友曹伯分享這個訊息讓我有今天這樣的自己。

盧:碰巧碰巧。

吳:當時是朋友分享徵選這事給我的,滿幸運的。盧之軒是我高中學長,但之前也不熟就是了。

那大家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洪:盧之軒初見面感覺是一個很聰明的年輕人,實際上也是,他的天份會越來越明朗。連震堂的個性很鮮明直接(這個特色也很直接的表現在他的吉他上),是一個感情哥,我生活中沒有遇過這樣的人所以覺得他很有趣。吳峻宇是一個沈默害羞的人,性格上也比較猶豫,但這一年下來他各方面都有成長也變得比較積極。他們三個我覺得都是很理想的團員

連:對於豪哥感覺就是獨立音樂界有威望的人吧?(笑)當下他很認真的拿著筆記本清楚且仔細的與每一位樂手聊天並記錄,蠻好奇當下對於我的筆記是如何(笑),對吳的印象大概就是書呆子的那種刻板印象吧?但他真的是高材生模樣經典款啊,話不太多。但會抽菸,基本上我就覺得很好相處了,對於盧之軒感覺就是個嚴肅的人吧!不苟言笑,但是在打鼓的時候看得出來他是個很有想法的人,但外表太兇悍了,剛開始跟他話也不多。

盧:震堂很誠實,吳峻宇很屁,洪申豪年紀有點大

吳:豪哥就是高中看表演時台上的那個人。連就很幽默,化解我不講話的尷尬。盧就以為是個和善的學長。

VOOID 鼓手盧之軒
VOOID 鼓手盧之軒

年紀差這麼多,有感覺到彼此的代溝嗎?大家關心的事情很不一樣?

洪:嗯,多少有些代溝。不過意外的不會太大。一來我沒那麼成熟、二來他們也不太幼稚,所以雖然年紀差了一輪,但相處起來沒有差距那麼大的感覺,頂多就是些聊天瑣事話題知道與否吧
連:20 歲以上大家都一樣啦!

最近又要徵詢一位鍵盤手加入?

洪:音樂上有需要,其實我自己的錄音作品中鍵盤樂器的成分還不少,所以當然也想在現場也呈現出來。

其他成員日後會參與創作嗎?

洪:他們每個人的樂器都彈得比我好,音樂也聽得不少,所以當然是希望他們能夠參與創作。

在地下與法外、體制外用獨立姿態生存(例如秘密翻唱歌曲),這條路走得通嗎?

洪:「法外」XD;只是窮鬼的小氣做法罷了吧!怕因為一首翻唱讓我們整場的演出收入縮水啊。其實對我來說透明雜誌就是最好證明,證明獨立經營的音樂是可行的了。更不用說現在這麼多厲害的 Youtube 藝人,也都是獨立經營的。

盧:你全家都犯法。

經營還是洪申豪自己一手包辦嗎?

洪:PAR 的話現在有林哲安一起和我企劃營運。樂團的部分還是想要像透明雜誌時期一樣有人負責幫忙處理聯絡窗口、美術、商品製作販售。我如果能力真的超強的話就不會像現在一樣事情都處理的凌亂鬆散了,目前還是想把精力都專注在音樂上比較好

洪申豪現在在樂隊中的角色?

洪:在 Vooid 中規劃就是以我為主,這是在組團之前就決定好的事,所以以團務行程來說,一切會很單純,我計畫、團員配合。但在音樂上我是開放的,這一年來Vooid的音樂從我單方面的想像,隨著團員們演奏風格和性格的發展逐漸變成現在的樣子。這是四個人的結晶,而且還會持續進化下去。

IN TO THE VOOID

內文_2

「洪申豪」與「VOOID」二者有差異嗎?

洪:可能就像張惠妹跟阿密特、蕭敬騰跟獅子合唱團的關係一樣吧

連:我覺得可以從演出的感覺感受到差異,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並不是把這兩個名字混為一談就是壞事,而是由衷的希望大家可以透過 Vooid 感受到更多不同的地方。

VOOID 現階段是走什麼樣風格的樂團?

洪:很難形容吧,來現場聽最準。

連:好難喔⋯⋯

盧:尊重包容友善。

吳:男團。

成軍立即出專輯,巡迴練團都很勤,是想快速取得「成績」?

