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知名嘶吼腔老師 ─ 獨步(郭少宗)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知名嘶吼腔老師、滿身刺青的素食主義者獨步(郭少宗)老師,這次來與我們分享一路上的玩團心路歷程。

 

克里斯:是否能分享一下,當初為什麼踏上主唱這條路呢?

獨步:這條路說起來也算是蠻莫名其妙的。某天的下午跟朋友用奇摩即時通(好老)聊天聊到一半時,他說他要去練團,問我要不要去看,那時我住在基隆,剛好整天沒事幹,就特地騎車去台北看他們練團,剛好他們練的歌是我自己本身很喜歡的團,也很剛好的我也會唱,又很剛好的,朋友遞了麥克風給我,問我要不要亂唱個幾句來玩玩?結果就這樣唱完了。那首歌是哈扣經典名曲:HATEBREED〈I Will Be Heard〉。

就在胡鬧地唱完時,鼓手覺得我唱的比原本的主唱好(PS:主唱就是那位問我要不要去看他們練團的朋友,當然他的臉有點臭,又不認為我唱的比他好哈哈哈 )。就這樣,他們硬是逼我加入他們的團,開始了玩團之路。這是我第一個玩的樂團叫做「HARDCASE」,有點慚愧應該沒人聽過,阿哈哈~哇勒!剛 google 一下還真的找不到,但還好自製 MV 還在,剛才看了一下有點羞恥,想了很久要不要公開,不過 2006 年可以玩這樣應該還算不錯吧!(很不要臉自己說)

這團也算玩得微辛苦,因為我住基隆,團員們都在台北,所以每次練團我都騎車騎到台北練,練完之後打打鬧鬧再騎回基隆,每次回到家都已經是半夜兩三點了,隔天還要上班;父母親當時也不會說不贊成玩團,只是還是會問:玩這能賺錢嗎?我想這應該是大多數有玩團的人,會遇到父母都會說的一句話(笑)!我當然是回說應該只會花錢,然後他們就搖搖頭說好好工作吧!但我當然是當耳邊風繼續玩,不過還是有在工作就是了。就這樣一直玩到現在也玩十幾年了,最後因為玩團搬到台北定居,前前後後也玩了好幾團,雖然都沒玩出個什麼,但從沒後悔過就是了。

總之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想過要玩樂團,更沒想過要當主唱,所以現在想想還算是蠻莫名其妙的。但也謝謝這些朋友硬要我加入,沒有他們的話,我現在可能還在餐廳裡當廚師,炒菜洗碗。

 

克里斯: 哪些樂團對你的創作或歌唱方面影響最深呢?

獨步:影響我最深的絕對是 NIRVANA!當初第一次接觸到喜歡的音樂,其實跟吼腔完全沒有半點關係,CD 櫃裡面放的不是什麼舞曲大帝國一到五集,就是安室奈美惠或小室哲哉旗下藝人(地球合唱團、華原朋美、TRF 等)。

00
安室奈美惠

更厲害一點的話就是辣妹合唱團或新好男孩,話說那時原本聽錄音帶,後來出現 CD,第一張買的 CD 還是辣妹合唱團,因為覺得太屌,居然可以不用迴帶,要聽第幾首直接按,扯!所以還特地多買一張不拆封收藏,太蠢。直到有天表哥來我家時,看到我的 CD 櫃覺得看不下去,就拿了一張 NIRVANA 的專輯《In Utero》給我聽,我才震憾到居然有人可以這樣唱歌!那時真的馬上被衝擊到,當晚就一直重撥這張專輯無數次,這也是我第一張聽的搖滾唱片,隔天馬上衝去唱片行把所有的超脫專輯買下來,就此踏上搖滾這條不歸路了。當時剛好 Nu Metal 樂風盛行,像是 KORN、Coal Chamber、Deftones 等都是那時開始流行的團!

01
NIRVANA《In Utero》
02
KORN

之後這些 Nu 團開始沒落,陸續聽的就是一些 Metalcore 團或 Deathcore 團,就這樣開始每天聽這類音樂,也跟著唱起來。嚴格來說,吼腔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就會了,當時以為大家都會唱,後來才知道原來不是,之後才真正開始研究要如何教人學會,才有比較深的了解。

不過我也不是只聽重的團,像是比較輕的 Oasis、Portishead、The Vaccines、Gemini Club、The Czars、Two Door Cinema Club、Team Sleep、Franz Ferdinand、Washed Out、Is Tropical、The Black Keys、Woodkid 等等都有在聽,太多了說不完,至於創作的話,有時會發現看電影可以激發出很多靈感,例如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終極追殺令 Leon」,看完後會被那個氛圍影響,這時其實想到的曲都會很有畫面,就會把這種感覺記下來。其實週遭環境、任何的人事物都會是靈感的來源!

