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傳承前哨戰的蛻變-海邊的孩子 Suming 專訪

對於 Suming 舒米恩樂迷來說,海邊的孩子已然成為每年報到的重要盛事,除了享受不同場地的樂趣,招牌部落氣息與現場瀰漫的濃郁情感,也在音樂圈中立下獨樹一格的地位。

自 2008 年起,海邊的孩子活動持續將收入回饋家鄉,協助阿美族都蘭部落舉行包含「巴卡路耐 ( 指 12 ~ 20 歲的青少年 ) 傳統技能訓練營」等文化活動去年開始活動跳脫 Suming 主導的路線,邀請恰逢成年的巴卡路耐加入登台;今年,則將進一步交由自身從事創作的部落年輕人們主導,透過歌聲,唱出屬於自己的文化與故事。

海邊的孩子

除了主辦人 Suming 舒米恩,這次還請到 Zamake 查瑪克、Nawan 阿修,各自帶領三組年輕人吳元楷、高偉勛、阿三 & Eric 一同演出,就像這屆的口號「前浪拉後浪,後浪推前浪;後浪的來襲,前浪的危機!」究竟全新的內容將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

接下來三週,吹音樂將每週發佈 Suming、查瑪克、阿修三組人馬的系列專訪。今天,我們就先透過舒米恩與元楷的視野,一窺活動背後的意義與秘辛。

Suming
Suming 認為部落中年輕一代的文化傳承,是無法被目前國中、高中教育內容所取代的,但在人力、物資匱乏的情況下,過去只能盡力以自身能做的事情,去拓展部落獲取資源的可能性。

文化傳承是不能被國、高中教育取代的

「今年的陣容與歌曲都是嚴選,這也是一種趨勢,」Suming 掩不住自信,但隨即話鋒一轉,娓娓講起舉辦海邊的孩子的初衷,與過去部落資源匱乏的困境。「部落辦文化活動很需要資源,會開始海邊的孩子,就是希望能創造一個獲取資源的契機,帶領著年輕人一起回饋部落。」

Suming 解釋,部落擁有它獨特的文化,就像一個獨立的城邦般,有自己的分工邏輯與責任單位,包含像是行政院、勞務部、教育部;並且還有以年齡劃分階層的習俗,而 Suming 年齡的「拉千禧」階層,就是如同國防部般的角色

「但是這其實很難解釋,因為又不完全像,很多事物上我們是會分工而重疊的,拉千禧雖然比較像國防部,但是同時我們也會協助勞動和教育的事情,」舒米恩繼續解釋著,「部落的文化系統,不能用外界對現代政府的脈絡去想像。當初我帶著未成年的人參與海邊的孩子時,部落不僅財務系統出問題,文化傳承也因為國中、高中的取代而面臨斷層的挑戰,因為其實這是不能取代的;而且不只是阿美族,其他原住民族群、客家人,也面對一樣的問題,所以我們還是很堅持的要辦下去。」所幸隨著歷年活動經驗的累積,部落獲取資源的管道也終於逐漸多元。

「現在部落的自主性變強了,取得資源這件事情,不用再完全依賴海邊的孩子」舒米恩若有所感的說,在當地舉辦的阿米斯音樂節出現,部落的人民逐漸學會自主籌措金費、擺攤甚至販賣書籍等周邊商品,「過去部落取得資源的方式只有一種,叫做補助,但是現在變多元了,部落角色也在轉變,所以要開始學習如何分配與運用手上的資源。」面對拓展資源階段性任務開花結果,這幾年海邊的孩子也陸續著手開創新的活動內涵與意義,期待能繼續扮演部落在城市裡凝聚文化能量的先鋒角色。

海邊的孩子引起了對原住民的連結,開啟了一道想像

「今年跟過去不大一樣,以前比較偏素人,素人的演出有他的限制在。」Suming 依然專注地說,雖然部落的人們讓活動保有一種說服力,但是多數的人並不是倚賴表演維生,「這次的幾位年輕人,他們更懂得如何安排自己舞台上的呈現,卻也保有那份素人質感般的真誠氣質就像大家喜歡陳建年一樣,我很希望觀眾可以看到這樣的狀態。」聊到同日演出的吳元楷,Suming 則開心的介紹:「元楷的作品中有對於文化很強的自信心,編曲中結合了『古調』和流行,真的很好看!」

講到這,開心的 Suming 忽然停頓下來,經過幾秒的思索後抬頭又說,「像是之前的電影賽德克巴萊,原本一般人並不太認識原住民,或是有刻板印象,可是看完後,就產生了一個了解的契機。重點不是商業價值,而是這樣的活動若引起了一般人對原住民的連結,它就開啟了一道想像。」Suming 也表示相信像元楷這樣有潛力的年輕人,可以讓觀眾更樂於認識原住民的文化。

吳元楷
吳元楷的創作裡結合了古調與流行歌曲的雙軌思維,身為對部落文化充滿自信的年輕一代,悠遠歌聲中卻隱涵著古老而真誠的靈魂。

即便明星來,也不會出現在名單中

過去海邊的孩子,有請到 A-Lin、張震嶽等人造訪現場擔任嘉賓,「可是你知道嗎?」Suming 眼神閃爍繼續說,「或許會吸引他們的歌迷到場,但那不是我的初衷。我還是希望聽眾能夠是喜歡部落的人,不是因為明星,理由不一樣,所以我也很矛盾,某種程度上也覺得很對不起他們,他們都是能上小巨蛋的人,而我是一個晚輩。」在理念的認同下,包括魏德聖、馬志翔、羅美玲、王宏恩、陳建年等知名人物,也都曾造訪都蘭參加活動,「即便他們來,我們也不會把它當作宣傳的籌碼,因為意義上會不一樣,也不應該這樣,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子。」

海邊的孩子,很不油條,非常不油條

訪問最後,Suming 除了不忘提攜後進地向我們補充介紹元楷的優點,元楷也藉此展現了自己對於原住民「古調」的熱情,並解釋母語如何在中文的歌曲中進行搭配。

「我相信如果這些年輕人為了表演這件事情付出很久很久,他們有一天也會面臨這樣的自我挑戰 -『無感』,這也是所有音樂人會面對的。所以我才會說,油條很可怕、超可怕的;我不喜歡油條,不管是做人處事、表演。我相信真誠有很多種,不經營才會顯得油條,是一種習慣、麻痺的狀態。」Suming 充滿活力的說,「這件事情跟原住民完全無關,這是表演藝術的層面,部落的小朋友要是對表演演出有興趣,我就會告訴他們這件事情。所以海邊的孩子,很不油條、非常不油條,但是觀眾心臟要很大顆啊,活動每次都不一樣,也都會有新的橋段,這次是在離線咖啡,一定會超好玩的!」

當我還在心裡喃喃思索,在生活中也曾面臨無感、麻痺的「油條關卡」時,訪問也順利地告了一段落,並就此和充滿能量的 Suming 舒米恩道別。或許海邊的孩子演出的那天,當古調吟唱起,心中的疑惑也可以隨著那悠遠旋律找到出口吧,就像海邊的孩子一路走來一樣。

2016海邊的孩子演唱會

日期:2016.5.15(日)
時間:13:00 開始
地點:離線咖啡 Offline Cafe(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演出陣容:Suming 舒米恩、吳元楷、Nawan 阿修、Shan Hay 高偉勛、Zamake 查瑪克、阿三 & Eric
購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sumingstudio/event-post/18042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