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宜農的好朋友:我們眼中的女「冥」星

睽違六年的第二張專輯《Pluto》發行了,完整大編制的「登陸」巡迴也已進行到一半(5/20 台中場5/26 台北場售票中),創作才女鄭宜農魅力持續發酵中,這次,我們邀請她擔任「Blow 五月封面故事」的看板人物,聊完音樂(鄭宜農:Pluto 在我跟世界扎實碰撞後誕生),接下來要聊聊她自己。

然而,這種事當然不能由本人來說,因此我們特地採訪了這張專輯的合作夥伴,試圖深入了解宜農在她們眼中是什麼樣子(其實蠻出乎意料的)。

20170516_BLOW_專訪 鄭宜農_750X390

盧凱彤:極度細心的音樂人,相處起來很舒服

入圍 2017 金曲獎「最佳編曲人」與「最佳國語女歌手」的盧凱彤,因為被宜農「搭訕」而合唱了〈our pop song〉,她笑說,在兩人還不認識之前,覺得鄭宜農似乎很有義氣、很難得罪。「認識了以後一切都很舒服,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錄音室,感覺一點都不尷尬,她還很貼心地幫我買咖啡、用手寫歌詞教我唱她的歌。」盧凱彤口中的宜農,是個講話雖然直接卻很溫柔、爽朗不囉唆的女生。

「在溝通誰唱合音、誰唱主音的過程中,我觀察到宜農是個極度細心的音樂人,她完全知道歌曲的編製和結構,耐心分析每一段音符的功能。能被她邀請合作很開心,讓我覺得受寵若驚,希望有機會現場合唱一次。」儘管是首次合作,〈our pop song〉在專輯發行後隨即獲得樂迷熱烈迴響,喜愛程度不亞於兩支主打歌曲〈雲端漫舞〉與〈酒店關門之後〉。MV 輕柔優美的意境中飄浮了真摯純粹卻深刻的心情,襯托著兩人契合度高、難分主客的歌聲,溫柔動人,舒服。

李欣芸:我喜歡她中性、有點害羞但勇敢的性格

「宜農帶著《海王星》來上我的 news98 電台節目,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李欣芸在節目訪談中得知,中文系畢業的宜農沒有音樂科班背景,長大才自學吉他,還曾為了練吉他練到手指流血。「於是我對這個女生特別有印象,為了自己執著的事情,完全投入、很有毅力。當時就覺得她是極有潛力的歌手,而且非常適合走創作路。」事實證明,這個預感沒有錯。

同樣在金曲獎大放異彩,入圍了「最佳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作曲人」、「最佳專輯包裝」及「最佳演奏錄音專輯」五項大獎的李欣芸,在《Pluto》中擔任〈Our Pop Song〉和〈〉的編曲製作。配唱當天,宜農帶著親手抄的歌詞進錄音室。「這讓我覺得她不僅很熱愛文字,並享受在創作的各種高低起伏情境中,是個不怕吃苦的女生,而且很有執行力。」大膽而直接,儘管不認識卻主動邀請盧凱彤合唱的行為,也讓李欣芸相當欣賞。

入圍 2017 金曲五項大獎的李欣芸是宜農相當敬佩且信任的前輩。
李欣芸是宜農相當敬佩且信任的前輩。

此輯有別於宜農以往的任何作品,由於擔心樂迷不能夠接受新的自己,在製作過程中她也時常與李欣芸討論。對於宜農的掙扎與遲疑,身為製作人的李欣芸非常樂見她勇於表達自己、勇於跟別人不同,並不斷給予鼓勵。「我跟她說,三十歲是我覺得最棒的年紀,沒有二十歲的迷惘,有點小成熟,屬於要破繭而出的年紀,更加篤定自己的方向。很開心宜農不管是在感情或工作上都很忠於自己,這也是我覺得她可以成為好創作人的條件。」

「(配唱中)我們會嘗試不同表情,在那時我能看出來,她心裡有許多不同面向的 Enno。最後,我選擇了她一氣呵成的版本。」仔細聆聽〈光〉,也許能感受到宜農在李欣芸的引導之下,唱出最真實、又不那麼平凡的自己。

安溥:鄭宜農妳這老實鬼

「農農是個,你會希望她可不可以狡猾一點算了的小孩子。」擔任〈冬眠〉配唱製作人的安溥如此形容:她異常希望能求取進步,比起大家以為女孩子寫歌就是一直講自己的心事,她對於自己寫成歌的心事或想法,異常渴望成為『能多好她就會努力去練到夠好』的人。

對宜農的第一印象是〈大雨城市〉MV,「那首歌很美。我們真的認識,開始會一起吃飯聊天,是她正經歷一些蛻變和做出很多重要選擇的階段。」安溥笑著說:「看得出來,當時的她是鼓起很多勇氣來跟我吃飯聊天的!也許總是怕被別人誤解,她很有禮貌,每次笑都是非常認真地笑,這種笨拙讓我覺得很心疼,可是也讓我感受到,或許這不是她的笨拙,而是這世界的粗心造成的吧。」日益熟稔後,兩人互相加了臉書、進入講垃圾話的階段。「她是一個,我永遠願意一起坐在公園,揣瓶清酒聊一整晚的朋友。」安溥說完還補了一句:「畢竟每次吃她豆腐都實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安溥(左)與宜農(右)合照(照片來源:宜農的Instagram)
安溥(左)與宜農(右)合照(照片來源:宜農的 Instagram

