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李四入圍金曲五項肯定 董事長吉董笑嘆:這下難戒酒了

公布金曲獎入圍名單的前兩個小時,張三李四正在蔡振南(南哥)的節目宣傳首張同名專輯《張三李四》,在節目的空檔,南哥對著團員說:「這張專輯雖然不是用最高規格的錄音設備做的,但聽得出來是用心做的,今年的金曲獎入圍名單應該會有張三李四。」

公布入圍的前兩個小時,張三李四正在南哥(蔡振南)的廣播節目宣傳,空檔南哥對著團員說:「今年的金曲獎入圍名單應該會有張三李四。」

聽到偶像前輩對於作品的肯定,團員們開心的程度,不亞於在入圍名單看到自己名字時的興奮。而在結束電台通告後一個小時,南哥的預言成真了!作品獲得入圍肯定,團員們難掩開心激動的情緒,一時之間,沒有大聲的歡呼喝采,只有不可置信的眼神以及燦爛到花都開了的笑容!

打賭一個獎項一攤 吉董大嘆:這下難戒酒了

完成專輯後,張三李四只要見到圈內前輩或音樂工作者,便迫不及待地分享專輯、暢談創作,希望前輩們能給予指教。在完成金曲獎報名之後,董事長樂團的吳永吉(吉董)剛好與團員聊到專輯,吉董提起他在車上聽專輯時,發現小朋友特別喜歡〈叭噗叭噗〉這首寫台灣懷舊冰品的歌曲。為了鼓勵後輩,吉董更與張三李四打賭,如果沒有入圍任何一項獎項,他請張三李四吃一頓飯以資鼓勵,如果張三李四入圍了任何一個獎項,張三李四就必須請吉董一攤,公布入圍名單後,吉董笑著說:「這下要被請五攤,難戒酒了。」

完成專輯後張三李四常和圈內前輩或音樂工作者分享創作,其中描寫台灣懷舊冰品的〈叭噗叭噗〉特別受董事長樂團吉董的小朋友青睞。

我們都是張三李四 沒有名字 沒有方式

張三李四分配恰到好處的四聲部合聲輪唱,詮釋歌曲的起承轉合,將張力拉到最大。從懷舊到時事、從古典到南北管,張三李四的作品有如電影配樂的跨界合奏,以樂器音色代表人物故事,從鄉下到城市,地方文化、人和人的感情、社會議題之中以第三人稱觀察的角度,讓聽者間接認識或瞭解更多未接觸之事。音效混音上也別有心裁,如專輯曲目中〈The Pulse〉混音聲納;〈拆〉混音挖土機、電鑽等等,加強情境的氣氛。

一群三十歲苦悶青年,在他們邁向四十歲人生的幽暗路上,「張三李四」首度出輯便獲金曲獎五項入圍肯定!
一群三十歲苦悶青年,在他們邁向四十歲人生的幽暗路上,「張三李四」首度出輯便獲金曲獎五項入圍肯定!

為張三李四寫下〈拆〉,入圍本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的武雄老師,也為他們下了這樣的註解:「張三李四像極了日常,我們會遇見的人,他們是荒謬時代的正常產物,也是平凡生活裡的突梯路人,他們是眷村裡頑皮的孩子,是大廟廟埕愛搞怪的子弟,是市場邊不聽話的金孫,也是厝邊隔壁好禮的大男孩,他們士農工商,他們喜怒哀樂。他們拖著青春的尾巴,努力擺開魯蛇的形象,他們拿著歐吉桑的早鳥票,舉杯灌溉不肯褪色的夢想。長輩的話依然要聽卻不再完全相信,愛情少了點衝動但依然堅硬,還是照顧弟妹晚輩不管是否得到尊重,沈默不再是沒有想法,嗆聲也不再是為了自己。從小,他們的生命過程,都被迫扮演比實際年齡更成熟的角色,穿大人的衣服,講大人的話,唱大人的歌。後來,他們又必須承擔時代的罵名,軟弱草莓,缺乏國際觀,缺少競爭力,彷彿整個時代都錯在他們身上。這次,他們為自己發聲,這是張三李四最新台語同名專輯。一群三十歲苦悶青年,在他們邁向四十歲人生的幽暗路上,十首漚心瀝血的心情,一張苦中作樂的幹譙。」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