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澆花系遇見數字搖滾之下的爆裂產物 ─ 專訪話梅鹿X吳蓓雅

跨界合作在音樂圈裡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但若是橫跨差異不小的曲風、亦或是完全無法想像結合起來是什麼模樣的跳 tone 組合,那就比較有意思了。在一個奇妙機緣之下、開啟了吳蓓雅與香港樂團話梅鹿的共同創作,雖然原本是從未見面的音樂人網友,憑藉網路的討論與各自完成彼此的創作內容,再參考對方的內容一來一往做修改,加上製作人小毛(輕鬆玩)的整合,誕生這首全新風格、全新挑戰的跨海合作歌曲「荒唐」!話梅鹿X吳蓓雅,就是今年夏末秋初的一抹驚豔、不是謝金燕。

關於話梅鹿

由節奏吉他手自然、主吉他手漢斯、Bass 手千邦與鼓手志熙所組成的話梅鹿,是一組來自香港的四人數字樂隊,於二零一三年的初春組成,二零一五年九月發佈《實心透明》,音樂帶微微的夢幻感、旋律時而溫柔、節奏時而激昂,不斷變化的拍子和段落貫穿了話梅鹿的音樂。話梅鹿這個名字本身就具有「不須言喻」的唯美意義,如同其音樂一樣,冀能以自身的存在和行動,替身邊帶來好的改變。

01
攝影:七七

【專訪 話梅鹿】

為什麼會因為在前主唱離團之後,便毅然而然轉型成沒有主唱的樂團呢?沒有想過再找一個主唱嗎? 

軒:有試過找主唱,但是沒找到一個理想中可以彈樂器,又能唱不同曲風的主唱,所以就在找主唱的漫長歷程內繼續寫歌。有一天,發現所寫的音樂不加主唱已經很好聽,所以就沒有太認真去繼續找主唱。轉型成沒有主唱的樂團不是毅然決定的,只是沒有找到好主唱之下的決定。

身為一個沒有主音的純演奏樂團,你們想要用音樂傳達的是什麼呢?

邦:​ 想傳達自由,我們把某種味道或主題帶出來,要你在其中自由飛翔!

軒:如果說沒有訊息想表達會不會太直接?

鋒:演奏樂器時擴音器所產生的聲波,以340ms¯¹的速度震動空氣粒子。它避過了折射,繞射及物質吸收才可以到達聽眾的耳膜 ­ 每一個音符都歷盡艱辛才接觸到聽 眾,我們以空氣粒子作媒界傳送旋律,不知又能否感動他們!

你們花了兩年的心血完成了一張專輯、這段時間有沒有碰到什麼困難呢? 

邦:​ 有,錢,畢竟我們都年輕人、窮!還有製作的疲勞,要是有個製作人說不定一切 都會簡單的多,也能更專注於音樂之上,不過我還是很樂意享受一起製作專輯的樂趣啦。

軒:年輕人擁有一切,只缺的就是錢和時間。

成員之中有誰曾經有很好的工作機會,卻為了音樂理想因而錯過、或犧牲的嗎? 

邦:​ 大概每一個人都錯過了不少機會⋯⋯好窮嗚鳴。

軒:我是廣告自由工作者,平日可以為工作而翹課。但是樂團的話,我會選擇翹班。

鋒:當初一心想入媒體系,聽說有很多時間發展興趣,而我卻放棄了研究化學及天體物理學(雖然當時成績好像也不到門檻)。

成軍至今,碰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邦:​ 最大挑戰是成員之間感情吧,這麼自由的創作方式講究某種自律,而在自由當中尋找到互相配合的位置並非容易的事,而我們又不是聖人當然會為此吵架,可是感情用事過後大概又會知道該做的事是什麼吧,這樣也是一種一起成長的方式吧。

鋒:若然問高比拜仁,他會答「傷患」;若然問美斯,他會答「隊友」;若然問話梅鹿,應該是「沒錢生存」。

軒:存活。

對於當代樂團有極高比例加入電子音樂的編曲、或是向電音風格靠攏的趨勢,你們有什麼看法? 

邦:電子音樂很好啊,要是哪天心血來潮的話我們也有可能會碰,畢竟我們連中樂都偷偷涉獵了呵呵呵。

鋒:聽完草東沒有派對後的表示樂團跟電子也可以有很神奇的化學作用!

軒:聽完晨曦光廊後的表示樂團跟電子也可以有很神奇的化學作用!

 

02

攝影:Max Chuang

【專訪 吳蓓雅】

用一句話形容自己。

戴著草莓頭時敢盡情大聲表達自己的徐懷鈺。

妳想做的音樂走向是?

現在就是我想要做的;若是談以後的話,可能會想要做的更精緻、更精準吧。希望能達到如果「現在就離開不做音樂的話也沒有遺憾」那樣般地精緻。

這次與話梅鹿合作是怎樣的形式?有什麼激發或啟發?

其實比較驚訝他們不會排斥我的音樂類型誒!可能因為印象中玩獨立搖滾的感覺都比較有個性、起先還擔心他們會鄙視我比較偏流行的曲風(笑),卻意外地蠻投緣的。而這次我們一起表演的前一天先拍 MV;因為要南下的關係、行程上比較趕,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幾乎是只彩排五分鐘就開始演出了!而我與話梅鹿儼然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結合;起先我只有在網上聽過他們的現場,老實說,聽了歌之後讓我產生很多靈感呢。

妳從 2010 發片至今,心情上有什麼轉變、抑或是覺得自己在各方面有什麼成長嗎?

2008 年參加簡單生活節的時候,我也忘記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好像是一個陽光灑下來的瞬間、讓當時的自己心中突然憶起曾參加的「星光大道差一點就可以進去 30 強結果卻被刷掉」這個事件、算是從中深深地覺得「一定要發專輯」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算是個關鍵點吧!成長的話,其實一路上都在成長;因為要學得實在太多太多了。

一直身為獨立音樂人的妳,有什麼話想對想發自己個人專輯的人說?

放.棄.吧.

沒有啦,這句是開玩笑的(笑),我覺得、要能有為自己選擇的人生負責的肩膀很重要。這可能意味著你必須有能夠承擔一切後果的身心靈。也許還有更多其他的。然後,一定要保持幽默感,唯有這樣,一路上如果遇到很多不合理或是意外的挫敗,才不會讓你太想放棄好不容易堅持到這裡的理想。殘酷的現實也許沒有惡意,也許不會把你打倒,它「只是比較幽默」而已。

 

 

撰文:GIMI a.k.a.岳子琦

img_3807%e6%8b%b7%e8%b2%9d-1

當過演唱會樂手 / 曾擔任 John Christian 2016 同台演出 Aritst / 現以詞人、專欄作者、電音聖鬪士等多重身份之姿在幕後音樂圈燃燒小宇宙 / 左手點 Beat 與右手寫詞的動作無法做區隔所以就 Trigger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