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噴射吧!男人們:隨性

2016 年初,隨性 Random 大張旗鼓舉行了「感恩大大!讚嘆大大!」十週年演唱會,從迷走青春的焦慮男孩,到現在良禽擇「騷聲工房」而棲。二分之一團員成家,樂團邁入第 12 年,面對音樂從不妥協,心想既然每年都要發行新作品,何不來張台語專輯,發一張比較爽的?《噴射時代》就此誕生。

20171027 專訪 隨性

提前抵達位於天母棒球場附近的騷聲工房,透過玻璃看到吉他手阿拓正在練琴,幫我們開門之後,又回到琴房繼續爬格子。為配合封面拍攝,編輯們合力充當起一日氣球充氣員,一邊等待團員到齊,一邊在地下室的浴室場佈,順便聽著新歌預習。

在台上總是蹦蹦跳跳,整場跑來跑去的貝斯手卓杯,一看到氣球,樂得跟小朋友一樣,一下在氣球兩面寫上「變大」、「變小」;一下用氣球幫手機包膜,聽著手機傳來新專輯的歌,他也自然而然把現場當成了 KTV,大聲跟著唱了起來,讓人聯想到他在上一張作品的 solo 之作〈喝醉了〉

(由左至右、上至下)貝斯手卓杯、吉他手阿拓、鼓手含書、主唱蛋糕
(由左至右、上至下)貝斯手卓杯、吉他手阿拓、鼓手含書、主唱蛋糕

我不適應噴射時代

看似新穎的詞彙「噴射時代」,源自新寶島康樂隊 2006 年的〈等無限時批〉,主導詞曲的主唱蛋糕解釋,「他寫信給他的愛人,可是大家都在打電話,根本沒有人在收情書。」

日新月異的科技,逐漸改變過去習以為常的事情,新作雖取其名,在意境上談的卻是更廣的層面。「我覺得現在什麼都很快,我們得跟上腳步去反應它。像我就滿不適應的,因為我覺得打字好累喔!可是大家都喜歡用 LINE、Messenger 之類的。」

隨性_蛋糕

談論著時代的進步,他們也想拋開舊有的規矩和傳統,反動的情緒內化在音樂的編曲上。〈噴射時代〉大聲唱著「放棄無聊的規矩/無效的詛咒/活出咱的價值/離開這個古板的所在/從今嘛開始/就要覺醒/時代已經改變/咱活在噴射的時代」那些很衝的聲音,醍醐灌頂。

「就像為什麼學校要有教官?結婚一定要宴客?台灣有好多很奇怪的規矩,但那個規矩是沒有意義的。」說起這些不合理的事情,大夥兒聊得義憤填膺,不過他們也不是只有憤怒的一面,每每引發全場大合唱的金曲〈想你點煙〉,聽得見鐵漢背後的柔情。

原本打算從第一首衝到最後一首的新專輯,也擔心樂迷聽了疲乏,決定把重口味的音樂留在前半段,選曲加倍生猛,把 2015 年就寫好的〈白賊話〉收了進來。後半部則溫柔許多,〈拚未來〉是為了家庭,扛起重擔的責任感,〈我的堅持〉更是樂團一路走來,未曾改變的信念。

施文彬是早餐店的客人

曾獲金曲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的施文彬,受邀擔任新專輯的配唱製作人,幫助蛋糕正音。促成合作的契機,全拜卓杯家的早餐店所賜,「他以前住淡水的時候,是我們家早餐店的客人,在我們家吃早餐吃到我上高中開始玩樂團,還被他抓去拍了一支 MV。」再加上事後多次在表演場合碰面,第一次聊合作、聽 demo,施文彬就一口答應。

卓杯在訪問的過程中,做了一個多拉 A 夢,看來以後可以去街頭賣藝了(笑)。
卓杯在訪問的過程中,做了一個多拉 A 夢,看來以後可以去街頭賣藝了(笑)。

談起雙方的合作,蛋糕只要提到對方的名字,就自動加上老師二字,稱他施文彬老師,其他團員則簡稱「彬哥」。錄音的過程中,施文彬並不嚴格矯正唱法和咬字,反而把球丟回給蛋糕,「他會說,要不要改看你,他是建議要這樣,就盡量抓一個平衡。」蛋糕也認為,腔調已逐漸被弱化,台語作為語言的功用,在於頻繁地使用,能夠溝通才是重點。

那首合唱的〈雲中月〉本來是想提給江蕙唱的

2012 年,獲得貢寮海洋音樂祭「海洋大賞」後,隨性簽給了唱片公司,但是歌卻不管怎麼寫,公司都不滿意,老闆又說認識江蕙,索性嘗試寫了〈雲中月〉,看有沒有機會讓江蕙唱,後來歌沒賣成,剛好找施文彬跨刀,成了少見的男男對唱。顛覆以往的編曲風格,也許是他們所有作品裡面,最貼近「大眾傳統印象」的一首台語歌。

