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BC FEST:重音路遙遙也要用力辦下去

如果五小時未進食叫做自殘,那我實在也不知道該如何定義這些朝著深淵走去的台灣重型音樂愛好者。

從二十歲比快比狠的兇殘少年狼,變成在生活的大風中初染風霜略帶倦容的羅根。團員幾經更迭,從 The Ball 公館教室開始就認識彼此的「BEYOND CURE」,走過象徵里程碑的十年,第十一年則是下個階段的開始。

20170912 專訪 BC FEST

身處吃力不討好的環境,補助或比賽都不友善,即使是一線金屬大團樂手也都必須身兼他職。比起其他風格音樂人,重型音樂更難作為自力更生的主要收入,有時甚至連副業都稱不上,若以十年為一界線,團齡與 BEYOND CURE 相仿的「金屬 / 重型樂團」屈指可數,台灣的金屬與重型音樂至始至今都不是條容易路,能堅持下去仰仗著一份尚未被澆熄的熱情,以及偶爾自己都覺得愚蠢的使命感。

BEYOND CURE 吉他手庚億以老團之名號召,找來身旁玩金屬、饒舌、電音的好朋友們,以重型音樂節為主軸籌劃「BC FEST」,不為其他,是因為他們發現隨著大型音樂季到處舉辦,中小型規模的重型音樂場景正在消失,語重心長,道出台灣重型音樂正面臨凋零的危機。

Q:為什麼今年開始會加上「BC 五人眾」的暱稱?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庚億:是這樣的,我們英文團名叫 BEYOND CURE,中文團名是病入膏肓,但發現在台灣成立十一年來從來沒人叫我們病入膏肓,大部分人都是叫我們 BC,少部份叫我們 BEYOND CURE,於是我們就想把中文團名改個暱稱叫個 BC 什麼來著的,然後可能剛好在打一些遊戲和看一些漫畫就想說就中二路走走好了,於是就決定叫「BC五人眾」,意指 BEYOND CURE 由庚億、蝙蝠、韋仁、伯賢、鍾錡五人組樂隊形式團體。

吹音樂_BCFEST_BeyondCure_2

Q:BEYOND CURE 風格近期開始轉變?

庚億:我們將準備製作新專輯。經歷過許多磨合與嘗試後,音樂類型又會再次和以往不一樣的轉變,而且更確定未來的音樂走向,我自己也非常期待。我估計會更多的金屬人討厭我們,不過我一點也不在乎,但我相信也有把握,新的音樂走向可以使台灣專家資深 core 迷喜歡上我們,會讓你們聽見原來台灣會有這樣的團。

蝙蝠:你看台灣其他種類的音樂都有些改變,這一塊(重型與金屬)時間卻這麼久都沒有變化,很久都沒什麼突破,連 MV、拍照大家都拍一樣。我自己的改變就是從主唱來改,例如不一定 background 很重的地方一定要吼;從音樂上鼓也是不要一直「噠噠噠噠…」,多把好的 grooving 放進去,甚至把歌做慢一點。我們也不怕流失歌迷,台灣市場很不可靠,我們也不是什麼主流藝人,倒不如玩自己想玩的。


(「新歌」乍聽很 Trap)

Q:重型音樂在台灣很難立足,成軍十一年有什麼心得嗎?

庚億:如果認為「樂器演奏實力」、「嘶吼或演唱技巧」、「製作多首像樣或是好的音樂」、「樂團演出品質與水準」和「簡單的樂團經營」是基本、要想辦法做好的事情,那我覺得就還是乖乖先拼命工作吧!想盡辦法多賺點錢、多存點錢,身上手上有點錢口袋有點深度的狀況下,樂團才有辦法玩得好。而且我前面說的那些基本就要做好的事情,部分也是需要金錢的輔助才能達成的,這部分我們也還在努力,也在試著把我剛所說的那些基本東西努力做到完美或是更好,這會是漫長的道路!真的成功後才有心得和大家分享!

