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黎可辰:加入中阮的魔幻民謠樂團

除了鼓、吉他、貝斯和主唱,在編制中加入管樂、弦樂、DJ、Rapper 甚至金盃鼓、嗩吶等團員的組合越來越多,玩樂團有無限可能,而聽眾也樂於接受這些新穎有趣的刺激。但說到中阮,可算是冷門中的冷門,就連在國樂中也常被錯認成琵琶或柳琴(也許有人根本想不起這件樂器長什麼樣子),如此少見的樂器在獨立音樂現場更是珍禽異獸等級的新奇。

豢養這隻優雅珍獸的黎可辰,在音樂中融入清脆獨特的中阮聲響,創造出跳脫人們以往對民謠、對搖滾樂的聲音印象。入選 2017 大團誕生開發場二,並發行了迷你專輯《遊》,黎可辰不只用音樂說故事,對於演出與採訪的充足準備也令人深刻感受到他們的用心。

(左起)主唱兼吉他手可辰、電吉他手正雄、中阮手里歐、貝斯手好好。(鼓手大威因故未受訪)
(左起)主唱兼吉他手可辰、電吉他手正雄、中阮手里歐、貝斯手好好。(鼓手大威因故未受訪)

其實,主唱可辰本名叫大中

大概就跟太陽餅中沒有太陽、老婆餅裡沒有老婆一樣,黎可辰樂團主唱的本名也不叫可辰,這位壯壯的、擁有一副溫柔嗓音的男生叫做陳大中。大約五年前,大中開啟詞曲創作之路,在累積了一些作品後便展開四處演出的音樂生活,曾入圍李吉他校園創作大獎並獲得中區冠軍。或許是對歌曲的豐厚度不滿足,也或許是不甘寂寞吧,2014 年,他正式與中阮手耿宏(已離團)和鼓手大威組團,參加新光三越不插電音樂大賽亦奪冠。

聊到元老級的初代團員大威(簡浩威),大中這麼說:「第一次練團是我開車去載他,還好是開車,他超過 190 公分、130 公斤,如果騎車可能車會壞掉吧!」

鼓手大威(照片來源:黎可辰粉專)
鼓手大威(照片來源:黎可辰粉專

現任中阮手里歐(廖宗涵)由大威介紹入團,2015 年初接任了耿宏的位置。「他抓歌速度很快,個性隨和,有時候被我強迫練習也不會有怨言,合作起來蠻愉快的。」大中笑說,黎可辰的歌曲從錄 demo 的階段就會加入中阮,因此自己常常在大半夜把里歐找來家裡練琴、討論,對方也都隨 call 隨到,配合度相當高。

中阮能彈的和弦不多,較適合處理偏旋律性的樂句,通常多以單音或輪音組成,偶爾刷扣或彈奏和弦分散音。對於大中的調侃,里歐倒是認真回應,確實學國樂通常就是照著譜彈,因此自己一開始不太會編曲,都是照著大中所寫的簡譜旋律彈奏,直到最近才漸漸試著在歌曲(如〈星星散落〉等新作品)中加入自己的想法。

加入不到一年的吉他手正雄和貝斯手好好(盧冠文)原為舊識,兩人共組樂團 N.P.P.。大中回憶起第一次在練團室見到好好的時候:「我當下不小心笑出來,因為她長得很像我前男友!」而首次與正雄合作,則是為了錄製台中同志大遊行主題曲〈同行〉。「後來會邀請他入團,是因為他有一些我覺得很適合站上舞台當吉他手的特質。」活潑好動、表演時滿場跑的正雄,剛好補足了黎可辰其他團員在舞台上靜靜演唱演奏的張力,搶眼而新鮮感十足。

黎可辰

「黎」明「可」見星「辰」

「黎可辰」原為「梨可辰」,團名取自大中的英文名字 Rico Chen。「一開始用『梨』字的原因其實很蠢,因為我們系上有位主任姓黎,我不想跟她用同一個黎,所以就選了梨子的梨。」後來因為太常被寫錯,乾脆將錯就錯,正名「黎可辰」,英文也換成 Zy Co,概念為「最後的月亮與黎明」。

不只如此,這個團名還有個異常浪漫的解釋:黎明可見星辰。

「有天,我們在路上拍到了一張前方正要日出,而背後依然點綴著星星的照片。忽然覺得,這樣的風景很適合用來形容我們的音樂。」吉他聲線令人熟悉,宛如太陽般溫暖,而人們對它的音色和觀感也有一定程度的想像;中阮像月亮,對多數人而言充滿神秘感,你熟悉他的外貌,卻從未感受過他的溫度。過度晝夜之間的色彩層次,則由加了效果器的電吉他來渲染堆疊。

「我們就把這種風格定義為『魔幻民謠』,如同文學上對『魔幻寫實主義』的解釋:故事中的因果關係看似不合乎現實狀況,卻又與現實有所連結。」像是〈平民〉中對於逝者不斷想念的矛盾,〈我愛你因為你有雙下巴〉那種愛到分不清優缺點的盲目,〈無畏〉與〈學壞〉述說感情走到困頓之處、不知道該前進或後退的猶豫,這些在人生旅途中不知不覺就陷入的「中間時刻」,都是黎可辰渴望用音樂中描繪的劇情。「與人相處,一定會遇到那種不知道怎麼形容、但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真的很痛苦或很快樂的時間。我們的音樂想要讓大家聽見這種像日出、或像夕陽的風景。」