成熟的人不玩團

會開始創作台語歌,其實是因為有些字用台語唱比較不尷尬。2007 年推出的首張 EP《轉大人》就是全台語作品,從〈轉大人〉到〈好膽別走〉,滿懷著年輕人準備出社會的惶恐和不安。歷經兵役、頂著「海洋大賞」光環的《人生路途》持續在社會的夾縫掙扎,到了《良禽》,酣暢淋漓的編曲依舊,不過國語作品難得多達了四首,蛋糕笑說裡面的國語歌,已經算是豁出去了。「我覺得〈青春樂手〉的歌詞超羞恥的,『我是青春耀眼的樂手』,你不覺得這……幹!超白癡的。」蛋糕尷尬地笑著,試圖要用笑容掩蓋有點害羞又有點恥感的歌詞。

說著說著,他又自嘲,「國語歌都不紅」。現在「年紀到了」,開始講大家發生的事,像是結婚,或是在外工作,很久沒回老家的感慨。「這張比較成熟。」卓杯才剛補充,馬上就被蛋糕反駁,「是沒有成熟啦!但是跟上一張不一樣。」

沒有成熟?「因為成熟,團也不用玩了啊!台灣一百個團,九十九個都很幼稚啊,因為這樣才有動力再做下去,現在有太多現實層面要考量了,如果都考慮那些東西,就會抹滅掉你想要做的事情,其實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做了。」

玩團邁入第 12 年,蛋糕坦言一路也曾有過放棄的念頭:「可是想一想,不做樂團,好像其他也不會做。或許哪一天,我們四個都有更想要做的事情,也有可能就去做更想做的事情了。」話題聊到前鼓手趴趴的離開,蛋糕看他近日到歐洲度蜜月,又是看極光、看音樂祭、足球賽的,還吃五星級牛排,虧他根本就是中樂透。話鋒一轉,他們總是有辦法很快地打消喪氣的念頭。

隨性_A

隨興,是尊重專業的表現

去年的 EP《搞不清楚狀況》只透過數位發行,樂迷敲碗實體專輯不成,新專輯順從民意,就出實體,只不過數位的部份,他們吊人胃口地說,「看心情上架」。

舞台上激烈、生猛的表演方式,確立了隨性的樣貌,而蛋糕獨有的命令式口吻、靠北的 talking,甚至和台下互嗆,則是和樂迷搏感情的獨家方式。因為把樂迷當朋友,更確立了這次發實體的決定。那下一張也會是這樣的模式嗎?「看那時候的心情,也不要有太多的既定模式,不然就不有趣啦!」

延續了團名命定般的特質,訪談的過程,「隨興」精神一路相伴。接著問到〈噴射時代〉的 MV 故事,「這是導演想要表達的,我們就是交給他處理,不太會過問 MV 怎麼拍。」你們有自己版本的解讀嗎?「就是特別啊,你有看過 MV 是這麼特別的嗎?就是黑不拉機,然後還要想,還有不知道為什麼在吃牛排。」

看似不求甚解的態度,其實是對合作夥伴的信任,蛋糕直截了當地說,「因為台灣人很煩啊!你就不相信專業,又沒有比人家厲害,如果自己夠 OK,那自己做就好了,為什麼要發包給別人?拍 MV 也是,我不懂劇情怎麼想,都是給專業的人去做,我們不要去干涉這個東西。」相信專業是隨性從早期延續到現在的習慣。這次的專輯設計,也在確定從插畫著手後,就全權交由設計師小子發揮。

小子用台灣街景來呼應台語專輯。
小子用台灣街景來呼應台語專輯。

我們的音樂基地:騷聲工房

成軍超過十年,走過表演場地少、必須親送 CD 到 Live House,甚至到現場 open jam 給老闆看,才有機會登台的過程,他們知道音樂路途並不好走。六年前,阿拓和蛋糕合夥成立「騷聲工房」,提供練團室、錄音室、樂器出租,以及教學。這兩年相繼舉辦「滾音音樂營」、「開學技講座」等活動,更在成立五週年之際,舉行了兩場「騷聲之犢不畏虎」演唱會,與 Mary See The Future 分別帶著騷聲出身的魚條樂團一種心情荷爾蒙少年頭部組成者等新團共演。就連猛虎巧克力的鼓手張妤安,也是蛋糕介紹的。

會透過邀請新團一起表演,提攜後進,是受到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的影響。「我們剛出來玩團的時候,芭樂籽都會找我們一起表演。今年的 B 級音樂節,阿強也有找一些新團。我覺得應該每一個團,尤其像我們這種五年、十年的,更要多做這樣的事情。」有感於玩團環境的轉變,現在只要一通電話、一個 massage 就能敲表演,以前偶爾還是會唸唸學生,希望他們更積極的蛋糕,態度轉為「他們盡量活得開心就好。」

歲月的痕跡,刻印在每張專輯,蛋糕在去年新婚,鼓手含書即將迎接第二胎,現在的隨性已是樂團圈的中堅份子,在無形中擔起提攜後輩的責任。高掛牆面的海洋大賞錦旗鎮守著騷聲,一批批莘莘學子,穿梭在偌大的客廳和琴房,儘管隨性的字典裡沒有成熟,還是被逼著長大了一點。騷聲工房已不僅僅是他們的主場,更是許多樂團新星的後頭厝,這是隨性成家立業的方式。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