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與9m88回顧她的2017年

人們究竟在妳的身上看到什麼呢?9m88 說,大概是個陽光、誠實、願意分享的歌手吧。

然而,我在這天看到的 9m88,是一個肩上背包和手邊行李箱加起來,比自己一個人還大兩倍的女孩,獨自走進採訪的咖啡廳。

201802069m88

一月的某個星期天,9m88 剛結束日本巡迴,從東京飛回台灣。搭上計程車從桃園機場趕來,她狼狽坐定後翻出化妝包整理。那兩件行李加起來應該有二十公斤,實在不知道身形細瘦的她,是怎麼把它們帶出國又搬上樓的?

距離上次採訪她已經過了一年,那時〈陪你過假日〉才剛上線,她剛開始跑自己的冬季小巡迴,〈九頭身日奈〉也不過是口頭上預備推出的新歌⋯⋯誰想得到後來發生的事呢?88 當時說,她接下來的一年要和很多不一樣的人合作。她不僅做到了,甚至做得更多。

2017 下半年開始,9m88 與北京樂人 Fishdoll 合作〈Air Doll〉;並參與了 LEO37+SOSS 的首張專輯。展開夏季巡迴期間,她替法國騷靈才子 FKJ 暖場;到了年底,更邀請 YouTuber 異鄉人、節奏藍調新秀 ØZI 擔任自己的現場演出嘉賓。

在台灣,她的演出一票難求;在美國,她受邀到摩登天空舉辦的音樂節演出;在日本,演員水原希子也成為她的現場聽眾⋯⋯。當然,在這些現場演出之外,也別忘了你身邊那張,她和 DJ Spykee 的廠牌 2manysound 合作發行的單曲黑膠

9m88 將在今年底從紐約的 The New School 畢業了。這次訪問,我們從最近的巡迴開始聊起,聊她對自己的期許與擔憂;聊那些給予她支持、建議甚至是批評的聲音;聊爵士樂對她的意義。此外,我們也聊到她與 Fishdoll、LEO37 合作的兩首歌中,華人在西方社會被歧視的主題,以及 9 月為 FKJ 暖場,觀眾進場不順的爭議發生當下,她在台上的一手觀察。

一年過去,9m88 依舊知無不言,麵才吃一半,仍堅持要先把我的問題答清楚。儘管不時會自疑自嘲,仍可以感覺到她向上游的渴望。那些「自疑自嘲」似乎就此成了深思熟慮的過程。

採訪尾聲,9m88 預告今年要逼自己推出新專輯,因為真的讓大家等太久了。希望來年再訪她時,是為了那一張專輯。甚至不只為了那一張專輯。

9m88

Q:過去一年妳做了非常多的事情,對自己的表現滿意嗎?

我只能說我拼了命做事,所以⋯⋯嗯,絕對不是最滿意的,有進步空間啦。只是能做到那麼多事,還是覺得很神奇。我上次在 instagram 回顧了我到底做了什麼事,就覺得,誒,好多事喔!最後還去那個 Modern Sky 的 L.A. 跟紐約場演(編按:9 月兩場在美國舉辦的摩登天空音樂節)。我完全沒想到會有這種事發生,還蠻有里程碑的感覺。

Q:妳還在美國學爵士樂,但過去一年仍蠻常表演的。回來台灣辦過不只一場巡迴,曾經擔心票房嗎?

恩!我每次都會擔心啊。像這次我辦(冬季巡迴)的時候,我很擔心票房,因為上一次暑假是辦在小地方展演空間。小地方只有三百多個人,這次又要變成七百個(編按:在台北 The Wall 與高雄 LIVE WAREHOUSE 的大倉),我就想說:慘啦,會有人來嗎?

我預先就跟夥伴 Mia 討論好,我們要找 special guests,沒想到一發文說要賣票,票就賣完了。還沒把這個絕招使出來。

在高雄原本是要辦在小倉庫,兩百個人吧,也是幾天就賣完了。大家都跟我講說濁水溪以南有什麼魔咒,也有人跟我說,他們明明已經是很資深的音樂人,卻只賣四百張。大哭!我就想說慘了,我怎麼辦?他們(高雄場館方)說你要不要開大庫,我想說大庫擠不滿很丟臉!

我的中心思想就是「與其買不到票,也要擠得很澎湃」,我就喜歡這種感覺(笑)。要讓大家覺得,喔喔,好人山人海!不管哪個大小都有這種感覺。結果高雄本來我也差不多賣了四百張,推了異鄉人後應該有逼到六、七百張。好神奇唷⋯⋯。

Q:發行單曲黑膠後的這趟年底巡迴演出,有收到什麼樣的歌迷回饋?

