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知道關於 Hidden Agenda 扣留事件的事實

HA 負責人阿和被帶返警處(照片來源:HA 官網)
HA 負責人阿和被帶返警處(照片來源:HA 官網)

以下言論全部屬於我本人個人立場:

關於週日晚上英國樂團 This Town Needs Guns(編按:樂隊已於 2013 年正式更名為 TTNG)於香港 Hidden Agenda(HA)演出期間發生的衝突,這兩天有大量的新聞報導,之前我也寫過很多關於 HA 牌照問題的文章,相信不用再多說事情背景大概都明白是甚麼回事。這篇文章我想站在一個活動策展人的角色跟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是次 HA 老闆阿和被香港入境處與警方以雇用非法勞工之名帶走,樂團 TTNG 也因非法勞工之名被拘留,原因是,凡外國人士(包括大陸及台灣人士)於香港進行演出活動,必須申請工作簽證,沒有簽證演出,即屬違法。不少人說這是主辦單位(HA)的責任,為甚麼他們不替樂團申請工作證?要告訴你,申請工作簽證不是你申請就一定批發,入境處會要求你繳交除了個人資料外,還有活動詳情、諸如海報、場地資訊等等。現在問題是,凡是於 Hidden Agenda 舉行的活動,工作簽證一律不獲批准。HA 團隊也常常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Music Zone 舉辦一些較大型的演出,工作證火速獲得批發。但於 HA 的演出,對不起,就是不過。不是 HA 不想申請,是根本不讓他過!

為甚麼在 HA 的演出工作證不過?說來奇怪,以前我多番在 HA 舉行外國樂團的演出,每次都有申請工作證,過去幾年都會順利批發,從來沒有試過被攔下來,但自去年底開始有聽到圈內朋友說工作證都不過的消息。當然入境處也不會「確切」告訴你為甚麼不過,只能「旁敲側擊」地從某些管道知道我們再以 HA 名義申請都不會過。說到底還是回到老問題:因為 HA 沒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之前地政處、食環處等其他部門多番到 HA,以各種名義阻止 HA 舉辦活動,正因為 HA 一直遊走於灰色法律地帶,讓他們不得要領,現在只好從入境處方面著手施壓,讓其無法舉辦演出。這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到底所為何事?有人說這是為了鞏固其他「合法人士」的利益,我不想做無謂的猜測,我只知道,HA 倒了,其他活動主辦者、甚至其他 live house 展演空間,大家都輸!

很多「正義之士」說,HA 在地段租金便宜的工業區違法舉辦商業活動,這樣對外面在一般商業區承擔貴租金、拿正牌照的展演空間很不公平,所以現在政府嚴正執法是對的。在法律的層面這樣說絕對正確毫無辯駁,但所謂的公平最後的獲利者是誰?香港現在的獨立音樂展演空間,除了 HA,還有屬於上市公司合和實業投資的「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裡面有 600 人的「Music Zone」、1500~3000 人的各種展演廳;另外還有由政府資助的團體「協青社」管理的「蒲吧」;非牟利慈善團體「蒲窩」;還有也是政府支持的非牟利機構「藝穗會 Fringe Club」;由政府直資資助的「兆基書院」裡面也有展演空間;再來就是各種比 HA 規模更小的小酒吧、跟 HA 相同模式的工廈小 live house。大家仔細看看,香港是有不少展演空間,但其實有哪幾間是民間非大財團、非政府資助、私人自負盈虧方式經營的?

也許你會說,算了不講法律,但經濟上就是不公平,HA 在工業區租金成本低,賺的利潤高很多,那外面其他公司不用做了,破壞行情。我告訴你實情並非這樣。跟 HA 接近規格,都是 500~600 人的展演空間──Music Zone,它的租金,6 小時是港幣 34,000 元,如果超時再按比例增加;HA 租金,多少小時?浮動,看你需求,反正他下午 2~3 點上班,讓你玩到晚上 11~12 點左右,這樣一天,港幣 12,800 元,這是包場的租金;很多對票房沒有信心、或者本地小樂團,HA 可以讓你不包場,直接跟你拆門票,賣出一張門票跟你對拆收入,賣多少算多少。

