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差草原 WWWW的西班牙Primavera Sound演出記行

繼 2016 年參演英國利物浦迷幻音樂節(Liverpool Psych Festival)後,今年五月底,落差草原 WWWW 受邀參加西班牙 Primavera Pro 國際論壇演出,並成為首度踏上西班牙 Primavera Sound Festival 舞台的台灣樂團。

Primavera 是台灣的樂迷除了英國 Glastonbury 之外,最受矚目的歐洲音樂節之一,今年演出卡司包括 Arcade Fire、Bon Iver、Aphex Twin、Broken Social Scene 等等。該音樂節的位置,座落在巴塞隆納地中海邊的坡地上,氣溫非常舒適。加上夏天西班牙的日照時間很長,直到晚上九點才會天黑,往往會讓人產生時間變多的錯覺。貝斯手/主唱愛波形容:「那樣從容悠閒的下午時光大概只有小時候在鄉下的記憶裡還存在著。」

落差草原_Primavera

草原在草皮巧遇 Portishead

Primavera 在西班牙文裡是「春天」的意思。這兩年,兩場落差草原在歐洲的演出,恰好是愛波的人生中,唯二的出國旅行。她在抵達巴塞隆納的第一天下午,便於住處附近一間藝術小書店中,認識了「Primavera」這個單字:「它是一本舊舊的西文和日文對應的單字學習書,隨手就翻到四季的單字學習。(我)一眼就認出這個,從年初就一直看見的字卻沒有認真懂它的意思,反而在這裡才認真地和它打招呼。」

鼓手一之也是第二次出國,他一抵達位在地中海沿岸的會場門口就被來自世界各地,各色人種混雜的人潮震撼到。彩色的電繡手環採用感應的塑膠片,區分入場資格;儘管去年的利物浦迷幻音樂祭,從整體視覺設計到內外場音控人員,已經讓他們見識到厲害的專業度,實際到了 Primavera 現場,才真的感覺到他的巨大與高竿。愛波說:「今年的主視覺是我們都很愛的海蛞蝓和珊瑚們,手環的織帶是會想收藏的那種,這絕對是我目前看過的音樂節最好看又可愛的視覺了。」

6 月 1 日第一天,他們還不用表演,和一般樂迷一樣先買了一輪周邊商品,接著去聽了近入口舞台的 This Is Not This Heat。接下來就跟著所有人一起加入小時候的回憶 Broken Social Scene。「這個大型 Rayban 舞台在一個山坡下方,觀眾席像是劇場的階梯環繞著舞台,確實音場非常好,在大家完美的合唱中渡過。」愛波說。不過第一天最驚喜的並非大團的演出,而是他們在 VIP 區草皮放空休息的時候,遇到樂團偶像 Portishead 的鼓手 Geoff Barrow:「(我們)內心大大尖叫,很害羞地和他合照,我們也毛遂自薦了自己的音樂和交流,期待他有時間可以來。」

落差草原與樂團偶像 Portishead 的鼓手 Geoff Barrow 合照。
落差草原與樂團偶像 Portishead 的鼓手 Geoff Barrow 合照。

禮遇表演者的演出服務

因為有了去年到英國演出的經驗,這回樂團行前準備更加周到,精簡了器材、行李;編制也多了四個人包含:兩位經紀人小孟與孟軒,以及外場音控師凱元、巡迴經紀維寧。

他們這趟的表演有兩場,第一場是 6 月 2 日位在巴塞隆納市區 CCCB 當代文化中心的 Day Pro 舞台,主要表演給音樂節官方,以及音樂產業人士看;第二場則是隔天 6 月 3 日,在 Primavera Sound 裡靠海邊的最小舞台 Night Pro。在其附屬的 Primavera Pro 舞台演出,是類似美國 SXSW 的商業展演模式,雖然這次的兩場演出並未提供 show fee,但主辦單位的服務和用心讓人感覺備受禮遇。

今年到西班牙的編制,比上回去英國多了三個人包含:兩位經紀人小孟與孟軒,以及外場音控師凱元。
今年到西班牙的編制,比上回去英國多了四個人包含:兩位經紀人小孟與孟軒,以及外場音控師凱元、巡迴經紀維寧。

