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沈重陰鬱到歡愉溫暖 中港台後龐樂隊推薦

「撲朔迷離的聲音、陰鬱不安的思緒,自溺著像是弒夢的快感,並且狂舞著。」

崛起於 70 年代末期的後龐克(Post-Punk),承襲了龐克音樂的精神,但不像龐克橫衝直撞且野性十足,而是用更加完整的音樂架構,建立起另外一套較精緻的美學,加強了旋律與歌詞的細節,重心放在探討自我內在的表達。在後龐克復興時期,不僅玩得更為出眾與多元,也因樂團注重服飾穿著與風格塑造,引發一波獨有的流行品味。

後龐熱愛者言必稱 Ian Curtis,七零年代後期經典的曼徹斯特一代奇團 Joy Division ,是銜接龐克與後龐克的樞紐,影響最為劇烈,在許多後龐克團身上都能看到 Joy Division 揮之不去的魅影。到了 90 年代末期崛起的「後龐克復興」,除了取經致敬、在龐克的基礎上進行改造,也將後龐克與龐克的元素打破重組,並增添更多新元素,如添加合成器、大膽接納其他樂派的語彙;而態度則轉換為自省內斂,情緒不必然是龐克的狂野激昂了,而是像 Joy Division 面對靈魂自我的脆弱與抑鬱。

順應這股後龐克潮流攀升而起的樂團不在少數,位於亞洲的台灣、香港、中國都用了各自的方式吸收一波波歐美音樂浪潮,後龐克也是直擊兩岸三地青年心靈的重要曲風。以下挑選幾個中港台後龐克樂團,用音樂順藤摸瓜,看不同土壤中擷取出相似的養分後,會開出什麼樣的花,對應了什麼樣的內心世界?

1462006_10153922701851257_77239949_n

 

【台灣】

馬克白  – 「一隻穿梭在後龐岩石上的山羊」

台灣最廣為人知的後龐克團,真要說是後龐克,不如說馬克白一路走來是從每個人的特色中抽汁出的綜合。擁有優異的鼓手,突出的雙主唱,罕見的重比例合成器,自然而然寫出來的東西就長得像後龐克了。

發行第一張專輯《HAND》幾乎完整呈現了後龐克的韻味,而在第二張專輯《MIND》更換團員,更大的轉變是走向迷幻,並用中文填詞,描寫了更多關於奇妙的夢境。不僅延續了後龐克冷調,還多了人情世故與溫暖,走出了莎士比亞設定的陰暗簾幕外,走出後龐克的標籤之外。

 

仙樂隊 – 「仙樂飄飄萎靡,在黑暗中獨舞」

讓人印象特別深刻的仙樂隊,過度要求自我,又不肯缺樂手就換樂手,就擔心音樂的感覺不對。口中說著似是而非的機智話語,似乎回到 90 年代初的英國小酒館,可以說復古單純卻又挑釁著耳朵,推去了追求新奇的潮流,打造一種腐敗又感性的吸引力,力圖重現過往後龐克及哥德的風景。仙樂隊的音樂一目了然卻充滿挑逗,他們似富有興味的領你向前,彷彿波特萊爾玩音樂,引入一個不安又頹廢的異境,有些邪惡有些畸形,讓人暈眩還自感脆弱。

2016 大港開唱即將演出,專輯據說終於要在 2016 年現身,或許即將因此掀起一陣仙人過海的暴風。

(同場加映)浮舟 – 「不是後龐但來自後龐」

「覺得後龐克是認真的音樂,而且頗強調藝術性。在一種結構嚴謹的重複中,有時壓抑、有時憤怒,講一些內心的事情。」by 主唱 Sam

低潮時的人生,容易被後龐克的魅影給纏繞。曾著迷於反烏托邦主題,後龐克的 sad core 成為浮舟的表達方式之一。而在低潮時 聽了 Joy Division、The Cure  等樂團 ,孤獨自戀、自我沉溺的惆悵,後龐克低迷、疏離的味道,深深沈進了浮舟的龍骨裡,然後重新設定出屬於浮舟的航線。他們在黑暗中掏心掏肺,毫不矯飾,踽踽獨航。

2016 年將會在 Wake Up 音樂祭演出,據說接下來還要去日本演出,讓人期待他們的偉大航道之行。

 

【香港】

UNiXX -「一趟朦上了眼罩,全然的漆黑之旅」

作為前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其文化受到了前宗主國的影響,以英倫/另類搖滾的旗號,在香港獨立樂圈蘊釀了一群熱愛英倫風的樂迷,後龐克的奶水自然是較早茁壯。UNiXX 就是其中一組最具代表性的英式黑暗。