洪:可能因為在透明雜誌的時候幹得還不錯吧,所以一開始對於自己現在的年紀該有的成績會有過多的期待(過三十歲的焦慮)。開始經營 Vooid 才讓我冷靜看清現實,透明雜誌後期可能一場會有 5、600 人的現場,Vooid 一開始有 5、60 人就很不錯了,這事一開始我雖然急,但也急不來就漸漸算了。我想到我看鳥山明和高橋留美子的訪談時他們都有說到,結束《機器娃娃》和《福星小子》開始連載《七龍珠》和《亂馬》的時候他們都曾經過一段被先前的讀者嫌棄的時代過。所以結論是該作歌就作、該練團就好好練、巡迴很好玩所以有機會我就會想巡。就算賺不到錢但畢竟也沒人逼我玩音樂,所以沒什麼好講的。

連:知道目標就去做我覺得是好事情啦~

盧:可行當然好,不行也要快樂。

吳:當時我其實無所事事,能積極起來很不錯。

發片場有提到「空虛號」的由來有一段特別的典故?

洪:Vooid 真的沒什麼意思,比起「洪申豪 Band」好一些、形狀也順眼。起初有猶豫要不要起一個中文團名,因為感覺有中文團名會比較受歡迎,哈哈。但沒什麼想法就算了。空虛號由來請震堂說明。

連:空虛號其實是有一陣子自己的生活感到無比的寂寞空虛,每天都需要喝一堆酒發洩這些身心失衡的情緒,當時後我的一位好朋友都會開著他的車到各個 live house 去賭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然後請他們上車且沒有目的開,享受的只有中間在車上喝爛醉聽著超大聲音樂的過程,但回到家還是非常空虛。即使空虛,每一次我都還是會上車,哈。

那你們都有搭過空虛號嗎?

洪:只有連震堂吧。

連:沒錯只有我。不空虛的人搭了應該只會覺得很無聊吧!哈哈。

日常都感到空虛嗎?在哪個部分?

洪:也不是空虛,只是這幾年真的是一直在跟自己的虛無感角力。這些年我幾乎是過著零社交的生活,這樣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獨處的日子其實還算可以,至少耳根清靜。只是有時候比較起自己和他人的作品、理想現實、犯過的錯、曾經歷的人際關係⋯⋯所有到了我這個年紀的一切,一不小心焦慮起來都可能會被捲進虛無的漩渦。我實在不想變成一個犬儒、一直埋怨現在、美化過去的中年人,所以試著想辦法維持自己在那條軌道上,Vooid 是我的其中一個出口

連:其實我一直是一個很怕獨處的人,我的朋友們也都很寵我,只要我無聊空虛的時候都會盡量的陪伴我,甚至陪我一整天且都配合我決定好的任何行程,在這邊謝謝我的朋友們,空虛的部分應該是一直需要人聽我說話吧,才會讓覺得自己還是個什麼的存在

吳:我是個腦子不斷有想法、規劃的人,空虛在於自己行動力很差,常常需要別人來 push,但自己意識到這件事後,有慢慢試著去少想、多做事了。

貝斯手吳峻宇
貝斯手吳峻宇

THE ALBUM

聽《VOOID》專輯之前與之後,會推薦去聽些什麼樣的音樂或樂團?

洪:我不知道耶,比起我的推薦現在網路上有更多可以接觸到好音樂的管道。但如果你在現實生活中遇到我,你可以找我聊音樂,我會很開心。

連:哇嗚,我覺得這題好難⋯⋯當面聊當面聊。

這次專輯比透明雜誌更多元,沒有特別統一性的風格?

洪:其實想想透明雜誌的作品從來也沒有要刻意做什麽統一性,你會覺得〈九月教室〉跟〈有時候真想往你臉上灌一拳〉有統一感嗎?Vooid 也是一樣吧,總之就是試著做出好的曲子,好好的把它們錄下來。

連:我看不懂統一性是什麼意思⋯⋯抱歉⋯⋯

盧:好玩就好。

《VOOID》是集團員大成的創作嗎?

洪:目前都是我寫的曲子,算是草創期的做法吧。但我覺得接下來在 Vooid 中聽眾會漸漸的將焦點從我移到他們三人身上,我有預感他們的才能會在不久的未來爆發出來

連:基本上大概的結構都是豪哥先做好的,中間我們才去讓曲更完整,一開始要照著自己不習慣的方式去編會很不習慣,這也學習到有時候這一段照自己的意思彈奏會比較沒有邏輯,最大概的原因是歌聽不夠多吧,但很開心自己能在每一次編曲學到新的概念。

盧:我會加油。

吳:編曲上我目前也是滿被動的,大部分都是模仿或緊黏著其他人的 groove,可能未來會試著想如何讓每首歌變得更好吧。

《VOOID》封面讓我一直想到 mac 的桌面?

