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 HiJack 鼓手李東祐「把簡單的節奏打得好聽是重要的事」

東祐

李東祐,從高一開始接觸爵士鼓,至今擔任過「宇宙人」、「白目」等無數搖滾樂團的鼓手,參與過反毒大使團與進入樂器廠牌工作的經驗,都奠定了他爵士鼓人「東悠力」的封號,現在他也在八十八顆芭樂籽、HiJack 樂團內穩穩的做好音樂地基主的角色。

從開始打鼓到現在的歷程?

我高一進入熱音社開始學鼓,畢業後跟社團同學組了「宇宙人」,剛上大學的那一兩年我們這些建景熱的社團同學組了很多團,像是白目、Newsonghead、一週兩次(現在的 FLUX )、蚊子大象等。後來離開宇宙人,繼續玩「蚊子大象」也維持三年多,因團員出國深造就無限期休團了。這段期間我也擔任過「拾參樂團」和「陽光小查理」的鼓手。

直到 Lucky Pie 的吉他手陳佑找我組了 HiJack,玩現代、日系的搖滾,雖不是我以往擅長的領域,花了比較長的時間磨合,也終於走到發行專輯的這一步了。會加入八十八顆芭樂籽,則是在一次 HiJack 的演出後,我接到主唱阿強的電話,臨時找我代打,我半夜抓了 16 首歌,天亮直接坐客運到高雄駁二跟他們演出,接著又幫他們代打幾場後,就變成芭樂籽第五代鼓手了。五代十國。

大學畢業我進入反毒大使團服役,也在此階段確定了進入樂器公司工作的想法。退役後進入功學社成為上班族,公司擁有 MAPEX、Hercules 等品牌,而且自有工廠,主要產品都自己生產。

曾在樂器品牌上班,對你有什麼影響嗎?

在功學社上班的時候擔任 Product Management,對於製作樂器的材料和製程工序工法也從略懂略懂變成能侃侃而談,知道貴是為什麼貴、好是為什麼好、設計之間的差別在哪裡、對聲音會有什麼影響。我現在看到一個樂器,會從產品面看它的材料、產地、工法去判斷成本和利潤,也會從行銷面去思考它的訂價、消費族群、品牌形象等,比起「用途」、「價格」、「品牌」,我在面對樂器時會想到更多層面。

反毒大使團在幹嘛?

反毒大使團是屬於「專長替代役」,裡面有樂團、劇團、舞團和技術組,很多有藝術表演專長和樂器專長的人都去考,像我前一屆有黃子瑜、下一屆有阿龔、阿福和韋禮安。反毒大使團要做的事情就是表演,特別是表演給老人、弱勢、受刑人、身障人士還有學生看,帶給他們歡樂。比較特別的經驗是可以和不同圈子的人交流,像我會跟舞團的各類型舞者們討論舞台動作、律動、節奏,我也從劇團的導演和演員們身上學習到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表演這件事情、跟觀眾互動、尊重舞台和道具。樂團裡的人也來自四面八方,不同背景的樂手們湊在一起練團和討論,其實能夠激盪出很多思考。

HiJack 剛發行新專輯《YOU》,八十八顆芭樂籽也發行EP《寂寞國的威士忌人》,這兩張作品的鼓組錄音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YOU》的鼓在112F Studio錄製,老闆 Zen 本身就是鼓手,有很多鼓類的器材可以借用,在聲音的調整、收音的方式都可以跟他做很多討論。他聽得懂我說什麼跟我要什麼。我用了 Canopus Birch Kit 錄 Modern 的聲音,也用了老 Rogers Kit 錄 Vintage 的聲音,112F 簡直就是錄鼓的天堂。

而《寂寞國的威士忌人》整張採同步分軌收音,在 Soundkiss Studio 錄製,所以錄出來的 band sound 相當緊密。錄音和後製時皆使用了盤帶,盤帶的聲音活潑且誠實,這也是我第一次盤帶經驗,聽見盤帶剛錄下的 band sound,那個瞬間我感受到深深的幸福。錄音師 Alex 是個英國帥哥,專業且中文非常好,大膽而充滿好奇心,我喜歡跟著錄音師做各種嘗試,去抓取不同可能性,這讓錄音工作變得有趣、不再枯燥辛苦。

目前使用的鼓組和器材配置是?

