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看大團: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開發場 6

20170823_TNBT 開發場六_750X390

當代藝術跨界電聲特攻 HH

八月的大團誕生,聚集了三個毫不相干的宇宙,在 Legacy 短暫交會,可說這次的企劃有主動對「樂團」定義做出新刺激的野心。

這晚,有從聲影藝術圈殺來的 HH,有從二次元動漫界跳出來的 ACG Live Band,還有一般獨立樂迷較為熟知的脆弱少女組。本以為觀眾也會隨之分眾,特地為了某團而來的人,聽完想聽的就頭也不回地走,沒想到三團演出的觀眾數量,歷經換場時的來去後,仍舊蠻平均的。這場就算你平時聽歌再多元,待滿全場,仍會感到很強的文化衝擊吧?

負責開場的電子音樂雙人組 HH,演出了新專輯《remotion》裡一大半的歌。開場影像浮現如日本神社鳥居的紅色雙 H,像是通往他們異世界的門。在大團場,HH 的歌是越聽到後面越過癮,以致短短半小時就結束反而詫異,像才剛熱身好,準備跳整夜,就突然被開燈臨檢,難免失落。

他們的上半局還在玩刺激、實驗的噪音咬耳,到了〈Hot_In_White〉便開始鳴放下半場的帶感節奏,擄獲聽眾的身體,像給撐到現在的鬥士們的禮物。整場的 VJ 影像,如宇宙大爆炸的縮時攝影,各自迷失成失控波型的點、線、面,隨演出時間竄動、聚合,倏忽已構成一座秩序明朗的星系。正中間不斷震動的核心多面體,比起太陽,更像拼命輸血的心臟。

HH 是由在聲光藝術領域頗負盛名的姚仲涵,以及他擅長電腦動畫的,北藝大科技藝術研究所學弟葉廷皓,在 2013 年所組成。起初他們沒想過 HH 能算是一組(普世所定義下的)樂團,多以即時現場演出為主,沒有固定曲目。直到 2016 年,他們邀了製作人盧律銘(棋盤上的空格、聲子蟲)把過往秀裡面,適合搭成專輯的素材挑出來發展,才有了今年的首張專輯。

據專訪指出,HH 的專輯名「remotion」,是情緒(emotion)、動作(motion)與遙控(remote)三詞的總和。言下之意,是音樂的渲染力,能達到遙控觀眾身心的目的。而這場大團,就是喜歡 techno 舞曲的 HH,確實能掌握舞池氣氛的證據。看到姚仲涵到後段自己也跳到忘我,這場光影派對,聽到的人會幸福吧?

TNBT 2017 HH_1

TNBT 2017 HH_7

TNBT 2017 HH_6

TNBT 2017 HH_5

TNBT 2017 HH_4

TNBT 2017 HH_3

TNBT 2017 HH_2

二次元軍首度大團集結 ACG Band Live

樂團鼓手、Youtuber、同時也經營動漫音樂展演活動的桿子,是這次牽線大團誕生與 ACG 音樂社群接觸的靈魂人物。在台上綁著馬尾的桿子,若認真打扮起來非常正。平常除了負責活動行政庶務,也坐鎮鼓手崗位,在曲目間負責 talking。即使前台有一批忠實粉絲前來應援,從桿子的對話方式可以察覺,他並沒有只跟粉絲互動,也試圖向其他,在現場或直播螢幕前,還不熟悉 ACG 的觀眾介紹他們自己熱愛的文化。

用他們自己的話來形容,ACG Band Live 在大團誕生做的,是一場和夥伴一起跨出舒適圈的演出,製造文化衝擊。今晚陣仗之大,一首歌便換一組人,頻頻讓我在台下驚嘆,這人數多到可比加拿大大樂隊 Broken Social Scene 阿!

開場第一首是《前進吧!高捷少女》主題曲,艾米莉亞的角色歌〈未完成START〉,不僅請到原唱薛南原音重現,還配有一位舞者;曲子間螢光棒與打 call(應援)聲不斷。而第二首〈御守〉,則是台灣的 VOCALOID,心華的歌。表演前,桿子先介紹了 VOCALOID 這透過創作者大量使用,便能擁有生命的唱歌軟體,還開玩笑說要惹怒宅宅朋友,就說初音未來只是一個軟體(XD)。

