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底揭曉!Super Napkin 帶來首支 MV 一起尋找希望的微光

Super Napkin 於上週五起,粉絲頁每日更換帶有「單一英文字母封面圖片」的奇異舉動,陸續引來不少樂迷關注,紛紛臆測起最終字母組合或將呈現的意涵。昨日晚間終於謎底揭曉,同時也為樂迷們帶來新專輯《Rhythmic Lizard Moon》的首支 MV〈Brahe〉。

每天更新的封面字母,最終拼出專輯中所收錄的歌曲〈Brahe〉

雖然在發表 MV 時,文內僅附帶了短短一行「沒有星星的世界,只能更專注地凝視彼此身上的微光。」顯得十分低調,意義不明的字句卻又再次引人疑惑。

點擊影片進入 YouTube 後,才發現在「影片資訊」中竟默默藏有大量的文字描述;Super Napkin 以小說般的筆法,寫下在架空的想像世界中,星星驟然消失,人類在自私的絕望中,走向瘋狂的故事,除了透露對當今社會人心的省思,也順勢道出〈Brahe〉歌曲背後的創作意涵。

歌曲名稱有意無意地指向身為丹麥貴族,天文學家兼占星術士和煉金術士的 Brahe。他最著名的助手是同樣也被 Hush 用作歌名的克卜勒。

有星星的世界消失了。

天空過去是慷慨的,只要願意像伽利略、開普勒、哥白尼、第谷一般仰望祂,關於這個世界­的謎與解答都會以光速潑灑在視網膜上,滴進神經中樞,刺激意識,顛覆認知。

但多數人只喜歡看著腳下。人類越想遠離惶恐不安,就越割捨了思考活下去和活下去思考的­本能。為了安全感所燃起的布幕般的黑煙,緊緊包裹著一整顆星球,也遮蔽了慷慨的天空。

害怕帶來抵抗,抵抗帶來自私,自私帶來盲目。

在不久後的未來,為了安撫恐慌的人類 (或是相較於恐慌寧願被欺騙的社會),政府宣布星星完全消失了 (而不是我們自己被親手創造的污染籠罩著),再也沒有外面的世界,沒有宇宙,只有我們­腳底下的這個星球。為了接下來還不知道能夠撐幾代的人類「著想」,所有與星星相關的知­識紀錄符號全面被禁止,全面性的遺忘。

不過,沒有任何事物是能被禁止的,人類無法干涉存在,尤其是碰不著搆不到的概念。開始­有人夢到在漆黑的天空中滿佈閃爍的光芒,在私底下討論著這個「令人不安、從沒見過的現­象」,如同魔法、妖精、鬼魅、龍。

「訊息主旨:Brahe
訊息內容:確定成行後會收到一份路線圖,到終點後就能親手重現意識底層的那片風景。不­保障人身安全,嚴禁公開討論。」

在發表 MV 之後,主唱姚泓宇也隨即在個人的臉書中分享 MV 拍攝的艱苦心得,並坦承爬上懸崖後說出的第一句話是「如果玩音樂要這樣的話,那讓我考慮一下未來的人生方向」,也讚嘆導演朱旻修真的是一位用生命在拍片的導演,不過後面倒是玩笑地補上了一句「大家的生命」。

樂團圈打滾不下十年的姚泓宇,除了以不花俏卻品味精準的吉他旋律著稱,也在文字上也展現出其獨樹一格的想像魅力。

爬上那個懸崖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如果玩音樂要這樣的話,那讓我考慮一下未來的人生方向」,第二句是「朱旻修真的是用生命在拍片的導演。大家的生命」。

從一開始和朱導討論拍 MV 的想法到最後成型,中間起碼半年以上。半年可以發生非常多事情,人生能有很多變化,可是他真的從最初到最後,每一步都堅持嘗試各種可能性,在許可的範圍內把每個畫面都做到他自己能滿意的地步。

就因為我們在錄製 Brahe 的時候也是抱著一樣的心態,所以很開心這孩子的 MV 也是以同等甚至更高的努力,被呈現出來。真心的感謝朱導。

同樣感謝副導林曼筑、攝影師鐘啟銘、攝影助理Josh Chia、美術Yin-chiao Liao、協力Tubie Tsai、鄭右佳,器材協力: 引力製作,謝謝大家讓我們三個沒有演技的傢伙能出現在那麼美的畫面上。

特別感謝肥頭音樂,每個禮拜讓我們練團、錄音,到最後連星星也讓我們放到練團室裡面了。

最後這邊以親身體驗的心得,冒昧提供各位觀賞〈Brahe〉MV 的三步驟作參考。第一次觀賞時,就好好欣賞 MV 的畫面吧!伴隨著音牆堆砌,唯美迷幻的畫面將帶領你探索心中深邃陌生的複雜情感。第二次觀賞時,請打開影片的描述,目光離開影像,一邊閱讀著文字,一邊於腦海播送仍舊清晰的畫面,小說般的故事情節會進一步賦予所有感觸具象化的形體。最後,請再次回到 MV 畫面中,跟著主角們的步伐,一起去尋找那絕望背後,希望的微光。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