「音樂節除了最大的主要舞台之外,器材規格部分並不會相差太多,但也不會因為是比較小的(或者說新手的)舞台就在設備上偷工減料,另外在舞台的後方就直接備有樂團的休息區,啤酒、飲料和點心都是無限供應的,演出的樂團都有提供音樂節期間的飯店住宿和接送,讓你表演完還能馬上收完器材回到會場繼續看表演。」吉他手阿龍細心解釋:「在演出流程上,舞台工作人員則是抓的很緊,每個舞台的負責人會隨時在休息區待命,但不會讓你感到緊張,每組演出都只有 20 分鐘的 setting 試音時間,不過主辦單位仍事先替我們準備好了所需要的第二套鼓組,相當有誠意。」

落差草原算是器材比較多的樂團,幸運地是,在行前準備階段,他們就和主辦單位有良好溝通,演出前的準備時間也很充足,現場彩排也頗順利。一之說:「音樂節現場的舞台工作人員也都非常的專業,就連英文超級爛的我都可以溝通,馬上能意會我大概是要在台上做什麼。」

落差草原_Primavera

兩場演出獲 Shellac 鼓手盛讚

第一天的 Day Pro 演出,表演空間像是一個古老建築中間的院子,牆壁上有漂亮的小花磚,乍看有點像台灣的老花磚,旁邊是一間藝術書店。去年他們在英國看的 Bjork Digital 展,恰好巡迴到這兒。當天雖然是免費入場,觀眾闕不多,除了業界人士,還有幾組已經知道他們的歐洲聽眾跑到台前搖得很爽。30 分鐘演出結束後,他們開會檢討當天彩排的被動狀態,曾與落日飛車出國巡迴的凱元分享他的經驗,讓落差草原在隔天的 Night Pro 表演彩排更快更順利。

Primavera 的觀眾態度開放,也很熱情,一之認為:「那應該是因為音樂是他們文化扎很深的ㄧ個部分,很喜愛你的演出就會馬上衝到你面前告訴你,並不斷的誇獎鼓勵。」很多聽眾或許不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亞洲樂團,也是第一次聽他們的歌,在台下仍表現地非常享受。第一天演出後的晚上,他們看了美國芝加哥大叔樂隊 Shellac 的演出,喜歡到 4 日又跑去 Apolo 聽他們在室內的表演(編按:Apolo 是巴塞隆納市區裡的另一個展演場地,但仍包含在 Primavera 的表演內容裡)。沒想到 Shellac 的鼓手過幾天,竟然用 instagram 私訊樂團鼓手小白,表示他經過 Night Pro 舞台時被落差草原的音樂吸引,個人非常喜歡他們的演出。一之興奮地說:「這是對我們這次最大的鼓舞!真的不可思議!」

Shellac 的鼓手透過 instagram 私訊鼓手小白,表達他對落差草原的欣賞。
Shellac 的鼓手透過 instagram 私訊鼓手小白,表達他對落差草原的欣賞。

出國開眼界,關於心得,阿龍謙虛地說:「參加本次音樂節感覺很深的是,(我們)距離真正專業的樂團的演出實力,其實還有一段距離,在觀看現場演出的時候更能瞭解,厲害的樂團對於樂器聲響的詮釋其實都各有自己的一套,不僅是器材的配置,或者演奏的能力和創意也是構成聲音的重要部分。」他挺推薦大家專程來 Primavera 聽表演,不僅因為音樂,還有美好的風景。

一之也深刻感受到歐洲音樂場景的成熟:「那真的是他們生活中非常自然的ㄧ部分了,那ㄧ切真的蠻美好,但好像也不會太羨慕,畢竟我們還是那樣的巨大西方文化下的ㄧ個小影子,心中覺得台灣還是有很多可能性也充滿著許多未開發的創造力、活力。」在台灣或任何地方,要開創與累積新的文化場景,肯定會是辛苦的。

愛波經過這趟,則更確定「我們在台灣要好好的把音樂做好,也還有很多東西可嘗試。商業也是可以好好地結合音樂和提升整體的品質,加上好看又有藝術性的視覺包裝。」她最後補充:「不過唯一大概就是垃圾問題了吧,因為參加過女巫祭, 所以不只是 Primavera Soud Festival 和大多的活動,在垃圾減量回收和環境維護上很需要加強,人類加油。」

視覺與聲響常結合大自然元素的落差草原,最後提出這段反省,是挺在情理之內的。

落差草原_Primav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