伯賢:好好賺錢真的是基本,我玩過其他團,大家都是卡在錢上面。其實越接觸越深,越會發現自己的不足,也真的很容易放棄,但不管如何,心態對就好。

蝙蝠:我覺得要突破。台灣這邊的環境,人就聽的不這麼極端。東南亞都發展得不錯,泰國的偶像劇據說也有不少拿比較重背景、樂器比較吵得當主題曲,大家是很接受的,跟這邊比較不一樣。這邊比較喜歡聽 Tizzy Bac,聽比較憂傷的。

偉仁:在台灣玩團還蠻辛苦的⋯⋯我以前去做工地,因為完全沒有錢,剛開始教課,沒學生,白天背著琴去工地,晚上去音樂教室教課。(蝙蝠: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好辛苦啊!

吹音樂_BCFEST_BeyondCure_偉仁
吉他手偉仁,同時也是無敵貘、EnlightEN 吉他手。

Q:現在不管是樂迷還是樂團,台灣的大家都愛往國外跑?

庚億:在國外看重型音樂活動真的跟台灣相比真的完完全全天壤之別,先不提演出陣容會有多神多噁心,光是現場的聲音、硬體、氣氛和人群真的完全不同,親自去感受過就會完全明白。也有很多朋友自從參加國外的大型重型音樂節後,再也不想在台灣看任何演出了,就算是愛團的亞洲巡演有台灣站,也會有少部分人寧願飛日本看而捨棄台灣場,原因是舞台硬體一定比較屌、聲音好、人也多、氣氛好,還會開玩笑說「留在台灣看只會傷心與難過」,因為看自己的超級愛團在台灣就只有這麼一點點人,很難受。

伯賢:從以前中南部就很難做起來,養十幾年還是一樣⋯⋯但音樂季倒是辦得頗成功的。

鍾錡:中南部可能聽的比較直率,龐克或搖滾,但「美秀集團」跟「八十八顆芭樂籽!」之前共演也是賠,好在後面有打平。

庚億:很多人說台灣重型音樂沒市場,是事實,但市場不就是由人們創造的嗎?要這裡環境更好,先有夠多的屌樂團,才會有更多的觀眾,才會慢慢變得有市場或是慢慢變大變好。對多數台灣樂迷而言,現在像樣的金屬或是 core 團可能不到 15 團,標準高一點的人可能覺得不到 5 團;爛團這麼多怎麼會有市場?場景怎麼會變好?所以,真的不要再寫些大便弄個包莖混音陽春影像就出來騙吃騙喝, 這是把台灣樂迷都當白痴,這樣只會害台灣越來越爛。前幾年還老看一些自己團都快玩倒的人開講座教人玩團,真的是他媽的笑話,還好現在這可怕的狀況已經暫時消失了。總之,還是一起加油吧!台灣需要更多優秀的重型樂團,一起讓這玩意在這個地方是酷的。

之前在中國演出,氣氛很不一樣,雖然公安排排站在旁邊,其實不是常態,中國樂迷看到那個場景也感覺很稀奇,台下還是玩得很瘋。

蝙蝠:很難得第一排趴竿的都是女生(笑)。而且沒在台上特別說什麼,隨便做一個動作,台下就一片就尖叫。

鼓手鍾錡,是最年輕的團員,先前打美秀集團。
鼓手鍾錡,是最年輕的團員,先前打美秀集團。

Q:為什麼想要辦「BC 聯合音樂大會師」?你們想強調與宣揚的價值是?

庚億:萌生這個念頭是因為以前台灣有許多重型音樂活動,比如說「金屬永生」、「惹魔高校系列」、「粗殘兄弟會」、「沒頭聲所」、「賽德 FEST」、「降靈夜」等,但現在他們都不辦了,那就由我們來辦一場吧!

