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摔吉他耍帥?先問問行家濁水溪公社

自1964年Pete Townshend (The Who) 在台上摔毀吉他,被滾石雜誌列為「改變搖滾歷史的50個時刻」演化至今在舞台上砸毀樂器的行徑,早已見怪不怪,然而不論背後所延伸的情感與動機,此舉總能掀起舞台上一波波的高潮。

舞台上的行為都有它的哲學,背後又是如何操控?Blow 先前曾介紹台灣六大摔吉他事件,台灣樂團圈「砸毀樂器」首屈一指的行家當然非「濁水溪公社」莫屬,貝斯手江力平(江大)此次分享日本演出心得,以及濁團為什麼摔吉他就是比別人帥的驚人內幕。

濁水溪公社

「濁水溪去了日本變成蘇打綠」

今年七月,我們第一次離開台灣演出,在 SUMMER SONIC 演出的前幾天,去一個在青山叫「月見ル君想フ」的 Live House,老闆對台灣樂團很熟,某種程度算是濁水溪公社的樂迷,所以他安排日本的共演團就非常嚇人。其中一個是做「Perfume」的parody(惡搞),叫做「吸引式テクノポップユニット・バキューム」,她們穿得很正式,光化妝就化將近四、五個鐘頭,一上台就放 Perfume 的歌,然後開始吃東西、不斷地吃東西、砸食物,因為她們要把食物全都「吸引」進去,很可怕。

她們化妝化得那麼認真,但上台沒五分鐘就完蛋了,看起來非常震撼,再加上前一個團也是很誇張,小柯就說「濁水溪到了這個場子感覺很像蘇打綠,人家才是濁水溪」,那對我們來說是很震撼的,因為一開始就知道會輸得很慘,也只能盡量不要輸得太難看。當經過了這一晚的洗禮,SUMMER SONIC 就沒什麼好害怕了。

BtZtGbcCEAEdmpB
吸引式テクノポップユニット・バキューム 在舞台上瘋狂的「吸引」食物

小柯計畫已久里程碑,踢到鐵板

在 SUMMER SONIC 砸吉他這個事情,是小柯在出發之前就計劃要做的事了,對他來說就像是登陸月球那樣的里程碑

但是我們在砸吉他這件事有遇到一些阻礙。那個表演場地是個停車場,旁邊有些小型遊樂設施,像是夜市的摩天輪。小柯演出前客客氣氣跑去跟舞台監製講,說「等下可不可以爬上那個摩天輪,把吉他砸下來?」舞監義正言辭的拒絕他,還罵了他一頓,說這個活動這麼多人來看,是很有意義的、很正面的,不可以隨便褻瀆它。小柯當下就:「是、是、是⋯⋯」但最後還是不管了⋯⋯(笑)砸完吉他,那個舞監臉非~常臭!表演的時候,在台下有些台灣觀眾嘗試著要丟東西上來,也是馬上就被制止了。像我們習慣的行為模式,在那邊是會遇到阻礙的。

最後,小柯還是摔了,摔與不摔其實也只是一念之間,他摔是因為「起毛賣(台語)」。

「SUMMER SONIC『起毛賣』真相還原」

那把吉他是在網路上買的,一千元殺成八百。為了節省運費,他把吉他拆成兩半,琴身塞在行李箱,琴頸就拿在手上登機。到了 Liquid Room 演出的前一天晚上,小柯跟朋友出去喝酒喝醉了,我跟他說:「哎!你該裝弦了吧?我幫你把吉他組起來。」結果他因為喝醉,就把琴弦的順序裝錯了,我說:「你確定是這樣?你調音不會有問題?」 他回我 :「誰叫你要我喝醉的時候裝弦、不會啦不會啦我記得」,當然怎麼調也調不到正常的音準。到了 SUMMER SONIC 演出時,吉他才彈完第一首歌就走音,第三首就斷弦。他就在台上跟觀眾說:「大丈夫⋯⋯大丈夫⋯⋯(日文)」然後就把它砸了!

濁水溪公社
濁水溪公社 SUMMER SONIC 砸毀的吉他

想帥氣摔吉他,先花時間做準備

小柯第一下砸在舞台上根本就沒斷,所以他學乖了,到台下去對著柏油路砸。琴身裂的一塌糊塗,但琴頸是完好無事的。像05年的時候我們有拍一個 MV〈歡喜渡慈航〉,裡面有一個 take 是砸吉他,那支吉他是經過非常認真的加工。說實在的,砸吉他這件事,敝團算是行家,我們試過非常多次。

砸吉他最有名應該是 The Clash “London Calling”那張照片,但那樣子摔其實很難摔壞。握著琴頸像斧頭一樣劈,其實不太會壞;你要拿著琴身,琴頸著地這樣才容易把它弄裂,可是這樣很蠢、很難看一點都不帥 — 所以你要加工

方法就是:你琴頸跟琴身連接的那四顆螺絲只鎖兩顆,而且不要鎖緊。而且在琴身上跟琴頸接合的面先敲一下,拿一字螺絲起子來,對著縫隙敲出一點裂痕,就像砍樹要先做出缺口一樣。這樣子你吉他一劈就斷了!

這是我們累積幾次的經驗得到的結果,一定要先安排,要能把吉他砸成粉碎是很難的事。

London_Calling
龐克樂團 The Clash 《London Calling》專輯封面

延伸閱讀:你不知道的台灣 6 大摔吉他事件

採訪作者:Zorn / 文字潤稿:TingF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