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昏昏沉沉,浴室人生:Deca joins

結束今年四月《浴室》專輯發片巡迴後,大爆離團、原鼓手阿谷回歸,主唱鄭敬儒搬回家鄉台南居住,Deca joins 再度沉寂了一陣子。然後夏天來了,一張站在龍舌上的照片搭配著「2017 GO HIGH tour」消息釋出,畫面感十分強烈。Deca joins 在龍的加持下,以 8 月 20 日與日本樂團ミツメ mitsume 在 THE WALL 的表演為開端,恢復以往持續前進、在音樂和表演中打轉的生活。

Deca joins

 

「專輯中許多歌是當兵時寫的」

「GO HIGH」意指「去高的地方」,以此為巡迴名稱,是希望大家對任何事情都能放寬心,用一種比較輕鬆的方式、超脫的角度去看待生活。有趣的是,不久前在台南麻豆代天府拍攝的宣傳照剛好符合「GO HIGH」的意境!

Deca joins

為何選擇在麻豆代天府拍照?Airhead Records 廠牌主理人謝閎宥(人稱謝老闆)表示:「當(決定拍照)時我心中的構圖是,畫面本身張力要很強、要有某種效果在。」另一原因則是為了現居台南的鄭敬儒和阿谷,這裡不只是鄭的故鄉,也是阿谷的「避世」之地。

「因為回來當兵,在台南度過許多蠻沒有起伏、平靜的日子。」鄭敬儒表示,台南的生活步調與文化氣質對自己近期的創作造成不少影響:「這裡(步調)很慢,加上我當兵的單位還算輕鬆,所以有比較多時間思考、做一些自己的事。這張專輯有蠻多歌是當兵時寫的。」身為彰化人的阿谷,一年多前由於生活出了些狀況,便毅然決然跟著家姊前往台南定居。「但其實我對台南超不熟的,現在出門還會迷路。」阿谷笑著說。

鼓手陳皇谷(阿谷)
鼓手陳皇谷(阿谷)

同為台北人的吉他手楊尚樺和貝斯手謝俊彥曾是高中隔壁班同學,但當時兩人互不相識。問及初次見面的故事,謝俊彥笑著說:「他(楊尚樺)算是朋友的朋友,有次在三重打保齡球時我們聊了天,他說他念中正(高中)美術班,我就想了一下,美術班只有三個男生,另外兩個人個性比較鮮明我知道是誰,第三個人想不起來,喔原來就是你喔!」

「我們用痛苦衡量對人與生活的喜愛」

大學時期在北藝大搖研社相遇,2013 年 5 月組成至今 Deca joins 共換過三次團名:一開始叫 FUBAR(Fu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糟糕透頂、狗屁倒灶之意),在發行專輯《盧強》後因主唱入伍而休團;2016 年 1 月其退伍後改名「灰矮星 Gray dwarf star」重新出發,同年 10 月發行單曲〈乏善可陳〉(Fashank Chen,阿谷使用的暱稱)並歡送阿谷前往台南;隨後大爆加入,2017 年 1 月再度改團名為 Deca joins,並於 4 月發行專輯《浴室》。

「我們要用痛苦來衡量對於生活、對於人的喜愛,那種情感很模糊,也不是說痛苦、就是有快樂也有不開心,但總體而言大致上是不開心。」從歌曲〈浴室〉所延伸出的專輯概念,描述一種矛盾而飄忽的心情狀態:「我們很不開心,但還是很喜歡這些東西,就去想為什麼不開心。後來發現,正是因為喜歡所以不開心,覺得像在一間浴室裡,有蒸氣、昏昏沉沉的,浮在浴缸裡那種感覺,很慢。」

以草東沒有派對主唱為名的〈巫賭〉,MV 由鄭敬儒女友剪輯而成,用影像素材堆疊出意象式的情緒氛圍,沒有劇情。

「這首歌要表達的就是失敗。」鄭解釋:「中間跳舞那段,是個要把情緒張力拉高的間奏,過渡到後面已經無法思考、一個爆炸的狀態,就像把自己丟到歌詞中的『天堂』那樣。」但 MV 結尾還放了一段樂團在高雄演出的影像,壓上歌詞,卻沒有聲音?「我覺得,文字本身緊密的程度,在『單純是文字』跟『文字配上旋律』會有不同的解釋。只看文字的時候是最乾淨、最簡單的,所以如果可以先看歌詞再去看影片,會是個很好的狀態。」

主唱鄭敬儒
主唱鄭敬儒

一去不回來〉亦是如此,將歌詞當作一篇詩放在 MV 開頭。〈巫賭〉將此概念倒著玩,有種「一切都過去了之後,再回過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恍惚感,彷彿喝醉酒的隔天早晨醒來,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痛快都隨著酒精蒸發掉了,只剩下懊惱羞恥與空虛的茫然心境。