專輯《遊》的視覺設計也與黎可辰的音樂概念相呼應。
專輯《遊》的視覺設計也與黎可辰的音樂概念相呼應。

純然的黑幕上撒落了點點繁星與海浪,大中用粉彩筆親繪的專輯封面其實有段陰錯陽差的小插曲:「原本是想畫國畫的,但遇到瓶頸,後來不小心將粉彩筆掉到(國畫的)墊布上,染了些顏色,反而覺得蠻有fu的。」歌詞內頁裡,設計師韓重毅(小韓)用簡單的白色線條象徵太陽、月亮和星軌,再次將黎可辰的音樂概念刻入專輯中。而那些關於海的照片,與主打歌曲〈平民〉有著非常深刻的連結。

據說在拍有人過世的戲時,導演要包紅包給飾演逝者的演員,演員在進家門之前要把紅包燒掉。第一次聽到這個習俗,感覺很新鮮,卻也感到肅靜與哀傷。

〈平民〉是一首寫給已故朋友的歌。因性向不被認同、甚至被社會迫害進而選擇自我了結生命,這段真實故事以一種滿載思念的方式被記錄在歌曲中,每次歌唱與聆聽都是期待,期待世界能有更多包容、能對與自己不同的人們更加善良。

MV 從台中一路拍到基隆潮境公園、宜蘭永鎮海濱,「我很堅持主角一定要死在海邊,」大中解釋:「因為他(真實事件主角)就是在海邊自殺的。我們演出這首歌時背後投影也是海。」儘管題材嚴肅,但拍片現場其實相當歡樂,被團員公認最適合演主角的里歐(其他人都太討喜了)表示,在電梯裡與大中激情對戲的幕後其實頻頻笑場,後來才知道要閉眼比較容易投入。由於 MV 釋出後太常被誤會,大中也藉此澄清自己與里歐只是螢幕情侶,大家別當真啊(笑)。

黎可辰特別感謝飾演主角母親的韓媽(設計總監小韓的媽媽),本身是做殯葬業的她非常上戲,MV中出現的重要骨灰罈也是她所提供。
黎可辰特別感謝飾演主角母親的韓媽(設計總監小韓的媽媽),本身是做殯葬業的她非常上戲,MV 中出現的重要骨灰罈也是她所提供。

從上百首創作中挑六首錄音發片

對黎可辰而言,《遊》並不只有「遊樂、遊玩」之意,它是一種相遇、一種緣分,在人生旅程中遭遇的任何人事物、無論歡樂或挫折,皆以「遊」為起點。「我們將專輯的英文名稱取作『Meet』,緣分讓人有種魔幻的感覺。」

《遊》收錄了六首歌曲,但黎可辰的 StreetVoice 卻上傳了逾百首作品!當初是如何挑選決定發行的曲目?「原本預計只錄五首,製作人王爺建議加入〈我愛你因為你有雙下巴〉,這首歌比較輕鬆,可以平衡整張專輯的感覺。」而那原定的五首歌,竟是由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所決定的。

大中當初參加李吉他比賽時認識了擔任評審的小樹,兩人漸漸熟識。錄音前先挑出約二十首較常演出的曲目,原本想說詢問一下小樹的意見……「結果他直接選好五首,還搭配堅定語氣。」大中笑著說:「小樹老師在這張專輯占的份量很重啊!」

值得一提的是〈學壞〉,最早期打算朝著 Bossa Nova 感覺的簡單小品方向製作,但另一位製作人林依霖建議加入管絃樂,創造出比全配更豐盛的版本。由於此曲描述一個總是在感情中受挫的善良傻子,為了得到愛而立志學壞卻依然失敗的故事,依霖將英文歌名取為「Kind and Naïve」(加兩點比較帥);除了找管樂手協助錄音,她自己也在歌曲中演奏了木吉他、低音大提琴和長號。

配唱〈我愛你因為你有雙下巴〉和〈無畏〉的製作人黃欽聖則是嚴厲的代名詞,要求歌手一定要 one take,唱不出來就會被逼去跑步、做伏地挺身。慈父王爺、嚴父欽聖,是團員們私底下給兩位老師的暱稱,在這兩三年有空就往錄音室跑的日子裡,好事多磨,終於磨出一張兼具音樂性與故事性、從聽覺到視覺皆不遜色的專輯。

黎可辰

也許有些人是透過〈同行〉而認識黎可辰,但這首為了 2016 年台中同志大遊行所創作的主題曲卻沒有收錄在專輯中。原來,他們希望將此曲留在婚姻平權法案過了的時候再發行,並計畫重新定 key、編曲,讓音樂更有鼓吹人們相聚的感覺。

用溫柔的歌聲唱著那些生活中的令人怦然心動的小事,也用力地將那些社會上不公不平的悲傷透過音樂傳遞到人們的心中,舞台上與私底下的黎可辰沒什麼差別,同樣散發著真誠歡樂的氣氛。巨獸搖滾、鐵玫瑰熱音賞、台北週末不斷電與同志遊行現場表演,除了發片專場,黎可辰也陸續啟動不少演出行程,在採訪的最後他們也特別表示,現場演出的編曲和專輯會不太一樣,非常歡迎大家來感受一下不同面貌的黎可辰。

_MG_8261_2

攝影 / yuming、Shock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