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Forget the G 主唱吉他手Eric「具創意性及帶自已特色的聲音遠比速度跟技巧有標誌性」

Forget the G

Forget the G,可以說是當代澳門其中一組最具代表性的獨立樂團,多年的澳門 HUSH 音樂節、台灣海洋音樂祭、中國迷笛音樂節、香港西九自由野,無論是澳門以及中、港、台三地的大型音樂節,總會看到他們的身影,仿佛他們背負著宣揚澳門搖滾音樂的使命。然而樂團的創作主腦、主唱及吉他手 Eric 其實是道地的香港人,卻在澳門工作及居住。Forget the G 最為人注意的是,縱使樂團只有三位樂手,樂團音樂之澎湃與樂器演奏的精妙為人稱道,而 Eric 在沒有貝斯手的情況下,以一把吉他同時演奏出具貝斯低音頻率的聲音甚為奇特,除了 Forget the G 外,他更以 e:ch 的名義發表了多張吉他噪音的實驗專輯,探索吉他在音樂上更多的可能性。這次我們訪問了 Eric,討論一下他的器材配置。

Oliver: Forget the G 是一組沒有貝斯手的樂團,樂團在編曲上有沒有甚麼困難之處?你怎樣以吉他彌補貝斯低頻的部份?

Eric: 編曲來說我們團之間已經會有共識去擺脫普遍有貝斯的樂團的編制想法,以各自樂器可提供的音階、音頻、效果及動態出發。有趣的是我們團中三人對「留白」各自有自己的演釋,人家覺得我們缺少的東西,剛好是我們可發展的東西。

音頻來說,我的吉他效果器及音箱設定是三路三個音箱,兩路是立體聲的吉他去兩台吉他音箱,另一路是貝斯音箱。以頻率來說,吉他及效果器的控制已經足夠。而音階上我們就交給鋼琴手 Frog 負責彌補貝斯應有的低頻部份。

Oliver: 請介紹一下你使用的吉他以及選用的原因。

Eric: 我主要使用的吉他有三把:

  1. Aliceia Custom Order

一把以我個人需求訂制的手工琴,25.5″ Scale、String Thru,弦的拉力很緊,對右手 Picking 很重的我來說是優點。Pickup 也是特選的手工 Pickup,Neck Pickup 的低頻很實在,中高頻平均,近年的演出來說這把是不二之選。

Eric02
Aliceia Custom Order
  1. Sugi SHC505E

最近得到了澳門 GB Gallery 吉他店的支持,經常得以使用店家代理的日本手工廠牌 Sugi 不同型號的琴。以手工來說我覺得 Sugi 的琴是日本琴中最仔細的一間,而且木材都用很高級的國外木材。這把我選用的是一把 Chambered Body 的琴,原音很嗚亮,整體音頻很細緻,自上一年開始我錄音都經常用她,中高頻在錄音上十分出色。

Eric03
Sugi SHC505E
  1. Electrical Guitar Company 9 Strings Custom Order

也是我訂做的琴,一把沒有木頭的鋁金屬吉他,9弦的配置 (G B e 弦是 double) 是為了配合我用吉他的思維。跟12弦吉他一樣高音弦的效果會有點像 Chorus 的聲音。金屬琴出來的泛音比較豐富,有利使用我最愛的一大堆 Fuzz Pedal。 Sustain 比較長,對於我們一些重型的慢歌來說是好好的配搭。我們上一張專輯「我看你看我」中有一半以上是這把琴。

Eric04
Electrical Guitar Company 9 Strings Custom Order

Oliver: 請介紹一下你使用的吉他效果器以及選用的原因;另外在效果器的串連上有沒有特別的地方?

Eric: 照片中是最近在用的設定,其實我的基本配置在這兩年也沒有大改動,只有在空間類的效果器上測試,但到最後也離不了 Line6 DL4 跟 Electro Harmonix Catheral,而 Vox 的 Time Machine 則是一顆按歌單而編排的效果器。

Eric05

串連上的思維是蠻直接:

Fuzz > Fuzz > Volume Pedal > Splitter(分路器)> Fuzz > Mono Delay > Stereo Reverb > Stereo Delay > Stereo Reverb

重點解釋幾個比較特別不尋常的效果器:

  1. Dwarfcraft Devices – Eau Claire Thunder

自2010年開始用 Dwarfcraft 的 ECT 之後,它一值都是我的頭號 Fuzz Pedal。Tone 跟 Big Muff 有點像但我喜歡它的破裂感,而且頻率的層次很分明很實在,也是我尋找了很長時間的 Tone。機本上 Forget the G 的破音就是他。

Eric06
Dwarfcraft Devices – Eau Claire Thunder
  1. Devi Ever – Circuit Breaker

超限量的一顆,看到 Toggle 你可以想到這顆有多變化態,這顆配搭不同的吉他也會型成很不規則的 Oscillation 及 Fuzz 聲音,就是喜歡它的刺激。

Eric07
Devi Ever – Circuit Breaker
  1. SAO:FX 未命名初號機

這些年頭在買過很多 Fuzz Pedal 之後還是覺得有點不足,所以發瘋起來在上一年開始與一位工程師朋友組了一間手工效果器品牌 SAO:FX,圖片中是我們今年要發售的 Fuzz 初號機(還沒曝光)。也是集合了我一直想要的放在裡面,三個 Fuzz Mode,帶有可開關的 Oscillation Feedback 效果,有一顆 Killswitch 而重點是有一個搖控器…不管他在 Effect chain 那裡,搖控還是可以在腳邊…這顆是一顆令我們兩人都很自豪的效果器,你們一定要留意!

