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體操兄妹互爆料 ─ 哥哥不洗澡,妹妹超霸道!

大象體操
說到新一代樂團界的兄妹組合,大家一定會很直接的聯想到這個樂團:大象體操,由哥哥張凱翔 (吉他手) 與妹妹張凱婷 (貝斯手) 和鼓手涂嘉欽組合而成,兄妹共同的作風大膽敢言,也常經常看到他們倆在網路上的互動與吐槽,到底私下的感情如何呢?喜歡他們的樂迷,一起來了解大象體操不同的面貌。

「差點走向醫學路,還好爸爸即時煞車」

先介紹一下你們的家庭背景
翔)我們身長在高雄一個文教區,在澄清湖附近。
婷)媽媽是音樂老師修聲樂跟鋼琴,爸爸是牙醫。

媽媽身為老師,會不會對你們的管教特別嚴格?
翔)他們管理方式非常聰明,用一種「淺移默化」的態度,讓我們自己覺得成績很重要,我們就會自己管理自己,他們自然就不用管我們了。他們很厲害,是有策略性地在做這件事情,從小就培養我們一些價值觀,我們自然會按照那個價值觀走。
婷)有嗎?但我到現在都沒有發現…

爸媽是不是有意想把你們培養成菁英?
婷)好像有耶,例如:每個禮拜會帶我們去圖書館,或是寒暑假送我們去參加各種夏令營、小小領袖成長營,找出我們以後會往哪裡發展。但長大後,我爸才跟我說,以前把我們送到「小小醫學營」,我們回來完全沒有興趣,他有發現,才沒有逼我們走向醫學這條路。

誰小時候比較常被揍?
翔)我被打蠻多的。
婷)記得有一次上英文家教課,為了可不可以開冷氣,我們兩個就在老師面前吵起來,我想開冷氣,哥哥小時候因為響應節能減碳,所以就限制全家不能開冷氣,後來媽媽看到我們在吵架,就把我們叫到旁邊開始拿藤條抽我們的腿,英文老師還在旁邊竊笑,超心機的。

小時候感情好嗎?哥哥會不會覺得妹妹很煩?
翔)我們會一直吵架、打架,張凱婷小時候很肥,她會把自己當成武器撞過來,我就會直接輸,以前都打不贏。
婷)而且不管我贏或輸,我都會哭。

▼ 妹妹凱婷小時候圓滾滾的非常可愛!大象體操_小時候

 

「互相爆料,哥哥不洗澡,妹妹超霸道?」

你們在父母面前會互相幫忙?還是會互相告狀?
翔)我們在學校都蠻壞的,會一起隱瞞爸媽。
婷)各種隱瞞,他國小狂交女友、我第一次看A漫也是在他房間裡面找到,因為我小他兩歲,所以我們會在學校相處一年。我看遍他國小、國中各種惡行惡狀,他國小超可怕,有一次我經過他們教室,看到他把一個同學的頭壓在地上,但我都覺得蠻好的,就不會跟爸媽講。
翔)張凱婷小時候超喜歡看 BL 漫畫的。

可不可以互相爆料一件,小時候的事情?
婷)他以前買那種很大隻的熊,偷偷藏在衣櫃裡頭,一大早天還沒亮就抱著那隻熊走三個小時,去放在他喜歡的女生家樓下。
翔)從國小到高中她都暗戀我一個朋友,結果我朋友跟她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完全無視於她。
婷)他回家跟我說,我聽到還在房間大哭。

哥哥的送禮物還蠻浪漫的啊! 那他有沒有送過禮物給妳?
婷)有啊。他都送我一些他自己想要的,像效果器之類的東西。
翔)我送你的禮物是用的到的,你送給我的禮物是我們都不想用的,像是護身符,會放在抽屜裡就再也不會用的。哈哈哈

你們的個性像嗎?
翔)不像,我是屬於「謹慎型」她是「大辣辣型」。
婷)我是率性而為型。

請你們互相敘述眼中的對方。
翔)妹妹是一個聰明的人,仗著自己聰明所以蠻粗心的,會把自己丟到危險的地方,因為她還沒有長大,有很多事情看不到。也蠻霸道,她都是以一個霸道的姿態在大家面前,只是那個霸道外面包裝的是可愛、軟弱,但她蠻任性。
婷)我覺得他就是不夠聰明,很努力,就會仗著自己的努力,就覺得別人都沒這麼努力,他會仗恃著這個努力覺得高人一等。可是他高人一等是有東西拿得出來說服別人,所以我在生氣之餘也無法反駁,這是哥哥目前得利的狀態。
翔)像我們兩個考試,我永遠要考第二次,她永遠都考第一次就考上了。
婷)哥哥國中考兩次、高中也考兩次,連駕照也考兩次,路考就是考不過,但是筆試一百分。
翔)靠努力的我可以,靠天分就不行。