到底是「巫賭」?還是「巫堵」呢?由於兩種寫法都看過,一問之下發現原來大家也都搞不清楚。「但其實也沒差,跟字面上的意義沒有直接關係。」

後來翻出專輯求證,是「賭」。(土字旁的「堵」為數位發行時誤植)
後來翻出專輯求證,是「賭」。(土字旁的「堵」為數位發行時誤植)

另一支 MV〈路〉由導演吳冠德(South Bad Boy 鼓手)拍攝,在昏暗夜色中,一對男女開著車前往彼方。兩人之間沒有對話、沒有互動,就只是面無表情地坐在車上、抽著菸,看似平淡無奇,卻將歌曲中寂寞的濃度加倍提升。畫面中那只掛在車上的水晶一再重複出現,象徵歌詞提及的「石頭」,具備正面與反面的雙重意義。「水晶被光照射到也會發光,既是石頭也是燈。」

專輯中有首稍微輕快的歌曲〈快樂〉,鄭敬儒說,這首歌是在寫阿谷。「他是個很ㄍㄧㄥ的人,很會撐,事實上他也做得很好,但就是個不定時炸彈,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沒有辦法再解決自己遇到的事情。」說完有點害臊地笑了笑,「其實我沒跟他講過這件事,我們比較木訥一點。」

阿谷則說,是〈春天游泳〉讓他回來了。

大爆加入的那段時間,在新歌裡保留了許多阿谷以往的編曲手法,讓阿谷能無縫接軌地回歸。「他真的很認真在揣摩我會打什麼!用了一種適合現在、配合其他人的方式留下來,歌的邏輯、會用的手法都跟以前很像。多虧了大爆,讓我能很快適應那些不是我編的新歌。」在發片巡迴前夕,阿谷聽了尚未公開發表的〈春天游泳〉,「覺得很酷!這不像我會打的東西。」於是抱持著想盡一份心力幫Deca joins宣傳巡迴的想法,重拾一年多沒碰的鼓棒,抓歌、拍 cover 影片。也因為這個契機,他再度將「鼓」放回自己的人生中。

「因為謝老闆太可靠,我們就貼上去了」

2017 對 Deca joins 可說是相當特別的一年,除了改團名、換團員、發行專輯《浴室》,今年也算是他們加入廠牌Airhead Records、與之更密切合作的開端。

(左二)貝斯手謝俊彥
(左二)貝斯手謝俊彥
(右)吉他手楊尚樺
(右)吉他手楊尚樺

謝老闆不只是 Airhead 主理人,同時也是位吉他手(曾彈過 Manic Sheep、午夜乒乓等),多年前他與阿谷一起玩團而熟識,Manic Sheep 兩次去加拿大巡演阿谷也都有參與(甚至變成他唯一的出國經驗)。「反正我們一起做過一些很荒謬的事情。」兩人相識竊笑,似乎是想起了那些荒謬。

而 Deca joins 也曾多次參加 Airhead 舉辦的活動。對謝老闆而言,辦活動並不光只是找樂團來表演就好,他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這些表演者,因此總是在前置宣傳期就做了不少「多餘」的事,例如幫樂團拍 MV、拍宣傳照、發行作品……等,也因為這些動作,他與合作樂團們的感情比一般策展人與表演者之間的連結更深刻。

自稱是「古早人的辦事方式」,Airhead Records 和 Deca joins 並沒有簽約,純屬口頭約定。「一直以來我們有問題都會去問謝老闆,一種軍師、顧問的概念。」鄭敬儒笑說:「後來發現他實在太可靠了,我們就貼上去。」團員們一致認為,與廠牌合作最大的好處就是效率和效益明顯提高,而且可以得到許多客觀又有用的建議。

Deca joins

除了 9 月份分別在高雄、台南和台北舉辦的三場「GO HIGH tour」,Deca joins 後續也將參與上海簡單生活節、潮州街音樂節等活動,無論是否與加入 Airhead 廠牌相關,他們確實獲得越來越多關注。別看他們臉書粉專似乎沒什麼在更新,其實相當忙碌啊!

採訪後記

曾在另一篇訪談中讀到,Deca joins 在專輯籌備期間常去吃「旺角」。原本打算約這間位於三重的火鍋店進行採訪,後來擔心大家只顧著吃沒空講話而作罷。

問了在三重土生土長的謝俊彥,他卻說,旺角其實是鄭敬儒推薦的。鄭:「我之前住新莊,女朋友住三重。有一陣子我失業去領失業補助金,就業服務站在三重菜寮站那邊,所以我們就會順道去吃旺角。還有還有,旺角旁邊有一間草地涼麵超級好吃!它的醬汁實在是……味噌湯用料也沒再跟你客氣的……」真不愧是台南人,一聊到美食就彷彿開啟了腦中控制語言的開關,滔滔不絕,言之有物,不只有物還有香味和畫面,聽著聽著都餓了。或許哪天 Deca joins 會寫一首名為「旺角」或「草地涼麵」的歌吧!

Deca joins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