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特別企劃 茄子蛋主唱「阿斌」篇:濁水都市裡的她

鬼3

大家好,我是阿斌,一個致力於感恩和惜福的男人。

在兩年前,我要入伍了,當時年齡22歲,一個翩翩美少年,準備要和舞台暫別,所以急急忙忙讓茄子蛋發了一張EP,《猶原佇這》。

那張EP是在賽璐璐的阿義老師那裡錄的,裡面有一首歌,寫給我的故鄉──汐止,叫做《濁水都市》。

還記得那天,我剛錄完那首的vocal,和當時的吉他手阿基、宜恩還有阿基的女友在阿義新店的工作室裡,由於那首比較複雜,所以我們拖到最後錄,下週就要發了,急急忙忙的想要完成它。

那個晚上,因為放客兄弟要拍他們〈微笑的臉〉那支MV,阿義老師就去幫忙了,工作室只剩下我們這幾個人,想趕快完成作品,所以徹夜待在那裏。

在拉automation的時候,聽到第二段主歌,「懷念外面的燕子,八年沒來。」這句後面,突然聽到一個女性的聲音,一個嘻嘻嘻的聲音,我心想,那天下午錄vocal的時候,只有我一個在錄音室阿,怎麼會有這個聲音,我趕快把大家都叫過來,當下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困惑。

但這種東西很奇怪,突然大家聚過來的時候,一個詭異的恐懼感好像全部聚在一個空間裡,突然那個「嘻嘻嘻」變得相當的大聲,我們非常冷靜,把軌道拉大來看,結果「幹!怎麼沒有任何波型的存在!」心想……感恩惜福。我們試著直接把他拉到0,依然,「嘻嘻嘻。」

我開始大膽檢查著每一軌,發現真的只有我vocal那軌出現那個女人的聲音,我仔細聽整首還有其他地方有狀況嗎,我一一的檢查,越檢查,所有人越靠越近,每個人面面相覷,那股噁心和恐懼凝結了整間錄音室的空氣,那是夏天,卻冷到大家都在打哆嗦,連廁所或出去那扇門都不敢。

最後,我們有志一同,剪了,把後面都剪了,剪掉後,似乎那個女人的聲音就消失了。但我們也是很獵奇的,把原本那個「嘻嘻嘻」的版本留了下來,偷偷保存了下來,就在我現在的電腦裡。

偶爾,我現在還是會打開來聽,經由耳機裡面聽到的她,在耳機裡的左後方,好像就一直陪在我身邊一樣,如果下次還想說話或唱歌,我想我會幫她出個幾首歌,跟幫機車行老闆陳平偉寫歌一樣。

無論如何,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