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窩自己蓋:專訪陸大爆與 27 Club 練團室

20170317_專訪_27_Club

如果你過了 27 歲還活著,會想做些什麼?

位於太原路的 27 Club 是一間結合練團、教學、錄音的複合式音樂空間,由 FluxDeca joins(前灰矮星)鼓手陸大爆與 Mary See the Future 鼓手 Eric(方金昌)共同經營。名字取自於「(永遠的)27 俱樂部」,指由一群過世時全為 27 歲的偉大搖滾與藍調音樂家所組成的(非實際存在的)「俱樂部」。不知道是剛好或心之所向,27 誕生時兩位主理人也差不多是這個歲數。

00
陸大爆,前那我懂你意思了鼓手,現為 Flux 與 Deca joins 鼓手,同時也是 Bonney Drum Japan 品牌代言人。
mary
Mary See the Future,左一為鼓手Eric。

值得一提(不只一提,整篇文章都在講這件事)的是,27 Club 從隔間、丈量、建材挑選、原料搭配到實際施工,都是大爆和金昌以及一群來幫忙的朋友們親自動手「蓋」出來的!約了個陰雨綿綿的午後實際造訪,跟著大爆在練團室與教室之間打轉,小至插座大至整面牆,聊著聊著,眼前彷彿看見了五年前大家辛苦搭架砌牆,把自己搞得髒兮兮卻依然興奮期待的情景。

施工順序:地板→天花板與牆→門

27 Club 位於二樓,工程首要任務就是先做地板隔音。通常位於一樓或地下室的練團室不一定會特別處理地板,但如同八豆夭錄音室專訪中所提及:「將地面架高用底部懸空撐起並灌沙的方式,可以減少低頻傳遞。」27 Club 也是類似的做法。

DSC02516
走道牆面貼滿許多台灣樂團的海報。

從上圖可見,進入練團室前有一階的高低差,27 Club 同樣用地面架高的方式,但裡面灌的不是沙,而是先搭出格子狀的框架,支撐架底下的四個角放上像輪胎般黑色橡皮材質的圓圈墊減少摩擦,再於框架內塞入岩棉和玻璃纖維棉;最上層的木質地板是由專業師傅到場施工,而建材依然是由大爆和金昌親自挑選。

接下來進行牆壁與天花板的隔音工程。先量好木框所需的長寬高並鋸好、釘做成框,把玻璃纖維棉和岩棉裁切成適當大小塞入,最後在外層覆蓋矽酸鈣板,結束這回合。由於玻璃纖維棉是將石灰石、葉臘石、石英砂、硼鎂石、螢石等岩石粉碎成粉末,均勻攪拌並配上硫酸鈉等物質進行熔融,再透過拉絲、吹絲、離心等不同技術製成,含有許多粉塵,因此會先在上面塗白膠再使用。

03
施工實況。(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隔音」是阻隔聲音的傳遞,概念上較偏向阻止兩個相鄰空間的聲音互相干擾;「吸音」則是針對空間內部的聲音反射狀況做處理。除了牆內隔音,練團室也在牆壁兩側貼上一片片吸音板,目的是為了調整「空間的聲音」。

DSC02480
吸音板以鐵條固定,可依空間聲音狀態(太乾或太轟)適時拆卸。
DSC02483
天花板也懸掛了許多自製吸音板,故意不貼滿是為了保留部分聲音反射,不然會被吸得太乾。

「施工時我們都必須穿戴手套以及 N95 那種口罩,不然吸入這些粉末對肺會造成傷害,手摸到也會刮傷、會很癢;衣服要穿像雨衣那種防水材質的比較好,而且因為會沾上粉塵,必須先在外面把它抖乾淨才能回家洗,直接洗的話其他衣服會一起遭殃,穿了就會非常癢。」大爆表示其實做工程不算辛苦,但因為那時剛好是夏天,在悶熱又潮濕的天氣穿著不透氣的長袖長褲,才是最讓人吃不消的事。

DSC02462
27 Club 除了外租練團室,也有音樂老師在此教學,因此空間在規劃時便希望呈現明亮感。

最後一項隔音工程是「門」,大部分練團室的隔音門都是直接買現成的鋼門,但這裡的門當然也是兩人親手做的!從練團室、Control Room到教室將近十道門,做法和牆壁一樣:先製框→塞入棉→用矽酸鈣板封起來→油漆。

02
為了避免浪費,金昌將牆壁剩餘的材料切成條狀塞到門中。(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01
施工這麼辛苦,當然要苦中作樂一下!(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DSC02504
教室的門是雙層的,內厚外薄。
DSC02510-vert
門把也有巧思,上方為內側較厚的門(要挖洞),下方為外側較薄的門(用釘的)。

