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廠牌發聲,讓更多元的聲音能被聽到 - 派樂黛負責人 黃少雍

「因為台灣比較少人在做本土獨立電子音樂的廠牌,就覺得好像可以做做看。」身兼林瑪黛合成器兼貝斯手、編曲家、擔任諸多線上歌手演唱會樂手多重身分的黃少雍(小雍),緩緩談起了從音樂人跨足到廠牌經營者的緣由。

20160128 黃少雍

自 2013 年成立,積極推廣台灣人創作的電子音樂,並透過地毯式搜尋持續發掘新的聲音,「派樂黛」廠牌名稱源自於 Lana Del Rey 的歌曲〈Dark Paradise〉,藉此象徵雖然路途艱辛,但只要堅信理念,一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堂。

2015 年,派樂黛唱片在六月、十一月相繼發行了兩張風格迥異的合輯,先是專攻另類獨立電子的《哲人之石》,接著是類型囊括 Techno、Ambient、Glitch、Breakcore 等多元樂種的實驗電子合輯《宇宙之鑰》。

透過合輯讓更多人知道,電子音樂並不是只有舞曲

聊起製作過程的趣聞,小雍說,比起音樂製作,沒想到「找到人」竟是最困難的部分。「大多數的音樂人都是由我們家的企畫統籌派樂發現的,通常她輸入『Taiwan』這個關鍵字,從 Soundcloud、Bandcamp 的茫茫人海裡找到這些電子音樂人。然後也有一些是在派對或演出後搭訕認識的。」

在地毯式搜尋的過程中,他有個有趣的發現:大多數的臥室音樂家,都還有藝術家的身分。「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可能是玩藝術的人比較會去聽電子音樂吧!這跟以前做獨立搖滾的生態、樂手的組成差異蠻多的。他們個性可能比較神秘一點,通常都很難聯絡到,所以不知道是誰就直接寄 e-mail ,就算到時候有要到電話號碼,很多人也不接啊,有時會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大笑)」

談及印象深刻的音樂人,Jill Stark 便是其中一位,從學聲樂起家的她,讓小雍最驚喜的部分是,總是在創作中添加各種天外飛來一筆的音樂元素,好比是世界音樂與各種 lo-fi 的實驗;另外一位則是 LUPA,是一位有著輕柔飄忽唱腔的藝術家,曾幫 The Tic Tac 首張專輯做主視覺繪製。「其實真正有見面到的不到一半,但持續保持神秘感也無妨,我都會 follow 他們,如果想發行新的作品,看有沒有其他合作的可能性。」

小雍希望可以先透過這兩張合輯,讓更多普羅大眾知道,電子音樂並不是只有舞曲,反而還有更多能展現出的多樣性。「很多國際級的 DJ 都會來台灣演出,但是台灣自己的電子音樂創作仍然是獨立音樂中非常小眾的一塊,許多優秀的音樂甚至永遠沒有被聽見的機會,希望從合輯開始能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些音樂人。」當然也希望每場演出都能夠賺錢且是長久經營,參與的音樂人也能因此獲利,這樣樂迷才有機會看到好的演出,整體音樂環境才會向上提昇。

電子音樂在台發展的願景

近年來,華語流行樂壇的唱作歌手開始有了集體「電氣化」的趨勢,包括蔡健雅、陳惠婷、黃建為、HUSH 等,都在自己的創作中摻揉了電子的元素。資深樂評兼知名 DJ 林哲儀在 2015 年頒發金音獎最佳電音單曲時提及,台灣有很多優秀的各類型電音創作人,希望金音獎可以成為一個發聲的橋樑,讓主流唱片公司或藝人當想嘗試電音面向的音樂時,可以與這麼多好的電音創作人互相交流合作。好奇問起小雍,同時身兼電子音樂的創作者與廠牌經營人,對於電音在台發展的願景?