這次主揪是我,我負責對演出團、器材,這次其實心得很多(真的超恨行政的,他媽的!),而且真的累!我在此向所有辦活動的單位敬禮,不管辦得好辦的爛,我都覺得你們很猛。美術是貝斯手伯賢,然後還找以前惹魔高校的小燁、ICON 的 Lala 經驗很多的朋友幫忙,其他人則是聯繫、找團,讓我諮詢意見;像蝙蝠就處理嘻哈掛的,他跟「YZ于耀智」是麻吉啊!

其實就是大家幫找,都找認識的好朋友一起來,他們也很好聽,像是「Gangreengang」、「OVDS」、「蠅蛆殖民地」,或獨立音樂圈橫著走的「龜仙女」(The Ball 這球教室大家的好朋友),要跟我還有還有以血肉阿霖、大君三人共組的饒舌團體「化學操男子」大亂鬥。然後發現 ⋯⋯ 好像太早宣傳了笑死!

伯賢:BC FEST 這次五月就公布,沒想到後來陸續冒出這麼多表演活動。辦這場活動最先設想好的不是別的,而是最慘會多少票,如果真的只有 150 張那我也認了。以前都是聽別人說多慘,這次自己下來做,想看到底會怎樣,至少得到一句「我懂了」。所以真心覺得 ICON promotions 的主理人小劉真的很厲害,一直燒一直燒,他就是要守護台灣,想把台灣的場景做起來

貝斯手伯賢,ROCKINK TATTOO SHOP 刺青師,成家立業,趁著還沒有小孩之前跟著大夥繼續衝一波。
貝斯手伯賢,ROCKINK TATTOO SHOP 刺青師,成家立業,趁著還沒有小孩之前跟著大夥繼續衝一波。

Q:重音有嘻哈?不管是樂團或 BC FEST 的組成都很 Hip-Hop 呀?

庚億:Hip-Hop 突然變這麼夯也是有點意外。我們其實也不是說混種了,就單純只是玩玩樂團之餘想搞搞饒舌而已,畢竟這類型音樂我們本身就很喜歡這類型音樂,然後有一天就跟血肉的幾個朋友說「乾脆弄個饒舌玩好了」所以就搞了化學操男子;蝙蝠他聽嘻哈聽很久了,他朋友們一直都是搞嘻哈,只有他玩樂團而已,所以這一兩年也開始玩些個人饒舌。

蝙蝠:我現在其實已經不常聽 metal 了,是不想聽這麼複雜的,幾乎是 Tarp 比較多。然後,我不會 Freestyle,這先講先贏啦!我是覺得現在音樂要做得比以前變化更大,不然 background 要用團做、加入這種 drop 下去的那種會感覺像 EDM。像現在比較流行的 Trap 其實就偏慢,甚至也沒有在做什麼過門,下個小節變一點點就進到下個階段的感覺,樂團其實可以學習這樣做的方式,整體會變得比較慢,但現場的聽感會比較不一樣。

吹音樂_BCFEST_BeyondCure_蝙蝠
主唱蝙蝠,先前在賽德費,現在於 BEYOND CURE,也將在 BC FEST 以個人 MC 身份演出。

 Q:過去好像沒有這種規模的活動執行經驗,有什麼期待嗎?

庚億:看著國外在當地二、三線樂團也是會自己找些友團辦辦活動,跑跑巡演或是做些小型的 Festival,所以就有樣學樣,除了樂團計畫照著走之餘,與其坐等別人找演出不如自己多做點事。這次找的樂團數比以前 THE WALL 專場規模大兩倍,如果能有好的結果當然不錯,但我其時也沒有什麼把握,以現在的時局,只能把能做的地方做好。在 Legacy 壓力舉辦其實壓力超大,有二百人就偷笑了,三百人就上帝保佑。但硬體上表演起來一定會比較爽,既然自己辦一定要爽,買票來一定要讓觀眾看到好的演出。這次並沒有想搞的多盛大,沒有去找贊助,本來樂團就有點團費,然後賣了一些器材、跟朋友借一點籌措來辦。

伯賢:主要都還是主辦人庚億在撐,辛苦!