簡約和純粹,毫不掩飾他們的自我沈溺,甚至在歌詞中道出成員間的頹靡與厭世觀,誘發出一種直接的黑暗張力。對黑暗無可抗拒,更晦澀、低沉。像是黑暗中的遊人,自有一套低迷的生活方法。這種對於背向光明、拒絕色彩的黑白調,他們已經走了十多年。能用多少語彙去描述黑暗呢?聽了 UNiXX 你就會明白。

 

【中國】

重塑雕像的權利(Re-TROS) -「在蒼白的步伐中劃出了一道寬的裂痕」

最具代表性的中國後龐克團,堅持用英語演唱,認為英語是後龐克最好的表現形式。音樂深受 Gang of Four 和 Bauhaus 的影響,幾乎是從同一個模子裡倒出來,包括乾澀的音色及掃弦方式。主唱華東曾言:「我們是國內最好的搖滾樂隊(之一),不限於後龐」,還對 Bauhaus 復出專輯《Go Away White》表達過:「他們(指Bauhaus)已經失去關注價值了。」當問到「Bauhaus 和重塑誰更優秀?」,華東回答:「毫無疑問是我們」。

他們的自信也是無可厚非,潛心打造的首張 EP 曾在美國上市,甚至還與知名電子音樂人 Brian Eno 合作,成為第一支同這位前 U2 樂隊製作人合作的中國樂隊。

不僅緊張而富有侵略性,也能陰鬱而向下探討黑暗。後龐克在中國的完成姿態,在他們身上或許重塑成一個穩健的樣貌了。

 

The Fuzz 法茲樂隊 -「像奔跑的馬、積極的鳥,把貪婪阿慾望都拋掉。」

駐扎在古都西安的法茲樂隊(The Fuzz)以其強勁猛烈的後朋克樂音征服了大批挑剔的耳朵,雖然取自 Joy Division 用之 Joy Division ,但他們立於黑暗,也能走出黑暗,用的是一種向前的態度。

從後龐克的黑色顆粒裡成長起來的青年們,不再耽溺於 Ian Curtis 塑造出來的決絕、自我毀滅的慾望,那個歷史留名的曼城青年,欠缺的是直接面對時間之殘酷的勇氣,還有從無奈里衍生出來的悲情。所以法茲樂隊確認自己是走出悲情的,被於背影的追尋已經轉化為童心的初衷,走向樂情的視野。法茲樂隊所寫的金色詩句中,逐漸呈現熠熠生輝的希望。

關於青春這個萬花筒裡的故事,有很多方式可以訴說。

The Fuzz 法茲樂隊 2016 年的巡迴 3 月正好來到台灣,與斑斑共演,值得到現場一探,看他們如何帶領觀眾進入溫度冷卻的無窮黑暗,又能積極逃脫了面對時間的悲情。

 

時間:2016/03/15(二)
場館:Revolver 左輪手槍
演出者:SKIP SKIP BEN BEN , 法茲樂隊 The Fuzz(CN)
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revolvertaipei/event-post/17833

 

小結

「你跟神經質主唱一起在現場抽搐了嗎?直抵內心的音樂,跳著如過電般的舞步。」

有一說後龐克像是在與抑鬱症玩追逐的遊戲,陰暗黏膩糾纏不休,就像 Ian Curtis 沒能面對時間(還是怪罪給時間?),在灰暗與陰鬱中打轉至今方休。但也就像之後 New Order 硬是走出了明亮大道,至今仍舊活躍在舞台上並發揮影響力。

青春的束縛是否就是後龐克渴望毀滅自我的慾望來源?或許那種陰鬱慘白的風味,正是某一種青春必備的藥方。但後繼的後龐克青年已不一定用無限悲情,來詮釋他們對於龐克異化和青春傷逝的理解,也能轉為跳舞律動與流行曲調的方式。

文化永遠反映的是時代氛圍給創作者的影響,龐克的渴望反叛突破,後龐克渴望探索自我。從外在世界的改革,走進內心的重整。探索並非命定要落入沈重陰鬱的詩句,歡愉與溫暖也是自我的一部分。

如當代藝術從 Duchamp 到 Andy Warhol 到 Jeff Koons ,龐克從 Sex Pistols 到 Joy Divison 到 The Fuzz,類型只是讓我們找到一個著力點,然後脫胎出自己的話語。

 

【Blow 吹音樂推出 APP~快來體驗!】
舒適的好讀版型、便利的「收藏夾」功能與即時推播通知,你試過了嗎?

iOS 下載:https://goo.gl/yRWuCx
Android 下載:https://goo.gl/fpb89X
新聞:http://blow.streetvoice.com/17233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