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宅注意!為什麼你應該要去看日本超級三人組「是巨人」?

 

Korekyojinn 是巨人,左起 那須野滿,鬼怒無月,吉田達也。
Korekyojinn 是巨人,左起 那須野滿,鬼怒無月,吉田達也。

習慣了 John Zorn 的音樂廠牌 Tzadik 之後,彷彿自己也得到一種偏激的特質,但認真想想,當其中的音樂變成真實現場,你還能老神在在嗎?好青年因奉,有好工作,好生活,還有好胃口,自 2013 年開始成為酸媽粉,還跑到日本看演出,前陣子剛離開台灣到英國唸音樂產業研究所(Music Industry Studies);吉田達也這個經常與 Acid Mothers Temple 的吉他之帥河端以及齊瀏海狂人灰野敬二合作的超技鼓手,想像著現場的火力,就覺得興奮。

10 月 14 日請準備好你的冷靜,讓巨人一腳踩扁它吧!


作者:因奉

我至今沒有機會觀賞吉田達也的演出,但我幾乎可以肯定,由他率領的三人組合「Korekyojinn 是巨人」此番來台,將會是我今年最遺憾沒能親臨現場的表演。是一種自前輩口耳相傳間獲得的模糊形象,結合了音樂阿宅式直覺,產生近乎野性般的推論。

Japan New Music Festival 左起: 津山篤、吉田達也、河端一。
Japan New Music Festival 左起: 津山篤、吉田達也、河端一。

若嘗試以吉田達也作為關鍵詞,你將在任何引擎上搜尋出一大片日本地下音樂的風景:他與酸媽廟的總舵手河端一以及前團員「迷幻奉行」津山篤合作過名為日本新音樂祭(Japan New Music Festival)的巡迴組合,三天共七八個團的演出全由三個人排列組合而成,可謂怪之極也;他也曾參與日本 80 迷幻噪音急先鋒 High Rise,從灰野敬二、Merzbow、乃至前衛爵士同義詞 John Zorn 的 Painkiller 都合作過,John Zorn 更稱其「無疑是日本地下樂團界的大師」;他也在新銳實驗團 Vampilla 中尬上一腳,視覺風格強烈的該團曾請天鵝(Swans)的女帝 Jarboe 客串過…如果上述任一名詞對你有特殊意義,那你就可以嘗試相信我在這裡叨叨絮絮所要說服你的事情,而且是的,我看不到,靠夭。

出身小海女故鄉岩手縣製麵家庭的吉田達也,自高中開始打鼓,而從八零年代開始,陸續創立僅有貝斯和爵士鼓搭配狂言囈語吟唱的雙重奏 RUINS,以及多人大編制的即興樂團高円寺百景。喜歡石頭,熱愛拍攝石頭的他,將其個人廠牌取名「磨崖仏」,即為岩壁雕刻出的佛像之意,但與其略顯嚴峻宛若石佛的外型不同,他的鼓聲極為炙熱,在極富技巧的段落中依然可以聽到下手力道的強弱和呼吸,尬了這麼多團,始終不變的是鼓組後方那顆時常青筋暴露,咬牙切齒的小鬍子旁分頭。

但可別誤會吉田達也是嚴肅之人,在日本新音樂節的演出中,有一名為「赤天」的組合,可以看到津山篤(酸媽廟)彈吉他,而吉田達也在一旁用相機作為節奏樂器,歌詞全是相機廠牌,以及兩人玩弄夾克拉鍊發出怪聲,用力嬉鬧的一面。

(日本新音樂節,赤天的表演片段)

不只是吉田達也,是巨人另外兩位樂手身上的名堂豐富度也絕對無愧「超級三人組」(既為 supergroup 又是 power-trio)之稱,才能在同台較勁中,維持住樂曲力度,不至於向三件式的任何一方傾斜。

吉他手鬼怒無月,他自己的團 Bondage Fruit 和 RUINS 一樣,繼承了 70 年代的法國迷幻團 Magma,從樂風 Zeuhl,到歌詞語言 Kobaïan 乃至世界觀,皆為自創。擁有獨立廠牌「まぼろしの世界」(意為幻影般的世界),鬼怒無月用他的 Stratocaster,和自幼學習的古典吉他基底,穿梭各種融合樂風的組合,他加入薩克斯風大師梅津和領軍的 KIKI BAND,也同時為前衛探戈樂團 Salle Gaveau 的一份子。拜鬼怒無月所賜,是巨人不單只有生猛狂躁的旋律,偶爾還點綴硬式搖滾的熱血獨奏,〈Isotope〉一曲甚至直接搬出了古典吉他,而在 2011 專輯 Tundra,〈Vanishing Point〉的前面有著類似深夜食堂的哀愁況味(雖然後半還是結束在酸味十足的吉他獨奏)。