籌備契機與過程

27 Club 從 2011 年中旬開工,隔年 2 月左右完工,整個工程大概花了半年到 8 個月。問及開始籌備的契機,大爆表示,當時那我懂你意思了原本打算在修澤工作的音樂教室租借其中一間教室當作練團室,但由於位在樹林交通不方便,而且空間太小、壓迫感很重,因而作罷。剛好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得知 Mary See The Future 也想弄一間練團室,便主動聯繫金昌。

「Josh(先知瑪莉主唱)是修澤大學同學,金昌是同校(北藝大)的學長。我跟修澤是當兵時認識的,退伍後一起組團,第一場活動就是跟 Mary 一起在北藝大表演,那時才認識金昌,但並不熟,平常也不會聯絡。」大爆表示,兩人是因為一起籌備 27 Club 才漸漸變熟的:「我和金昌的價值觀和某些想法都超有共識,當然也會有需要磨合的時候,但因為我們一開始接觸就是要做這件事情,所以溝通的過程單純很多。如果原本是朋友、家人或團員,要一起弄工作室,我覺得情況就會不同。」

工程開始前,念劇場設計出身的金昌自己畫設計圖、估算建材用量,擁有演唱會搭台、劇場搭台等經驗的他駕輕就熟,然而,隔音相關知識卻是花了許多時間詳讀各種書籍資料而習得的。將原本是一般民宅的空間打通,重新隔間,兩人用平時教課、練團、表演之外零碎的時間,一步一步慢慢打造自己的王國。

「金昌是萬能的。」大爆重複說了很多遍。「他不是叫 Eric Fang 嗎?我都直接叫他 Google Fang,跟他一起做事是不會有問題的。像他知道要怎麼『留』,『留』這個概念非常煩但很重要,如果沒有留對或忘記留就出包了,少 0.5cm 或 1cm 會合不起來,到時候勢必要重新做或把多的鋸掉,就會很浪費。但我們做到最後材料都剛好用完,沒有多也沒有不夠。」

由於事前設計和規劃都相當完善,整個施工過程還算順利,唯一跟預期不同的反倒是最後的器材擺設。「原本鼓是放在右邊(目前 Mixer 的位置),但覺得不好聽就改了;一開始也沒有鋪地毯,後來鋪了以後聲音變好很多;鼓後面的沙發原本是放在 Control room的。」非刻意而為,就像自己的房間偶爾會想改變家具位置那樣,大爆和金昌從每次練團的音場感受逐步調整,讓 27 Club 變成現在的樣貌。

DSC02459

除了先知瑪莉和 Deca joins,記號士、Easy 等音樂人也經常來 27 Club 練團。而 Deca joins 即將發行的首張專輯《浴室》也是在這裡錄製的喔!(發片巡迴將於 4/21 台中 Legacy 以及 4/27 台北 Legacy 舉辦)

DSC02486
採訪進行的同時,Deca joins 團員們和製作人 Roger(先知瑪莉吉他手)正在 control room 聽新專輯混音。
DSC02522-horz
琴房與鼓室。
DSC02531
茶水間/用餐區的牆面。

最後,我們請大爆說說經營 27 Club 至今的感想,以及提供一些建議給夢想擁有自己工作室的音樂人。原本以為會聽到熱血的鼓勵,沒想到他的回答卻意外提供了一個新的思維角度。

「這裡(房租)一開始很便宜,但每年都漲,已經漲快一倍了。如果房東想把房子收回,他可能會看你因為花了很多錢,不願輕易離開,就一直調漲租金。」大爆語重心長地說,其實不建議大家自己蓋練團室,除非房子是你的,不然裝潢的錢就等於丟進水裡。

當初大爆和金昌分別拿出自己原本有的鼓組、音箱、錄音器材等資源,不足的部分才另外添購,因此在器材上的花費並不多;而建材費用總額約 100 萬,雖然 DIY 省下不少施工費,但別忘了,房租也是一大支出!「現在很多人都有資源(小型練團室),像我們這裡就很希望有樂團可以固定來練,你不用花隔音的錢就可以跟我們享有一樣的資源,包月(練團)的話要放樂器、隨時訂團室都可以。」雖然擁有自己的空間很方便,但還是要考量支出成本(金錢、時間等)與收穫之間是否能平衡,以及自己是否有能力負擔,才不會到最後本末倒置,明明是想更放鬆安心做音樂,卻反倒被其他雜事纏身而更加焦慮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