 

克里斯:跟一般的流行清腔比起來,嘶吼唱腔有什麼不同之處讓你著迷呢?

獨步:這兩種唱腔基本上都很喜愛,但當初第一次接觸到嘶吼腔時,那一瞬間完全被迷住的感覺,是清腔沒有過的感受。可能這就是主流與非主流的差別,畢竟大多數(包括我)不了解或是完全沒聽過嘶吼這種唱腔的人,都比較難會去接觸到,所以比較常接觸到的東西都是流行唱腔,因此第一次聽到與眾不同的吼腔時,那種震憾的感覺,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要說嘶吼唱腔有什麼迷人之處的話,當然就是那種發洩式爆發力嗓音或是憤怒的怒罵等等,聽起來的快感跟流行唱腔是完全不同的,了解的人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不喜歡這類唱腔的人可能無法體會,所以就這樣中毒了。可是瑞凡,回不去了。

 

克里斯:像嘶吼的唱腔有這麼多種,你自己最常運用的是那些呢?

獨步:如果說以前玩死蕊時,用的大多是黑腔死腔和豬吠水喉這幾個,因為樂風關係,現在待的這兩團 Cathode Freak 和 Fromtheheartless 大多是唱旋律哈扣或是 Screamo 居多,比較偏情緒方面的唱腔,久久才來個幾次死腔或黑腔,也算是小小的轉型。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克里斯:對於音色方面,請問當初是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特色?

獨步: 說到吼腔的音色,大多數人都會太刻意去模仿自己喜歡的主唱音色,或是在意顆粒一定要多大多厚、多低多沉、多尖多高,當然這些要練都可以,只是說真的,其實也不用太在意自己的聲音一定要達到怎樣,或是跟誰誰差多少,畢竟這種東西是很主觀的!此外,常常有學生跟我說:「老師,朋友說我的死腔顆粒不夠大。」或是怎樣怎樣的,要我幫他修音色,但我聽明明就沒什麼問題啊!是要修啥?我問學生覺得自己的聲音怎樣,結果他自己也不知道。我想這才是大問題!所以你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音色,再朝那個方向去練,這才是對的!基本上我覺得該有的都有就好啦!如果有人批評你的顆粒太小、或是死腔不夠低等等有的沒的,那我真的只能說他太淺了,因為比較這些根本是鏘到沒完沒了,就算你顆粒練得再大,也還是會有人比你大;死腔黑腔練得再低再尖,也還是會有人比你更低更尖,是要比啥呀!

這就是觀念問題,不用太在意別人對你音色的批評,因為說真的,聲音再有特色的人,也是會有人不喜歡的,你不可能唱到大家都喜歡!例如瑪莉蓮曼森好了,他的聲音我想應該夠有特色了吧?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愛他的聲音,而且他會因為誰不喜歡他的聲音而去改變嗎?當然不會!

另外,很多主唱都會刻意的去模仿自己喜歡的主唱,並沒有說這樣不行,只是就算你模仿得很成功、很像,但最後也只是成為他的影子而已。所以如果你已經玩一陣子了,快去思考這個問題吧!我個人其實比較在意的部份是編曲方面,你可以運用你自己的聲音去唱出什麼,那才是你所擁有最重要的東西。

 

克里斯:身為台灣資深金屬唱腔老師,如果是沒有歌唱基礎的新手,會比較推薦如何開始學習吼腔呢?

獨步:當然,找一個好老師是最快速的,畢竟聲音是看不見的,找個會唱的人或是找老師幫你抓聲音會比較快,何謂「抓聲音」呢?就是可以幫你找到發聲位置以及辨認聲音方向,現在網路上有很多教學文章或是影片講解,說真的,我教了將近十年,一直沒去弄這些東西,其實也不是不弄 ,而是我覺得寫這些文章或是拍教學影片,不是學習這類唱腔最好的途徑。

因為當你在看一篇教學文章或教學影片時,也許他講的是對的,但不見得你照做就能做到跟他一樣,因為聲音這種東西看不到,不像其他樂器看得到他在幹麻,所以當你在看一篇教學影片或文章時,你跟著照做,能做對的機率其實不高,而且並不會知道做出來的是不是他指的意思,因為文章和影片不會跟你說你做的對不對,就這樣練下去,最後得到的只是傷到喉嚨或是造成壞習慣。所以如果真的有心要學的話,找位老師吧!或是找個真的會教的人教你,但要記住一個重點就是,會唱不見得會教,不要找只會唱的,要找真的會教的人教你!

04

 

克里斯:在舞台上,主唱總是最顯眼也最需要負責掌控現場氣氛的人,對此你有什麼訣竅嗎?