第三組上台的,是四位來自台灣的日系女子偶像團體 Bonnie Bunny 的四位女生。團長小燐在受訪時曾說,他們希望自己除了動漫、偶像之外,也能被識別出是一個台灣的團體,於是會唱中文原創曲;今晚表演的代表作〈Bouncy Bunny〉即是一例。接續其後的,是台灣原創遊戲《她和他和她的澎湖灣》的片尾曲〈海兮〉,二胡、笛子皆由真人演奏,不假預錄的之便(超認真)。

ACG Band Live 最後以《數碼寶貝》主題曲〈Butterfly〉的翻唱收場,超過十位演出者一同上台同樂、鞠躬。這晚,他們把 ACG 的動畫、漫畫、遊戲、VOCALOID、偶像舞團等諸多面向,一口氣展現出來,選曲也有堅持表現台灣原創作品的用心。桿子受訪時說,他辦展演活動之後發現這幾年台灣的 ACG 文化成長得非常快,相關的表演者越來越多,也有厲害的工作室冒出來,政府更陸續會找專業合作,除了高捷少女,還有東港櫻花蝦、東津萌米等。

我不敢說自己懂 ACG 文化,看這場演出也常常處於下巴掉地上的狀態,但面對這樣愈來愈蓬勃的台灣音樂場景,竟有機會參與到,就算只沾到皮毛,仍然會感到興奮啊(我好興奮啊.jpg)。

TNBT 2017 ACGBandLive_1

TNBT 2017 ACGBandLive_2

TNBT 2017 ACGBandLive_3

TNBT 2017 ACGBandLive_4

TNBT 2017 ACGBandLive_5

TNBT 2017 ACGBandLive_6

TNBT 2017 ACGBandLive_7

TNBT 2017 ACGBandLive_8

TNBT 2017 ACGBandLive_9

TNBT 2017 ACGBandLive_10

 

復古慘情關懷厭世會社 脆弱少女組

直到看了這場演出,才意識到脆弱少女組是趙謬為核心的樂隊,而不再以那我懂你意思了的系統理解之。過去修澤張狂的吉他演奏與演唱,在脆弱少女組冷了下來,被擺到第二順位,趙謬的鍵盤發出的復古音色,像王傑的情歌編曲,以及曲子間的搞笑段子才是主角啊(其搞笑實力,可見大團拍的類戲劇訪問短片)。

「脆弱的花兒開了(開了 開了)⋯⋯」用〈脆弱少女組台呼〉開場,像在預告接下來的表演,其實是趙謬與修澤主持的「廣播節目」——自己主持,一搭一唱地聊天,還能自己插歌——整個氣氛很奇妙,一下很難過,一下又很「瞎」。台呼之後,他們先用很少(ㄒㄧㄚ)女(ㄇㄟˋ)的聲音打招呼,還說希望之後可以跟上一場 ACG Band Live 的少女舞團 Bonnie Bunny 合作。趙謬不計形象地學阿翰 po 影片的國中妹喊陳志豪、賣手工薯條,讓修澤要接唱〈失去尼歐〉時,不禁自嘲:氣氛也太奇怪了吧

繼續唱了兩首「難過的時候可以聽的流行歌」,趙謬怕大家覺得歌悶,求大家不要太早走,叮囑大家晚點還有捷運,等一下也會有快歌(真的是非常『脆弱』的一段),逗得大家很樂。快歌〈一起跳舞〉曲畢,他們回憶起上次在 Legacy 表演是因為冰果室企劃,沒想到那天剛好是颱風天後,天氣變冷,沒人要吃冰(觀眾少),今天終於突破魔咒,在 Legacy 爆場!跳舞歌後,氣氛還不夠熱,趙謬要大家衝撞,再次把觀眾逗笑。

在直播開場前的類戲劇訪問中,趙謬認為,若要選擇專輯 B 面第一首,那得是能轉換心情,帶有正面力量的歌。「Tell me where is love. I want to fall in love.」追愛的〈夢想少女〉大概就是她說的 B 面第一首了,那編曲簡直帶我們回到飛向陽光飛向你的年代。〈脆弱少女組台呼〉最後再次響起,向大家告別。如果說這次現場有什麼可惜,那應該是鼓手 CK 郭郭沒有說到太多話;回放直播的後台直擊,郭郭憨直地聊著薯條發芽,好 kiang,希望以後可以聽到他多答腔,綜藝指數可再加兩百。

脆弱少女組將在十月發行新 EP,由孟諺(法蘭黛)擔任錄音師,各位樂迷可以繼續手比愛心,嘴喊脆弱地等到他們的新歌了。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1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2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3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4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5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6

TNBT 2017 脆弱少女組_7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亨 攝影/ 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