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那些只是虛名而已,就好像浮雲一樣:血肉果汁機

改3

金鍊仔、花襯衫和雷鬼髮辮的豬頭面具,將在地廟宇文化結合金屬音樂掀起陣陣炫風,十年專場於推票艱鉅的台中創下爆棚人氣,2017 演出行程已滿到年底,血肉果汁機傳承起上個世代獨立金屬魂,樹立起新一代台灣重音軍旗。

告別陰雨綿綿的台北,Blow 吹音樂在大港前夕,拜訪了位於台中澄清醫院後方的激進總部,與這支來自氣候宜人穩定、萬里無雲中台灣的「精英樂團」聊聊天,談談之前,與未來。

位於台中的台中激進總部曝光,琳琅滿目的樂團周邊,還有征戰各地的紀念品!
位於台中的台中激進總部曝光,琳琅滿目的樂團周邊,還有征戰各地的紀念品!
滿滿的團 T 與周邊,你找到了哪幾個樂團呢?
滿滿的團 T 與周邊,你認得出哪幾個樂團呢?
總部內高掛著「2012年超犀利趴團團團團團」的紀念簽名T。
總部內高掛著「2012年超犀利趴團團團團團」的紀念簽名T。

《黑訊息》是更多 Grooving 的人間單元劇

帶著台中海線的特色,血肉台上霸氣,台下爽朗健談。加盟激進後,樂團編制起更完整的團隊和默契,現有兩名固定的隨團技師、負責國內外兩名巡迴經理、處理大小庶務的經紀人。樂團影像委由閃靈專屬美術總監陳仰德掌鏡,視覺設計則交託血肉都覺得狂的六號病毒布雷克,或依照活動性質外聘攝影與設計。

這次《黑訊息》EP 前導預告被綁在椅子上的那位,還是之前樂團的技師狸貓,儘管分隔北中兩地,現在還是會邀他來看演出,給意見。

繼《GIGO》宏大的神話宇宙觀後,大家最關心的事情莫過於本週即將於大港開唱推出的新 EP《黑訊息》。主唱仲宇說,現在這張作品是在寫我們人類可以看得到的東西:「故事其實是不相干,但可以說是單元劇,可以連在一起。就像是神魔的世界結束了,現在來看人類的世界。」

當時《GIGO》的故事,讓負責設計的布雷克繪製主視覺,前後花了二年時間,團長阿慶實在佩服:「他很扯,拿著放大鏡在那邊點!」;而這次樂團同樣給布雷克一則新的故事,讓他發揮。仲宇說:「新 EP 出來,(故事)網路上應該可以看得到。我們在實體版 EP 內頁裡面也會透露。」

布雷克花了二年的時間,手繪專輯主視覺,精裝版專輯設計更是難以超越;隨著新 EP 問世,血肉的另一座高峰指日可待,布雷克又要傷腦筋了。
布雷克花了二年的時間,手繪專輯主視覺,精裝版專輯設計更是難以超越;隨著新 EP 問世,血肉的另一座高峰指日可待,布雷克又要傷腦筋了。

EP 收錄兩首在 2016 年初就寫好的全新歌曲,去年三月就於胖虎主唱 Benn 的「這邊音樂・那邊設計」錄音完畢,並轉由日本龐克團 BBQ Chickens 鼓手 Andrew 的工作室 Studio-Wakefield 後製。

由於血肉這次加入不少龐克的元素,特地找對龐克類音樂經驗老道的 Andrew ,對他的手藝相當期待:「這次做的會比較有 grooving,不會像之前都推到滿。」吉他手阿霖也補充,台灣錄製沒有什麼問題。重點在於混音、Mastering,須有硬體器材配合才能做:「台灣做流行藝人的地方其實有器材,但重點真的是 sense,樂團也要先自己找到方向,才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有效率的完成理想中的作品。」

隨著 EP 公開,全新的巡迴也正在計畫,血肉會再行公佈。他們也進一步透露,現在已經在規劃下一張專輯,預計 1 首以上(笑)。

出國練習被電 技術差連尊重都沒有

屢創佳績的血肉果汁機,舞台張力十足,從國際知名的 Summer Sonic、Loud Park 大型音樂祭邀演,到國內外大小活動、表演經驗豐富,但你可能並不知道如此強悍的他們,曾經在日本遭受巨大挫折:演出被當地經紀人否定,吃了閉門羹。

之前去日本,本來與當地經紀公司有約定,將協助血肉果汁機處理當地事務,可是當日方經紀人看完一次血肉表演就避不見面,也不想幫他們處理任何事情。血肉說,該經紀人覺得很多名不見經傳的小團都比你們好,並不是在乎舞台張力,而是技術層面。

由Legacy台中提供05

仲宇坦言,出國的心得,就是知道自己的實力有待加強:「出去跟人家表演,以樂手來講,台灣的樂手實力都要更進步,不然去國外都是被電。」全團應聲點頭。

主要負責創作的阿霖也解釋,觀眾不可能直接去買你的 CD,一定是先看到你的演出,演出必須至少是一個八十到一百分的演出,如果注意到你,才會開始研究你的旋律、主唱的點,才會想去研究你們做的內容:「表演不好,狀態一直都很飄,其實根本看不到你們想表達的。」