喜歡宜農什麼地方?「她最可愛的就是在講一個東西時會瞪大眼睛,笑的時候會發出ㄏㄧㄏㄧ的聲音,很值得錄下來當 sample。」在安溥眼中的宜農,是個懂人、也很珍惜別人的人,只是變成言語表達的過程消化得慢。「她聽人說話很專心,常常在講垃圾話時都因為她那麼認真聽而到最後有種羞愧感,但我每次一開始都還是故意讓她覺得,我是很認真要講一件事情。」好壞喔!

安溥表示,配唱時自己常常會想,無論是音樂人或聽眾,對待音樂的面向應該更多且更具幽默感才好。「努力是自己為自己心中境界的付出,不該是作品的氣質或結果,因此我偶爾會認真跟農農說,不要太執著於努力,音樂感人與否,靈動與否,往往被『努力』這兩個字淹沒了也不好。」

「配唱過程中,我喜歡她努力但對結果能夠安心的樣子。她身邊的夥伴們也都是一群很棒的人,看在眼裡,讓我覺得榮幸又甜蜜。」最後聊到〈冬眠〉,安溥彷彿回到當時配唱的情境,真摯地說:「我很喜歡這首歌,它很感人,能跟一個這樣的女孩一起工作,一起完成這首歌,是我以後想起去年冬天會非常懷念的一件事。」

大象體操:宜農的美貌是毫無懸念的

這次在《Pluto》專輯中合作了〈飛行少年〉一曲的大象體操,與宜農的交情算是熟到快變成家人,她甚至主動將〈溫州街五巷〉交由凱婷編曲、凱翔製作。經歷休團又復出,大象體操在創作風格上也有不少轉變,團員們表示,這次的合作對雙方來說都是很新的嘗試,也從中學習到很多。

「我和宜農從兩年前不時就會聊她個人專輯的事,也偶爾也會收到她做的 demo。那時聽到這兩首歌真的是驚為天人!有人說宜農的歌聲非常好、歌詞很動人,但我認為她對音樂的直覺與想像才是真正的寶藏。」聊到對宜農的第一印象,凱翔描述:「感覺是個不好親近的創作者,但接觸後才知道原來那是害羞。」

一開始是怎麼認識的?凱婷回憶起某年的大港開唱:「那次演出完,大正、宜農、志寧到後台找我們聊天,宜農說喜歡我們的音樂,但我忘了當時自己有沒有跟她說,我也喜歡她的音樂!」後來大象體操在 2014 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角度》,宜農 Feat. 其中一首歌曲〈白日〉,因此一起跑了全台巡迴,還去了馬來西亞、香港和中國。而凱婷也在猛虎巧克力擔任和聲,兩人更培養出深厚的友情。

凱翔補充:「之前新聞有報過宜農和凱婷的八卦。宜農到高雄有時會來我們家借住,在新聞報導後,她見到我爸媽顯得很不自在,但其實大家都很歡迎宜農,也希望她能打從心底感到幸福。那次開始感受到公眾人物真是令人辛苦的身份。」

嘉欽對宜農的第一印象則是皮膚很好(並強調實際近看之後真的很好):「講外表好像很膚淺,但宜農的美貌是毫無懸念的,太美了!」三人直點頭表示同意。「以前還不認識宜農的時候會去看她的演出,一回神,竟然開始跟她一起做音樂了,對我來說很勵志。」嘉欽表示:「一起巡迴的時候她通常都保持著很穩定的狀態,印象比較深刻是 2014 那年發片巡迴的最終場高雄演出結束後,宜農在慶功宴上喝得很開心,我看她放鬆的樣子也覺得很開心,差不多是這樣,不能透露更多了。」

【快問快答】

請用一句話介紹鄭宜農。

李欣芸:Girl’s Power!
盧凱彤:爽直不囉唆的女生。
嘉欽:令人尊敬的前輩,哈哈哈哈哈哈。
凱翔:外冷內熱。

工作時的宜農,與日常生活中的她有什麼不同?

安溥:誠實說嗎?工作、創作和演出,我觀察到的她居然都沒有各自很不同的地方!其實很一樣,她就一個老實鬼啊!(大笑+翻白眼)
盧凱彤:台上的她比較輕鬆開朗,會開玩笑,台下的她比較嚴肅。
凱婷:大老闆 VS. 被欺負的對象。
嘉欽:我自己所看到的部份來說,好像沒什麼差別耶,就是一個把工作當生活的人,很怡然自得的樣子。
凱翔:一樣都很焦慮。

說一個宜農的小習慣。

安溥:她常常說(不是用打的)「呃」這個字。
李欣芸:眨大眼睛。
盧凱彤:喜歡滑手機。
凱婷:在舞台上的 talking 總是很急促、好像很想要趕快唱歌的感覺。
嘉欽:打字敲鍵盤的聲音非常大。
凱翔:演唱會唱完一首歌就會大吸一口氣,好像解決掉一個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