洪:沒什麽特別的原因,單純覺得顏色好看然後這張作品中又有些迷幻風格的曲子,就拿來當封面了。通常我做視覺都蠻直覺的,不想去想什麼概念故事之類的。

〈0982-VOO-ID1〉是誰的電話嗎?

洪:0982 是我的出生月跟年,是亂取的歌名。

〈World War Zero〉好像很難得的觸碰了一些政治問題?

洪:我不覺得音樂人有什麼責任要刻意去寫有關政治的曲子,寫你想寫的唱你想唱的才自然。而且我覺得每個樂團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政治宣言,立場和想法都反應在歌詞、音樂、如何宣傳、經營中了吧?不知道、我也試著不去在乎這些,隨便吧,哈哈!回到〈World War Zero〉這首歌上,其實之前寫過一些曲子裡或多或少都含有點政治意涵,只是我沒有嘗試把它們寫得那麼社會議題,在〈World War Zero〉我純粹是想把心中覺得無解的矛盾唱出來。實際上中國和台灣、美國政府和穆斯林團體、乃至全世界都存在著這樣的矛盾。原本就對立的A和B 要去說服或接納彼此是絕對不可能的,極端一點的傢伙就想抹煞對方的存在吧?但之後又怎樣呢?過不久後又會有新的仇恨產生吧。有時覺得這一切很無力,要彼此理解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所以我叫它〈World War Zero〉。我寫這歌的時候想到一部電影《There Will Be Blood》,有興趣可以看看。

主唱洪申豪
主唱洪申豪

各自最喜歡專輯中的一首歌曲?

洪:我的話應該是〈Cancer〉和〈生活的答案〉吧,這樣是二首了⋯⋯現場表演起來很爽。

連:〈Cancer〉,因為我可以一直 solo。

盧:可能還沒誕生。

吳:〈空虛號〉吧!自己錄音時最滿意也最放得開的一首。

這次錄音製作都是 DIY 進行,據說是零製作成本?

洪:零成本是誇張的說法啦,只是相對於當時聊到 80 萬元的錄音補助,Vooid 作這張真的是不到它的一半。我自己錄音混音參考的方法都是請教身邊的朋友或是 Google、Youtube 上找來的。混音花的時間最久,大概有兩三個月一直沒辦法混出理想的聲音,我房間因為隔音的關係又沒辦法用監聽,只能一直用耳機作業真的很痛苦⋯⋯。

連:混音這些這對我來說很未知⋯⋯我還在學習中。

有不少成員應該是首次參與專輯錄音製作?

連:應該就是⋯⋯哇!完成了一張專輯,下次會更努力再讓自己彈奏的品質更好。

盧:錄音真的非常難,必須更精確的掌握自己的演奏。

吳:老實說,我最近重聽這張專輯,聽到了超級多自己的不足,心得就是乖乖練琴囉。

其他團員也是初次經歷這麼大規模的巡演?

連:對的,人生中很寶貴的經驗。

盧:是!

吳:對,好玩。

巡演時有發生什麼值得一提的小故事嗎?

洪:這次巡迴我發現現在表演只要音樂一停我就會變成一個智障,我完全不知道該講什麽,說出來的話既不好笑也沒意思。真的是,我不知道怎麼辦。

SOMETHING NEW

你們到底想幹麻?

洪:我想要做一張自己滿意的作品。

連:我真的只想當個 Rock star!哈哈哈!

盧:想中樂透。

吳:想畢業。

VOOID 找代理發行數位上架了,比起過往 DIY 方式不同?

洪:代理跟數位上架跟DIY不DIY無關吧,透明雜誌也有上數位,也有找代理,我個人的第一張 solo〈Light Coral〉也是代理發行。〈Light Coral〉以降的作品因為我企圖想用一種更期待以同溫族群的緊密串連的互動方式來運作,就是創作者 DIY、消費者也 DIY(樂迷們彼此分享發行或演出的資訊、辦活動,有個因為音樂連結起來的社群,像九零年代一些外國的獨立場景那樣),結果就是——我失敗了,哈哈哈哈。我真的太自以為是了,我連身邊家人、朋友都難以聯繫關係了更何況是離我更遠的人。不過至少我試過啦,不是這方法不可行,只是我能力不夠所以現在我又回到了一開始的方式。

會不會覺得這樣就不酷了?

洪:沒有什麽酷不酷的吧,連 John Coltrane 的 youtube 影片都有人按 Dislike了。所以,我到底算哪根蔥?沒有好的作品什麽酷不酷這些都是多講的。

VOOID 現場還會翻唱流行歌,現在放下很多矜持?