血肉認為,樂團不應只是帶著服裝與噱頭就想面對國際舞台,或是滿腹的想法思維就想征服異地聽眾,音樂性與技術必須優先精進。就像閃靈、董事長樂團,外國樂迷一開始會覺得很新奇,因為沒看過穿道袍唱著搖滾樂,但是他們並不會因為這樣而喜歡,而是因為音樂性與實力兼具,閃靈與董事長也才能一再於國際上舉辦巡迴。

繼閃靈之後,血肉果汁機也成為登上亞洲最大金屬音樂祭 Loud Park 的台灣第二團。
繼閃靈之後,血肉果汁機也成為登上亞洲最大金屬音樂祭 Loud Park 的台灣第二團。

上台演出最基本,給觀眾的那百分之八十好的狀態你都達不到?我幹麻那麼用心在我的國家栽培你們?因為這都是用到我們的資源。」阿霖補充:「在國外有千千萬萬個跟你一樣的樂團,玩一樣的東西。他們是不斷幹掉超多、超多、超多的團才爬到今天的位置上。」

甚至同台共演樂團也是如此,仲宇說:「出去外面,國外的樂團就不會跟你好來好去了。你強他們才看得到你,你不強他們連理都不想理你。

去年到香港跟參加 Asking Alexandria 專場,血肉與 Her Name In Blood 演出時就深刻感受到。當你在一個實力範圍內,日本團的樂手通常會主動來聊天,畢竟都是亞洲,結果這次只有 Her Name In Blood 貝斯手來。雖然其他團員還是會寒暄,但其實可以看得出明顯實力落差。

之前血肉果汁機去日本演出,深刻感受到音樂性與技術的重要。
血肉果汁機多次參演國外音樂活動,深刻感受到音樂性與技術的重要。

阿霖說:「因為他們公司很用心在安排、樂團成員的自我要求也夠高。更別提更高一層的 Asking Alexandria。出國很多人都會跟你說『Hey! Good Show!』但這很多都不是真的,是安慰,是客套。」

現在歌迷多了,幫助樂團的人多了,技術要一直提升,是血肉的責任也是義務,他們每週固定練團,自主練習會直接錄音,從波形聲紋審視,要每個細節都精準到位:「你要出去能每一場都『幹,今天表演的好爽!』其實只要到這樣子就好,才能叫做快樂的表演。」阿霖說。

改變環境先調整心態 其實「獨立」所負責任更大

血肉默默在關心許多議題,從主流媒體上噤聲並依舊持續的葉門轟炸,或源自於生態環境意識薄弱的棄養放生,以及日前對棒球經典賽與棒協所做的討論,他們十分好奇,為什麼大家可以為了體育團結去改變這件事情,卻從來沒有人為了音樂去努力、面對、抵抗,團結起來去改變?

阿中說,政府特意推廣聆聽人數較少的獨立音樂、補助出國、扶植產業,也不可能讓台灣一夕之間變成人數相近的北歐三國,況且風俗民情,台灣聽獨立音樂的還是少數,主流價值觀面對多元內容與次文化,推廣進程不但緩慢,成本較高,可能還會面對反彈:「早期電視有過一個電子團廣告,結果電視台就接到電話投訴,嫌吵不要播該廣告。最後就只能晚上播。台灣很開放嗎?大家對於這種的確慢慢在打開,但『慢慢的打開』意思就是沒那麼普及。

大君好像姿勢從來沒變過(?)
大君好像姿勢從來沒變過(?)

大君所觀察到的,是台灣與國際的競爭力差異,他說:「在台灣玩團,以新團來說算是舒適、容易的,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自舒適圈跳出,繼續往上衝。」他期許自己能夠更加精進,不是怨天尤人,或單方的認為大環境不給力。

雖然許多演出空間著手技術人才培育,但血肉到國外親身經歷,看到工作人員對時程、技術安排,紀律嚴明,掌控精確,以 on show 為最基本,每個單位對自我要求很高,每個環節的人員態度是 100% 做到好,維持著固定的品質,專業態度有根本差異。

血肉說,不管硬體技術還是錄音,總回歸都是心態問題,因為台灣小,競爭者少,陳腐擺爛從來都不缺席,如果只是抱持著「如果你這樣,那我今天就這樣做。(態度隨便)」對專業、負責的態度薄弱,進步會很緩慢,但其實追根究底是樂團本身的責任。如果今天樂團隨便,那旁人當然有理由擺爛。

由Legacy台中提供01
一次次演出好評,一次次國際揚名,血肉坦言對現狀依舊不夠滿意:他們想要更強,想要更多,想要更帥。

血肉很紅,但到底紅在哪裡?而且當名氣吸引來的,樂迷很可能都不知道你在唱什麼、想表達的事物,只是去朝聖,便會滾雪球一樣造就許多「沒有實質意義的名氣」。但這些名聲有辦法讓團唱進小巨蛋?外國稍有名氣的樂團來台隨便都能千張、萬張票房,所以血肉的紅算紅嗎?還是說是民族文化的差異?亦或那些虛名而已,就好像浮雲一樣?最後就是團有價無市,空有名聲,循環著不良而已。