「雖然流行音樂還是以商業考量為主,在製作層面上不能太過電子結構或太 indie,不過現在是一個很好的轉捩點,在台灣,已經有越來越多主流歌手都在音樂中加入當代電子的元素,這跟過去十年是相差非常多的,因為主流製作或編曲人並沒有什麼人是電子音樂的背景,但我覺得除了還需要更多人加入此樂風的創作行列,還需要一個媒介可以去進行溝通,廠牌可能也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讓主導流行音樂創作的音樂總監、製作人有機會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之後可能就會有很好的合作機會。」

伴隨資訊發達及錄音設備逐漸取得方便,宅錄門檻變得很低,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為創作者,說起本地獨立電子音樂創作的最大困境,他反而認為是聽眾太少。「可能是大家並不曉得台灣到底有誰在做電子音樂,因為這些臥室音樂人通常只是把歌在網路上分享出去,並不會有太多的曝光機會,再加上大部分的聽眾都是聽國外的創作,因為電子音樂發源地是國外,那其實就很難去把聽眾跟本地的創作者做連結。」

至於一般聽眾要怎麼樣入門電子音樂?小雍推薦可以從 Youtube 上正當火紅的聽起,先挑一個自己比較喜歡的樂風,比方說, HOUSE、Jungle、Techno 等,去了解其中一個樂風歷史的由來,再去找相關的脈絡聽,就會發現更多你所不知道到的音樂。

20160128 Ishkur's Guide to Electronic Music
Ishkur’s Guide to Electronic Music」是小雍極為推薦電子音樂的入門網站,站內除了有詳細內容的曲風演變圖外,還有多首歌曲試聽,讓你一手掌握所有知識。

廠牌經營甘苦談:Think Big, Act Small

隨獨立音樂逐漸受到注目,台灣開始也有越來越多極具特色的獨立廠牌成立、甚至有的已成為某種特定樂風的品牌,比方說,早期是引進歐美獨立品牌為主,隨後變成清新民謠代表的風和日麗;而同樣也是從引進唱片起家的小白兔唱片行,也成為台灣另類搖滾的重要幕後推手;還有越來越多音樂人開始自己成立廠牌,包括 1976 阿凱創立 re:public、女孩與機器人 Jungle 成立燒聲唱片、Forests 剛創立 Lonely God Records。

「就是因為找不到跟自己音樂氣味類似的廠牌,所以才會想自己做,不然有一個地方你覺得很好玩,為什麼還要自己做,我覺得有越來越多廠牌出來是一件好事,就像現在有很多小黨林立,每個人都有自己在行的方向,我覺得這樣對音樂蓬勃發展是好的。」聊起了經營廠牌兩年多的心得,小雍直言,廠牌存活的首要因素不外乎就是資金,再來就是有沒有這麼多有才華的藝人可以合作。他強調,不要想會因此賺大錢,可以的話先專注於自己最擅長的地方,然後做到最滿意的程度,而不是把自己搞成一家雜貨店,什麼都做;另外,也要有中長期計畫,思考在五年、十年後,這個廠牌會變成怎麼樣,一步一步慢慢去執行,把口碑做好,信念就是簡單的「Think Big, Act Small.」(大膽地想、小心地做)。

持續發掘新聲音的派樂黛,在 2016 年初就推出了在多元聲響中開創一條 nu fusion 風格的新銳電音製作人 Dizparity 的首張 EP;還預告今年 LUPA、林瑪黛都會有新作品問世。
持續發掘新聲音的派樂黛,在 2016 年初就推出了在多元聲響中開創一條 nu fusion 風格的新銳電音製作人 Dizparity 的首張 EP;還預告今年 LUPA、林瑪黛都會有新作品問世。

「做廠牌很現實的就是要有商業上的考量,一開始做不可能馬上就獲利,但也不能把自已的身家全部賠掉,這樣就太刺激了,當然我對於成立獨立廠牌這件事絕對是抱持正面的看法。」訪談的最後,談到對自己未來的期許,小雍說:「其實還蠻佩服 DJ @llen、林哲儀、FISH 這些大前輩,從事音樂創作這麼久的時間仍可以保有如此大的熱情。他們除了做電子音樂,還嘗試許多新的東西,包含製作、配樂、開發出新的樂器等等,我會覺得維持熱情真的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向他們看齊。」


作者

戴居

戴居

一九九二年生,現為音樂廠牌企劃,文字散見 Blow 吹音樂、Taiwan Beats、娛樂重擊、台灣搖滾映像誌、KKBOX、《小白兔通訊》等線上線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