一套 DIXON 客製的三件式鼓組,尺寸是 20×14、12×8、16×16,是用圓角導角(Rounded Bearing Edge)擁有更渾厚的中低頻,可以給我充滿爽感的肉聲。兩顆 Tom 使用 Evans EC2 鼓皮,抑制泛音、讓鼓點更集中,大鼓打擊面用 Evans EMAD、外側有一圈可拆式的橡膠滅音環,大鼓響應面用 Aquarian Regulator ,透過圓導角、較厚的鼓皮、浮動式滅音環減少泛音等裝置,我可以得到具有沉穩低頻的紮實大鼓聲。

踏板的部份,很多人喜愛各品牌的頂級踏板,很穩、很多細節可以調整,但我喜歡買中低階的踏板,尤其是底部只有兩根鐵柱那種設計,因為它可輕便攜帶,這類踏板的輕浮感,反而讓我覺得它跟我的腳成為一體、而不是跟地板合為一體,我僅僅是一個去施加外力驅動它的客體。

▼(圖左) MAPEX P330 (圖右)YAMAHA FP-7210

對我來說,買東西不是昂貴、多功能就一定好,比較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需求。此外我也喜歡買老踏板,我有一個 Ludwig Speed King、TAMA(不明型號)的古董踏板,都是在沖繩的二手量販店買到的,看著古老簡單而直接的機構設計,我感覺幸福。

▼ (圖左) Ludwig Speed King (圖右) TAMA 型號不可考

有使用哪些小鼓?

最早的小鼓是讀大二時跟當時的老師王士豪買的 Cadeson 14×4 Maple Snare,搭配 Remo Controlled Sound 鼓皮,Attack 明顯、延音短、音色亮又溫和、沒有太轟的共鳴和尖銳刺耳的高頻。現在手上自己買的、比賽得獎的、別人寄放的,大概有近十顆小鼓,比較喜歡的是 Pearl Free Floating 14×6.5 Brass 和 MAPEX Black Panther 14×6.5 Phosphor Bronze Hammered,這兩顆都是有點年紀的小鼓,因原物料漲價或製程升級,已經停產或是推出新一代了。

▼ 東祐的器材收納間。

Pearl Free Floating 系列的特色是他不會在鼓肚上鑽洞、整個鼓肚很完整很漂亮、共鳴也很漂亮,這顆比較老,所以從底座延伸上去的 Lug 是六角柱、響線開關也是舊款,以前的組裝製程工法的限制,只能用六角柱,用圓柱生產線上的機械手臂會無法抓穩和鎖緊,現在新款都改為圓柱,響線開關也改得更簡潔鎖而且可以住、不會因為震動而鬆脫。可是我還是喜歡舊款,看起來就是 Legacy。

MAPEX 這顆現在也停產了,整個黑豹系列已經又翻了兩三代,我進功學社前翻過一代,離開功學社後又翻了一代,而磷青銅的原料成本太高,現在也很少見這種材料的小鼓了。還有一棵比較特別的是 Pork Pie 13×7 Patina Brass,13”的直徑讓他聲音比較窄、沒有14”這麼寬廣,腐蝕的特殊鼓肚表面處理讓這個型號的每一顆小鼓有著與眾不同的外觀,搭配較厚的鼓皮,我就能得到溫暖又清亮的音色。

▼ MAPEX PORK PIE

有慣用的鼓棒及銅鈸嗎?

我習慣的粗細和長度就大概是 0.531”~0.551”和16”左右,我會看樂風和歌曲做選擇。鼓點要大顆,我就選有大圓頭的 Pro Mark 515,這款鼓棒又有 hickory 和 oak 兩種材質,因為 oak 比較輕,所以要接連打比較快的歌我就會用 oak,比較不容易累,慢一點的歌就用 hickory,重量感比較紮實。輕巧輕快的歌,我就用 Vic Firth 7A。所以說,材質、直徑、長度、形狀等都會是我選擇鼓棒的考量點,因為這些都會影響你的手感,還有你製造出來的聲音。

銅鈸部分,一開始都用 Zildjian,但後來我發現自己偏愛歐洲的鈸,總是感覺特別有風味,所以後來就買 UFIP、Paiste、Meinl。我覺得美國鈸都比較中規中矩,歐洲鈸的特色比較明顯,人人都該有一套 Paiste 2oo2 Series 和一大套 Meinl Byzance Series 然後幾片 UFIP Experice Series 的 Crash 和 Real China。

以前都愛買二手銅鈸,然後慢慢玩過許多不同的鈸也慢慢經歷許多不同的演出場合後,才慢慢清楚我喜歡的是又大又薄的 Crash、又厚又乾的 Hi-Hats、不太厚重的 Ride,然後也慢慢清楚,自己喜歡是一回事,適不適合這個演出的場地和音樂又是另一回事,所以結論就是,必須買很多銅鈸才能應付不同需求,靠自己手的控制去影響出來的音色和音量,有其侷限,而且有時候會連帶影響到自己演出的心情和呈現出來的演出效果。

其它的器材 ?

