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把音和點擺在有趣的位置上 ─「Tizzy Bac」貝斯手許哲毓

哲

許哲毓 Tizzy Bac法蘭黛Green!Eyes 貝斯手

「自嘲不太像貝斯手的哲毓,展示他奇特、稀有的貝斯收藏和效果器配置,無論是在哪一個樂團裡,你都可以看到哲毓他陶醉在音樂裡、貝斯聲響裡的模樣。用他獨特的律動,穿梭在節奏和旋律之間,巧妙地融合著每一樣樂器。」 文 / 盧志宏

身兼三個樂團,你是怎麼去適應不同狀況的呢?

哲毓:我是沒有特別想這些,可能就去想什麼音色比較適合這個團,還有這首歌這樣。而且像 Tizzy Bac 跟 Green!Eyes,我一開始就在了,所以也沒有什麼適應上的問題。那像法蘭黛我是後來才加入的,也就只是想,怎麼做比較適合這個團而已。

介紹你所擁有的貝斯吧。

哲毓:我有六、七把琴。這把是 Tobias,我的第二把琴。這個牌子已經不在了,它公司賣給 gibson 之後,又重開了一家廠牌叫 MTD。這把琴最有趣的是,它查不到型號。是我之前出一次嚴重車禍時,拿保險理賠買的,在阿通伯直接付現帶走。它有兩個 Humbucker pickup,是被動式的琴,但出力超大,像是主動式的。中低頻多,又好彈。在 Tizzy Bac 前二張專輯的時候比較常用,但後來除了錄音之外就不太用了,反而都在 Green! Eyes 裡用。

我的第一把琴,Ibanez SB900 LE,它的年份好像是1987年。大學時買的,是我哥樂團裡的貝斯手賣我的。它的規格比較像吉他,中頻突出,是我唯一有換過 pickup 的琴,換成 EMG 的。也是一開始在用的琴,後來沒用了一陣子,擺在家裡練習用、或是錄音拿出來用;現在發現它適合用在法蘭黛裡。

326819
(圖左) Tobias (圖右) Ibanez SB900 LE

第三、四把琴,是我在 ebay 上同時買的。其實我不是個會時常注意器材情報的人,就只是覺得時候到了、還是該買東西了這樣。Hayman 40 40,大約是1971年製造的,英國的牌子,但現在也不在了。琴剛買來的時候,其實狀況不太好,我又多花了一萬多塊去整理它,還做了 refret。它的低頻更少,音色很硬、顆粒很清楚,是我在 Tizzy Bac 最常用的琴。

另一把是 Washburn AB-90i Limited Edition,半空心貝斯。我那時原本就是在找半空心的琴,但是看兩把琴都便宜就一起下標了。之所以想找半空心貝斯,是因為我很喜歡 The Cure 的貝斯手 Simon Gallup。它是韓國廠的,全球限量只有四十八把。它比原本的 AB90 型號多了一個琴橋拾音器,音色像木貝斯那樣,等於有三個 pickup,所以音色的範圍還蠻大的。我會看情況來使用它,尤其是做不插電表演的時候。買了之後有發現它一個缺點,也許就是它賣不好的原因吧?因為它類似 Gretsch 琴橋的構造,需要裝特別長的弦,一般廠牌的 long scale string 還不夠長。我有寫信去 Washburn 問,他回我說有個牌子叫 Vinci,有作專門給 AB90 用的的弦,但產量很少,也不知道哪裡有賣。所以我就去量琴弦所需的長度,上網一家一家去看規格;最後找到 D’Addario 有出一款 Super Long Scale,剛剛好符合長度。我現在要是出國,都會多帶幾套這款弦回來。

326820
(圖左) Hayman 40 40 (圖右) Washburn AB-90i Limited Edition

這一把比較少用,是我從一個鼓手朋友那邊買來的。80年代的 Fender Precision Bass Lyte,日廠的。因為有 Humbucker pickup 的關係,它的音色可以很不 Fender。這把算是我比較輕的琴,有的時候想偷懶就會帶它,錄音時也會用。我帶它去法蘭黛練團的時候,鼓手吳孟諺一看就說:『我以前也有一把這樣的琴耶!』

還有一把我很喜歡的琴:Hagstrom HB-8。八弦的貝斯, 我在加拿大買的。會買它,是因為我還有一個愛團叫 Cheap Trick 。我是買一套吉他弦、一套貝斯弦來裝的,現在還在找適合的組合。

326822
(圖左) Fender Precision Bass Lyte (圖右) Hagstrom HB-8

「虎神說:『你要不要試試看把訊號分成兩路啊?』從此我就踏上了不歸路。(笑)」-哲毓

你的效果器盤?