有一些比較溫暖的回饋是,聽到現場表演很開心呀。甚至有一些人是從來沒有看過 live 表演的,他們特地來看,覺得很值得,覺得:喔,原來看現場跟在網路上聽音樂的差異是那麼大的。

然後,很多人都會把我講的話 quote 起來,可能我在台上 talking 時說:「有時候你要學會自嘲一下啊,什麼事就難不倒你阿。」講一些有的沒的,接著我就會看到他們在 instragram 把那個 quote 下來說,她講的這個很對,有共鳴。

除此之外,在表演上當然也是有些人會給我們建議。特別是日本的觀眾更會在 twitter 上講,他們可能會說:聽我的音樂(錄音)會比較 R&B、比較 lay back,有 groove 這樣子,但是在演現場的時候是 Rock 的感覺多。講得很細。

每次 live 表演我們都會換新的方式,這次巡迴,我用自己的人聲效果器用得更多。因為我們樂隊才四個人,所以會一直想說怎麼用四個人,把聲音再疊滿一點。我們不是主攻玩 synthesizer(合成器)的音樂人,比較喜歡 live 的即興演出,但也會想要怎麼突破框架,又讓人家覺得說,還是有聽到我的嗓音的部分。

總歸下來,這一趟新的挑戰是怎麼去平衡我們自己想要的聲音,以及觀眾想聽到的聲音。

9m88

Q:你覺得大家從 9m88 身上看到什麼?自己又希望大家從 9m88 身上看到什麼?

現在在大家面前的這個角色,應該就是一個很陽光、還蠻誠實、很願意分享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的經驗的人,希望跟觀眾有一些共鳴。

我盡量不把自己當作一個偶像,不希望他們崇拜我,但是我希望他們跟我相處,聽我的音樂時會覺得,有舒服。如果今天有一些感觸,那是他們對我的回饋。這樣就已經很棒了。

舞台真的是蠻奇妙的東西。我朋友說,他每次看到我上舞台,就跟平常私底下是完全不一樣的人,變了一個狀態。我覺得表演者有必須要有這樣的特質,可是我又不希望因為這樣就失掉跟別人用很平視的方式互動。因為本來就不該區分你我。

大家可以感覺到我很拼命吧?很拼命,很努力⋯⋯他們都會跑來跟我說辛苦了,我覺得你真的很棒。看得出來我做了很多事,我就覺得怎麼會⋯⋯(記者:國民女兒?)對,有那種感覺!

我希望大家以後想到我這個角色的時候,可以帶給他們一些力量,可以用另外一種視角去觀看生活,找到一些解套的方法。我最近一直在想音樂能帶給人什麼呢?我覺得無論喜怒哀樂,有時候很難過的時候,大家都是在音樂裡面找答案。我希望以後我做的音樂可以有這個能力,聽到一句話,甚至一個旋律,給他們一點點啟發,給他們一點光。有光就會⋯⋯對啊,比較想繼續活下去。哈哈哈!

Q:聽起來,妳相信音樂有救贖的能力。自己就曾經被誰的音樂給救了嗎?

這次去 Fuji Rock 的時候,看了 Sampha。那是純粹在音樂上的感動,他的聲音有穿透力,感覺他在唱歌的時候,他是用「他」來唱,而沒有假飾他是誰。那直接的渲染力嚇到我了,聽的時候我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被那整個聲音包圍的時候,好感動!

這是最近期的,小的時候的話,可能是陳綺貞吧?我以前很迷陳綺貞,在高中熱舞社成發的時候要寫感謝狀嘛。謝謝大家,誰誰誰。我最後寫陳綺貞。哈哈,她最好是會看到啦。

陳綺貞、Michael Jackson、Erykah Badu、然後高中的時候有聽 Radiohead⋯⋯這些都讓我感觸很深。

Q:Sampha 的歌寫的是自己很痛的那部分,他的遺傳疾病,陪伴幼時的鋼琴。你也會開始寫一些緊貼自己的生命,十分深刻的歌嗎?

