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盡殺絕!Hidden Agenda 再現危機

第四代 Hidden Agenda 4.0

多年來已經經歷四次搬遷的香港龍頭展演空間 Hidden Agenda(HA)正再次面臨經營危機!本週二加拿大樂團 Braids 來港於 HA 舉行個人專場音樂會,期間香港政府食環處竟以「放蛇(派遣臥底)」方式假裝觀眾進入場地,隨後表明身份、並召來警察與 HA 負責人阿和交涉,聲稱場地無牌經營、活動屬違法,要求中止活動云云。幸而活動終順利完成,但有關方面再度警告 HA 負責人,並稱「不希望」他們經營下去。事後 HA 負責人阿和於官網宣傳 HA 將繼續舉辦各項活動,堅守至最後一刻。

整個事情歸根究底仍然是那個問題──場地經營牌照問題。在香港,如舉辦演出活動,必須申請公眾娛樂牌照。問題是,HA 所屬地段是香港工業區(觀塘),香港工業大廈的用途只能作工業用途,無法申請娛樂牌照。

最矛盾的點是,眾所皆知時至今日香港經濟狀況早已改變,傳統工業已經沒落,一棟棟的工業大廈已經不是 50-60 年代各種手工業/輕工業為主的地盤,政府仍然守著那條幾十年前的法例,規定該地段必須作工業用途,這到底有甚麼意義?

自 80 年代香港工業北移大陸,這些空置的工廠大廈逐漸成為香港獨立音樂的搖籃,工業區/工廠大廈遠離民居與商業區,免卻了噪音問題,這先決條件本來就很適合作為獨立音樂演出場所,正因為以前政府並未干涉,讓獨立圈自然發展,一度讓香港成為中港臺三地獨立音樂發展最為迅速發達之地,產出的知名獨立樂團不計其數,本文的主角 Hidden Agenda 更是國際知名的 live house,更是不少國際級樂團巡演所到必經之處。

近年政府多番「主動」干涉,針對性地以各種法例規則打壓工廠區獨立音樂的發展,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出動放蛇的招數,一切都只為了把 HA 拉下馬。也許現在你仍然覺得這是 HA 個人的問題,但試想香港連這樣一個 live house 都容不下,連這麼一間道地展演空間都沒有,在這城市玩音樂還有希望嗎?法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們能做的,是大聲向政府說出我們的需求。

延伸閱讀惡夢結束?香港活化工廈政策六年禍害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