你有什麼在相處上很受不了的事嗎?
翔)我困擾妹妹侵犯我所有的權力,之前我跟她分析過,我們去表演時,我買一張高鐵票,明明跟妳買一樣的價錢,卻有一半位子要讓給妳,我最受不了我權益受損這件事。
婷)我最難接受哥哥不愛洗澡,他有時候太久沒洗衣服,要約會的時候就跑去買新的衣服穿。像我們去入冬巡迴,在車上他抓著扶手,就會有些狐臭。哈哈

「兄妹玩團,有話直說,毫不客氣」

大象體操

兄妹一起玩團,跟一般朋友玩團有差別嗎?
婷)有耶!就不在乎惹對方生氣。
翔)她就會直接說「超難聽的,你在幹嘛?」

你們兩個個性不太一樣,共事上會不會有很多磨擦?
婷)每天都在吵,張凱翔表演前很容易緊張,又很會斷弦,導致他脾氣變得超級暴躁,像我們去宜蘭巡迴,試音時就直接吵給觀眾看,演出完還有觀眾跑來問我說「你們和好了嗎?」

這樣最可憐的應該是鼓手嘉欽吧!?
婷)不會!他很喜歡聽我們吵架。
翔)因為我們口才比他好,他每次都在旁邊看,一邊學習如何有邏輯的跟人吵架。

所以他也不會幫忙勸架? 最後都怎麼和好?
翔)不會,嘉欽會說「你們這樣吵,蠻好的!」,而且有時候是因為他說出來的話,害我們兩個才吵架,那他就會默默淡出這個話題。
婷)吵架時通常都我崩潰大哭,哥哥就軟化了。他就會開始說一些討好我的話。

▼專訪時凱婷不停地鬧哥哥,偷掐哥哥的胸部,太調皮了!

大象體操

大象體操的粉絲頁,不時會出現一些消遣哥哥的文字,妹妹似乎很喜歡抓弄哥哥。
翔)她會整我,像我們去表演,我不過去買個東西吃,出來她跟男友就不見了。
婷)那根本就不是要整你,是直接把你忘掉!
翔)對!就直接忽略我的存在,我覺得有時候我蠻可憐的‧‧‧

對於外界說哥哥長得像仔仔周渝民妳有什麼想法?
婷)恩…我覺得…其實沒有。(哈哈哈哈) 最近我發現一件很殘酷的事,因為我不會靠審美觀找喜歡的男生,但我發現原來我覺得帥的男生,會長得有點像哥哥,所以我超崩潰。
翔)她討厭帥的男生,她覺得帥的男生都不可靠。
婷)我覺得漂亮的女生跟帥的男生,在人生上都有一定的順遂,一定的順遂會造就你一定的偷懶。

▼讓我們偷偷比對一下,憂鬱的神情是有點像啦! 張凱翔拍攝歌手張心傑MV 看MV
張凱翔

你們除了玩樂團,會在一起做什麼?
翔)吃飯,逛夜市,看表演。
婷)看男女糾察隊,大笑,對了!我們小時候會一起唸 RAP 耶,我第一首學的是宋岳庭的 Life’s a struggle 。

其實,我覺得你們的感情很好耶!
婷)我們之前在大港開唱,我跟我男友第一天手牽手,第二天我跟我哥手牽手,後來就傳言我劈腿,我男友一聽到就說:「那是他哥。」

「談未來 不跟隨潮流 想與媽媽一起玩音樂」

將來會想找媽媽一起演出嗎?
翔)以後說不定,我自己定義大象體操,不希望只在搖滾樂的音樂祭表演,而是有很多跨界的事情發生,新專輯也會跟很多跨界的人合作,不管視覺或音樂上,譬如可以跟舞者合作,希望未來大象體操變成很大的組織。
婷)找媽媽來唱歌。

感覺很藝術。
翔)因為我們不大眾,所以應該不要走大眾流行音樂的市場,而是要走精緻藝術的市場,目前規劃是這樣。
婷)對不起,他又開始講一些嚴肅的話題。你知道為什麼他在台上不能講話了吧? 超無聊!

所以在音樂上,你們也在淺移默化的影響當音樂老師的媽媽?
翔)對! 沒錯! 像我媽看完金音獎「滅火器」的演出,她就覺得滅火器應該要得一些獎。因為我媽是音樂老師,我都會告訴她,不要以古典樂的觀點看待音樂和教學生,她就有慢慢的在思考一些事情,例如:為什麼古典樂票房這麼差?滅火器在台大票房卻可以這麼好。
婷)或是為什麼長笛老師的門票只能賣100塊,但我們的門票能賣350元, 思考產業面的問題,也算有個交流。

聊聊你們接下來的計畫?
翔)接下來是六月底發新專輯,因為我跟鼓手都同時間畢業,就要去當兵,所以一定要發掉。之後的時間也可能會用來寫歌,先不接表演,想要再次出來時,再投一顆震撼彈。
婷)我應該會先完成學業。


作者

TingFei

TingFei

深陷獨立音樂圈,喜歡音樂,更喜歡與人接觸,相信音樂始終來自於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