過去幾年我在 HA 辦了很多場免門票、純粹推廣本地獨立新秀的演出,老闆阿和知道我活動的意義,因為沒有門票收入,拆不了,直接只收我一半的包場場租費用。我意思不是說誰貴誰便宜、誰對誰錯,本來大家立場不同,打開門做生意求的本應就是財,天經地義;但對比所謂「正規」的場地,HA 就是個「有人情味」的地方,而最重要是,他們「沒有因為租金便宜的地利而去牟取暴利」,其實他們大有條件可以這樣做,你沒有其他選擇還是要做他們生意,為甚麼還要跟你拆票?為甚麼還要收你同規格三分之一的租金?因為 HA 從來不是站在商家的角度,他們除了場地的身分,更重要也是推動獨立音樂圈的一員,他們是跟我們這群圈內人站在同一陣線啊!你看他們自己舉辦的一系列金屬 Metal 掛、後搖掛演出,很多奇奇怪怪、二三線名氣不大的海外樂團演出,低廉的價格,為的真的是賺那 200 塊一張門票錢嗎?你實際替他們算算,機票、酒店、餐費、演出費、工作人員薪水,七除八扣,他們牟的就是那點「利」嗎?

HA 倒下會有甚麼後果?我自身的經驗分享:本來今年香港呼叫音樂節,我們是訂了在 HA 做;如果因為無法申請工作證(呼叫全部都是台灣樂團),我們很可能會到九展 Music Zone 舉行,去那意味著我們的成本定必提高好幾倍,提高好幾倍等於獲利機率降低好幾倍,這樣我不確定我的投資者老闆們是否願意繼續。這是個例子,我想說的是,沒有 HA,很多圈內的中小型活動,勢必沒有發展空間。過往香港每年都有大量外國二、三線樂團、新進樂團都去 HA 演出(當中不少都是 HA 自己舉辦自己帶來的),因為場租成本低、規格合適,他們願意嘗試。現在如果你叫他們付幾萬塊去 Music Zone,你猜他們還願意來嗎?最重要是,香港本地樂團,沒有了 HA,你叫他們還能去哪裡演?還有哪個場地願意跟你拆門票不包場?這幾年,靠著提拔本地樂團、舉辦海外樂團演出,他們對獨立音樂圈的推動,路人皆見。如果沒了他們去做,獨立圈少了一股重要勢力,最後倒霉的是誰?這個圈子,我們是要把「餅」做大才能讓大家有飯吃,而不是要把做餅分餅的人踢走啊!

船大不佔海,同行非敵國,其實各場地大家的客源、演出模式都不太一樣,你以為 HA 倒了,其他場地能撿屍吸收他本來的客源嗎?其他工廈的 live house,今天 HA 倒了立了案例,你覺得你跑得掉嗎?對所謂同規格的 Music Zone,根本本來 HA 就是他們一大客戶,HA 班底常常有一些有號召力、需要高規格的演出,都會去 Music Zone 做,本來就不是競爭對手,大家價碼差一大段距離,HA 倒了,我不見得本來 HA 客人會移步去 Music Zone,更可能是他們直接不辦了不來香港了。我幹嘛不去旁邊的深圳就好?那邊一大堆 live house 選擇,要大的去 B10 啊,大比你大規格器材比你好,價格你的一半。

失去 HA,不單是失去一個展演空間,連帶關係到整個本地獨立音樂圈的生態,甚至不止本地、大陸台灣日韓歐美過往常到 HA 演出的獨立樂團,也定必因此卻步。香港會變成怎樣,我不敢想像,很多人說香港終究會變成大陸城市一樣,我覺得事實是:比大陸城市更差,看看大陸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我還有一大堆 live house 選擇,正常途徑報批申辦工作證光明正大演出,香港有的是甚麼?紅館、博覽館、會展、九展,是嗎?果真國際大都會喔,好棒喔!

【延伸閱讀】

趕盡殺絕!Hidden Agenda 再現危機

惡夢結束?香港活化工廈政策六年禍害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