洪:我完全沒有去想這種事耶?我從以前就會 cover 歌,cover 的也都是自己喜歡的歌,沒有特別想說要綜藝一下之類的。矜持一說我覺得也很好笑,就像是可能你愛喝酒我不愛,你就對我說「你怎麼都不喝酒啊?太多矜持/包袱了吧?」我也是只能笑笑了。

連:像我這種吉祥物角色才沒有什麼矜持呢!

吉他手連震堂
吉他手連震堂

最近的潮流變化⋯⋯搖滾樂是不是快死了啊?

洪:我年紀比較大所以我見證過了幾次音樂潮流的變化,我還記得小時候看過一篇文章說那年 Technics SL-1200 唱盤的銷售業績超越 Gibbson 的 Les Pual,搖滾的年代告終之類的。老實說搖滾樂死不死跟我真的沒什麼關係,永遠都會有很好的新的音樂繼續在發生,而我只是老了一些而已

連:就算死了我還是要 solo!

盧:???

吳:怎樣算死了?

以「創作維生」,你們覺得?

洪:先不論最後作品的質量好壞、獨立主流與否,我覺得只要有心,從十幾二十歲開始專心的做是有機會的,但要以創作、演出作為主要收入這件事我覺得其實還是跟個性有比較大的關係。我完全算不上什麽成功(經濟上和作品質量上我都不覺得)最近也在找正職工作了,畢竟都結婚了,若是想到要生小孩什麽的還是要維持收入。

連:畢竟我不是台北人,所以生活開銷真的是很現實的一件事,你可以是有才華的人但你不能不付房租,但在於維持生活的工作與樂團的經營上,我真的真的用盡最大的力氣在找平衡,好幾次一個人在家大哭,原因只覺得維持生活與音樂的理想讓我真的好累好累,我真的需要時間或是金錢,但我兩個幾乎都沒有。但哭完其實就好了,世界殘不殘酷跟當下的心理有關啦!還是覺得充滿愛就能克服一切。

盧:現場演出酬勞都拿去買樂透。

吳:看個人選擇吧!

因為對音樂生涯的認知不同,你選擇主動離開透雜;那你會害怕類似的事再發生嗎?

洪:這倒不會,如果團員們真的因為有別的打算不能配合行程或不得不離團 Vooid 還是會繼續下去,因為組 Vooid 的第一目標是音樂,這個認知我自己很清楚。當然相處久了、演奏風格和默契都有一定程度契合的人要離開還是一件很討厭的事,尤其是要找新的人、又要經歷一次磨合⋯⋯年紀越大越不喜歡做這些事了

其他人會害怕活在洪申豪的陰影下嗎?

連:(先大笑八聲)VOOID 表演到現在最常聽到的就是少女的呢喃(洪申豪好帥),當然我覺得大家對於豪哥一定比較認識啦!但真的可以跟老大哥合作真的讓我學到很多,畢竟我在這之前對於音樂的想法比較狹隘,所以很開心的自己能成長,但也慶幸豪哥結婚了

盧:不會。

吳:努力學習。

VOOID 今年的計畫?下一步會是?

洪:我們今年要再錄一張專輯,在那之前會先出單曲。

連:減肥。

吳:乖乖去上學。

身為團長的洪申豪,團員現階段綜合表現你滿意嗎?

洪:我覺得目前他們的表現都及格,我很滿意,畢竟我們才開始 Run 了一年多,而且這一年又是急急忙忙的一年,所以他們在這段期間之中也都還處於摸索的狀態,我真的覺得他們會越來越出色。

洪老闆是慣老闆嗎?打個分數?

連:99分,不會是慣老闆啦!

盧:87分。

吳:A+。

最後,你們彼此問對方一個問題吧。

洪 Q 盧:你真的不會熱嗎?
盧:很冷。

連 Q 洪:怎麼保養的?
洪:不吸菸。

盧 Q 吳:你到底要不要道歉?
吳:盧軒低能兒。

吳 Q 連:什麼時候表演要脫衣服?
連:等你當兵被起床號叫醒的時候。


 

27021865_2081705655376764_9167207584665173345_o

3/4 BIG Romantic Records presents「夜明けの街」

日期:2018.03.04(日)
時間:18:30 入場 19:00 開演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 200 號 B1)
演出陣容:VOOID、 South Bad Boy、カネコアヤノ(Ayano Kaneko)、 イルカポリス 海豚刑警
售票資訊請洽官方活動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