deutsches_jazzfestival_2015_-_hope_-_mitsuru_nasuno_-_01

同為岩手縣出身的貝斯手那須野滿,九零年代曾與大友良英組成第一個加入 DJ 唱盤日本前衛噪音樂團 Ground Zero,身為貝斯的即興演奏家,他在跨領域的音樂活動中,不斷追求任何的可能性,形成了強烈的自我演奏風格;如果三人合體是巨人,那麼那須野滿就是四處踐踏民宅的粗壯下肢,而且跑速還是奇行種的等級。

他和吉田達也另有組「大文字」,灰野敬二的「Sanhedrin」與「不失者」,和吉田達也、鬼怒無月、山本精一、藤井祐二組成了色調較鮮艷的即興樂夢幻組合「The World Heritage」,還參與歌謠曲話題團相対性理論主唱的專輯錄音,以及日本吉他英雄布袋寅泰的巡迴演出,是足以用全方位來形容的樂人。

跟上述提到的,一共用了三個即興兩個噪音一個實驗形容的諸團相比,是巨人無疑規矩了許多。較少出格的演奏,保留常規的旋律性,貌似較易入耳。但也因此,更能聽出他們純粹用技巧,就能輾壓眾生的威能。

Korekyojinn,或譯作「是巨人」This Giant,是吉田達也將對他富有啟發意義的英國樂團 This Heat 和 Gentle Giant 結合命名而成,他們將自己的風格喚作前衛爵士搖滾複合拍(Progressive Jazz Rock Polyrthythmique),定位很莫名很囉唆,一如他們的許多頭銜,以及他們愛死了的 B 級電影一般,什麼都被歪歪斜斜的串聯在一起,他們將這些眉眉角角都呈現在音樂中,典故奇險但技巧精湛又絕對,你不會看到年逾耳順的老團賣老屁股,唱唱白金名曲的懷舊畫面,是巨人的每個步伐都是向前邁出而不回頭的,簡單來說,就像是日本哥吉拉之於美國酷斯拉:後者特效比較真實,但專業阿宅都相信前者才是正港的怪獸之王。

(Swan Dive 最典型的是巨人樂曲)

是巨人相對於團員其他的樂團組合,罕有人聲,曲目中減少了一般長篇大作會有的迷幻況味,取而代之更多的是精準的對點,時常變換的節拍和曲速,然後再突然一個急轉彎,三人各自(或同時)的爵士即興於焉開展,由吉他在最上端織出綿密的火網,貝斯在下方邁開大步伐疾速游走,而吉田達也的鼓聲則像火舌般流竄其中,若你是樂手,無論你練爬格子時心向著數搖、爵士、前衛或金屬,興許都該來朝拜一回。

現場演出比起專輯更加靈活,大多數的時候,很純粹且緊湊的樂句領頭像是從海洋深層帶起的海湧不斷襲來,浪潮或高或低但肯定沒有一刻靜止,正當你以為達成動態平衡,時而又突然暴衝一發巨浪,足以奪魄攝魂。或許該期待,由小肆帶頭的「最後大浪」會不會同台共飆一回?

把這一群下了台後,尋常可見的酒醉大叔間關係攤開來,亂的渾然像是某間六、七零年代的嬉皮公社,只是用誰和誰組團取代了誰跟誰睡過。細細爬梳各家脈絡,之於我,純粹只是為滿足一己私慾,因為搞懂了會有知的快感。但要是你親自問他們,大概會獲得與這長篇大論截然不同的回答:他們可能會說 Zeuhl 不等同於前衛搖滾;他們會說,他們有著自己的國土,音樂語言,還有信眾;但他們組團、玩團、嘗試新東西的速度太快了,甚至還來不及意會到老去,下一步又已跨出。所以最可能的,是他們什麼也不會說,只用音樂本身,就讓你驚訝到忘了所有文字歷史與意義。

原文:轉自小白兔唱片「in-betweener」聽不到 “是巨人" 為什麼會哭?留英宅淡淡的淚痕與 Korekyojinn

event18511480

「本事現場 11」Korekyojinn 是巨人 台灣首演

日期:2016.10.14(五)
時間:20:00
地點:PIPE Live Music(台北市思源街一號)
演出者:Korekyojinn 是巨人、最後大浪 The Last Wave
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wwrmusic/event-post/18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