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音獎專題】得不得獎有差嗎?五位金音獎得主告訴你

750X390金音獎2
金音創作獎日前公布第五屆入圍名單,入圍者無不希望一個月後站上舞台、拿下獎座的是自己。然而,得獎後是否真的對音樂生涯產生影響?或者對這個獎項有什麼期許?我們邀請到五位歷屆得獎者來分享他們的種種看法。(照得獎年份排列)

  • 八十八顆芭樂籽(第一屆最佳搖滾數位發表獎、第二屆最佳搖滾單曲獎、第四屆最佳現場演出獎)
  • 林生祥(第一屆最佳民謠專輯獎、第二屆最佳專輯獎、第二屆最佳創作歌手獎、第二屆最佳民謠專輯獎、第四屆最佳專輯獎、第四屆最佳樂手獎、第四屆評審團獎)
  • 閃靈(第二屆最佳樂手獎、第四屆最佳樂團獎、第四屆最佳搖滾專輯獎、第四屆最佳樂手獎)
  • 大支(第三屆最佳專輯獎、第三屆最佳嘻哈專輯獎、第三屆最佳電節奏藍調曲獎)
  • 鄭各均(第四屆最佳電音專輯獎、第四屆最佳電音單曲獎)

 

1.  對您們來說,獲得金音獎肯定於您們自己的心境上和外在效益上有什麼樣的影響和變化嗎?

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代表回答):的確會有被肯定的感覺啦,心境上會有種踏實感,也多了很多能思考創作方向的出發點,不過在外在效益上的話其實比較多的是能和家人和親戚解釋我在做什麼(笑)。

林生祥:做音樂這麼多年,得獎當下當然都還是很開心,可是隔天也覺得跟平常沒什麼大不同,但每年金音獎光是參加我就很開心,金音獎的整體規劃很有創意,這對現場工作團隊和表演者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戰,這個過程很刺激有趣。

閃靈(Freddy Lim代表回答):其實不管是金音獎、金曲獎,獲獎對我們內在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外在方面,則至少可以讓關心我們的親朋好友振奮,並且比較能夠認同、了解我們的工作。

大支:我作嘻哈音樂這麼多年了,一直以來也都是獨立製作和發片,能夠獲得金音獎的肯定,某種程度上也是知道自己在這個領域上終於做到最好,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也能夠更加相信自己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鄭各均(音速死馬):其實沒許多太大的變化,表演有變多但觀眾並沒有變多,我還記得得獎後隔一個禮拜某次在學校的演出破音一踩下去路過的人全部跑光。但我想任何獎項都是這樣,創作者最終還是得回頭面對自己的作品與人生。

林生祥參加第4屆金音獎時帶著媽媽上台領獎,並且讓媽媽一起致詞、分享得獎的喜悅。
林生祥參加第4屆金音獎時帶著媽媽上台領獎,並且讓媽媽一起致詞、分享得獎的喜悅。

 

2. 金音獎是以獎勵優秀創作為出發,作為得獎者,您們覺得金音獎對於大環境或整個產業是否真的有造成什麼樣的幫助或影響?

八十八顆芭樂籽:金音獎轉播典禮也證明了獨立樂團的現場演出功力是很強大的。作為一個創作者和得獎者,我們並沒有希望看到金音獎對於大環境或整個產業造成什麼樣的幫助或影響,而是得獎者如何讓這個獎變得有價值,才能真的造成什麼去發生。

林生祥:其實在這個實體專輯販售已經崩毀的時代,我認為已經無所謂靠獎項幫助唱片銷售這回事,主要還是放眼現場演出,得到獎項或許能增加演出的機會。 

閃靈由於這幾年來參與這個獎的主辦單位、評審以及許多創作者,都是很用心關注創作音樂環境的音樂人們,我可以期待在長期的策劃、檢討、改進與提昇後,這個獎項可望是一個對創作音樂有特殊意義的獎項。 

大支:我覺得是有的,一直以來我們都在討論著金音獎應該要越做越大,因為金音獎反映出來很多不同的聲音,呈現出了台灣音樂非常多不一樣的面向,它是一個很好的平台,讓更多非主流的音樂能夠被聽到。 