我目前的創作都是自己的經驗,但是我沒有把它講的非常清楚。我目前的創作還是主打一個心態,有點「苦中作樂」吧,bitter sweet、五味雜陳又不忘嘲諷一番。當然,接下來會想要再寫一些比較深刻的故事,但我又會覺得,有時候要寫深刻的故事是到當你走到那個狀態的時候,就會直接把它寫出來。可能我現在的狀態是,還沒那麼掙扎。

〈九頭身日奈〉裡,有一些角色是我。譬如說「神經兮兮 怕世界末日會來臨」,有時候我覺得我還蠻神經質的,擔心很多,很容易緊張。然後「Joanne 她唱爵士卻沒有紅 只好去賣大腳桶」,那不是真的是我,但有點像是我的心理狀態,一直會覺得我沒有達到我最理想要成為的人,我好像一直不得志。這個心理狀態,我一直在突破。其他的話都是我觀察身邊的人。

9m88

Q:從〈Air doll〉到與 LEO37 合作的〈Moment〉都在講西方社會中華裔族群的處境。這個主題出現之頻繁,令人無法不注意。

〈Moment〉是他(LEO37)把歌詞寫好後,再問我副歌有什麼想法,他說他大致上最後導向的想法是,雖然我們現在處境這樣,但是我們是可以度過的,用一種比較正面的方式去唱。

其實那個詞我也沒有寫很多嘛,就是「他們不 care 我們,但我們沒事」我們 ok ok okk,他知我知你知,我們都知道。用一種馬丁路德派的,大愛的方式說,你欺負我們沒關係,我有這個寬容大度可以去包容、消化這個問題。

我最近跟一個住在紐約,新加坡裔的男生合作了一個類似議題的東西,但是比較激進一點,就是 Malcolm X 派的!

這個議題蠻值得討論,但有時候身為一個亞洲人就會被相對比較。黑人那麼的掙扎,我們的這部分似乎不足人來道也。我有時候就會想說,我出來講這個議題的力量何在,但也沒有說不能講這些東西。可是想想也覺得,我們蠻幸福的,可能亞洲人比較獨善其身吧?自己過得蠻好的。

我有拿這些歌給朋友們聽,他們都蠻喜歡的,但是共鳴度當然沒有那麼高。因為他們就不是亞洲人,很多朋友也不能想像,為什麼我們會被歧視,這不在他們(無論黑人、白人朋友)的理解範圍。

Q:前陣子出現了質疑的聲音,認為你不是爵士歌手,聽到這樣的質疑有受傷嗎?

絕對會是受傷的阿。

因為我現在唸到大三就是在學這個東西(爵士樂),所以我完全同意大家下這個 title。我覺得⋯⋯why?沒錯,這是一個好的行銷方式,可能以前大家買華流專輯,可能會被誰封一個號:少男殺手阿、國民天后阿,有的沒有。這就是一個行銷的方式,讓大家有一個字眼可以去 catch 到說,這個人到底在做什麼,所以他們用這個稱呼來講我。

當然我正好在學這些東西,所以這稱呼好像剛好有符合。但我完全認為我現在發表的東西,一定是有受爵士影響,但它不是爵士樂,而且我也從來沒講過它是爵士。對我來講它就是流行樂,雖然做 pop 的人覺得它不是流行音樂⋯⋯這些都只是別人的標籤而已。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的音樂,那我就說這是我的音樂好了。

我想要講的事情是,我希望大家知道,我也是有在這件事情下苦力。爵士樂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神聖的事情,因為它需要花很多的努力去精進,讓它成熟。我不打算把自己在學習的這一面一直展現給別人看,因為我覺得我還沒準備好,因為我把它看得很重要。爵士樂可能跟我所謂的 9m88 這個 title 有點分開來,是不同的 project。畢竟音樂不只一種,理想化我有很多東西想做,但我還沒到那一步而已。

Q:成為公眾人物之後最大的困擾?

前一陣子比較擔心別人會跑來跟我講話什麼的。然後在路上拍照。可是後來想一想,沒差,又怎麼樣呢。走在路上有人認出來,跟他打個招呼就好了。之前都會一直戴著口罩,現在要戴不戴的。

之前比較像是 trending,大家都會一直「發現」這樣。現在在特定場域才會一直被「狩獵」到。像上次跨年去濕地就一直被狩獵到⋯⋯。

大家願意跑來直接跟我拍照我都覺得 ok,只要不要偷拍我就好了。偷拍,又有什麼好拍的呢?又沒有什麼好看的阿,我又不會穿很短的褲子,不如去拍 Julia(吳卓源)。哈。

Q:9 月為 FKJ 暖場時,曾發生觀眾進場不順的爭議事件。當晚你在台上的觀察是?