我喜歡使用 MAPEX 的腳架和 TAMA 的輔助夾輔助架,因為快拆機構和無段式調整機構設計的很好。在舞台上要盡量減少 setting 的時間,所以能夠快速地將各種架子安置好位子、調整好角度和方向,對鼓手來說是很重要的需求。

節拍器我使用 BOSS DB90,從這台一上市我就買了,因為他功能強大而且充滿可能性,滿足很多需求。比如說我可以把舞台上的監聽 line in 到DB90,這樣我的節拍器就兼具 Mixer 功能,我不用另外準備一台 Mixer 就可以達成簡單的 In Ear Monitoring,練習的時候也是,把音樂 line in 進 DB90,就可以邊聽音樂邊聽 Click 做練習,不用從喇叭放很大聲出來影響到其他人。

MAPEX 的腳架和 TAMA 的輔助夾輔助架,接上DB-90。

有些表演場合,我會在現場用 Roland TD9 的音源機接出來兩個 Roland PD8,這樣我在歌曲的某些段落能夠切換到不同的音色,營造出傳統鼓聲做不出來的氛圍、增加歌曲的層次和可能性。TD9 的體積小、安裝方便迅速,音色庫也很夠用,PD8 一片板子可以有兩個發聲數,我帶兩塊板子就多了四個聲音可以使用,獨立樂團的表演通常比較單純,這樣對我來說很夠用了。

▼ Roland TD9 的音源機

 未來會想添購哪些器材呢?為什麼?

想要一套 MAPEX Saturn IV 鼓組,這是我離開樂器品牌前在研發的鼓組,我知道它在哪些用料和設計上有所堅持,又在哪些地方有所妥協,我知道這是一套無論在外觀、聲音、實用性,都有著優秀檔次的藝術品。除此之外,長久以來我一直很想在街頭進行簡單又獨特的表演活動,可能下半年就會找一些不同表演藝術領域的朋友一起討論演出內容,要實行這樣的計畫,我還需要一套方便搬運移動的鼓組,移動輕便、拆裝快速,同時音量不能太大、聲音又要有水準、外型也必定要亮眼。目前在國內我還沒有看到適合的,所以可能會找廠商訂做一套,能夠符合我想要的用料和尺寸還有機構設計。

此外我還想添購 Roland SPD-SX,他跟一般電子打擊板不同的是多了取樣功能,可能我未來的表演方式會是我打鼓再搭配其他表演藝術家,不一定會有其他樂手,那這個時候我需要除了爵士鼓以外的音樂聲響或是旋律的時候,我可以預先自己做好,再利用 SPD-SX 在適當時機用鼓棒敲擊或是用trigger 控制播放停止,非常方便,可以讓我的現場表演更加豐富而多樣化。

▼ Roland SPD-SX 電子打擊板

影響你的鼓手?

林前源、Steve Jordan。從他們身上我學習到把簡單的節奏打得好聽有 groove,是重要的事,與用單純的節奏取代花巧和複雜來製造層次,是重要的事。

你覺得身為一個鼓手,在台灣最欠缺的資源是什麼?

與其說資源,我覺得台灣給鼓手或音樂人的限制是人口少。人口少在比例上,聽音樂玩樂器的人就少,換句話說就是市場小、消費人口少、產業規模小。這影響很多,舉其中一個來說,很多有趣的樂器沒有人想代理或是代理商不願意進口,坊間產品不夠多樣化,鼓手就難長見識,只能靠自己主動從網路上、前輩身上和國外抓資訊去學習。

你平時如何增進自己?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多聽不同的音樂、多看不同的演出。不要侷限自己在任何的形式或類別,多聽多看多想,多跟不同年紀不同圈子的人交換意見,這些都是養分,會得到啟發。此外,不管多忙,每天一定要拿起鼓棒玩兩下。可能你不一定有時間每天練一兩個小時,但是一定會有五分鐘空閒時間,這個五分鐘你用來打基礎四連音或複習一下之前練的 Rudiments、甚至只是把玩著鼓棒,都好過一整天完全沒接觸鼓棒。對鼓手來說,鼓棒就是手的延伸,你不跟他培養感情,他怎麼會變成你身體的一部分呢?

對於初學者和年輕鼓手的建議?

永遠記得自己為何喜歡音樂
深入地了解自己,各個層面
學習控制自己的肢體和心靈
想遠一點,同時也把握現在

任何演出資訊及經驗分享,請關注:爵士鼓人 東悠力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