鄭各均:對我來說目前還沒什麼實質效應……但能夠造成一定的輿論風向與討論,或使本來很小眾的作品得到注目,雖然影響有限但我覺得會有某些程度的幫助。大部分真的優秀的作品本來就不是靠媒體而是靠時間累積知名度。

鄭各均(音速死馬)的《When I Witness Your Fucking Sorrow》專輯勇奪第4屆金音獎兩項電音獎項,而陳子鴻和馬世芳兩位談到這張專輯仍是讚譽有加。
鄭各均(音速死馬)的《When I Witness Your Fucking Sorrow》專輯勇奪第4屆金音獎兩項電音獎項,而陳子鴻和馬世芳兩位談到這張專輯也是讚譽有加。

 

3. 若從得獎者的角度來看,您們會覺得金音獎有什麼地方是可以改善或加強的嗎? 

八十八顆芭樂籽:去年最大的遺珠是地攤泥浪人的寶島賣藥秀專輯,但因為它們不是台灣籍所以沒辦法報名,可是他們都住在台灣,既然海外的華人都可以報了,那是不是能夠改成在台灣有發行唱片的也有報名資格呢?

林生祥:目前我覺得能加強的就是在媒體上的曝光度與影響力,在南港101和台大體育館舉辦的兩次頒獎典禮,演出時現場的音響工程做得非常好,也顯現出台灣音響工程上的進步,這樣能讓觀眾享受的現場演出,我覺得應該要能透過Live轉播讓更多人看見。 

閃靈我個人會期待能夠邀請、號召更多已有成就的創作歌手來報名參與這個獎。 

大支: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金音獎的頒獎典禮觀禮人數太少,尤其金音獎的主旨是要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好音樂,那我覺得應該再思考一些新的方向,或透過不同的巧思,來行銷金音獎,讓頒獎典禮能夠有更多的觀眾。

第4屆金音獎頒獎典禮找來瑤瑤當表演嘉賓,與大支合作饒舌表演作為開場。
第4屆金音獎頒獎典禮找來瑤瑤當表演嘉賓,與大支合作饒舌表演作為開場。

 

4. 對於是否要讓海外作品參加競逐一事,從得獎者的角度來看,您們有什麼樣的意見?

八十八顆芭樂籽:如果說真的是能讓人心服口服的作品多多益善啊!我才不怕勒~反而會很開心,前幾年入圍最佳搖滾專輯和去年入圍最佳現場的對手都很強大,所以覺得很光榮啊,最後得獎了更開心! 

林生祥:若金音獎未來想成為更具規模及影響力的獎項,那何不開放給海外的音樂作品參賽?且假使有更多優秀的音樂作品參賽,刺激本土音樂成長和發展,不管是做音樂還是其他創作,我認為都要有與世界競逐的野心和視野 。

閃靈原則上我覺得是可以用比較開放的心態來歡迎世界各國的作品。但還是可以參考許多先進音樂產業國家的相關類似獎項的規定辦法。

大支:這部分我認為還是要看評審,當初金音創作獎的規則是如何訂立,若一開始是要鼓勵台灣優秀的原創作品,那我覺得就還是依照規章走。 

鄭各均:我覺得很好,但不應該分開成一個類別,而是歸類成相同類別大家一起競爭。

閃靈在國外也頗具名聲,可見台灣音樂若與海外音樂競爭,實力依然堅強。
閃靈在國外也頗具名聲,可見台灣音樂若與海外音樂競爭,實力依然堅強。

 

5. 如何才能脫離出版品的限制,給予現場演出更確實的肯定?

八十八顆芭樂籽:如果把現場演出當成一種音樂風格的話,它是更接近4次元的,把它和建築來相比,現場演出是建構出來的,而且是在你眼前建構出來的,它的內容包括音樂、時間的流逝、當下現場所有人的共同回憶,所以如果要更確實的肯定,就是要讓不管是表演者或是看表演的得到進入4次元的能力!

