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讓對岸聽見台灣獨立音樂生力軍 果醬開放日台北站

由來自南京的音樂媒體「果醬音樂」發起的果醬開放日(JAM DAY)是一場為好音樂而生的活動,力邀優秀的音樂人演出最新的作品、與觀眾分享他們的音樂故事,同時請來產業人士同台交流,探討音樂圈的現況和發展。活動自去年開始,走遍了南京、濟南、杭州、上海、合肥、成都、寧波、西安等城市,更在上週六(7/30)空降台北 Pipe Live Music,用搖滾樂力抗外頭的酷暑。

BIN_3093

BIN_3051

BIN_3100

台北的夏季又悶、又熱,活動當天也同樣不例外,所幸 Pipe 裡頭沁涼的冷氣,和隱約醞釀的搖滾樂一下就把汗水、燥熱給趕走了。

如同活動名稱「果醬開放日」,這是一場試圖透過短講、演出,並且邀請台下觀眾回饋分享,促進台上台下互動交流的開放式展演,活動一開始由果醬音樂的 CEO 鄒揚登台,向台下的觀眾們分享這個大家甚為陌生的名字:果醬音樂。「我們的使命是讓優秀的音樂人脫穎而出。」果醬音樂期待透過網路的力量,讓音樂人的作品能夠得到更好、更快的傳播,進而獲得大眾市場的肯定,過去一年來,網站一共收錄了 5732 則新聞、2539 部影片,以及 412 位音樂人,累計了 2.13 億名讀者。也因為在網路上具有一定的影響力,讓他們企圖把這股風氣帶進演出現場,發起了「果醬音樂日」的展演活動。

BIN_3121

BIN_3116

「果醬開放日」首次跨越台灣海峽,飛抵台北站,活動也藉由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的引薦,選出了孔雀眼厭世少年浮舟牛奶白等四組創作新銳登台,讓更多人有機會聽見這些生力軍的聲音。

小樹也上台分享對於兩岸原創音樂的交流與發展,「我現在看到比較多的是,我們去大陸演出;你們來台灣演出,但我希望可以在演出之外,有一些些更實際的交流。比方說,我們現在介紹草東,但是草東後面代表的是什麼樣的人慢慢集合出來的?他們在什麼樣的脈絡下成長,那個地方是有地區性的嗎?是什麼樣的背景?代表著什麼?我覺得我們在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都太產業面,但是整個脈絡一直都沒有整理清楚。我們對大陸樂團的這種脈絡,同樣搞得不清不楚。大陸有這麼多城市,這麼多不同的人,這些脈絡如何整理?所以我時常在想,音樂產業或音樂媒體盡量不要那麼產業化。我更希望,起碼我對自己的要求是,我們更想要回到一個像記者一樣的身分,去發現、去紀錄,把這些脈絡整理清楚,我們也能更知道兩邊可以怎麼合作、交流。」小樹期盼跳脫傳統上的演出交流,更看重於釐清音樂的組織脈絡。

BIN_3131

孔雀眼

曾登上大團誕生舞台、受邀至香港大團誕生擔任演出嘉賓的孔雀眼,擅長以一氣呵成,NONSTOP 的方式表演,所以很少聽到她們暢談自己的音樂作品。趁著這次簡短的分享,孔雀眼介紹了團名的由來,從最初想做的音樂類型延伸出核心概念,最後想到了「時髦、俐落、精緻、簡單」等詞彙,再試圖透過視覺化的方式來表達,於是想到了孔雀羽毛上藍綠色的眼部圖騰,兼具優雅、華麗的想像與概念,因而以此作為團名。

BIN_3148

這場演出也是孔雀眼改組後初次登台,在樂器配置上也有所更動。「我們本來是一個主唱、一個吉他、一個貝斯跟合成器,我們希望可以在曲風上面有多一點的突破,所以在中期的時候,本來合成器手的貝斯,我(主唱令晴)也會幫忙一起彈,因為我發現貝斯如果由不同的人來編,就會營造出完全不一樣的歌,就完全不是孔雀眼以前的那種風格,但是氣質還是可以被保有。」此外,樂團也新增了電子鼓的配置,「以前都是我(主唱令晴)現場接歌,但是觀眾應該都沒有發現有人在台上做接歌這件事情,所以我們就乾脆把 program 都接好,它就是很完整的一個音軌,我們可以在現場的表演做多一點的變化還有可能性。可以把鼓的東西拉出來做,而不是放在小的控制器裡面。」