哲毓:我在 Green! Eyes 跟法蘭黛的時候,比較是正常的貝斯手,效果器用得就比較少,就下面這四顆。Soundblox Bass Envelope Filter [圖ㄧ],因為 Dubstep 的關係,這個牌子現在很紅。它有二十一種音色可以選擇,還可以接一個叫 Hot Hand 的無線控制器,等於用手來控制的表情踏板,來做出 Dubstep 的效果。 Damage Control Liquid Blues [圖二],真空管的兩段破音效果器。已經停產了,牌子賣到Strymon旗下了。Ibanez RC99,Chorus效果器 [圖三],還帶有旋轉喇叭的模擬器,很vintage的效果。Cranetortoise BP-1 [圖四],日本牌子的 Pre amp pedal ,它也可以當 DI 用。它有個開關可以切兩段,一段是當 Pre 用,一段是當錄音接耳機用。不小心切到開關的話,音量就會差非常多。

我在 Tizzy Bac 的話,除了它們還會再加上更多顆。因為我會把訊號分成一路貝斯跟一路吉他送出去。這樣分成兩路訊號,是因為 Tizzy Bac 去比海洋音樂祭時,有一個工作人員叫虎神,他說:『哎!你要不要試試看把訊號分成兩路啊?』從此我就踏上了不歸路。(笑)

326824

Vestax DSX [圖五],這個是我在香港一家很像雜貨店的樂器行買的。一看到這,我就嚇到:『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它不是專門做 DJ 器材的牌子嗎,怎麼會有出效果器?』它是個多段的破音效果器,很有趣;但我目前只用它其中一個音色來做效果。這顆 Marshall The Guv’nor [圖六]由來很妙,是一個前輩在清理倉庫的時候找到的,就問我:『你有沒有要?拿去用!』

這個是 Frantone Peach Fuzz[圖七],二手的。BBE Two Timer,兩段的 analog delay。你可以弄一個很長的 delay,一個很短的 delay,這樣子切換會很好玩。我這顆[Line 6] DL-4 阿[圖八],說起來算是霸佔來的。它本來是一個大學學長的,學長跟 Tizzy Bac 整團都很熟。一開始是惠婷跟他借的,因為它有 stereo In/Out,所以 KB 可以用、什麼都可以用,後來就被我拿來用,東西就一直留在這裡了。

327106

你有自己的音箱嗎?

哲毓:吉他音箱,我有一組 Mesa Boogie Rectifier Preamp 跟 Power Amp,也是我上網買的。下面這套 cab 也是我上網找到的,Framus Cobra 4 x12 Cabinet。貝斯音箱的話,我有一顆1981年的 Peavy Mark iii Bass Amp,搭配一顆 Ampeg SVT-410,和一顆 1 x 15” 的 Eden。

有慣用的導線、撥片、琴弦嗎?

哲毓:我曾經用很多 George L’s 的導線,後來慢慢淘汰掉了。現在的話,我變得不太挑了。弦的話我會看琴來裝,通常用 45-105 的。品牌的話一陣一陣在換,之前會用 Warwick Black Label,後來喜歡一個牌子叫 Cleartone,但它貴,又不好買。

Pick的話,我基本上都用比較硬的,現在用的是 Jim Dunlop Tri Stubby 3.0mm,跟 Clayton Duraplex 1.14mm。我以前有一段時間用過電話卡當 pick,中華電信電話卡。那時候在電視上看到四分衛的吉他手虎神,他說:『電話卡剪一剪就可以當pick喔!』我就試試看。發現不剪它,整片用比較省力。後來又覺得一片太軟,乾脆兩片疊在一起,用雙面膠黏起來用。這麼大片刷下去,那個顆粒其實是很大的。

326823
(圖左) Jim Dunlop Tri Stubby 3.0mm (圖右) Clayton Duraplex 1.14mm

327099

「身為樂手不只要會練,更要會聽」

平常練習的方式是怎麼樣的?

哲毓:其實我常常練團就占掉很多的時間了,回家就不太會練。比較常有的情況是:早上起床夠早的話,有 NBA 轉播,我就拿把琴坐在電視前面邊看邊練。不只 NBA,F1 還 MLB 也可以加減看。

是怎麼開始貝斯手生涯的?

哲毓:因為想要組團,高中就有參加吉他社。我本來是節奏吉他手,結果有一天貝斯手沒來練團,我就被叫去彈彈看。一彈結果發現:『哎!少了兩根弦,好彈很多耶!』之後就想說開始認真練貝斯了。一開始是在學校跟學長學,比較會彈之後,就跑去外面學,我的老師叫做彭承吉(註:拖拉庫樂團的貝斯手)。

你彈貝斯的哲學爲何?

哲毓:我其實會的東西不多,只是東西很多,看起來很威這樣。基本上我的思考還是比較簡單的,想辦法把一些音和點,擺在有趣的位置上。我覺得我其實不是個彈的很好的貝斯手。所以不要再問我有沒有在教琴了!(笑)

你喜歡哪些貝斯手呢?有特別學習的對象嗎?

哲毓:The Cure – Simon Gallup、Cheap Trick – Tom Petersson、Enuff Z’nuff – Chip Z’nuff Pearl Jam – Jeff Ament。

326825

可以給年輕樂手一些建議嗎?

哲毓:其實,重點是要聽音樂,不是說你可以彈到多兇猛。但是,那也不代表你什麼不要練,什麼都不要會。因為你要知道你能夠表現出來的是什麼東西,你真的喜歡的是哪些東西。玩貝斯也好,任何樂器都好,真正的基礎其實是『聽』,不是練任何東西。


作者

ZORN

ZORN

樂團主唱,熱愛鑽研器材,平時同時翻譯國外文章。