林生祥:現場演出和專輯錄製這兩件在我看來不相違背,尤其現在的CD產業已經崩毀,大部分的音樂人要靠演唱會維生,具有現場演唱實力的音樂人才有辦法存活。但我認為創作者還是必須出版專輯,無論是錄音室專輯或者是Live專輯,一張完整的專輯才能看出音樂人創作的精神和靈魂,還有唱片設計與錄音美學。

 閃靈我比較想針對典禮的現場演出來談。主辦單位應該要認知有成千上萬的人喜歡看台灣創作音樂人、樂團的演出。要讓這些廣大的群眾參與金音獎、喜歡看金音獎的典禮,成為收視率的正面能量。簡單講,要尊重這些創作音樂人、樂團的演出內容,真正的跟他們溝通、設計能夠吸引他們的樂迷愛看的節目內容。 

大支:因為這個時代真的沒有辦法靠著實體唱片來賺錢了,所以我覺得一方面要鼓勵觀眾去看現場演出,一方面我覺得每個要做現場演出的藝人,都應該努力把自己的表演做好。 

鄭各均:這部分我也還在摸索,畢竟我的音樂與表演型式本來就很難歸類與被觀看,或許透過網路社群尋找不同國家之間的連結也許是可行的方式,但人太懶目前演一步算一步先把之前覺得好玩的idea執行完再說。

 

金音獎最佳現場演出獎項都是先在頒獎典禮演出之後由評審當場投票決定,過程刺激又緊張,而八十八顆芭樂籽在第4屆時打敗眾多對手獲得此獎。
金音獎最佳現場演出獎項都是先在頒獎典禮演出,之後由評審當場投票決定。八十八顆芭樂籽在第4屆時打敗眾多對手獲得此獎。

 

6. 以一個創作者而言,您們覺得自己比較重視歌詞還是歌曲的音樂性?而您們又覺得金音獎比較著重哪一部分?

八十八顆芭樂籽:對我來說我會先重視歌曲的音樂性,但我覺得歌詞才是這首歌真正耐聽的部分,音樂性是身材好臉蛋可愛,歌詞是個性好生活習慣好,一個好的歌就是要通通都好才能讓人一直愛下去啊。 

林生祥:詞曲是無法分離的,因為詞曲相依,才能成為一首歌,兩者應該是緊密相連而不是分開來看的,音樂獎項應該要從整首歌來評選,而不是將其分成最佳作曲和作詞兩個獎項。 

閃靈詞曲對我們而言,應該是同等重要的。至於金音獎比較著重哪部分,我們沒有特別的感覺。 

大支:我自己一開始是比較重視歌詞,後來發現如果你的歌不好聽,沒有辦法讓聽眾完整聽完那就沒有意義了,所以我也開始重視音樂性,創作者自己要去衡量,不管是一首歌還是整張專輯,歌詞和音樂性的比重要各自是多少,要去拿捏跟調配出自己的精神。

 

7. 得過金音獎也得過金曲獎的您們,覺得這兩個獎項共存的意義是什麼?

林生祥:我認為以音樂類型分類比較正確,金曲奬的獎項以客語、原住民語分類,雖有其立意,但卻是將這兩個語言的創作推向更邊陲的位置,我曾公開挑戰過金曲獎的獎項分類方式,不過目前還是依原本的方式分類。之後有了以音樂類型分類的金音獎,而若獎項精神、方向不同的話,要多辦幾個獎項,我覺得也都沒有問題。 

閃靈如同這兩個獎項所標舉的,金音獎重點在於創作音樂,金曲獎重點則在於流行音樂的整體,包括創作的與非創作的。共存有好有壞,難以細談,但若要一個國家的音樂環境走向健全、多元,鼓勵創作音樂應該是可以正面看待的。 

大支:現在金曲獎還是著重在主流,金音獎則是以非主流為主,雖然這不是必然的,不是獨立音樂就不會成為主流,然而兩個獎項的評審口味和風格都還是不一樣,獎項精神也不同。 

 

金音獎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