Eric08
SAO:FX 未命名初號機

Oliver: 一般搖滾樂團,Overdrive / Distortion 破音是最基本一定要有的效果器,但你的 Setting 是完全捨棄 Overdrive/ Distotion,而以一系列的Fuzz Pedal 作破音的,這並不常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樣配置的分別有什麼特別之處?

Eric: 個人覺得 Fuzz Pedal 跟不同的吉他配搭,出來也會很明顯地有不同的紋理的聲音。我喜歡這個需要尋找和習慣的過程,而換句話來說,不同的配搭也可以是獨特的。就演奏上來說,Fuzz 對吉他的 Volume 輸出也相當敏感,這樣除了正常 Picking力度外,改變吉他輸出也相對多了一組聲音選擇。而我享受一些 Oscillating Fuzz 效果的 Feedback 效果,因為除了 Fuzz 以外,效果器本第也變成一種樂器。好像 SAO:FX 那顆,我們讓吉他手在不用彈奏的時候也能控制 Pedal 發聲並做出特別的效果。

Oliver: 我知道你演出時吉他會同時接去吉他跟貝斯音箱,可否分享一下這做法的原因?請介紹一下你使用的音箱及選用原因。

Eric: 基本上我的音箱設定都是三路三音箱,兩路是立體聲的吉他去兩台吉他音箱,分別是一台 Marshall JCM2000 DSL 及 一台 Fender Twin Reverb(有時候是 JCM2000 + 900),另一路便是貝斯音箱,一般都會使用 Ampeg 的 SVT Pro。這樣的配置讓吉他可以覆蓋足夠的低音頻率,而使用兩台音箱作立體聲的效果會在空間感上面比較廣闊。貝斯音箱上我通常會用比較多低頻的設定,在使用 Fuzz 的時候也就能更厚更滿。

Oliver: 你在現場演出時,跟在錄音室錄音時,器材的配置會否有很大改變?錄音時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會否有使用貝斯的彈奏,還是堅持吉他、鍵盤、鼓,三種樂器的配置?

Eric: 有些地方改變是蠻大的,但整體會以專輯概念為先再取決。以一個本身錄音專科畢業的人來說,我在錄音室內的思維是十分是予盾的。一方面想把聲音呈現, 一方面想把創意提高…以上一張專輯《我看你看我》為例,我決定了我們以四人的制式(加了客席貝斯手)用現場寫作及錄音的方法去製作,在沒有 Overdub 的情況下完成, 出來的聲音跟 Live 是沒有大改變的。但第一張專輯《Prologue》和最近在準備的新專輯,錄音上會很仔細去鋪排層次,選用到多把吉他配搭,所以跟 Live 來比是有一點差異的。

Oliver: 有任何音樂啟蒙者、吉他英雄很影響你嗎?Forget the G 的風格是受哪些音樂人/樂團影響比較深?

Eric: 吉他英雄應該沒有,但欣賞的吉他手有 Johnny Greenwood、Keiji Haino、Blixa Bargeld。看到他們的名字可能已經猜到我不是一個注重Melody 及技術的人… 但他們都給我個性很強的彈奏風格,這點我是比較會欣賞的。樂團風格上,個人覺得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跟 The Cure 的影響應該比較明顯,早年也有很多英式音樂影響著我們。反而很多人提到的後搖,其實我們卻沒有太大受影響的感覺,反而一些 Drone 的樂團我們都蠻喜歡,例如美國的 Earth 。

Oliver: 可以給後輩樂手一些吉他彈奏的建議嗎?

Eric: 具創意性及帶自已特色的聲音遠比速度跟技巧有標誌性;發掘不規則的刺激;欣賞隨機性的美。

Oliver: Forget the G 今後的計劃如何?

Eric: 今年年中應該會進錄音室做我們第三張專輯,歌曲已經有大概20首,要把大碟概念表達出來我覺得還是要花時間思考才可以整理一下。最近在香港自由野及深圳迷笛音樂節也試玩了我們其中的幾首新曲,觀眾給的反應也不錯。這一張將會是回歸 Song-based 的一張,聽眾應該可以跟我們貼近一點。如果有留意我們近況的朋友,應該也知到鍵盤手 Frog 跟我都有發表個人專輯,所以今後大概會繼續在有空閒時候發表個人作品,雖然各方面跟樂團的反差很大,但這樣才真正可以滿足我們的野心。

Forget the G
http://tw.streetvoice.com/forgettheg/
GB Gallery
www.facebook.com/GBgallery
são:fx
www.facebook.com/saofx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