新團員初登台,孔雀眼也帶來了三首新作品,第一首是全新三人編制共同創作的第一首歌曲,從〈手〉裡面的一段貝斯 riff 延伸而出。〈鮮紅〉則是和 Green!Eyes 主唱老王合作的新單曲;最後的〈waiting〉亦是前陣子剛寫的新歌。一連三首迷幻之作席捲了整場,冷冽的節拍、跳動悅耳的旋律,帶動了視覺與聽覺的流動,為演出揭開序幕。

BIN_3156

BIN_3157

BIN_3185

厭世少年

不同於孔雀眼的迷幻電音,厭世少年就是青春少年的樣子,短褲、拖鞋的直率和音樂相得益彰,〈青春校園戀愛物語〉、〈就這樣子不見〉訴說著年少青春與愛戀情懷;靈感源自吉他手檳榔自身經驗的〈妥瑞氏症〉,則是最廣為人知、最受歡迎的作品,主唱阿國滿腹無奈,卻又略帶趣味的口白,再加上極具戲劇張力的肢體動作,更令全場震懾。

BIN_3188

「我就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想做的音樂,然後你們可能剛好想要聽,我覺得不用太去貼標籤,可能剛好這個態度就被歸類在某個標籤,這也沒有關係,做自己想做的事,聽自己想聽的歌是很棒的事情。」厭世少年透露他們正在錄製新專輯,做一些自己覺得很棒的作品,也希望到時候樂迷聽了會喜歡。

BIN_3191

BIN_3194

BIN_3206

浮舟

「在海面上的時候,往上看是鳥,下面是波浪,我希望我們的音樂也是這樣,有時候浪會很大,有時候浪會很小,我們就是玩這樣的東西,希望有天可以變成流行音樂。」浮舟的團員們來自台藝大,當初為了要有在地連結,便從到學校必經的「浮州橋」發想,轉化為「浮舟」,認為船在水面上漂著的時候,很像我們聽音樂的感覺。

BIN_3235

「如果有人離開你,不管他是真的永遠不在,或是短暫離開,我覺得我們都有一天會再見面,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對於離開這件事情,就不會那麼悲觀,就覺得有一天我們會在一場派對再見面,那場派對可能是為我們而辦的。」浮舟全新錄音室作品《未來派對》帶有魔幻的故事感,他們也一連帶來〈我們的地方〉、〈今夜我們都是野獸〉、〈未來派對〉三首作品,濃厚的搖滾魂讓人目不轉睛。

BIN_3240

BIN_3257

BIN_3275

牛奶白

聽完了熱血的搖滾樂,壓軸登台的牛奶白,單槍匹馬揹著一把吉他現身。擁有醫學背景的她,也準備了很詳細的資料和大家分享她的音樂之旅,首次參加音樂比賽「北醫金弦獎」就獲獎的她,緊接著挑戰超級星光大道電視選秀,然而因為不習慣電視圈,在第 15 強止步後就選擇回到研究室。直到在紐約就讀研究所才又重拾音樂的理想,「美國有些咖啡店,在人比較少的時候會開放一般民眾報名,每個人上去唱個兩三首歌,我去的時候發現這些人都是一些上了年紀、五六十歲的伯伯,他可能白天有自己的工作,但是晚上還是保有音樂上的興趣,不會讓自己離開音樂太遠。我突然覺得,或許我也可以像他們這樣,一邊做自己的事情,不要說完全把音樂、創作的東西放掉。」她也在當時因緣際會到廣告音樂公司實習,學習到音樂編曲、後製。回到台灣之後,再度一鳴驚人,在「東海岸音樂創作營」,因有感於年輕人口外移的現象,寫出了蟬聯 StreetVoice 排行榜多時的〈等我回家〉,並在今年五月份推出了個人專輯。

BIN_3287

如同對待課業、醫學的態度,牛奶白面對音樂也相當真誠,即便只帶著一把吉他,〈看你〉、〈主題歌〉、〈等我回家〉三首作品,在她沉穩、療癒的嗓音演繹之下,特別撫平人心。

BIN_3316

BIN_3306

BIN_3290

BIN_3328

攝影/BothBin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