若心態調整好,就不必被動的等待;如果今天不怕競爭,已有十、二十個非常強的樂團,再進行注資培育,讓他們更加壯大,才是比較正確的態度。現在因為心態窠臼,大團是鳳毛麟角,砸重金在上面也不會對環境有什麼改變

回到技術本位,血肉繼續走自己的路,現階段的目標就是「把自己做到一個更滿意的位置上」。他們相信要不找到屬於自己的獨創內容,否則就是穩紮穩打的技術基底,希望可以把環境往上帶,往好的方向帶。

阿霖說:「現在很多年輕的樂團都一直出來一直出來,也看得出來他們其實很競爭。不需要刻意為之,持續做,只要血肉不會有一天面臨解散,都沒問題。我們就自己做自己的,下面會一直起來。」

大港開唱超濕限定歌曲 現場自備泳褲

血肉果汁機說,這次大港也會有每年固定的傳統「大港限定歌曲」,近期也隨之曝光:「之前幫我們做〈OREA〉〈不如跳舞〉的隨團技師 Alex Wu(吳承晏)再次答應我們,配合大港釋出的新歌,也會推出限定 Facebook 頁面。」

而現場會有什麼樣的驚喜更是讓人萬分期待,團員講到這件事難掩興奮,大君一直強調這場會給人完全不同的感覺,阿霖也賣關子:「跟血肉以往在大港表演的東西很不一樣,如果沒看到血肉不會再呈現第二次。」

仲宇也特別託 Blow 向樂迷交代:「記得穿泳褲,帶水槍,一定讓你濕到底。」

【快問快答】

Q:近期最有印象的一次演出?

仲宇:「 Loud Park ,樂迷一大早就來 circle pit、mosh pit。」
阿慶:「一大早我們六點到會場,七點開始試音、彩排到九點,十點就開始演出,人已經很多了。」
阿霖:「我們是唱開場,根本沒有想到台下會有這種反應,以台灣的時間來說,這個時間點應該都沒有人出現,尤其是樂迷與音樂人的作息,日本真的是個精實的國家。」
仲宇:「台灣音樂祭的早上十點,頂多站在旁邊吧!看一看、滑手機、喫支煙,不然就來去呷早頓,可是你看 Taiwanderful 釋出的影片,台下的日本樂迷已經在搖頭、已經在甩了,早上十點就已經開打了!」
大君:「他們清晨就去排周邊了。」

2016 年血肉一大早於 Loud Park 演出,首次見到一早就衝撞的歌迷。
2016 年血肉一大早於 Loud Park 演出,首次見到一早就衝撞的歌迷。

Q:台中是獨立音樂沙漠嗎?你們覺得台中的獨立音樂環境?

阿霖:「換另外一個想法是如果你在台中做到很屌的狀態,你這團不就做起來了?
阿慶:「藍海策略啊!」
阿霖:「可能台北的環境與音樂生活本來就比較好,有 Live House 帶女朋友要去哪裡,就隨便找個地方,台中休閒選擇多,很多又是不花錢的。」
阿慶:「而且有一些熱音社的老師,到現在教學都是聽五月天、數字團啊!很弱。不會給學生聽一些獨立樂團團、比較不同的。」
仲宇:「我國中的時候音樂老師叫我們帶自己的 CD 來班上放,我上一張帶伍佰,下一張帶 Gorillaz (街頭霸王),然後老師拿起那張專輯看脫口而出『怎麼會有人買這種 CD』,陰陽咁啦!是你素質低吧!人家 Blur 的主唱還需要你來檢討嗎?」

Q:喜歡的台灣團?

血肉:「閃靈、滅火器、董事長、False Dawn(大君的團)、化學操男子(阿霖、大君未曝光的 Rap 組合)。」

Q:現在當成全職音樂人了嗎?

仲宇:「現在的職業…專業遛狗師。」
阿慶:「國小老師,五、六年級特任,同事都四、五、六十歲。」
仲宇:「你就熟女殺手啊!」(眾團員大笑)
阿霖:「我在科學園區做室內工程。我們老闆喜歡 Band,喜歡老音樂,聽爵士,玩越野,也是個極限派,有來看過我表演。」
阿中:「我是國中社團音樂老師,爵士鼓老師。」
大君:「廚師。」
阿慶:「牛肉麵很好吃!」
仲宇:「幹你根本沒吃過,我有吃過榨菜肉絲麵!可是你那時好像還沒在那邊,所以應該不是你做的。」
大君:「蘋果西打也不錯喔,無限量供應。」
阿中:「欸,你們店的生啤很好喝。」
大君:「我們老闆娘叫我剪頭髮的時候,我就會拿我的宣傳照給他看!」
眾團員大笑:「不能剪啊!你要擺 Pose 給她看!」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