獨步:其實也沒什麼訣竅,簡單來說就是你要知道台下的人喜歡什麼,像以前玩 BC 這種重的,來看我們表演,當然就是想要爽!想要嗨!想要發洩!所以你就要盡情地滿足他們,好像很卑微……沒啦~我也很享受!所以就是要想一些有的沒的花招讓他們玩,例如我以前會要台下一個騎一個,去玩 wall of death 像騎馬打仗那樣,害我也想跳下去玩,總之大概就是這樣吧!

 

克里斯: 表演下來總是相當消耗體力,平常又是怎麼訓練自己的肺活量的?

獨步:說起來有點慚愧,以前到現在的運動,從來都不是為了肺活量,都是在減肥(唉唉~)。不過說真的,瘦一點表演真的有差,比較不會那麼容易累,因為這唱類樂風在台上基本上都蠻激烈的,以前曾經有胖到比現在多了十幾公斤的狀態去表演,累得跟狗一樣(狗表示:我不累啊),唱個沒幾句、甩沒幾下,就把麥克風給台下唱了,糗的是台下也不會唱!

剛好最近減肥成功,來分享一下我的減肥之路好了。首先大家可以先去下載一個 APP 叫「SEVAN」,就是常聽到的七分鐘運動(七分鐘做完一套模式的全身運動),我就是靠這個瘦下來,當然還要加上食譜,不過我的食譜很隨性,早上第一餐吃地瓜配無糖豆漿,等一小時之後開始做七分鐘運動,第一次做兩輪、共十四分鐘,然後晚上再做兩輪,一天共做四輪,加起來共做了二十八分運動。午餐正常吃,大概一個便當;晚餐吃鹹水菜,沒有雞,因為我吃素。第二、三天開始可以一天做六輪,到第四天之後可以每天做十輪。就這樣每天不間斷,記得,十輪是分開做的,不要硬撐,總之就是一整天,至少做滿十輪,我都是一次五輪,下課回家吃完晚餐再做五輪,有時狀態好就做十五輪。

早餐地瓜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每天吃都吃不膩,所以就改吃麥片或茶葉蛋;午餐大概都是一個便當,或是其他想吃啥就吃啥,有時是潤餅;晚餐吃青菜類、自己替換,前後大概這樣的狀態維持了三個月,沒停過一天,瘦了將近十公斤!之後就沒做了,因為太懶想說休息一天,結果就這樣停到現在,算一算大概停了也快三個月了,不過神奇的是都沒復胖就是了,吃也吃正常,想吃啥就啥,頗爽的。介紹給大家這個減肥方式,可能不適合每個人,但應該多少都會瘦一點。以前到現在減不知道幾次肥了,每次都會胖回來,這次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每天都要吃一定量的食物,不能餓過頭,因為你不可能瘦下來還是保持餓的狀態,所以要是餓肚子減肥法,最後還是會胖回來的,總之就是大家瘦下來,表演就比較輕鬆了。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克里斯: 許多年輕學子都對於音樂圈很有興趣,身為過來人有甚麼建議嗎?

獨步:首先,自己的實力一定要去充份加強,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如果今天實力不強,那麼你可以一直長待的團也一定不會太強;團員們的實力是一條水平線互相拉扯著,如果你一直處於低水平,那麼後一定會被淘汰。所以努力加強自己吧!第二就是:不要太在意能不能賺錢或是有沒玩出個名堂,基本上抱著興趣去玩比較不會得失心太重,得失心不重的話內心才有可能是充實的,以興趣的心態去玩你就會很開心了!團員們的相處、表演時的快感、錄音時的過程、發專輯時的成就、拍 MV 時的玩樂,這些回想起來都是很難能可貴的!

當然如果你是想以賺錢的心態去玩,那麼做的東西就一定會受到侷限,畢盡要迎合大眾的口味去玩音樂,所以就上面第一點所說的,自己也要夠強才做的到這個部份,因為「流行」兩個字是變來變去的。總之不管怎樣,玩就對了!

 

克里斯:近期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獨步:準備我的樂團「負極高壓電 Cathode Freak」的專輯以及 MV 拍攝,基本上這團已經運作很久了,歌也早在兩年前寫得差不多了,只是團員部份一直沒搞定(玩團果然跟玩人一樣),但酒是越陳越香,請再等我們一陣子,希望出來時大家會喜歡這樣的東西。就算不喜歡我們的音樂,我想至少大家也會喜歡水菜麗!

另外我還有一個團「Fromtheheartless」也正在準備中,好像讓大家都等太久了……不過老話一句,就像酒是越陳越香,希望團也是這樣。總之,到時候出來不會讓大家失望就是了!


作者

克里斯

克里斯

音樂工作者,經年累月被各式音樂人圍繞之後,決定深入探訪音樂人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