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激膚樂團貝斯手尤世儒「自己去嘗試比較重要,不要盡信網路消息」

尤

尤世儒─ 激膚樂團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貝斯手,去年金音獎最佳樂手得主,暢談去德國科隆音樂節經歷,中國巡迴的趣事,以及他的器材(那兩大盤的效果器⋯⋯) 只有主唱、貝斯、鼓的另類三件式樂團激膚,在舞台上散發出強大的能量。音樂的背後,仰賴著貝斯製造出的節奏和樂句來支撐,同時還能做出吉他般的聲響;尤世儒讓大家看見貝斯的更多可能性。文 / 盧志宏

圖片 3

激膚去年在金音獎上,不但得了最佳搖滾樂團獎,你也獲得最佳樂手獎,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

尤:完全沒預料到,怎麼會是我?!若不是公司幫我報名,我實在沒有想到要去報名這個獎項,竟然還能得獎。

你們今年六月去了德國的科隆音樂節,在科隆,表演的地方是怎麼樣子的呢?

尤:它是個都市化的音樂節,就像加拿大的NXNE跟德州的SXSW一樣,是整個區域性的活動,所有商家、居民都跟著音樂節活動,音樂節融入日常生活。所以這個區域內的酒吧、live house,甚至一般商家,都會拿來當作演出的場館。這樣形態的音樂節,在台灣還看不到。我們第一天在一個live house演出,整場爆滿,擠得水泄不通。第二天是在一個服飾店裡面演出,意外地觀眾還挺多的。因為前一團演出的時候根本沒人,但我們也沒太在意就是了,反正來了就演吧。

你去過那麼多地方表演,也看過很多樂手,你有發現這些國外樂手與台灣樂手的差異嗎?

尤:國外樂手很多會自己帶音箱,即使是在很小的場地。曾有一場表演大約有五個團,整個後台都放滿了音箱。

來介紹你所使用的這把 Precision Bass 吧。

尤:它是美廠的 Standard Precision Bass, Maple Fingerboard。是以前的團員叫我買 P-Bass的,本來以為是音色的考量,我到後來才發現,原來只是因為他覺得這種琴比較帥,但它的音色很適合我現在玩的樣子。我的彈奏會用上很多的效果器,試過不同的貝斯之後,發現 P-Bass 加上效果的音色,對我來說聽起來最理想。

323530

你有慣用的琴弦跟 pick 嗎?

尤:D’addarrio EXL165 Nickel Wound Bass, Custom Light, 45-105, Long Scale。因為我手汗流得多,弦鏽的快,一些頻率就會消失了,所以我二至三週就會換一次弦。它便宜,音色又亮,正符合我的需求。你知道以前為了省錢,弦都拿來煮嗎?就把弦拆下來,丟到鍋子裡用水煮,聲音就跟新的一樣。但這樣子太麻煩了,而且煮好的弦也很快就又不好聽了。Pick我用Jim Dunlop的Tortex Triangle .88mm,我之前是從 .73到1.14mm都有在用,但現在主要就用 .88mm。

323361 323362

你還有別的琴嗎?

尤:我的琴都賣掉了,只剩 Yamaha BBG4,是我買的第一把貝斯。那時候是五專,本來朋友相約了要一起組團,所以我才買的。沒想到團一直沒組成,也就一直擺著沒彈它。本來我是想找半空心的貝斯,但找不著,而且我喜歡對稱的設計,就在店家的推薦下買了它。

你的效果器足足有兩大盤,為我們做個介紹吧。

323364

尤:這兩盤,一盤主要是送貝斯訊號,另一盤是送吉他訊號。我將訊號先送進ABY Amp Switcher,分成兩路,A路從Big Shot Mix Effects Loop Mixer開始(能調整乾、濕訊號比例,不讓貝斯低頻消失),再經過一些效果器最後送進貝斯音箱;另一路從 Whammy 開始,經由Wave X PLX-8 Effects Looper,最後再從Boss DD-20分成乾、濕訊號兩路,分送給兩個吉他音箱,溼訊號那一路還有再經過一顆SIB Mr. Echo。PLX-8提供了八個Input、四組Loop Channel,可翻八頁,所以一共有三十二組設定可以使用。它是True Bypass的,重量較輕、體積也較小,所以攜帶方便,也讓我不用學無影腳。用兩顆DigiTech Screamin’ Blues,是因為試不到其他破音也很適合我用,所以就買了兩顆,調成不同設定。Screamin’ Blues的動態挺好的,也蠻透明的,能保持住琴本身的特色。Whammy,經典的pitch-shifting效果器,很多著名的樂手都有用。我拿它來作出吉他般的聲音。特別的是,我從美國訂做了一個MIDI控制器,Molten Voltage One Trick Pony,來控制Whammy。因為Whammy的設定變更是用旋鈕來控制的,在演出上使用比較不方便,所以就弄了一個MIDI控制器。

▼ 串接示意圖
323151

激膚的旋律樂器只有你一把貝斯,很特別;是什麼讓你們決定這麼做的?

尤:樂團一開始就是只有我跟主唱安卓雅兩個人,因為我以前玩過龐克樂團,吉他、貝斯都有彈,所以就想說乾脆用貝斯加上八度音來做看看吉他。早先有陸續加入過吉他手,但一直都不是太符合我們對音樂的想像和概念。而我後來開始使用這樣的器材設定之後,就變一把貝斯而已了,因為我連吉他部分也做掉了。未來也許會再攬入鍵盤手還 DJ 也說不定,但應該不需要吉他手了。

你在歌曲《Good》副歌的音色是加了octave嗎?

尤:我用了兩顆 Whammy,一顆做高的 octave,另一顆作更高的 octave,再加上很多的 reverb,這樣子音色聽起來很像合成器。

可以告訴我們《Man in Uniform》的貝斯音色是怎麼做的嗎?

尤:我是彈泛音,再加上很深的reverb。

你平常是怎麼練習的呢?

尤:我每天都會跟著 click,彈些基本的節奏,來訓練我的律動感。比較空閑的時候,我會去抓些歌來練。但不是只有貝斯部分,也包含吉他。前陣子我也用了模擬吉他的方式 cover 了 Metallica 的吉他!

喜愛的樂手、仿效的對象是哪些人?

尤:Metallica⋯⋯阿!Jack White 啦!我這個忘本的傢伙!他可以用吉他做貝斯的事情,所以我也可以用貝斯作吉他的事。

有自己的錄音設備嗎?有的話,有些什麼設備?

尤:[Apple] Logic Pro、[Avid] Mbox。除了錄貝斯,我也會用midi編曲,鼓的部分幾乎都是我編的。

你覺得身為一個貝斯手,必要的條件是什麼?

尤:會開車。(詳情請見「BBC 搖滾樂隊是怎麼練成的」)

有什麼要給年輕樂手的建議?

尤:要自己去嘗試比較重要,不要盡信網路上的消息。像之前 Sansamp 的 RPI 跟 RBM 前級剛推出的時候,很多人都在網路上跪求使用心得。我就從美國各買了一台回來,那一些網友就說我表演帶這個去,P.A.(音控)才不會鳥你什麼之類的,說得天花亂墜,好像他們都用過一樣,但事實上我都有帶著去表演(笑),都很順利。


作者

ZORN

ZORN

樂團主唱,熱愛鑽研器材,平時同時翻譯國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