我在演的時候,兩三百個人吧,我想說:慘了,沒有人要來看開場表演。大家都應該是在等主秀。

其實我那天很沮喪,我在台上一直很努力。因為我只要看台下的反應是比較冷落的話,我就會用盡各種方式去 impress 台下的人。所以我那天講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我說:如果你不知道我是誰的話,我是巴拉巴拉巴拉,或是你知道我是誰的話,請你告訴旁邊的人,告訴你的朋友。

感覺反差很大阿。以前經歷過大家都是為你來的表演,再經歷到這樣的狀態時,就覺得:咋,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以為自己什麼場面都可以 hold 住。

Q:後來知道,有不少人是因為進場不順才聽不到妳時?

我就覺得蠻爽的,哈哈哈。馬上 po 一個文說:「不好意思~~。」

但還是有人嗆我阿,就網友說:「我又不是來看你的,是來看別人的。」我就想說:「怎麼辦怎麼辦,任爸任爸,任爸的智慧拿出來!」留言回說:「非常榮幸能為大家開場!」

下面就有幾個粉絲在聲援我:「我們也是來看你的,真的是太可惡了,沒有看到你。」我就好感動,謝謝,謝謝(XD)。

Q:進場爭議事件之後,有什麼學習心得嗎?

那個場地當然要想辦法讓大家比較好上樓嘛。辦活動真的是很困難,但前置作業真的要完整一點,特別是在這麼多人的場地而且票全部賣完。我也學到一課,今天這個事情看到辦活動人怎麼應變跟,怎麼做危機處理,這些東西很重要。

9m88

Q:目前演過不少台灣的場地了,演起來最舒服的是哪一個?

我最喜歡還是 Legacy 耶。我覺得 Legacy 的聲音做得很好,然後上次去 LIVE WAREHOUSE 的大庫也覺得不錯。Legacy 是每次去我都覺得,那穩啦,妥當啦。大家會幫我照顧好,真是太好了!

Q:辛苦了一整年,自己獨立找人合作,辦演出、發唱片、拍 MV。妳覺得現在最缺的是什麼樣的幫助?

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東西存在。我希望像我這樣,比較獨立的創作者,真的很需要一些資源上面的協助,不只是資金。真的是有一個「斷層」,好像一定要有公司配合,才比較容易得到資金。像我作為一個個人創作者的時候,真的非常非常辛苦。我不知道錢要從哪來。

不知道有沒有機構或體制是可以幫助獨立創作者,專注在他的創作上面,而不是花那麼多時間去橋前置的東西。這就是我自己的困境了,我也要花時間去想該如何把它做出來。

我覺得身為一個獨立的創作者時,你會更看到說,商業化的產業,他們的做法是什麼樣子,他們期待你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我自己會覺得,有時候要給獨立創作者一點空間,不是單一種商業的方式就能適用所有的人。但是大家都還是會用他們平常操作的模式,去對所有的表演者。

我覺得這(單一種商業模式)不一定有效。有時候他們提給我的建議,不一定是有用的。在音樂上,我希望能盡量地互動,盡量地交流。可是在很多產業中都是一樣的,「長輩制」很嚴重,那長輩制,多多少少會阻礙創作者。還好我目前遇到的長輩都很幫忙,很直持我,我覺得蠻幸運的。

Q:有哪些樂界前輩給了你很實用的建議,或在妳迷惘時給妳一些安定的力量?

說到安定的力量。前幾天安溥密我。我覺得她好像蠻默默地在支持與 follow 我。她就跟我講說,對她來說,她認知的世界應該是很喜歡我的。大概是要告訴我,她支持我,她覺得我現在做的東西是很棒的。我就覺得⋯⋯好感動唷。

有時候你會一直質疑自己現在做的事,一直 check 自己的狀態。可是一直有這樣的人,她又是引路在前面的前輩。他們會告訴我這些話的時候,我就會更相信自己要做的事情。因為我一直在看,假如我現在不是用我這個方式做我的角色的話。假如我今天進了一間唱片公司,那我今天會不會做到這些事?

我今天可不可以幫 FKJ 開場?我今天能不能去日本 tour?我今天有沒有這些機會,真的是不一定。

Q:2018 年底妳就要從學校畢業了,新的一年,9m88 的下一步音樂計畫會是什麼呢?

這次 tour 的時候,我都在大家面前許願,我希望今年真的要有一個完整的作品出來。因為我真的讓大家等很久雖然時間說長不長,但體感上好像真的過了很久。而且像這次跟 ØZI 合作阿,他年紀小小的,但也快發行專輯了。

我就:哇,為什麼大家行動力可以那麼高?那我現在在糾結的東西,到底應不應該糾結呢?也是會有人一直鼓勵我把專輯弄出來,不要想那麼多。

這是我 2018 的願望,把.專.輯.生.出.來。然後我也希望可以有比較國際的合作。大概是這樣。

(全文完)

9m88

攝影/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