庚億:若真能有所作為或是有一點點成績本事,希望往後能藉由這活動帶起一些新生代的 core 團,使台灣重型、core 類音樂的環境更有趣一點。但我知道的是大家都會說「你做夢」,哈,隨便,反正這次就先盡力弄吧!之後還會不會再辦,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要是吃飽太閒我應該還是會再找一次自己麻煩。

庚億:其實台灣後續都有不少新團在活動,「FUTURE AFTER A SECOND」、「屍體派對」、「負極高壓電」(雖然都是老面孔)、「One Way Street」、「EnlightEN」;現在是老團一直在消失,新團又起不來,重新出發的老團又一直死,根本永劫輪迴。已經死一批了,過幾年又死一批,死了又死。

吹音樂_BCFEST_BeyondCure_庚億
BC FEST 主揪與 BEYOND CURE 總長庚億,除了吉他之外平常也會自編 beats、rap,這次跟血肉阿霖、大軍共組的化學操男子將正式登台。

Q:最後,對台灣整個音樂場景發展的想法?是否有觀察與心得?

鍾錡:我之前打美秀集團,感覺還是很多人都只是在聽名氣,沒有真正在聽歌。美秀是剛好抓到大家喜歡的東西,有做起來,但也不知道可以多久,感覺人多是湊熱鬧,真正好聽歌曲的場子都沒有人。有些玩別的樂風的團,紅起來了好像也不會做本來的風格了。

偉仁:我覺得年輕一輩還蠻重要的,很多人從高中開始接觸,他們如果沒有持續下去,就會產生斷層。

庚億:一路十一年這樣走過來,我覺得很痛苦,非常痛苦。剛開始在做錄音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要找誰,當時找錄音室開價跟老外一樣,成品跟大便一樣,買把七弦琴下訂後要等三個月,雖然我沒在國外玩過團,但據我所知真的還是差太多了,不只收入水平,七弦琴開個車就可以買到。而且成功的學長與前輩很多,能分享重型樂團的製作經驗、經營方針,有豐富的資源和更多的機會,肯定比我們當初少走很多冤枉路。

這些事情我在台灣玩團一路走來十多年都還沒得到答案,也還在尋找答案;對我們而言是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做了二張專輯、二張 EP,盡心盡力了,我們只期待能不能推動著樂迷與市場,讓更多人會喜歡這樣的風格。

後記:現在撐住才有未來

訪問的最後,他們說,現在就是一個字——撐,並把樂團當作人生中的興趣。這點也跟許多急欲想把音樂當職業的獨立音樂人大相逕庭。庚億說,玩團等於玩車,玩車還沒有舞台,喜歡的人還是會把每個月賺到的錢投進去,跟玩團一樣。

吹音樂_BCFEST_BeyondCure_1

他們已經不會以音樂為職業作目標,寧願當興趣,因為職業是由收益轉動,但興趣則是由熱情所捍衛。短期內台灣也不會有經紀公司,更沒有樂團會出來開業經營,不會有搞頭,不做搖滾明星夢,他們要選擇「做下去」這個決定,當下讓我想到 Freddy 在 2015 年 TED 上的《每個小選擇如何大大影響你的人生》演說。

庚億:「真的是什麼結果都不會有。除非三十年後,我們這一輩跟後一輩撐住,把這東西帶起來,有市場,才有辦法開公司來經營、有收入 ⋯⋯ 等到那時候,我應該已經 ⋯⋯ 六十了吧?


 

BCFEST(BC聯合音樂大會師)

日期:9/17(日)
時間:18:30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 1 號)
演出陣容:血肉果汁機、BEYOND CURE(BC五人眾)、OVDS、蠅蛆殖民地、GANGREENGANG、黑錢幫YZxBAT、化學操男子、龜仙女
購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9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